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anyu
hany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40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博文
(2016-04-16 08:04)
我的小外孙去年出生,小名叫然然。从此以后,有人管我叫外婆了。

我外婆在世时要我们叫她婆婆。她说外字不亲,显得生分。如果我们偶而叫她外婆,她会假装生气,沉下脸说,外外外,外你两定子!四川人说拳头是定子。

外婆走进另一个世界巳多年了,再也见不着她了。做梦时见过她许多次,想她。记得她家里的床总是挂着蚊帐,地是土质黑灰色的,凹凸不平,像铺了一层煤球。那时候烧蜂窝煤,每次去看她时,她都叫我用巴蕉扇给炉子搧火,常常搧得我的小手发酸。我喜欢吃她做的豆腐乳,豆豉,榨菜,汤圆。她住在石桥铺那条老街上,老街的青石板路和赶场天的热闹我至今记忆犹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1 02:50)
标签:

随笔

还记得我家周大姐吗?那个长了一张吴莫愁大嘴的保姆?转眼间,她照顧我老妈已近4年了。

今年回国前,我发愁给她买什么礼物好。去年回国花了几十美元给她买了一块白色时髦表。我走了后她拿去菜市场让钟表修理工估价,回来告诉我妈说,那表最多值60元人民币。我妈气得无语给我告状,我无奈苦笑。可能那不是她喜欢的。

这次索性买了一包Lindt巧克力送给她。比手表便宜。那是我最喜欢吃的巧克力,每年我都给老妈买。周大姐接到后非常高兴。赶紧收放起来,说要留着给远在外省的孙儿吃。她当然在我妈那里吃过这种巧克力,这次没拿到菜市场去估价。吃到嘴里的东西,是不需要谁估价的。

我知道她是不会留给方老头吃的。方老头是她前夫死了多年后嫁的男人,附近乡村农民。周大姐说,这个方老头从前在外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1 02:47)


老妈今年已是第三次入院。电话里我对她说,母亲节快乐!能听见吗?她说,听不清楚。我大声地说,妈妈,今天是母亲节,母亲节快乐!她说,哦,我的烧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2 00:20)
标签:

杂谈

几年前回国在书店里闲逛,惊讶地看见标准视力表,那种有11行E型符号,但缺口可以朝上朝下朝左朝右,用来查视力的图。从前视力表只属于医院,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的。于是我马上掏钱买了一张,压在箱底帶回家,又仔细收藏了起来。心里想,恐怕哪一天还派得上用场。

我爷爷近视,传给了我爸,又不幸传给了我。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老师把我们排列成队依次查视力,我发现自己竟然看不清视力表下面几行符号的缺口方向,心里很是难过。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近视。觉得自己似乎是个另类。

那些年,学校经常组织视力检查。为了不成另类,我开始试着站队的时候靠近视力表,暗暗背熟最下几行的缺口方向。靠着不错的记忆力,检查结果都达到了1.5。

到了后来,视力越来越差,配了眼镜又不愿带,只好承认弱视,移坐到教室前几排。

下乡几年,吃尽了苦头。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入学时体检担心近视被送回农村,又重操旧技,开始背起视力表来。记得体检时见过有人捏耳朵摸头摸鼻子给近视朋友暗示的,结果被发现挨骂。那年头,近视者莫明其妙地受歧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像我一样背视力表。

那一晃,几十年过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4 03:31)
标签:

杂谈

重庆人家的父母责怪小孩时常常说,你这个挨刀的呀!若气急,会狠狠地说,你这个砍脑壳的呀!仔细想起来,这种语言极其残酷,小孩子会犯什么大不了的错儿,须遭挨刀砍头之灾?这种可怕的咒语不知道在生命的幼年时期吓掉多少稚气和勇气。

父辈们还相信黄荊棍下出好人,所以我的兄弟们谁也没能逃脱棍棒的追赶。虽然从未听他们成年后有过抱怨,但那种惊吓、疼痛、及屈辱的记忆一定深深地埋在心底。我幸免,因为是女孩。记得儿时唯有一次见父亲发怒高高举起巴掌,不等巴掌落下来,我已吓出尿来。从那以后,父亲再没对我说过半句重言。

上帝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虽然此生幸免棍棒之苦,但却饱尝了挨刀之灾。这个刀,是外科医生的手术刀,让我几次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却又起死回生。所受过的皮肉腑脏之苦,每每令人痛不欲生。每次手术都以为是最后一次,而那最后一次总是接着又一个最后一次。

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次挨刀,都有不同的感受。最近的一次挨刀,已是年近花甲。这应该是75岁前的最后一次。也是此生最后一次。不能再有下一次。

如同以往,手术中我最恐惧的还是麻醉师。起源于做医学生的时候,曾去精神病院实习,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9 02:37)
标签:

随笔

亲情

杂谈

有位老朋友的父母和我母亲住一个小区。我和朋友有个默契,若不同时回家,便互相探望老父母,以慰相思之苦。

下午从朋友父母家出来,想顺便逛一逛那家叫作"老粗布手工衣裳"的小店。

路过小区的花园中心时,忽然听见周大姐的谈笑声。走近一看,那里聚集了4~5辆轮椅车,每辆轮椅上都坐着位面无表情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无语地面对着,呆坐着。他们的保姆齐排地坐在花园的木凳上,在高声地谈笑着,充满了活力。

老母亲也在那里,坐在轮椅上。她的头低着,不语,双眼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那双手震颤着,试图将手指交叉在一起,可还是不停地颤动着。

我走上前,把住母亲的轮椅,默默地推着她离开那里,在小区里走着,双腿变得异常沉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2 23:29)
标签:

文化

随笔

杂谈

这次回家居然连续数日晴朗,每天兰兰的天上白云飘!

保姆周大姐冼了好多衣裳,正在窗口晾衣服。忽然,她向我转过头来,一脸悲哀地压低声音问,你说她得的是啷咯个病哪? 她把手悄悄指向隔壁邻居的窗台。

她那声调让我的心不由得往下沉,啊,邻居有人患了不治之症?

我顺着她的手指赶紧望出窗口,顿时张口结舌!眼前出现的是一副完全出乎意料的奇妙的美景!隔壁那50多岁的女主人正裸着全身坐在窗台上,背朝外,悠然自得地在享受难得的阳光。她的身体无所顾忌地,优美地展示着,沐浴在众多邻居的目光里。

我转头再看周大姐,她仍然是一脸无辜的样子,我忍不住倒在沙发上大笑!笑得滾来滚去直到掉出眼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9 10:11)
标签:

文化

杂文

杂谈

达斯汀是个德裔小伙子,中等个头,瘦削的脸,歪斜的嘴角上总是挂着一丝嘲讽。他的眼神似鹰一般,机警而狡猾,总让我想起电影里的纳粹。虽近30,他还是单身一人,与父母同住。因为没有固定职业,周围邻居常常雇他干点零活,诸如上房顶清理树叶,割草,扫雪,油漆什么的。估计他在父母家免费吃住,打短工不过是挣点零花钱而已。

达斯汀的父亲是我们的居委会主席。是位可亲可敬的老人,退休前是某公司总管,现在志愿地为小区的大事小事操着心,对我们家也是关怀备至。通过他,我们认识了达斯汀。尽管我不太喜欢他,看在他父亲的面上,我们常雇他帮我们做点杂亊。他的要价不高,活儿干得还不错。我们常常放心地把房门钥匙交给他。

今年初我们和他说好夏天请他油漆房子。他满口答应。可几个月前给他打电话想说说油漆的事儿,电话竟然打不通了。找到他父亲,父亲简短地说,此人已搬出。话音很奇怪,也不说去了哪里。问周围邻居,大家躲闪着避开话题。我们猜想,大概达斯汀受不了父母唠叨搬出去寻自由了。因此只好另找漆匠。

后来消息传出,达斯汀父亲因心脏病住院了,要做手术。老人德高望重,社区小报号召大家給他寄安慰卡。唉,年纪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文化

Day 7: 蓝湖(blue lagoon)


最后一天安排很简单:开5个小时的车回到冰岛首都R城,把行李放进机场附近的小木屋旅店,然后去附近闻名的篮湖泡几个小时温泉。

老天对我们真是厚爱,最后这一天又是下雨,又是刮风。但我们大多时间呆在车里,无妨。

前几天是女婿开的車,开得很稳。路上车辆一直很少,经常是前后不见车影。不过有时候他也稳稳地超车,嫌人家太慢。我们随车租了个GPS,以前我担心听不懂报的路名,结果GPS只报左转右转,还显示限速和实际速度,非常实用。这最后一天,老公挺身而出,说让他一路开回去!女婿乐得让位。

那天路上车辆仍然稀少,冰岛的路窄却直,虽然下着雨,但路上无冰无积雪。老公放心大胆地向前开着,速度已超过了限速。可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文化

Day 6: 冰川冰湖(jokulsarlon, skaftafell, svartifoss)



几天过去了,总觉得还少了点什么。这冰島好象少了一点冰吧?为什么叫冰岛呢?女儿说,妈妈別急,好戏在后头呢。

早上起来收好行李,晚上换旅店了。这天的安排是往北走,开约2小时车去参观skaftafell国家公园。天气开始转阴了,但还好没下雨。Skaftafell公园位于冰島东南部,是冰島第二大的国家公园及自然保护区。公囩里集有岛上最美丽状观的冰川、火山、峽谷、森林、瀑布。

开往公园的途中,两边是被冰河雪水沖积出來的黑色平原。若不小心滑下路边,陷在那里很难再回到路上,除非是冰川越野车。记不住开了多久,啊,眼前出现了让人震撼的巨大的Vatnajökull冰川或冰原,它像一条白色巨龙,气势磅礴的从半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