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阳光甘南
阳光甘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159
  • 关注人气:5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己
身被囚居,
心已逃离。


文字
拐杖。翅膀。
止痛药。创可贴。
爱情一样的毒,酒精一样的恍惚。




喜欢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
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村上春树


果果

《山东文学》:怀念临洮而居的君子

《思维与智慧》:石头会给小草让路

《初塞》:掌心里的甘南

《中源煤炭》:一个人的高原

《散文诗》:转身,就是故乡甘南

《华文月刊》:素色风景

《青海湖》:一朵云住进水里

《岁月》:乡间手记

《乌江》:在乡愁中酩酊大醉

《文学港》:在梁祝主题公园

《散文》:小城黑措

《校园文学》:披彩虹的少年

《西藏文学》:藏獒贝贝

《奔流》:空心人


沉淀


第一本散文集《因为风的缘故》出版了,这是岁月的沉淀,也是时光予我的馈赠。书里面收录了再也回不去的童年,和无法复制的过往。有伪乡愁,有小心情,也有尘世间的小喜悦……我在甘南,你在哪里?
喜欢的,可在这里留言或者纸条。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8-15 10:48)
标签:

原创

记录

分类: 心情文字
                         

       草木•蚊子

  客车从合作出发时,选择了二级路方向。车上人不多,不走高速是意料之中的事。

  况且那个蹲在墙角乘凉的司机看上去慵懒而颓废,也没有走高速的勤快样。

  我以为这会是一次极其无聊漫长的旅程:客车像公交一样停停走走,车上的人上下来去自由。我压制住心底不名缘由的愁绪,提醒自己说:开心一点,这是在回家的路上,更何况还有一周的假期可享受……

  2.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24 22:13)

黄昏时分上山

1.

已亥年过半,七月又近尾声。你的生活无涟渏、无蝉鸣,亦无突然而至的喜悦。

只有灰色的雾,夜里堆白昼堆,在心头越来越厚。

雾气浓重时,每次都会呛出一些眼泪。擦的时候,会成汹涌的河流。

 

2.

甘南的花开了。最远的是西梅朵塘,距你200余公里。那里的花海,是你蠢蠢欲动的很久,却一直没有去看过的地方。

最近的,是南郊的当周草原,艾花、龙胆,以及紫得发红的打碗花。但你一直没能抽出空闲去看。它们从春天开始,就深深浅浅地开在别人的朋友圈里。

很多时候,你觉得束缚也会是一种自我掠夺。

 

3.

雾越来越重。被雾堵得厉害时,你喜欢上了一句话:空无一人、饱含深情。

夏日的雨水,依旧会凉薄如雪。你须得依靠一些记忆里的小温暖,才能熬过一些艰难或者绝望。比如,某一刻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比如,别人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关心。

这些细碎的、似是而非到恍惚的暖意,维持着你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31 16:18)

笔会花絮

说是花絮,真的就只是几缕絮。

  时隔一周,再想起在小镇的那两天匆忙,竟有些愣怔。似乎中间有大段的空白存在。

  回“家”的感觉总是令人愉悦。美仁草原上的草还没有完全绿开,但已有零星瘦弱的紫色小花儿在风中亭亭。

  观景台海拔超过三千,心里反应似的头疼。风大,吹得人站立不稳的感觉。有过路的游客骑在雕塑上忸怩作态,真想过去一脚踹下“马”来。又想到风大,只好忍住。

  抵达小镇时,天气好到没有合适的词可去形容。仍然住三四年前住过的那家农家乐,饭桌都藏在树丛中,很喜欢。

  次日晨起,跑去看“家”。大门紧闭,想必是现在的主人还未起床或不在家,贴着门缝儿瞅了一眼,发现原来花园的位置变成了一幢房子。花园里原来有一棵父亲栽的梨树,算时间,应该刚过花期。还有母亲翻成一垄一垄的菜地,还有各种花儿。一座没有花园的院子,已经失去了一半的意义。

  正当我在门口怅然时,原来的邻居过来打招呼:你们房子不是卖掉了吗? 她大约吃惊我怎会一大早出现在这里。

  我赶紧笑笑:嗯。我顺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19 21:15)
标签:

记录

原创

分类: 心情文字

 


煮酒等春风

上周一乘公交去看中医。诊所在南郊,算不得太远,若有闲,我是一定要走着去的。

大夫是藏族,60多岁,眉眼之间透着医生惯有的慈祥。手搭到我腕间的同时问:什么毛病?

我说:头晕,恶心……

睡眠好吗?

偶尔失眠,应该正常吧?

他盯着我的眼睛笑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6 20:40)
标签:

记录

心情


 寄愁何处好?

  1.

  二月过得艰难而漫长。让刚刚过去的春节,有着隔年般的恍惚。

  雪一场接一场地落着,任性而执著。一直落到了惊蛰。

  竟不再忧心于这个节气的阴晴了。欣慰,发现自己在慢慢长大。人长大的过程,其实也很漫长,甚至会穷尽一生。用同样世俗的枷锁去约束所有的人,真的太过苛刻——

  有些人,即使到了耄耋之年,心里也会住着一个孩子:温暖、天真、清澈……

  2.

  落在街头的雪,很快就化了。潮湿的路面,暗淡的斑马线,以及逼仄的冷,很有深秋的感觉。一个人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看那些没有表情的车辆和行人,看阴沉的天气里那些孤单的影子,看紧紧依偎着的情侣……天天如此。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31 12:30)
标签:

记录

心情

分类: 心情文字

  只有风知道

  年关真的进入倒计时。

  旧历年不完,就还可以安慰自己说,2018还在。可是,2018仅剩5天。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对着窗外的天空发了很久的呆。一对鸽子在对面的楼顶上玩耍,叽叽咕咕很无忧的样子。不知道另外的鸽群去了哪里,不知道即将来临的春天对它们意味着什么。

  落了两场雪,都不算太厚。甘南下雪,太司空见惯了,所以每次下完雪,想拎了相机去拍照的冲动超过5秒之后就冷却了——森林公园当周草原九层楼……5秒,足够我盘点完羚城那些屈指能数的可拍之景。

  翻朋友圈,似乎到处都在下雪。网络让世界变得很小,也剥夺了未知事物的神秘感。同时,让人变得一天比一天麻木和迟钝。

  而迟钝如我,每当年关逼近至眼前时,才如梦初醒地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而每每都会惊自己一身冷汗:到底虚度了多少光阴?允许生命就被这样一日日耗尽?一百遍反问自己一万遍鄙视自己后,恨不得立时生了翅膀飞出去,方向和未来?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啊……

  前两日,多年未见的女友发来她的动感相册。让我诧异的不是她的变瘦变美,而是她有了之前我以为毫无可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记录

分类: 眉间阳光

  尘世间的温暖

  ——王朝霞散文集阅读印象

  李 城


图片盗自李城先生博客,图为他独自游历西藏时留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08 11:53)
标签:

哼给自己的歌

分类: 眉间阳光

人邻




  认识朝霞好些年了。知道她一直在写散文。她那些散文也没有特意叫我看过。只是偶尔闲了,我去她的博客里随意看看,知道她写了新的散文,知道她因为什么又去了哪里。

  朝霞的散文,不是刻意去写,只是有感而发,有缘而发,没有机巧,实实在在去写,用心用情在写,写她小时候的生活,亲人,乡间的人,孩童的游戏,外出所见所感。

  按照时下的散文,所谓力度、深度,散文的结构,朝霞都不甚去管,只是安然写自己的。朝霞怕我酷暑劳神,编辑好的这本散文集只发来三万多字。这三万字我细细看了。朝霞写了很多看似寻常的人和事,但都能发掘出触动人的“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1-03 16:56)
标签:

记录

哼给自己的歌

分类: 小的人间

  我的2018

  没错。此刻我的窗外灿烂的,已经是2019年的阳光了。但我突然就想写写刚刚过去的2018。

  2019是一个多么新鲜而陌生的词啊!我从心里抗拒着这个数字,从它光临的那一起开始。但是,这两天我却一直在写“2019年元月”这几个字,把它当成赠书时的落款。写这个数字的时候,心里竟没有一点关于新年的喜悦感。

  这一年,有什么可回忆的呢?甚至觉得,2018这几个数字也是陌生的。




  机缘巧合,促成了散文集《因为风的缘故》的出版。这应该是2018对于我最大的馈赠。有几个人都说书名起的好,我却不知道好在哪里,就是临时用了书中某篇文字的标题而已。但能得大家誉美,我便有了几分心安。文中收入的,是近几年来我自己比较喜欢的一部分。原本有12万字,后来被出版社砍掉一些,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12-12 11:22)
标签:

原创

记录

分类: 心情文字

遍地烟火


菜市场真是个奇怪的地方。有时候,也像个小江湖。

昨天下班去买菜,碰到一个熟人(巴掌大的菜市场,碰见熟人的概率实在太高了。)第一次碰到时我装做没看见,我一向怯于跟人打招呼。谁知两分钟后,我们竟同时出现在同一家菜铺——他手里正举着两把葱而我手里拿着一根胡萝卜。然后,两个人都有点尴尬,于是抢着替对方付钱。最后,我没抢过人家,他替我付了二块钱一根的萝卜钱。告别后,我觉得脸有点发烫,倒不是因为占了两块钱的便宜,毕竟人家年龄那么大了……于是心里告诫自己,下次菜市场不管碰到谁,都不能装作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