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备注
本博客所发文章均为原创。
个人资料
无数山楼
无数山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808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501、说一千道一万,到头来,我们终得面对,以“我”之无去接受世界纷繁的虚无之相,当然我自身也在其中。当卡拉玛人离开时,身怀我相之空去迎接虚无之“有”,这空里植入“我”的有序性的存在,或者说是一种以“我”为参照的原则,使得我们可以以此面对、梳理对象世界的紊乱,如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切在即以朝向“我”的有序方式出现。至此,我亦如卡拉玛人走过千头万绪的悲伤,在一个文本外独自面向自己的孤独。

      注:2019.5.20 全篇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佛学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500、很多时候,我们是被语言带至现场而不自知,哪怕形式上我的肉身也真的到场,可此场更像是一个语言事件的现场,即:为我们自身的语言所修饰的,通过语言发生的事件的场。我们感受、看见语言为我们组织的场,且又妄图通过语言窄窄的通道,低至对象事件的真。只有当我们如卡拉玛人一般迷惑于诸相斑斓,由是生疑,而进入到佛陀给出的原则,滤去一切语言文字形式意义的束缚,在语言框架内究竟有多少疑惑?我们的主观感受总是暗暗地想要告诉我们什么,这样一种奇特的感觉伴随着我,使我不时回过头来审视眼前既在的事相,辨别出我在的事实——我与他者、我与诸相、我与世界一致性的在。至此,语言似乎也完成了这样一个事件的表达。

      注:2019.5.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佛学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499、话题隐约于每天涌现的现象和内心翻滚的念想,以文字偶然捕获某组画面、情节,然后再反向推断,将之视作某个意志下的显露,而不是按照其内在程序、规则作用下的演绎。我们习惯接受的事件顺序、过程里,这顺序、过程并不属于对象本身,更似我们自己想像的产物。比如,我们日常接受的“真”不过是一个个符合于当下存在的假象罢了,将我们的念想也涵盖其间,且把作为一个事件的“我”也包括在内。是啊!“我”在身旁每天涌现的现象和内心翻滚的念想中,我在身旁每天涌现的现象和内心翻滚的念想中。

      注:2019.5.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498、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回来”究竟是指什么?我立刻想到卡拉玛人从佛处“回来”的情景,当然这只是后来者的我想像的情景,我无法看见卡拉玛人的看见,只于“回来”这个词基本意义上感受卡拉玛人昔日在佛前获得的自在。而从山中回来的过程里,我分明感受到我曾经的悲伤、烦恼、孤独以及一切包围着“我”的纷繁幻景。当然,擦肩而过的过程通过回放,感受也更深刻了,较之简单问出为什么,才发觉尘世一劫的经历意味着的。“回来”带着反复的忧伤,因为“回来”本身也深陷途路,仿佛唯在途中,“回来”才被赋予了于我在而深沉的含义,也就是说“回来”标明了“我”过程性的在,将我内在的的前因后果一一呈现。一个人到底要走多少“回来”的路,方能如卡拉玛人一般走出假象中的疑惑,回到自我的起问处,任花雨缤纷、诸相飘零。事实上,卡拉玛人究竟问出了什么呢?我们问出了什么?回来的路喧哗依旧,正是依于这旧,我们“回来”的路才有了着陆,才使之成为真正的带上自己的“回来”。

      注:2019.5.16-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494、世界最初植入到“我”之中的疑问并不比“处于我们的对象位置”的事物给我们带来的疑问少。很多时候,我们为前者找一个个替代品,将之视作外界对象产生的问题,更多的是考虑问题的附着物,而忽略了问题本身的在,因为问题的附着物比问题更像一个“问题”的事实存在,形象地出现在我们需要认识、判断的位置。渐渐地,“我”之中的问题少了,可烦恼和困惑依然如故,未因“问题及问题的附着物”的转移而减少。面向我所在的世界也不能替代面向自我,毕竟问题的在住于“我”之中,哪怕通过世界普遍意义的在亦或能迂回到“我”之中,可在问题的衔接上却不一定刚好对应。应注意到,世界最初植入到“我”之中的疑问,这句话里的“我”最初是作为世界的一般事物而承载世界的在,而认识主体的我不自觉地将自己置于“我和世界”之上,并把个体存在的差异也推给对象世界。认识、理解“我”之中最初的疑问,以及作为认识对象的事物带来的疑问,才能认识、理解到我之于世界的疑问的意义。

      495、在语言的歧途,我说出的话不但没有使得语途清晰,反而增加了歧义的复杂性。越往深处走,越觉得语言的标识作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492、想到虚度,心里隐隐感到一阵不安,觉得“我”的痕迹正被虚无悄无声息地擦拭、抹除,当然这种感觉额外地赋予了“虚无”以主体意识,或者说是将“我”的意识放在对象化的位置上去,在世界背景下,对象的“我”消失于我思的裂缝——词语陷阱中,“我”的形象很快为世界的广度所淹没。我不愿看见我的虚度,但我似乎、至少得从现实的在获知我于虚无感受到的孤独。

      493、每个判断里都隐含着一种信息,即:我在多大程度上抵近世界并与自己保持适当的距离。在很多时候,我们总不自觉地把判断指向的问题当作纯粹的外在对象,并将之与 “我”完整隔离开来,这样我们在判断时自以为居于对象之上,是在俯视对象的在。要知道,进入我们判断的对象并非完全等同于外界对象,我们的判断对象是进入“我”之中与“我”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思想对象,是内外结合的过程产物,它便是我们判断的直接根据。基于此,其存在反过来成了我们判断“我在多大程度上抵近世界并与自己保持适当的距离”的检验依据之一,且将“我”在判断中位置和判断本身的限度反映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491、我想努力记起什么,从四周的平常里,波澜不惊修饰着院中所有花草树木,以及鸟鸣溅不起的声色。在属于个体的世界局部,事物彼此都有一段段狭义的惊慌,当“我”遮住了世界的广大,每处微不足道的情节皆放大成大事件,继而将“我”的逼仄凸显。我总记不住一劫过后那些曾经的欢笑、悲伤、苦恼及轮回的不幸,也记不起那些投入你眼睛中的往事。每个平常的在皆为体内寂静的回响,拂去我身旁的声色飘尘。

      注:2019.5.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488、当我随意写下关于天气的片段,里面是否含有一些隐喻,以我不明确的方式嵌入到句子或说这句子结构形式中。我只是将眼前景物对应的“我”给写下来,并未想到“写下来”意味着什么,遵循于一切本然的在,仿佛句子形式的片段不过是远去的某件事物,又不经意地回到手中,然后展示来去间隐藏的东西。

      489、我们能记起的事相为疑问构筑具体的形象,似乎记忆才是惑的基础,哪怕看上去是由面前诸多现象引起我思,但想想如果没有作为对比的记忆材料,我们如何由差异性的在引出思考呢?惑只是思之外在表现形式罢了。我们总是惑于参照记忆与对象之间的对比性差异,更确切说是在心中原本确定的“我”与每个当下对象里含藏的模糊的“我”之间的差异。我们感到困惑的一切源自对“我”这个不断演变事件的确定,而我之中“我”的记忆性的既在更作为此事件中的组成部分参与其中,那么形象、真实地存在于事件的我之中。

      490、泡沫,用来形容如幻的事相时,把生住灭的过程形象地演绎。每天,我们就在声音、图像及一切感知的“在”里挣扎,看上去,泡沫多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486、在对语言事实的判断过程中,构成语言事实的词语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似乎每个词语都带着丝丝狡黠,在“我”面前示显某种主观形式的存在。看,词语的面孔之下是一道道幽闭的门,对我处处设防,仿佛不愿让我了解词意的隐蔽,如是现实令人悲伤。以致我说我熟知这些词语其实更像是一种一厢情愿无遮的自我坦陈,单向度敞开自己罢了。当然,也许你会说,这朝向词语本身的追问是在追问我在的同时实践自我,因为一个人对语言本质性的追问,是将问题引向对世界本身的追问,由是而将深陷其中的“我”给拉出来。

      487、你眼中确然的东西正成为“确然”形式下的障碍,阻止你去再认识那些“确然”之物,因为“确然”的事实已经将你的思束缚,牢牢地把这“确然”的事实当作对象的存在。如是,这些“确然”轻易地越过判断的门槛,而摆在我们面前的同一事物的截然不同的“确然”则露出破绽,于是判断再次回到对象表面,回到对对象表面的假象上。在我们抵达对象的过程中,没有可以忽略的步骤,哪怕是一次重复,也不能将“重复”视作不需要过程的对对象的事实复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文化

分类: 【在假象中设问】
      481、阳光下,每一片新叶都是一种语言,泛着透亮的光线,它们诉着各自的尘事,只是那么轻,以致你感觉不到“尘”之重。清新这个词为它们不同的语言表达着,我试图通往这些语言,可又觉得难以抵近,它们只是遵循着与阳光、风雨俱在的自然说着自个的尘事,而非特别地朝向我这个感受它们语言清新的看客。其实,我说“每一片新叶都是一种语言”也像是把看客的角色悄悄放至一片片新叶语言的现场,或者从新叶特征里发现语言的现场感。如此,“听”、“阅读”才会成为我的行为。当然,你说阳光、风、江水等事物在说着什么也可,或它们本身就是一种面向自然、面向世界的语言。

      482、我想我真的听见了,听见音乐和噪音,以及声音形态的所有。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听,努力地。通过声音确定着自我,确定着人群中彼此能由声音联系在一起的。我想知道此世界声音倾斜的方向,亦即此世界内在的趋势,不管是能听见的声音,还是不能听见的声音。在“听见”之上区分能否听见,感受自己与世界同在,作为世界的一部分相互听见对方,听见命运之石滚动的声响,为此而“听见”。在此尘世,我们为彼此“听见”对方而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