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xwdh1228
xwdh122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86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转载

感谢湘女的评论
原文地址:勇者自叙__读《心在横渡》作者:


                             

初次看见任茂谷的《心在横渡》是在学习期间,他拿了这本书送给老师,被我看见了,出于好奇,希望他也送我一本,他礼貌地回复:手头没有了,回新疆再寄一本。我当时也就那么一说,说完也就忘了。

真正想起这本书是在住院期间,百般无聊的医院生活让我想起了这本书,便问他要书看,他应诺寄过来,但遥远的新疆路途漫漫,直到我出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11-11 23:23)



我每次走在塔里木河下游的金色胡杨林里,总想寻访从阿不旦走出来的罗布人。

一百多年前,俄国人普尔热瓦尔斯基到了阿不旦,受到罗布首领昆其康伯克的真诚接待。瑞典人斯文.赫定乘着独木舟到了阿不旦,也受到他认为“品格极为高尚的”罗布人的款待。代表英国的斯坦因到了罗布荒原时,两位“衣履敝旧”的罗布伯克拦住去路,尊严地查险了他的护照,履行了中国人的“官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9 12:58)

感怀吐峪沟——阳光下的历史记忆

      走进吐峪沟,这个火焰山下的守护着千佛洞峡谷沟口的村庄,阳光在古老的街巷渲染着赭红色的历史记忆。           小巴郞坐在锁了院门的门槛上,旁边的土墙上写着“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不知他长大后是否还愿意守着这面糊了一层又一层的老墙。              他家旁边,是盗剥了大量佛窟壁画的文物大盗——冯.勒柯克住过的大宅,门前的牌子上写着“德国著名探险家:冯.勒柯克” ,这样标注,也许是为了体现人物介绍的中性,或者是对历史人物的大度宽容。也表明了他当时的富有和在中国很牛逼的地位。当然,在他的事迹介绍里表述了他在新疆的恣意妄行。    游人坐在土块矮墙上欣赏自己的照片。  出售葡萄干等土特产的临时小摊点。 帮家长守摊的小学生玩耍的儿童车轮 蹲在破窗洞里的人。 街院相通,看似寂静的地方,随时会走出主人。 洗衣。&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到和田市,持续两个多月的沙尘天气基本结束,天空出现了少见的蓝,空气里飘着清爽的香味。听说加买路的玫瑰巴扎开始了。

清晨,我在城市完全睡醒之前赶往加买路。远远就闻到含着晨露的花香在街头弥漫。巴扎还没有开始,花农们开着农用车、拖拉机、赶着毛驴车向这里汇集,一块又一块二、三十平方米的塑料布在街上铺开,大包小包的玫瑰花裹着香风从车上搬下来,摞在上面。太阳在花农的忙碌中升起来,很多人向这里聚过来,玫瑰交易开始了。先是成包成袋钩秤易手,花农卖给花商,而后陆续离去。玫瑰花倒向塑料布,整条街下起了玫瑰雨,刮起了玫瑰风,涌起了玫瑰波浪,流成了一条玫瑰河。玫瑰的浓香在空气里涌动。玫瑰河快速流动,回旋,一家子一家子集体行动的人群来买玫瑰花,一座座玫瑰小山很快分割成无数个小堆。人们就地蹲下来,坐下来,一家人围在一起摘花瓣。有一支专门替人摘花瓣的妇女大军,穿着漂亮的花裙衫,戴着漂亮的花头巾,万紫千红地与玫瑰混杂在一起。她们动作娴熟,双手翻飞,摘一公斤两元,动作快的一天能赚二百元以上。这是多么美艳的劳动,一个花季如同一场持续的欢庆,把自己浸泡在花海里,闻着花香,与花比美。把孩子带来,放在花堆里,让花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尼雅河边的民丰,空气里的沙尘更浓,昏黄的尘雾无孔不入,比根深蒂固的世俗观念更有穿透力。窗门密封再严都无济于事,桌子刚刚擦过,不多一会儿又是能写字迹的一层。刚刚擦洗过的仿皮沙发,看上去灰扑扑像沾了一层白土,原来尘土已渗入到皮革的纤维之中。电话机上的显示屏、汽车仪表盘、钟表内部、照相机镜头等等看似精密的地方,沙尘都能进去,只要空气能够穿越,再小的缝隙都无法躲过。这样的沙尘,与古代四大文明交汇融合,一起沉淀,深入到人的脑子里,影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被斯坦因称为“东方庞贝”的尼雅古城,古代西域的“精绝国”,同楼兰古城互为姐妹城。古城遗址与周围的夏央塔克、提英、阿克阔其克等汉唐古城遗址,一起构成世界罕见的文物群。斯坦因在尼雅找到了楼兰王国时期的“档案库”,很多重要事项用已经死去的文字“佉卢文”写在木牍上,相当于《史记》《汉书》之外的另一部西域信史。尼雅考古发现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代织锦,证明了汉朝在尼雅的地位和影响。民丰的历史沉积比空气中的尘雾更加浓厚,让我着迷,让我向往,但一时又难以深入。

昆仑之水偏爱民丰,县境有尼雅河、其其汗河、叶亦克河、牙通古斯河、安迪尔河等五条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走过一条又一条传说中遥远的昆仑之河,我不再单纯想着去河里游泳,而是在拜谒中感悟。这些神圣的河流让我充满敬仰。

克里雅河,和田地区源于昆仑冰川的第二大河,曾经的塔里木河九大支流水系之一。它从昆仑山主峰乌斯腾格山北坡出发,携库拉甫河和喀什塔什河两大支流,蜿蜒向北530多公里,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达里雅布依,造就了一条东西宽十多公里、南北长三百多公里的绿色走廊。在“漂移不定”的下游故道的沙海里,留下了丹丹乌里克、喀拉墩、园沙等曾经辉煌灿烂的丝路古城。我想着它曾经留下的和正在流淌的内容,该如何去亲近这条古老的河流呢!

上昆仑,去阿羌流水村,去看克里雅河上游的流水,去看昆仑深处的人家。大脑闪出这样的念头,心里就涌起兴奋不已的激动。可是,没有四驱越野车,如何才能成行。恰巧,我幸运地问到一辆进山送给养的皮卡车。

星期天的早晨,于田城外,晨光里的克里雅河波光粼粼,两岸稻田如镜,鹅鸭览食,鹭鸟翩跹,一派水乡风光,美得难以置信。转眼间,水乡如幻灯般远去,路边是大片人工开发的大芸基地,茂密的红柳在沙地里开着俏丽的紫穗花。再往前走,沙漠戈壁成了唯一的风景。在沙漠与绿洲间行走,自然变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我到了策勒,到处寻找水的踪迹。策勒县境内有策勒河、奴尔河、恰哈河、乌鲁克萨依河等九条河流,但水量都不大。这些河同样源自昆仑冰川,消失于塔克拉玛干沙漠。我在宾馆客房的宣传资料里看到了对水利工程的介绍,胜利水库工程、先锋水库、丰收水库、固拉哈玛乡调水工程、策勒河干渠等等。把水利工程作为当地最自豪的事对外宣传,由此可见水在策勒人心中的位置,以及他们对水的精打细算。

策勒属极端干旱型大陆荒漠气候,降水极少,蒸发极大,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然而,越是这样气候极端的地方,越能出产一些好到极其罕见的物产。策勒红枣含糖量可达42%以上,据说有很高的药用价值;策勒大石榴红如玫瑰,一颗可达半公斤以上;策勒黄杏个大味美,中缝深圆两半对称如婴儿细嫩的小脸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房产

立夏之日,万物勃发。我沿皮山河看到喀喇昆仑如何把生命的绿洲从冰川摘下,铺到山下的沙漠。她像一位爱心涌动的母亲,迎着热力渐旺的天气,使劲分泌乳汁,汇成匆匆奔腾的河流,哺育急切生长的绿洲。用68条冰川的融水,汇成皮山河的一条支流阿克肖河;用45条冰川的融水,汇成另一条支流康艾孜河;两条支流在垴阿巴提塔吉克民族乡汇合。上百条冰川像母亲并不丰满的乳腺,汇成皮山河,从6300多米高的雪山出发,匆匆跳下冰雪天地,积聚力量,穿越高山峻岭。只用了160公里的距离,就跳过五级地形高度,带着昆仑山的泥土和养分,冲出山口,在山下淤积出一片土地。分解自己,把土地养育成肥沃的绿洲。而后到尾闾的雅普泉水库停下来,而后无声消失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皮山河在漫长的冬天枯萎蛰伏,到了夏季,全力奔腾,用短促的生命历程,滋养着从高山到平地的生命万物。皮山县境内有五条中小河流,都是这样的使命,发源于喀喇昆仑山冰川,滋养一片绿洲农田后,消失于茫茫沙漠。这些绿洲断断续续连在一起,成为皮山绿洲。皮山属暖温带极干旱气候区,年平均降水量不足50毫米,平均蒸发量却有近3000毫米,如果没河流从喀拉昆仑哗哗啦啦跑下来,何能成为生灵国度?这片绿洲分明就是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房产

又是一个周末,我早早做好准备,去游盛产墨玉的喀拉喀什河。细细的沙尘依然在空气里浮动,像一种根深蒂固、挥之不去的世俗观念。阳光依然混沌,但变得更热。我回想着玉龙喀什河的模样,心怀忐忑,不知喀拉喀什河会是什么样子。

西出和田市,走和田县朗如乡,远远看到喀拉喀什河谷,灰褐色的荒漠突然陷落,在风尘朦胧中显出一线青绿。汽车越往前,青绿越宽广,直到河谷边缘,才发现阳光下生机勃勃的河谷犹如世外桃园。喀拉喀什河在广袤的荒漠中流出一片鲜活世界,童话般惊现于眼前。

整洁的乡村公路,两侧密密排列的高高白杨,杨树后面满渠清流。片片房舍,家家门前用手臂粗的长杆搭成坚固的葡萄架,有的干脆架成横跨公路的拱形长廊。葡萄藤上新发的嫩条正探着娇萌的芽尖往上爬。假以时日,绿藤完全覆盖的长廊将是更加美不胜收的景色。

和田人把果树与庄稼间种的田地叫“园子”。田园与房舍相连,房舍、果树与分割整齐的田地相互掩映,真是名副其实的美好田园。成排成行的核桃树,间或桃树、杏树,护卫着茂密的青麦地。此时杏花凋谢,桃花正红,点缀着房舍田园,像一幅心旷神怡的风景画。

我忍不住去探访一户田园人家,推开雕刻精美的大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天,我再次来到玉龙喀什河东岸,探访两家依河而建的古老工厂。

位于吉亚乡的艾特莱斯丝绸厂,核桃木雕花的精美大门,为这家古老的厂子装点出高贵的气质。这里是艾德来斯绸正宗的发祥地之一,早在二千多年前,吉亚人就掌握了来自中原的养蚕织绸工艺,把它变成自己的珍藏完整地保留到今天。走进厂子,首先看到露天廊棚下,一男一女两位看不出年纪的很老的老者在煮茧巢丝。老太太坐在锅台上,从蒸气缭绕的大铁锅里把蚕茧的细丝拉出来,接到半只葫芦做成的丝槽上。老爷子在锅台下,摇着一台直径足有五尺的大纺车。丝线从铁锅里拉起一团浓雾般的水珠,连着嗡嗡轻响的纺车,摇动着一首吟唱了千百年的乐曲。两位老者似乎是一对千百年不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