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下枪枪
下枪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508
  • 关注人气:2,5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接地气 ●放电影● 高加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4-05 10:41)

二婚


四月三日,我的侄女再婚。因我有事,去的晚,婚车按时出发,没见到侄女,只匆匆拿了相机,抓拍到她上车后留给我的一抹红……

我们住在通远堡乡,途经大甸子村,这是我们乡的最后一道风景,我把它拍摄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3-04 18: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5 03:17)

 

小镇上的一些奇特传闻,都很真实。比方说,妓女,旧时代我们这里就有了。一个叫国教条子的女孩,在我们那儿是相当出名的。国教条子,时下几乎没人知道其含义了,我跟你说吧,就是当时流通领域里的货币。说白了,就是钱。相当于今天的人民币。一个女孩,准确地说一个妓女,何以叫了一个钱的名字呢?不得而知。但我们了解到,她是从云贵那里来的。云贵,距离我们这儿非常遥远啊!据说是人贩子骗她到此,然后卖给妓院,自然成了妓女的。那年她才十三岁,而且头一场交易,是老毛子(俄罗斯人)得到她的处女权。我们东北人的特点就是:坨大。而老毛子,比我们坨大。想必他身上的零件也够大的吧?老毛子算是便宜了个透。想一想这事,我恨得牙根痒痒的。我不恨那位老毛子,我恨万恶的旧社会呀!当然了,不是随便哪个女孩都可以当上妓女的,首先你必须长相过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9 07:01)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6 21:09)

    前几日,我在辽宁电视台《新北方》里看到这么一档节目:有位热血青年,面对镜头他要寻找一个人……

    事情的起因是,他多年前救了人,由于当时他没有留下自己姓名就匆匆上路,今天,他要找到那位被救者,想要被救者当面对他说声谢谢。节目播出几天后,并没有谁出来见他,当然了,更别指望有谁当面谢谢他了。最后,他只得怅然离开。是的,他早就应该离开,回到自己的生活里。甚至,他本就不应该产生被救者当面谢谢他的动意,老老实实在生活里呆着,那才是做人的本质。

    我比他幸运。回想我这大半生,坏事做过,救人一命的事,也做过。同学黄志国,我俩读小学时,经常去西大河洗澡。其实是游泳。但那时我们一律的,管游泳不叫游泳,叫洗澡。由于初学,水技肯定生疏,所以我俩尽量不下水,溜边打蹭的,在岸边玩。岸边是个大斜坡,积攒了厚厚淤泥,淤泥黑乎乎的,你拿手摸上去,滑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9 10:39)

    

     小镇有一个傻子,男的。

    这不算稀奇。全国哪个地方没有几个或上百个傻子呢?如果没有傻子,那我们主流社会不都成了弱智吗?好花绿叶扶,我们,全靠他们反衬啊。

    而我说的这个男傻子,他整天不穿衣裤,全裸着,像一颗太阳,照耀小镇。小镇因为有了他,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时的,处在光芒里。最初,人们还记得他来小镇的目的:寻找他的祖先。他独自一个人来到这里的。祖先姓什么,叫什么,他一概不知,你说,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不过我在内心深处,认为他来此寻找祖先,是对的。四百年前,小镇还是个村落,只有七八户人家,就来过一个人,也是乞丐,同样全裸着,就跟小镇现在的乞丐是一样一样的。乞丐多日行乞无果,空着肚子,摇摇晃晃走进村子,从村里经过,又摇摇晃晃走远了。次日,听说乞丐走去的方向,那里的路上躺着一个人,村人都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8 07:23)

我家住火车道东面,简称道东。在我们那儿,道西比较繁华,多数属于商业区,人口稠密,也富裕。与其相比,我们道东正好相反,有点穷。我曾经跟镇一把手说过,我们那儿是贫民窟。此言给路人听到,一传十十传百的,就有人不爱听,觉得伤自尊,失面子。背后指我脊梁说,国家给他稿费,养活他,他怎么一点不替穷人说话?传言反馈我耳畔,我一点不生气,我觉得,经他们一指,反倒让我知道自己脊梁是长在哪儿的,不像某些人,连脊梁都没有,你就是千夫指,白费,他也不知自己脊梁长在哪儿。

说说我少年时的事。学校放暑假,一共四十五天。

道东一共不几趟房子,胡同却多。我打酱油的时候,多数从第十二胡同穿过。一天,我途经那里,发现那里新搬来一户人家。听说姓兰。这个姓,在我们那儿比较少。我想知道兰家孩子什么样,也好确定自己的玩伴。兰家大门开的,我往院里望了望,不见人。后来我又途经那里几次,也同样的,只望见一个空院,没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0 10:29)

 

贵州作家马学文把他那辆宝马留在县城,借一辆吉普,他开,我坐,向昭通去。昭通属云南,地处三省交界,平均海拔三千米。路况差,车旧,中途出现几次小故障,原计划我俩在一个叫迤那的地方过夜,计划没有变化大,只得在羊街歇脚了。我摁一下音乐盒,想听歌,白费,音乐盒坏了。夜已深,只有一条街的羊街,没有路灯,想寻找住处,有点难。马学文就缓慢开着车,用车灯向两边扫描,企图扫描到一家旅店什么的。幸好,有一个跟我们同方向的人,在前面晃荡。车灯近了照,看清他背着很多东西赶路。提高一点车速,跟他平行时,马学文摇下车窗探出脸,问,先生,附近有没有旅店呀?那人是个老者,他用沙哑嗓音回答,有啊。问在哪儿?老者指指天,指指地,说,到处都有啊。我们这才醒过腔,他原来是个乞丐。

次日我们从羊街启程,快接近迤那了,前面有一个人背着东西晃荡。鸣了响笛,也不见他让路,估计是个聋子。马学文踩闸,下车,绕向前一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