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纵横
  
  阅读光盘的小说,常常会不由自主地被带到一种神秘莫测的氛围中,神秘与荒诞既表达了作家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同时也是他采用的修辞手段和艺术呈现方式。这是我阅读光盘小说集《野菊花》后最直观的感受。
  神秘与荒诞,是解读光盘小说的两个关键词。首先,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本身就充满了神秘。所谓“神秘”,“是对文学认识功能的一个有效的解构手段。它彻底打破了文学反映生活、把握生活的传统理论神话,打破了人们对于必然性和本质性的认识”,也就是说,“神秘使人们失去了对于本质、对于深度的期待,而把世界和生命的不可知的一面呈现了出来。”显然光盘对这个未知的神秘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探知欲。“荒诞”最先是作为一个音乐术语出现的,指音调上的不和谐。在光盘的小说中,荒诞更多体现为一种主题风格,代表的是他“对于世界的一种反抗的姿态”,是“对秩序的反动,是对既定现实的不认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荒诞代表了作家“对于世界和人性的一种反抗性的想象”,借助于它,作家“轻而易举完成了对理性的、秩序的、可知的世界的颠覆和消解,并对‘新世界’的建构打下了基础”。光盘将偶然性因素引入小说叙事,通过荒诞风格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景象
  
  近日,第七届“茅台杯”《小说选刊》奖颁奖典礼在贵州仁怀市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丹增,中共遵义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郑欣,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小说选刊》主编其其格等出席颁奖典礼,为获奖作家颁奖。
  陈建功代表评委会向获奖作家表示祝贺。他说,“茅台杯”《小说选刊》奖自2009年设立以来,每年从全国发表的数万篇中篇、短篇、微小说中遴选佳作,经严格初评、终评,最终评出获奖作家,推出一批优秀作品,促进了小说创作的繁荣。特别是近两届,专门设立了“新人奖”,积极发现扶持新人,使青年作家在全社会的关心下茁壮成长。
  在此次评奖中,阿来的《三只虫草》、石一枫的《地球之眼》、张欣的《狐步杀》获中篇小说奖;黄蓓佳的《万家亲友团》、张楚的《忆秦娥》、金仁顺的《纪念我的朋友金枝》获短篇小说奖;冯骥才的《苏七块》、聂鑫森的《朱青》、蒋殊的《自己的墓葬》获微小说奖;新人奖获奖作品为陈再见的《回县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方圆
  
  对当下小说特别是短篇小说的评价,自然是见仁见智的事情。当下小说特别是短篇小说最突出和严重的问题是,它疏离或者说背离了经典文学的传统和写法;短篇小说的“无所作为”,又直接影响了中篇、长篇小说的变革和发展。
  从上世纪末期到近20年间,学界和文坛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文学“经典化”讨论。涉及的问题很广泛,譬如经典文学的主要特征、经典文学在历史长河中的命运变迁、经典文学的文化传统和艺术规律、当下社会的“去经典化”现象等。这场讨论的现实意义是,揭示和遏制现实社会中愈演愈烈的“去经典化”或“非经典化”潮流。与影视文学、网络文化比较,小说无疑是一种传统文体,它的“经典化”特性更为稳定、突出。但在今天剧烈而深刻的社会、文化转变中,这种“经典化”特性也受到了冲击和挑战,发生了削弱和变异。
  中国当代短篇小说历经四个时期60多年历史,已构成了一种“经典化”文化传统和艺术规律,有众多出类拔萃的作品成为公认的经典。这给一代一代读者以深切的思想启迪和审美陶冶,给一代一代作家以丰富的文学资源和艺术灵感。
  至于一个作家的创作,你可以运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纵横

    看过作品,又觉得还不错的朋友,其实没必要再看创作谈之类的文字。我总觉得东西要是写得还行,那么作品本身就可以说明它自己的价值,读者也尽可以敞开阐释联想,并不需要写字的人再来贴金边儿了。再说得极端点儿,自打完稿,作品与作者也就割袍断义了。而后记实际上的功用,是针对那些看了作品觉得臭的朋友们而言的。不满意是吧?那么作者就得辩解、撇清、找客观原因,类似于被误抓到派出所的纯良子弟——“不赖我,都是他们教唆的”。
  可是作品一旦沦落到需要作者自己跳出来教人家“怎么读”的地步,不正说明失败透顶了吗?永远冲在护犊子第一线的妈,养出来的孩子多半是孱弱顽劣的,并且品质多半有问题。恰因如此,我想我更应该老实一点儿。“美图秀秀”文过饰非那一套能免则免。
  熟悉城市某一类生活的朋友,可以想见我这种人小时候接受了怎样一种饲养和教养:一切井然有序,万事皆有组织安排,处在一个等级森严的熟人社会之中。大人,能钻营的比老实的混得好点儿,但归根结底是一个阶级;孩子,在学校受宠的放了学老受欺负,也算生态平衡。岁月不一定静好可是现世大体安稳,所以我潜意识里老觉得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景象
  
  《作家》第二届“金短篇”小说奖近日揭晓,8位作家凭借自己的“金短篇”获得此奖项。
  “金短篇”奖的设立是为鼓励短篇小说创作而作出的重要举措,此奖项专门针对短篇小说进行评选。第二届“金短篇”小说奖由格非担任评委会主任,叶兆言、胡平、施战军、何向阳、彭程、李洱、东西、李舫、林建法、张清华、张学昕、金仁顺担任评委会委员,最终评选出张楚的《直到宇宙尽头》、黄梵的《聪明的,愚钝的》、董立勃的《哑巴》、徐则臣的《祁家庄》、劳马的《无法澄清的谣传》、残雪的《酒与火》、张生的《大堂》、朱文颖的《虹》8篇获奖作品。作家杂志社还在“金短篇”小说奖评选期间分别举办了文学讲座、短篇小说论坛等相关活动,使短篇小说为更多作家和读者所重视,推动大众对中国当代短篇小说的关注与阅读,为短篇小说创作步入“金时代”铺垫道路。
  《作家》杂志一直致力于推动短篇小说的创作,2000年改版后将短篇小说栏目命名为“金短篇”,十几年来刊发了大量优秀的短篇作品。同时,《作家》也不断培养文学新人,推介他们的短篇佳作,发掘培养了大量文坛新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纵横
    
  物质的壳
  
  沉寂四年之后,张欣携一曲《狐步杀》归来。这篇小说最大的好处,并不在于提供了多么精妙的故事,反倒是一些不太刻意的细部,比如物质细节、人物设定,因凝结着复杂丰沛的现代都市经验,而彰显着文本强劲的独立性。活动在故事里的人,大部分是地道的都市土著,自如地生活在茶餐厅、山本耀司、古籍善本、交响乐和暗物质中间。随着狐步舞曲的行进,曾被有意回避的物质细节得到凸显并得以放大。在都市经验中,值得称道的物质细节往往不动声色地构成景深,扎实地参与到都市的诸多面向与层次中来。小说的复杂性因此更加充分地展开,叙述话语从空中降落到地面,无需转译,可亲可感。
  荆永鸣的小说《较量》标识了拓延经验领地的辛劳与卓绩,被看成是荆永鸣的转身之作。作者的视域从脚下的北京“房东”“邻居”“候鸟”“时间”,延伸向更开阔的世情和更深微的肌理。荆永鸣坦言,写作时他不得不时而放下人物和故事,埋头扎进一窍不通的医学术语和病症病例里,时而比量称重,以防“恶补”成果变成阅读障碍,影响小说的不易言表。用心至此,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