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啤酒黄永
啤酒黄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576
  • 关注人气: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各种难受不分昼夜花样翻新地层出不穷,令我身不暇享进退失据生不如死。非要总结的话大致可分为五大块难受,综合痛苦指数不相上下,排名不分先后:1)疼痛。采取了有效止疼措施但总有意外发生所以它依然时时相伴,如影随形;2)呼吸困难。产生的原因多种,应对的方法有限,学会适应吧。现在还不算难受的,以后会更难受的。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其它各块难受;3)输营养液引起的“倾倒综合征”。像“打摆子”,忽冷忽热忽汗忽抖心悸心动过速低血糖,原因不明,所以也没有应对措施,营养液又不能停,因为我既需要营养,也须要适应这种汲取营养的方式,否则会陷入恶性循环。所以只能自己忍并适应着;4)没有整块的连续的深度睡眠。已经忘了连续睡1.5小时以上是什么感觉,10分8分醒一下很正常,最多的还半小到1小时之间。应对所有难受都需要质量良好的睡眠,而我这各块难受又都是得不到良好休息的诱因。如果没有惊醒机制还会增加呼吸困难甚至窒息的风险,比如说我平躺睡觉不用呼吸机会呼吸困难,但用了呼吸机我又必须经常起来吐口水,否则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2 14:08)
标签:

杂谈

全麻醒来,肚子刀口一直在疼,跟戴亮投诉,他又说正常。紧接着不顾左右就言他道:主刀大夫说了,你怎么肠子里还有那么多油,你都饿了一个多星期了。我说真的假的?你又没看见。他说肠头都找不到,找起来可费劲了,翻来翻去的找不着,真的要一挂一挂拎出来一点点儿捋着翻腾。虽然他没进这个手术室,但大家都知道了。嘿嘿。我问他刨出来后能否放归原位,戴亮说可以,放在那里后一晃荡就大致归位了。肠子会自动蠕动归位。

至于这油从哪儿来的么,你们看看我在微博微信上晒吃喝,还不就知道啦?没事儿再去屠户小姨夫家省个亲伍儿的。不过原来我确实以为我的肚子不是吃出来的,而是喝出来的。现在看来,那些说自己是啤酒肚不是胖的人,最好去证实一下。不过10来天没怎么吃东西也不见少,就说明那些为减肥没事禁个食辟个谷的人,也都是扯淡。不要让油脂在身体里滞留、积聚下来才是王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2 11:16)
标签:

杂谈

话说住院那天,护士姐姐对我说,等会儿给你刮汗毛。我心里话备皮就备皮呗,干嘛那么直接说刮汗毛?怕我听不懂?等她真带着家伙来到我的病床边,用酒店钟点房里那种一次性剃刀拨拉我小鸡鸡时,我才知道“刮汗毛”跟“备皮”还真不完全是一回事。护士姐姐也有点害羞,有一搭无一搭地找话说。

护士姐姐问我,你住哪里啊,就这附近吗?我说东五环外,可远了。她说,再远也没出北京吧?也还是北京市吧?我说那是。于是我也问她:你哪里的人哪?她答河北。河北哪里的?衡水。出老白干的衡水,我去过,很漂亮的地方。有个衡水湖,风景还不错。还有个老城,也很棒。是吗?没听说过。衡水湖我都没去过。

没好意思看,但感觉她刮得很不怎么样,刀也不行,也没剃须泡,连水都没有,拿湿纸巾擦擦,就干刮。滕南回来就急着拍照,也不指导指导,好歹她有经验呀。也不早说,早说我自己带“刮汗毛”的东西来,也比这舒服点啊。照这么刮根本刮不干净,护士姐姐说不然你先洗洗,然后咱再看哪儿没刮干净。刮下来的毛裤子里、床单上到处都是,扎得我好难受。

我毅然决然地拒绝再享受护士姐姐的拨弄,让滕南去跟她说还是我们自己来吧。我俩还纳闷儿肚子上开刀备皮有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9 10:27)
标签:

杂谈

今天凌晨身心双方面经历了一次严重低落。首先身体表征的几点严重不舒服:感冒症状消失后,鼻腔和口腔连接部依然滞塞。不是鼻子不通,而是总感觉有粘液咽不下去,又咳不出来,也擤不出来。进而吞咽困难、呼吸困难,整个下咽部肿胀发硬。由后背肩胛骨辐射的整个上身、上肢、后脑勺、前胸的疼痛虽已为止疼药控制住,但长期疼痛导致整个上身过度疲劳、紧绷、僵硬,同样造成呼吸困难的感觉。止痛药对我的最大副作用--嗜睡,不是老困,或一睡不醒,而是典型的“眼困突疺症”--会瞬间犯困、睡着,少则三五分钟、多则半个一个小时醒来,如此不规则循环往复。发条微信我都睡了好几觉了。这让人很容易产生奄奄一息的感觉。这些身体状况造成的心理负担,是今天凌晨我在闪睡闪醒之间疲惫不堪、在拼命试图清理鼻咽部压力未果时,突然觉得害怕。害怕这将成为我的新常态;害怕即将不得不采取的治疗;害怕治疗之后的生活;害怕身体已经及还将不得不承受的不适;害怕不得不改变的生活方式;害怕死,尤其是有痛苦的死。最害怕的是自己生理和心理上产生的这些变化。诶呀实在是困得不行了管他去死啦睡一觉先下午去看了结果再说别这儿自个儿给自个儿打预防针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1 03:36)
标签:

杂谈

南征北战:小时候学国军和共军都参照它来的,其导演的女儿跟我是几十年的朋友;

春苗:就如我在冰书挑战加强版里说的,我老觉得我应该是经历过文革的那代人;

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江春水向东流:有了网络语言才知道这种电影叫“虐心”;

小街:看它的时候我正好情窦初开,到现在都会无缘无故哼出主题曲的旋律;

岸:也有翻译成“彼岸”的,是第一部我看的所谓“牛逼”的电影;

美国往事:看了香港的黑帮片你会觉得黑社会都是一帮好人,看了美国黑帮片你才知道黑社会的确是一帮坏人,所以你才想加入黑社会;

广场:不是为了实验而实验的“有诚意的”有想法的,操,别那么罗嗦了,我看过的最好的中国的纪录片;

死亡诗社:虽然我的青春截然不同,但却共鸣到差点和南征北战导演他女儿攒一中国版;

英雄本色:在美国跟我“大哥”和他女友一起看的,看完回家路上我们俩都一路无语,他女朋友说他无语很正常,我无语就很奇怪。操!

大话西游:这是部影响我三观的片子;

后来又想加一部《绝唱》:我到现在还对我们班那个长得像山口百惠的女同学纠缠不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1 03:02)
标签:

杂谈

《丰子恺散文选集》教我视人与言说的态度;

《诗林广记》初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问我:这是宋朝人写的书,你看得懂?我看看他,点点头。这书我到现在也没看全过;

《宋词选》泡妞全靠它;

《生活在别处》看完才知道用“生活在别处”来形容我的生活;

《沈从文选集》翻译沈从文是我这辈子唯一有过的理想;

《庐山会议实录》学会在已公开发表的资料中掌握不公开的历史;

《王朔文集》有一段时间说话都像他;

《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遐想》这辈子唯一看完整的一部“哲学书”;

《新时期争鸣作品丛书》我总觉得自己是当过知青的那一代人;

《书剑恩仇录》一辈子不懂爱情跟它有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4 14:21)
标签:

杂谈

类似这种事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忍这个装修工头也很久了,又笨又懒又滑,还不听劝,嘴里没实话,瞪着眼睛说瞎话。厕所门关不上,本想自己修算了,本不想再看见他,又想最后再找他来一次,本该他负责。原因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托人内部买的澡缸,不管安装,只好请他安装,安完后澡缸边缘外的台面比澡缸边缘低,洗澡时水自然就会顺着流到地面。好吧,不怪他,人家本来不是专业砌澡缸的;水流点出来也问题不大,洗完澡擦擦地就好了。可是门框和地面之间的缝隙又未做任何处理,没勾缝也没打玻璃胶。这样洗澡流出来的水就流进了这缝隙,把门框泡胀了,门就关不上了。这些用肉眼都看得出来的。要修也不复杂:把门卸下来,把门框胀起的部分刨掉,嗯,现在的工人好象也都不会用刨子了,用打磨机也行,然后刷上漆,把门装回去,把缝隙用玻璃胶封好,完事大吉。工具我家里都有。澡缸边上流水的问题我早就想好自己怎么弄了,根本没指望他。无非像你抹有地漏的地面一样,地面要比地漏高,向地漏稍微倾斜一点就好了。我以为这是常识,他却说澡缸边上漏水是肯定的,要不当初劝你卫生间做个门槛呢!肏。我原来的澡缸怎么水就流不出来?!谁知这厮来了就拿打磨机磨门。我给他指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7 07:15)
标签:

杂谈

古代父母对孩子“七不责”

 

1、对众不责:在大庭广众之下,要在众人面前给孩子以尊严;2、愧悔不责;3、暮夜不责:晚上睡觉前不要责备孩子,此时责备他,孩子要么夜不成寐,要么噩梦连连;4、饮食不责;5、欢庆不责:孩子特别高兴的时候不要责备他;6、悲忧不责:孩子哭的时候不要责备他;7、疾病不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8 08:48)

羊腰子的传说歌词:

羊腰子好,羊腰子妙,羊腰子的功效你知道不知道;

羊腰子美,羊腰子跳,羊腰子吃了你意想不到;

羊腰子香,羊腰子强,羊腰子修复你受过的伤;

羊腰子爽,羊腰子狂,羊腰子撕裂你整个晚上;

羊腰子补一补,男人的辛苦;

羊腰子补一补,女人更幸福;

羊腰子补一补,才有怎功夫;

羊腰子补一补,家庭更和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4 04:26)
标签:

杂谈

       我不相信偶然。偶然是无数必然的排列组合。我相信巧合。巧合是不相干的必然碰到一起。我不知道缘分是偶然还是巧合,所以我也不相信缘分。

       不过刚被勒令从拉萨返京,就在北京的一个聚会中碰到一帮迪庆州的藏族朋友。

       喜欢玩儿加上工作便利,跑的地方比一般人多。中国的省级行政区,包括港澳台;甘川青颠藏区,都到过了,独独没有进过西藏。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故意的成分。工作上来说,服务外媒,经常收到进藏的想法,却少有能被批准的。玩儿,我早被玩儿过西藏的人恶心死了。

       今年暑期的出游计划本来早就商量好了,去吉林临江二道沟和银川。二道沟是我老婆的姥家,我没去过;银川有朋友,滕南没去过,两全其美。突然滕南要上班,说最后一个长假了,去个要用大块时间玩儿的地儿,新疆,贵州,四川,西藏?西藏。我陪你去一个咱俩都没去过的地儿。

       决定下来兴奋之余,我心里一直有点惴惴的。我一向对众口一词神往的地方抱有怀疑。不光是我这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