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672
  • 关注人气:6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田勇(白玛次仁)

主编《西藏诗歌》。著有长篇小说:《珠穆朗玛》《雪山》《度母》《西藏新娘》《红雪莲》《卓玛的婚礼》《拉萨浮生》《哈达》,诗歌集《田勇诗选》《藏地悲歌》,哲思集《小树菩提》。创建拉萨诗院、白度母画坊, 田勇e-mail:tianyongxue@aliyun.com建行拉萨城西支行6227004056610923964工行西藏自治区分行6222020158000203865户名田永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1

 

十几年的拉萨生活,乍回京城,我不会买地铁票,不会骑摩拜单车。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也花了不少冤枉钱。

有什么办法呢?由于电子商务和新媒体的高速发达。在内地我活成了自己的影子。坐在家里,可以购买所有东西,可以跟世界任何角落里的朋友聊天。开个会要用ZOOM,看个视频要用微师。一部电脑、一个手机,再加辆车子,就是你的整个世界。以至我总是直觉我活在自己的影子中。甚至有时候认为影子才是真实的。像加缪的《局外人》:

“我感觉天门洞口,烈火如雨,倾泻而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6-29 08:53)


1

 

当年,一位心理医生读了我的部分博客后,留言道:“田先生,我直觉您有严重的抑郁症。请尽快联系我。”明白我此后怎么做的吧?把这个当成笑话,同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说了多年。

 

等我发觉自己的荒唐时,再次联系新浪博客里的留言时。他已关闭。

 

庆幸地是,当年我选择的是西藏。在那个人人生俱信仰的圣地,你不被感染,不沉淀不安静都不行。

于是,在同亲人的对话中,我说我学会了爱和关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这些年,我经历并解助了太多想要自杀的人。像一朵朵幽暗之花。她们带血的绽放,是那样的苍白和蛰魂!

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是那一年的凌晨接到墨竹工卡刚见过一次面的曲珍的。

“老师,您听到声音了吗?”曲珍的嗓音像失魂。

是水滴的声响。我判断。不,是血滴——

一下子回过神来的我,立马从床上坐直。平静地问:我听见了,你此刻在哪里?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来云南旅游,在候机的日本小朋友。)

1

 

成都的宗归妹妹发来微信道:“抱歉呢!田哥。你赠我的小说至今还没读完。”

“你在读就已不错了。在内地,在江南我没见还有谁在读书。”我回应道。

前日,台湾籍的散文家小英来看我。问了身边晚辈分的亲人,有没有读过《红楼梦》。回说没有。我说这个之于我并不见奇怪。月前在京城的某著名艺术机构。我问身边的艺术家们有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1

 

看到弗洛伊德的这句:“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事情是爱情和工作”时,我赶紧把它打印出来,当作座右铭贴到办公和休息的地方。

老人家多睿智啊!稳稳妥妥过了一辈子。如果再能像杨振宁老师那样娶个帆妹。那么他老人家的话就太靠谱了。反过来看看我自己。真真应了题目那句。

说起来挺潇洒的。稍稍仔细想想,每一步都是斑斑血泪啊!

 

2

 

外面的世界不是真精彩。是太精彩了。所以我去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这些年,接了太多太多微信、短信、电话发给我的情感乃至生命救助。说每周两次,并不夸张。记得在半年前,我几乎被这些救助给困扰了。(估计大家是琢磨着,能创作出一百万字文学作品,没学过美术能成为画家的人一定什么都会、都能。)

一方面是在夜半弄得你不能休息,继而是带些痛心和恐慌。问题是,你又不能把你的恐慌表现出来。以免刺激到正割腕颓坐在洗手间的她;刺激到正坐在19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6-21 14:09)


1

 

梅雨,湿漉漉,杨梅酒。

我懂得我在说些什么。可不,这几日,自个煮的饭,竟能烫伤嘴巴。由于在高原生活太久,已经习惯了并不太烫开水。80°左右就开了。乍回江南,让我如何适应?

 

2

 

前天,将被褥都洗了一下。

展开雪白的带有香味的床单,我都不好意思钻进去。坐到画布前,作品透出的,是淡淡的素雅。境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6-17 16:16)


1

 

巴次示意在画创意作品《布达拉宫是条船》的我,贴近他的耳朵。

“你知道吗?布达拉宫下面的湖?”

望着我惊讶的表情,巴次继续他的神秘。

“太美了。整个拉萨城,没几个人知道,见过的。”

“那么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6-16 16:44)

几年前,马鞍山的一位好友作家写了篇《花开的声音》,发表在《中国教育》报上。可今天,我们听见的——

 

 

两次去转西藏的冈仁波齐神山,两次都有人在我面前倒下。一位是我们藏族的旅游包车司机,一位是来自印度乌代普尔的朝圣客。由于我去过乌代普尔的缘故,那位死者的朋友边擦大把的眼泪边向我哭诉着。

有人说,能死在世界最著名的圣山上,是幸福的。可从那白须人的泪水中,我还是稍显恐慌。死字都是活人说的。真实的死亡,总悄然无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6-01 12:03)
由于刚发现我此前大部分随笔、散文在这里遗失。故决定最近不会发博文了。
再就是编辑功能总是出状况。所有今后只能以微信公众号的形式同喜爱我的读者朋友见面了。
谢谢您们一如既往的阅读和支持!
微信号:1361891076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