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本博客作品都是原创,希望朋友指点,如需引用和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人保留对本博客内容的原创权、版权等一切权利。联系邮箱115251168@QQ.com谢谢支持

博文
标签:

诗歌原创

文   苦楝树

《冬日所见:树》

看到一些秃树
我会想起一些人
看到树木茂密
我会想起一些事
而看到寺庙门口的苍松
我先是低头,然后仰天长叹

像一头被牵了一生的牛
突然脱掉了缰绳
天黑前,回到拴牛桩。

《冬日所见:一滴桌面上的水》

煮一壶水,控制温度
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
只有当手背被水烫了
才知道温度其实早已藏在身上

用溅在桌面上的水画一个圈
那个人就活过来
走向一枚钉子,并用力拔
整个上午,我等待钉眼奇迹般的出现。

《冬日所见:一排药片上的四个深坑》

我说父爱如山
如一排药片上的四个深坑
反过来就是四座大山
我轻而易举地将它们抠出来
那是我的一生被平均分成的若等份
际遇总是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原创

文  苦楝树

《九月》

我穿起旧衣服,多数衣服并没有旧
就像很多树木冒名顶替着秋天
把昆虫暗中转走
我指的是生命的形态
趁暮色出门,把自己变回液体的孩子

在美丽的星辰底下闪过轻生的念头
在念头消失的霎那打开一扇门
这座城比之前大了好几倍
我先入为主,将肉体埋于街头,琴声的呜咽!


《金马街》

从牌坊直通到渡口
这些老阿婆在自家门口摆卖
都镶一口好牙
市侩和慈祥
我没有买任何物件
匆匆而过之后又开始懊悔
我理应消费点什么
香蕉,酱菜,小布鞋,炸河蟹……
哪怕哄老人开心也好
匆匆而过之后愿她们健在
特别是拉车的黄牛
用发情期的黑蹄,点亮金马街的华灯


《麻子畲的旧居》

风吹动门口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原创

《父亲和我》


在中医馆里
药味熏香的木雕是另一个父亲
两件不朽之作仿佛还未完成
还在接受细微的雕刻
颧骨高一点,头发白一点,皱纹深一点
听到鸟鸣望出窗外的眼神
负罪感重一点。一朵暗云
作为森林公园的背景,那里一定埋有骸骨

父亲也有听话的时候
把脉搏伸过去,把舌头伸出来,打开嘴“啊!”
一只黑色蝙蝠从他嘴里飞出来
拍打几下之后,飞出了窗外
这是我见过最迷人的黄昏
这只蝙蝠难道是活着的母亲?

是的。看到死去的亲人的化形
内心的尖叫和惊悚大于佛教音乐
我学着父亲把脉搏伸过去
把舌头伸出,“兄弟,你凑什么热闹”
这是胡医生的劝慰。我和父亲都在等药
文  苦楝树

《仿佛被什么钩住了》

因为蜷缩使一个人很快坚硬
抵抗这个世界。天气好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原创

文  苦楝树


《下午。茶》

 

酒醒后已是深秋
没有可去的地方我就泡茶
沿着一株扁桃衰老的嗷叫
我探测到体内的火
同样需要一次砍和水疗

 

还在生长的残荷,在不远处
用肘支撑白天的黑暗
鹤的幻影在水面上刮起了慢风
风带着潮湿的斜面
贴紧后背,你静静来又静静走
有如空杯,挂在一旁滴落一声“哎”

 

被倒掉的茶水暗中流走
好像从未来过,正是这样
无声无色无味之物才使我,下午快乐!


《仿佛被什么钩住了》

 

因为蜷缩使一个人很快坚硬
抵抗这个世界。天气好转
我听见外面
杨桃树十岁,池塘七岁,加起来悲剧十六岁
收破烂的摇铃渐行渐远
当它突然返回时,雀鸟已肥
在树洞里做梦。
和我在椅子上做的梦
是同一种有毒的软饮料
是一不留神,就把舌头卡在瓶口上
啄一扇暗门
而铁丝想缠绕的裸体,胶花和黑板
都因为有人的嘴角抖了一下
被几个词拖下去
被白沫淹死。外面的世界怎么了
我又怎么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诗歌

《下午。茶》

酒醒后已是深秋
没有可去的地方我就泡茶
沿着一株扁桃衰老的嗷叫
我探测到体内的火
同样需要一次砍和水疗

 

还在生长的残荷,在不远处
用肘支撑白天的黑暗
鹤的幻影在水面上刮起了慢风
风带着潮湿的斜面
贴紧后背,你静静来又静静走
有如空杯,挂在一旁滴落一声“哎”

 

被倒掉的茶水暗中流走
好像从未来过,正是这样
无声无色无味之物才使我,下午快乐!


《仿佛被什么钩住了》

 

因为蜷缩使一个人很快坚硬
抵抗这个世界。天气好转
我听见外面
杨桃树十岁,池塘七岁,加起来悲剧十六岁
收破烂的摇铃渐行渐远
当它突然返回时,雀鸟已肥
在树洞里做梦。
和我在椅子上做的梦
是同一种有毒的软饮料
是一不留神,就把舌头卡在瓶口上
啄一扇暗门
而铁丝想缠绕的裸体,胶花和黑板
都因为有人的嘴角抖了一下
被几个词拖下去
被白沫淹死。外面的世界怎么了
我又怎么了,我每打着一次火机
就有一个母亲蜷缩在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诗歌

文  苦楝树

《四季那廊》

我不爱四季,但爱四季的那廊
一颗菠萝有了国王的思维
金黄的权利
和酸楚的爱情后
就变得蛮横无理
我举起了刀
走向他的百万军团
为青春的理想和凋零的残局
为卸下盔甲后
肉身获得抚慰,灵魂获得赞美
而我最终也会躺在一堆新鲜的果皮里
反省,想象这里没有四季
菠萝依旧是菠萝
我依旧孝顺,衣衫褴褛但不失风度
为每一个生下菠萝的母亲
亲吻她的手背上的刺。

《麻子畲》

风吹动门口上的蛛丝
如女人掀开蚊帐
房子空空如也,潮湿而阴暗
还有一股粪便泥的味道
那是负重在这个女孩身上的时代
瓦片上的光垂下来
但没碰到地面,也没碰到床架
因为还没有尘埃落定
因为还有人来敲门
天色已晚,美丽南方的灯哪一盏先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原创

文   苦楝树

《秋老虎》

中午,我没能扶住竹梯
秋老虎困在枝叶上
我没能将它的影子
完整取下,吹气,使其成为一个女人
我这一生,注定缺少黄金般忧郁的眼眸

然而,下过一场闷雨
我在病中观察她的发育和行踪
对人类的恐惧使她看上去更虚无
仿佛轻轻一戳
就能取出胆汁和兽性

我掩盖多年的陋习
就是想摸一下秋老虎的屁股
一种恋母的情感
羞愧于一切生育和教导的臀部!




《暗中作画》

我能想象出一种边框
可以随意伸缩
随手可取的十二种岩浆都是黑色
事实我临近中年
可以排除自杀的可能
我也可能是自己人生的搅局者
枯坐于桃花树下,喜闻
上山虎,和下山虎
半山相见,嘴里的肉
是现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原创

文  苦楝树


《躲雨记1》

几个陌生的人贴着墙
不说话,没过多久
呼吸的频率达成了一致
没过多久,最小的那个被黑色雨伞接走了
大家立即向左挪一步,填补空缺
没过多久,一二三四都被接走了
五干脆就自己跑进雨里,像进庙一样
看他们一一消失后
我背着墙,像背着重疾的母亲
在雨中环球旅行。

《茶令》

工商
消防
环保
税务
供货商和地痞流氓都一一来访
在茶里,最难伺候的
是自己

我说的是孤独和狂妄,不是蝉鸣掀翻的林子
那刚刚借走雨伞的人
又折回来要了一根真龙
如了凡先生。
他在灰色的桌面上
随手一推
用一束从石膏吊顶垂下来的光
撞我,如撞一口笨钟
整个上午我咬紧牙,不出声而已。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原创

文   苦楝树


《山野之春》

割取蜂王浆之后
蜂王飞走或死掉之后
那只蜂箱的现状让人羡慕
国不可一日无君,近旁的山河
花香正在铸造另一部历史
既然来了,雨刷白之后
黑木耳从内部
长了出来。早熟的侄女一蹦一跳
带着蜂针
爱着春天里的第一个敌人。

《中年之爱,厚如密室》

在消耗完氧气之前
我并不打算逃脱
很简单,钥匙在我爱过的人手中

世界很大,她的手机没电。
尘埃覆盖越来越厚,我只隐约听到
上面的齿轮和一把枯萎的菜花

我会越来越爱
这种从死亡倒回来的体验
一旦龟息成功
不用斩断,活下去的结
因生理需求而颤栗不熄。



《真言》

深夜喝酒回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原创

文  苦楝树

《茶余》

有一口茶饮已经不错了
我睡在自己的壳里
琴音,脚印,兽鳞和一块白黑板
斜挂在墙上,那条缝
正在吞噬自身的光亮。
亲家来人了,肉肉长出的“不忍”
雀斑,颤栗和家训
那套白裙子在风中,在屋顶上
旋转着叫我姐夫
然后下去,去树荫里典当。
放下一袋果,一根烟
我在白日的银河里交叉着腿
睡得很死,梦里,梦里一定有人
往外面凿壁取光。

《早晨,雨》

闪电静止
悬在一个女人的酮体上
这美好的早餐。
这被绑定的日常,卡片般精致
白发,春茶,伞,还有新淘的书
都是一种幸福的假仪式
这被过称后更不可信的体重
是一个数字对生命的提醒
“灵魂的毛重是多少?”
因数字的准确性
我用诗,计算雨的数量和分贝。

《中午,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苦楝树
苦楝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359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