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耀月_指尖沙
张耀月_指尖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07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张耀月,笔名指尖沙,长期从事散文、诗歌创作,作品散见各报社、杂志,入选数部诗文集,出版诗集《指尖沙诗文集》,诗集《向上的阳光》即将面世,逍遥文艺沙龙副会长,《逍遥文艺》主编、阜阳市青年作家协会副。
逍遥文艺沙龙活动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7-06-13 00:34)
标签:

向物生

分类: 原创诗文

我要肢解万物的美

擅自寂寞,在长坡的高处溶解

欢喜着误入自造的危险

比如天色和浮云的对撞

比如泥土和河水的彼此孤立

比如多年以后的各归其位

我要听懂鸟鸣的原由,在起点退回

用土生土长的时间简化生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4 17:38)

配乐诗朗诵

—合肥市瑶海区“诗意青春—爱祖国、爱家乡、爱瑶海”诗歌朗诵比赛参赛作品

奔跑在春天里

 

                                  张耀月(指尖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九月,或者归来,或者离开

      指尖沙
九月,我打马归来

抖落一身的泥土,跨过燃烧的山隘

风声潇潇,雨声潇潇

我心底的狂傲,孤剑挥霍

月圆帘影、十里清风下指尖谈笑

欢送夏日的流光,梦,破茧成蛾

九月,也许我又将离开

顺着钢轨的阡陌,奔向遥远的未来

重调了宫商角徵羽

中秋之夜,你是我凭户而望的梦

雁过留声、层林尽染之处

在谢兰燕桂的芬香里

找寻你的印记,聆听你午夜的琴声

 

我常常一个人守着青灰的石阶

日子抬高我的孤独,院庭零落悱恻的文字

唯有月亮倚上枝头,蝉翼薄明

放下的,举起的,皆在邀明月之间

今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00:45)

《假说》

 指尖沙

发髻在发梢间的装饰
正是我的梦,众生喧哗
发黑,比起黑夜多了许多颜色
譬如天空在黑的后面摇曳云朵
此时,蓝色和白色只是附加刑
唯有这黑色宣判我的罪
心底的红便是罪状上深深的勾
岁月会在一夜之间消失
将日头吞没,将你的美吞没
手持鼠标,移动不出所料
点击率和赞美几乎没有关系
看着、听着、唱着,关于另一个人
另一种想法和另一类罪刑
月亮情愿在你的酷刑下放亮
一个回车键,便迅速回归
显示屏,屏蔽掉今晚的夜色
背景显示,文字显示,我的绽放
显示在黑夜中情人的裸体
今天是我真实的生日,抱残守缺
撰记,或者是空洞的假说
在我接近不惑之年,承诺太重

                 2014年7月17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听到五月麦子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9 00:32)

   北方以北

     沙子

十九年前,我走出西马庄

北方,逆流而上

抵达另一个村庄

石家庄,比我想象的大

大到通燕赵、连三晋

大到通向革命的石门

于是我把自己的东西取名叫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理想或大于实际 
低诗歌中的分裂与升华
静止或大于涌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4 19:27)
标签:

杂谈

耀月

风,在玻璃上蠕动

一只蝴蝶轻轻吻开了我的梦

在我的肋骨上打坐

雾,在空中弥漫

月亮穿过你的眉间

又在雾霭中隐去

天亮以前我用手指敲落满天星辰

以蝶为名,在春天里挥舞一生

在周围开始变暖时,我就醒来

挤出小小的壳,咬破坚硬的世界

穿越草原和森林

阳光里,我拥着海浪

飞过乡间和城市

飞向你,停留在你的肩膀上

吻你冰凉的鼻尖

十年、百年,在纯洁的国土里

一块硕石上,蝴蝶花开

岁月赋予给了我宽广和苍凉

我毫不吝啬地都给予了你

做一串蝴蝶梦,打捞泥土中的历史

听见了蜕变的声音

我丢下了乌云和粟粒

看大地上虔诚信仰的苍生

就像我,瘦的不成样子

也要把玩起惊涛骇浪

天空,还有你惊蛰时的一滴水

在你亲吻我羽翼的时候

以爱为名,一个春天,一个世纪    201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8 01:32)
曾经的伟大,已经不再伟大
曾经的渺小,仍然是渺小
伟大是冬日窗檐上的琉冰
阳光里,流着只有我才能看懂的色彩
比日头矮一些的麦子站在泥土上
被父亲的目光染成绿色
当我放出圈住的羔羊
它便奔向遥远的绿

曾经的乳名被父母反复念叨着
直到脸上的标志被医生的手术刀割去
在沉甸甸的麦穗簇拥的墓碑上
我开始反复念着母亲的名字
我看见农民工四处的流浪
我听见刽子手嘶哑的嚎叫
我看见诗人走投无路
我梦见许多人在残缺的世界里奔走

曾经我画过一只鸟
它会唱火红的歌,会跳热烈的舞
会在燃烧的白纸中飞翔
春天却烧掉它全部的羽毛
没有天空的高度是自由的呜咽
逃离魔术的马戏团,把游戏的人生留下
在车水马龙的罅隙中穿梭
那是我许多年前打飞的陀螺

曾经我在泥泞的路上北望恋人
十几年前的一场新年舞会
才开始懂得什么是旅程的孤独
一封长长的悱恻的情书之后
黄土便成了多年来缄默的文字
固守城堡的枪林弹雨将我击的七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1 22:22)
大别山脚下,有一个古老的村落
在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深处
有许多坚硬的石头,威武和不屈
沿着峡谷的水边站成一排武士
血与火的斗争铸就了筋骨
铁锁横江的厮杀调和了颜色
它磨过杀敌的战刀
它栓过将军的战马
在腥风血雨的洗礼下
与红色同名、与民族同命

千锤万击于大山里的愤怒
粉身碎骨于高岩上的呐喊
一场狂风暴雨呼啸,理想更加狂热
在烈火中焚烧成一部革命的诗歌
面对大山,我无限忠诚
在石头上刻上敬畏与崇高
以飞奔的姿态,将大山摄入镜头
将焦点拉近,放大、再放大
石头的色彩与棱角格外清晰
一如我的飞扬跋扈的日子
我分明看到带血的红

将红涂上红,如火如荼
燃烧炙热的青春,将石头融化
我的诗里飞沙走石,将你的痛掠夺
我以所有的力量、奔跑的速度
将石头搬运到城市
与木头同名,与城市同命
房子、道路、码头、驿站和城墙
统统用石头砌成
这城市无比坚固、无比宏伟
每一寸泥土都如山淳厚
每一个身躯都如石顽强
每一个名字都如玉洁白
每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