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芷影说说
这本书是去年买的。看标题,自己也到了四十岁了,便感起兴趣。

前几天才摸索到它,一直读下去,对胡适又有了一些了解。这是他自己的文字,比我读过的一些传记文更好。他的话也是诚恳的,仿佛坐在你对面,告诉你,这一年我是这样的,那一年我是那样的,我在想什么。

后文有附件,是胡适的几篇演讲稿。其中有一篇关于为什么要读书,前面两个观点,好像是积累知识,提升思想。第三个观点是为了读书而读书。因为要读书,所以要读书。

听起来像念经,其实不然。这里面有一层递进关系。前者的读书,是读更深一层的书,后者的读书,是读更深的书的阶梯。你不读基础的,不能理解更深的。总之,读书如阶,只有一步步读下去,才会越读越深奥。

这第三个观点,甚合我心。我也有这样模糊的感觉,但没有理出来,他早就说过了。假如我早多年就读到胡适的文字,那么也就早明白这个道理。书读少了,所以更少读书。

另外一篇演讲稿应该是和当时的学潮有关系的。他引用了易卜生的话:把你这块材料煅造成一个东西。
又引用了费希特的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一个人的牧歌

文/方二妹

院里紫菊开了,才两朵,鲜崭崭的。母亲一早从井里汲水洗衣,蹲到菊丛旁边,无意见了,打来电话问我回不回去。

还是国庆回的。秋收已接近尾声,田野猛下里瘦了好些,像女人刚生完孩子,静卧将养着。玉米棒子掰下来,秸杆砍倒就地晒了,熟黄的稻子脱粒后,薄摊在打谷场上。只有些野高梁,挺着高腰枝,紫了面皮,有点曲高和寡的孤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芷影说说
周末小记
文/方二妹

5.20号是周五,搭芜湖至连云港那班列车去合肥,到家也十点多了。路上开始下雨,合肥这段时间,一到周末就下雨。我急着赶过来,是约了孩子的语文老师见面,家学交流。

下午去五十中,还是下雨。撑一把伞,跟保安说清楚,就进去了。校园很干净,看到教学楼,我本来有点迷茫的情绪安定下来。学生们在上课,校园里有两处路牌,一条路叫“明德”路,一条叫知行还是什么,忘了。这明德两个字,很合我意。《大学》里,“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首都某著名高校的一座楼也题为“明德楼”。

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读书,不会没有好收益。

语文老师正在上课,连上两节。暂且没空谈话,发现英语老师在办公室,正好过去招呼,谈了半个多小时。交流中班主任经过我们,英语老师介绍,之后我与班主任沈老师也长谈了一次。最后与语文老师交流。

交流得不错。我对孩子心里有底,对学校也有了底。对未来也有了底。

依然是大雨。走出校园,在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芷影说说

委员方二妹:加快建设九大山体公园 将巢湖打造成最宜居的依山临水城市 

[复制链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芷影说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芷影说说
http://szb.ch365.com.cn/dsck/html/2012-12/21/content_765430.htm
夫子庙遗址厢房咋成了宿舍? 
方二妹委员呼吁加大文物保护力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3 15:13)
分类: 散文



摘要:   家里每年都要买几斤桐油,父亲先油木耙,再油澡盆、脚盆、锅盖、猪食盆。隔几年就把门窗凉床都油一油,这些油好的东西,放在太阳底下晒,也不会拔缝,黄灿灿的……

油桐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9 15:40)
分类: 散文

乡情

/方二妹

     那晚下班后顺脚走进席殊书屋逗留了片刻,就看见了鲁彦周的《梨花似雪》,早就在报上看到过这本书的介绍,今天终于在书店里见到了。鲁彦周是巢湖市庙岗乡鲁集村人,鲁集村离我们西韦村不远,他们在尖山水库南,我们在尖山水库北,我们又同属一条桴槎山脉,说是山脉的确有称大之嫌,因为桴槎山并非名山大川,海拔也不高。我们村是依桴槎山西山尾而建,西临三份徐,这个三份徐三村一姓,族内不通婚,就像鲁集村分村为南份、北份、中份一样。从桴槎西山尾向南再走几步路就是尖山,尖山也属桴槎山一系,只是又独立成一山,山峰很尖,远远看去山尖尖上一片黑幽幽的树林,这就是鲁老书里提到的尖山,他们村就在这尖山脚下不远处。夏天我们在场地上抢场,只要看见尖山上乌云滚滚就非常紧张,因为预示着雨就要来了,而且一定会是大暴雨。

    几年前,大姐的同事吴老师嫁到鲁集村,姐告诉我说他们村人都以鲁老为最大的骄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9 08:33)
分类: 芷影说说
5.18号晚下班,走回去,反轻盈许多。不像总坐在那里,身体僵硬。骨质变老的速度都快了似的。
路遇卖煎包的,很香,买了六小只,五元钱。又散称了一包点心,六元钱。路上便急不可待吃了一个,太烫了。还是耐着性子到家再吃吧。
家门口一家店面,四季织羊毛羊绒衫,也有成品直接挂出来卖。去年冬,我便买了两件大衣,还有若干小毛衣。店主的一个姐妹在北京做服装,剪裁很不错的祺袍,花样也还好,不过分花俏,深棕色为主,印了些浅紫或墨绿的花朵在上面。看上去,的确有老北京的味儿,是满人的东西。前些年,我不看好,觉得穿上会显老气。今年,有些喜欢了,老没有什么不好的,一味的年轻真是无聊又疲倦的事情。
买了两件,太合身了,量身定做只怕没有这个效果。穿着,衣服安静,我很适合穿祺袍,感谢自己总是不喜沾染人间俗事,所以,身子也忘记了要发个福什么的,还是二十年前的我,只比那时瘦了三四斤。

到家吃了煎包,有些凉了。喝一杯绿茶,兼作漱口。手洗祺袍,挂出去,一滴滴棕色的水,滴在塑料盆里。收了干衣服,叠起来,整理好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8 09:34)
分类: 芷影说说
        周六与收藏家协会一起去蚌埠采风,上午逛了古玩城,下午看了一处江南民居。不错,是江南民居,是大商家投资建起来的,在江南收了许多的房屋构件,在蚌埠的郊外构筑一处江南,挖了一条河,一洼水塘,挖出的沙土就地堆成山。我看过后,直叹这工程可比填海造田。

      美是美的,我们也拍了许多照片。同行的人赞叹人家投资之巨。

      可是这怎么能比得上真正的烟雨江南?这里只能算是北方城市的江南水乡梦吧,一个寄想罢了。

我看到了一篇文章,在这里写出来,鼓励孩子,也鼓励自己。为父母,我也是要成长的。尽管我性格怯懦,但我希望我能肩负一点担子,教育好孩子。我想教育她,我得从我做起。
培养成长型思维的九个改变:

I don't understand.__What am i missing?
 I give up.__I'll use some of the strategies i've learned.
I made a mistake.__Mistakes help me improve.
This is too hard .__This ma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