加载中…
个人资料
轻舸
轻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233
  • 关注人气:2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友情链接
博文
(2019-06-19 13:04)
      小时候坐火车去上海,经常看见的一个站名,就知道昆山有正仪这个地方,而且印象不浅。有段时间对元末顾阿瑛的“玉山佳处”和“玉山雅集”有兴趣,遂对玉山草堂主要所在地的正仪有一定关注,看了一些地方志,也到过周边的绰墩山、黄泥山、傀儡湖等处,不过,正仪老街未曾游访。
       因诸事羁绊,有几年未怎么看戏了,18日晚,苏昆新版《白罗衫》在昆山保利大剧院上演,当天得隙就冒雨前往一观。为避开交通高峰,出发略早,到沪宁高速阳澄湖出口才五点左右,于是沿阳澄湖大道接昆山前进西路后,顺在新城路右拐去正仪老街转转。
       过铁路隧道,在并蒂莲路停车,见两方池塘满覆莲叶,这就是著名的东亭并蒂莲。东亭并蒂莲由元末玉山草堂主人顾阿瑛辟池移植,据传来自天竺。民国23年冬,交通部长叶恭绰来正仪访莲,并会集地方人士对荷池进行疏浚修葺,在荷池之北建“君子亭”。民国25年夏,叶恭绰一行专程东亭赏荷,摄影师郎静山及报社记者同来。此后并蒂莲花季,叶恭绰利用职权之便,在沪宁铁路特设两班快车,专为赏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3 10:04)
       读明清江南文人日记,会看到他们沿京杭运河南北游历时的记述,泛舟运河途过无锡时,高桥、黄埠墩会常常提及;经苏州时,则出现望亭、浒墅关、枫桥等标志性地点;而路过吴江时,会记下瓜泾港和平望等处;出吴江进入浙江嘉兴或由浙江回苏时,王江泾这个地名在日记中总不会遗漏,因对于苏州一带的人来说,到了王江泾,就意味着离家不远。
       平望历来是吴江的水陆交通枢纽,也是一个古镇,上世纪九十年初,我初游吴江时,过八坼,在交通路的指路牌上第一次看到“平望”这个地名,因觉得有诗意,故印象比较深刻。吴江这些年也无数次去,但平望一直只是路过,从没进入过,而在所看吴江的地方文献中,发现平望出现的频率是比较高的,所以一直想去实地看看。
        近期的一个下午,忙中偷得半日闲,约友一起到访平望。平望因处于吴江交通路网的枢纽位置,同时规划不够合理,现镇区被主要公路切割,布局比较混乱,拆建频繁,故旧迹留存很少。原先的古镇中心就在莺脰湖北岸,运河与頔塘的交汇处。幸好最主要的地标安德桥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安德桥就跨頔塘与运河的交汇处,是古镇以前的制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过云楼

顾文彬

宦游

家书

分类: 故事
       2015年,晚清苏州名宦、收藏家顾文彬的家书由文汇出版社点校出版,书名《过云楼家书》,此书底本即顾文彬玄孙顾笃璜老先生捐赠苏州档案馆的六册《宧游鸿雪》。顾文彬(1811-1889),字蔚如,号子山、紫珊,晚号艮庵。清元和人,道光二十年进士,历任刑部主事、湖北汉阳知府、武昌盐法道、浙江宁绍台道等职。《宧游鸿雪》记载了顾文彬赴京谋职、任职浙江宁绍台道期间寄回苏州的家书,从同治九年到光绪元年,主要是与三子顾承的通信,个别是写给孙辈的。
       《过云楼家书》出版后拿到书后,我发了朋友圈,并介绍此书由《宦游鸿雪》而来,刚发即有朋友指出,是“宧”非“宦”,我仔细一看果然,“宧”“宦”字义完全不同,宦游是个常用词,其意勿用多语,而“宧游”则比较费解,宧,同颐,养也。室之东北隅,食所居。那宧游是不是颐养游乐的意思呢,这跟家书的几个商讨主题似有点关联,因为期间顾文彬对儿子顾承就建造怡园作为退养之所作了非常详细地交待,涉及建园的各个细节。但家书并不是全部用来讨论建造怡园和书画收藏,更多的是一位在外任职的官员和家人之间日常的信息交流,即官场事务和家庭琐事,所以用颐养游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1 16:03)
       天韵社复社以来,同仁们一直致力于对社史和无锡昆曲史料的搜集研究工作,目前已取得了一些成果。众所周知,邹迪光是无锡昆曲史上一个非常著名的人物,这是因为他曾设愚公谷家班,愚公谷曲事盛极一时,声名辐射到周边地域,对无锡本地昆曲的发展和风格形成也可谓影响深远。邹迪光,字彦吉,号愚谷,工诗文、善绘画,并精通音律,对佛学玄学等哲学思想也有较深的研习体悟,是个百科全书式的艺文大家,建于锡惠山麓间的愚公谷不光规模称雄于当时江南地区,同时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艺文活动中心。
       2014年天韵社在惠山愚公谷旧址举办“谷传天韵”活动,我翻看过一些邹迪光的集子和相关文献资料,我也曾想过找他的后人,但当时对锡山邹氏家谱情况不太清楚,所以未付实施。去年整理研究无锡琴人史料,因涉及清代邹安鬯和邹溶,对光绪《锡山邹氏家乘》作了一番探查,大致掌握了锡山邹氏的源流、分支和播迁情况。前几天又偶然得到了邹迪光后人的间接线索。
      根据线索,我在三十六册的《锡山邹氏家乘》中很快找到了邹迪光的世系表,邹迪光是锡山邹氏第二十一世,属龙泾三房支,邹迪光有两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1 18:31)

        二十六年前的1993年5月,全国农村派出所合同制民警转国家正式编制,这需要经过一个阶段的培训和考试,当时江阴许多基层派出所仅1-2名正式民警,其余大部分警力都是合同制的,所以合同制民警培训考试期间,就由无锡警校学生填充到各派出所,替代他们的工作。我作为带队老师分到了江阴,驻点南闸派出所,虽是负责管理周边四五个派出所的学生,但有时也帮驻点的南闸派出所承担部分警务工作。

         一次,一名涉嫌故意伤害的案犯藏匿在南闸西面的孟岸宕村,我开一辆警用边三轮带一名学生前往抓捕,倒没费周折,我们到他藏匿地后很顺利将其抓获,然后用手铐将他拷在三轮边斗的扶手上带回派出所,途中我在一高坡处看到河的西岸有一个集镇,因原先知道孟岸宕与常州焦溪镇交界,我判断这应该就是焦溪镇区,而被此犯捅伤的伤者当时就在焦溪医院住院治疗,我遂决定顺便去医院了解一下伤势有无变化。没多少路,过一座桥,就是镇区了,这镇就像是贴着江阴的边界建的。从镇医院了解情况后开车离开,在一个桥前的四岔路口,我转头看到了一条老街,老街的店面都是楼房,很有特点,我就在桥边下车,让学生看着案犯,我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2 21:19)
标签:

孟河

家谱馆

分类: 游事

       上世纪九十年代,好像是看《翁同龢日记》,我记得有一段文字:同治十一年(1872)翁同龢丁忧回籍期间的十月初九,翁同龢曾带侄儿翁曾源(同治二年状元,患羊痫疯)乘舟由常熟经无锡抵常州孟河,请名医费晋卿(名伯雄)诊治。给翁曾源诊治前,费晋卿问了他的生辰八字,经掐算,认为翁曾源是“五水浮一木”“水不涵木”,虽文才过人,但恐阳寿不永,不可继续为官,宜于静养,然后费晋卿再为翁曾源详细诊脉开方。翁同龢一方面慨叹命数之奇,另一方面让侄儿遵医嘱。翁曾源遂回家退养,安心服费医之药,病虽不能断根,但病情得到了控制,发作不再频繁而剧烈,故翁曾源在15年后54岁时才去世。费晋卿也多次为翁同龢本人诊治过不育之症。

    民国上海中医名家陈存仁写的《银元时代生活史》因细节丰富翔实,我非常喜欢看,书中提到他的老师丁甘仁就是孟河名医,我印象深刻。丁创办了上海中医专门学校,培养中医人才,成绩卓著,同时也说明孟河医派的影响和历史贡献之大。

       而且,无锡名中医邓星伯也是时誉为“江南第一圣手”的孟河马培之的学生,邓星伯孟河学医,经多名后辈继承,成就了无锡邓氏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章蕴宽

杨荫浏

分类: 琴事
       杨荫浏先生是中国民族音乐学的奠基者,他对中国音乐的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以其熟稔的昆曲推衍研究中国历代古曲,又用古琴的音律推衍研究古代律学,从而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学术空间,所以古琴和昆曲是他研究民乐的切入点和重要手段。众所周知,吴畹卿是他的昆曲老师,而古琴,根据他的自述,是11岁时跟堂姐夫章蕴宽学的。
       从而可以大致推断,章蕴宽是位生活在清末民国时期的无锡琴人,作为音乐大家杨荫浏先生的古琴老师,他在无锡近代古琴传承脉络中上有着毋庸置疑的特殊地位。但长期以来,章蕴宽一直只是个名字而已,生平行迹不详,而相关研究又总绕不过这个人物。
       几年前,我就在各种地方文献中留意章蕴宽这个名字,没有发现丝毫线索。于是再从能够见到的无锡章氏族谱入手查找,故无锡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所藏的章氏谱,我翻过多次,未能找到符合要求的宗支,更勿论其中人物了。而后遇到姓章的朋友,我总要问一下其原籍和宗族分布情况,但他们不是原籍外地就是祖居地在乡下,不符条件。今年春节期间,德文兄由沪回乡,和我、水问、百川及小慎等友一聚,我突然想起他姓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秦瑞延

华雁臣

天韵社

分类: 戏事
       秦瑞延,名中毅,别署錫劍。系锡山秦氏“后双孝”秦凤翔(字芝珊)玄孙,父亲秦寶鑑,母亲徐伟。生于光緒丙午(1906)二月十五,家居师姑河16号,1930年前后曾任江苏省民政厅科员。抗战期间随内弟高昌运(时任重庆大学教授)赴重庆谋职,1944年5月病卒于重庆。秦瑞延富有文才,兴趣广泛,擅长昆曲,是天韵社社员,1930年2月22日《锡报》有秦参与布置曲会及唱曲的报道。秦瑞延还编有《锡山秦氏后双孝徵文汇錄》(民国九年铅印出版)一书。
       妻高琬,字君琰,高等师范毕业,生于1906年10月7日,卒于1991年9月,系锡城士绅高映川次女,故秦瑞延系钱孙卿连襟,高琬又为华雁臣(天韵社社员)妻秦蓁如之表妹,所以华、秦是表连襟关系。子三:森、榛、杉,女四:嘉、榕、桦、棉。


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刘公鲁是民国著名文人、藏书家,也为曲家。从留存的文献看,他与无锡天韵社至少有过两次交集。
      第一次是民国乙丑(1925)年4月23日中午,刘公鲁与无锡三等学堂校长曹铨(字衡之)一起,由锡城北门旗杆下杨宅出发,到城中公花园访吴畹卿先生于天韵社,公鲁唱了《宝剑记•夜奔》里“点绛唇”“新水令”“折桂令”等几阙,吴畹卿先生亲自擪笛,并称赞刘公鲁喉咙极佳,有高唱入云之致。但畹卿先生因年老目眊,当天吹错了几个音,把工尺谱里的“六”误看为“尺”,把“上”误作“合”,故两人配合略有瑕疵。刘公鲁此次造访天韵社,吴畹卿先生把杨荫浏新近校印好的一套《天韵社曲谱》赠作留念,刘公鲁遂将此经历题记在赠谱扉页。这部由刘公鲁题记的《天韵社曲谱》,经傅惜华等藏家之手,最后存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图书馆,前几年被影印收入在《昆曲艺术大典》里。
     第二次是1930年2月13日,正值元宵节,天韵社在前西溪华雁臣家里进行曲会,由社员华雁臣和秦瑞延负责布置,傍晚时分正式开唱,刘公鲁作为嘉宾参加了聚会,席间唱了《醉妃》《惨睹》《夜奔》及京剧《宿店》《洪羊洞》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钱锺书

杨绛

硃卷集成

分类: 故事
      近日因作文需要,核查《清代硃卷集成》,因硃卷载有考生的履历,履历包括本人生平、宗族、姻亲、师徒、籍贯和居住地信息,十分详尽。偶然看到钱锺书杨绛的近亲长辈的乡试硃卷,其中就有世居地的情况,今录以备问。
       钱锺书家族属无锡钱氏堠山支,其伯祖钱福炜,《集成》内有其江南乡试硃卷,钱福炜系钱锺书祖父钱福烔兄,钱福炜硃卷履历将祖居地记为北门黄泥桥,这比我原先从钱孙卿、钱锺书著作中看到的记述更推前了一步,原先只知钱锺书曾祖钱维桢居江阴后住东亭。黄泥桥我初中时代由北大街去通运路时还经常走过,记得当时依旧是一座有台阶的石桥,拆除的时间已不记得了。
      另外一个乡试硃卷是杨志濂的,杨志濂是杨绛祖父杨志泳的族兄弟,志濂的曾祖毓勋与志泳的曾祖嗣烈是亲兄弟,高祖同为杨廷业。杨志濂在履历里将世居地报为北门横浜(就在长安桥西面),这和他在《锡金游庠录》自述高祖廷业迁北门长安桥一致。长安桥范围相对要大一点,包括周边地区,横浜就比较精确一些,包括在长安桥地区内。所以有文献说杨绛姑姑杨荫榆生于无锡长安桥,此非无稽之谈,也就进而说明杨绛祖居在长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