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朔
常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911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收藏

拥抱兴隆

我在兴隆县支教的博客

陈立君

我师

毕芳芳

河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秘书长

李国良

河北省青年篆刻家

张济海

书法收藏家

张红春

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张彦斌

青年书法才俊

艾树池

河北省篆刻家

云在堂

石家庄铜墨盒收藏者

刘东亮

风水者

高山樵

兴隆县平安堡中学校长

张风亮

河北硬笔书法培训师

孟繁禧

北京欧楷大家

郎岗峰

秦皇岛书法家协会主席

空林子

文怀沙的学生

寇学臣

河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

宋凤洲

石家庄欧楷大家

郝小学

从前的同事

荆霄鹏

田英章入室弟子

胡伟

石家庄尚爱婚礼顾问

江冰

石家庄江冰婚礼文化工作室

绍明司仪

胡伟的学生

大连婚礼主持人洪磊

辽宁大连婚庆主持人

宋彩霞

《中华诗词》责编

郭庆华

诗书俱妙

张雷

诗人

章立凡

章乃器之子

杨易梅

才女

蒙妍

诗书画印全才

李唐

河北插画李唐

龟友之家

爱龟人

陈阳静

青年书法才俊

梅子

作家

尧山壁

河北省著名作家

中国国艺书画馆

田英章欧体楷书

李承鹏

特色文字

徐晋如

学者

赵新月

杂家

Kobe_Bryant科比

篮球小飞侠

食尚晴儿

食尚玩家晴儿

闫红闫红

忽如远行客

姜昀

痴心国学的贤弟

中华诗词学会

半是芳馨半是禅

中国书法家协会

泉清堪洗砚

张海迪

残者不费一生春

韩景峰

银钩铁画的博客

牧人

醉心蒙学的牧人兄

钱蕾

钱女王de写意人生

旧体诗红雪

 傅·红雪

爱窝窝

文友

赵荣新

从前的同事

微笑的鱼

湖南才女

傅国涌

思想者

余秋雨

学者

陈宝军

同事

和斌斌

从前的同事

子水

从前的同事

张华

同事

安军虎

从前的同事

马吉兆

思想者

万淑蕊

同事

马蕊琼

同事

韩珏

从前的同事

刘朝义

同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一颗素心对日月

 2009年7月10日,在河北省兴隆县支教期间,于燕山深处……
 
常朔,1978年6月8日出生于石家庄市妇产医院,祖籍保定市清苑县。热爱我国传统文化,现为河北出版集团《思维与智慧》编辑部主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石家庄市书法家协会会员、石家庄市青年杂文学会副秘书长。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9-10-19 13:23)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两个苦瓠子

                                 常朔

    贾母为凤姐张罗过生日,大家凑份子,凤姐偏要拉上赵姨娘和周姨娘,还说了一番漂亮话,“上下都全了。还有二位姨奶奶,他出不出,也问一声儿。尽到他们是理,不然,他们只当小看了他们了。”尤氏深知凤姐的秉性,悄骂凤姐道:“我把你这没足够的小蹄子!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

    在尤氏眼里,荣国府二老爷贾政的两个妾好比“两个苦瓠子”,无须多说,赵姨娘和周姨娘的苦况便宛然在目了。

    周姨娘是个影子人物,但从众人的只言片语中可知,她是个清楚自己的地位,话不多,安分守己的人,她没有为贾政生一男半女,作为一个女人没能生娃娃,用当时的眼光来看,也确实是个“苦瓠子”。

    周姨娘的似有若无,方显出了赵姨娘的上窜下跳。不过,赵姨娘也是一枚不折不扣的“苦瓠子”。赵姨娘行为不端,品德有亏,但外在环境对她的打压也不可小视。她对自己的女儿探春说“我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一个“熬”字,如影相随,想必也让这个中年妇人吃尽了苦头。平儿极有识见,在探春理家时,当众“刁奴”都将责任一股脑推向赵姨娘时,平儿上来就说这是“墙倒众人推”,这多少说出了一些不易被人觉察的真相——赵姨娘受够了挤兑,可恨亦可怜。

    在这里,并非为赵姨娘开脱,赵姨娘之祸多在自身。但是,外在的环境,有时是有不可抗力因素的,人的品行也不可能在真空中形成,赵姨娘种种言行,也必然有某种现实的逼迫,这种逼迫有时甚至是很强大的,没有能在这种逼迫中及时修正自己的品行,赵姨娘的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两个苦瓠子”,这五个字,赵姨娘和周姨娘都当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得几个千刁万恶的大姑子小姑子

常朔

    第四十二回在稻香村,黛玉和李纨的一段对话颇有趣。

    黛玉指着李纨道:“这是叫你带着我们作针线教道理呢,你反招了我们来大顽大笑的。”李纨笑道:“你们听他这刁话。他领着头闹,引着人笑了,倒赖我的不是。真真恨的我只保佑明儿你得一个利害婆婆,再得几个千刁万恶的大姑子小姑子,试试你那会子还这么刁不刁了。”

    李纨的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其实是极尖刻刺心的。“再得几个千刁万恶的大姑子小姑子”“明儿你得一个利害婆婆”,这般狠话,火药味够浓,远远超出了玩笑的范畴。

    李纨青春守寡,婆媳妯娌间的挤兑自然少不了,压抑蓄积,必然怨气于心,一有个出口,便会发泄。“再得几个千刁万恶的大姑子小姑子”,李纨说着话时,她的三个小姑子,迎春探春惜春都在场,这些未婚少女,未必能听出这话的弦外之音。

    还有一层,以李纨的聪慧老道,她必然看出了宝玉和黛玉的心事,也多少能猜度贾母有玉成二玉之意,若二玉得成眷属,她便与黛玉成了妯娌,王夫人便成为二人共同的婆婆,“明儿你得一个利害婆婆”,李纨说这话不可能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内在的酝酿可能已经很久了。话里的含沙射影、指桑骂槐,并非读红者过度构思。

    透过表层,会发现李纨和王夫人、凤姐、宝玉之间的关系极微妙,矛盾也是时隐时现。李纨与凤姐见面多次互掐互怼;李纨明知贾环视宝玉为死敌,却偏让贾兰和贾环在一起,与亲叔叔宝玉疏远,这明显是对贾母、王夫人偏爱宝玉,忽视贾兰的不满,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这其中的诸般纠结,都隐藏在字里行间中。

    “再得几个千刁万恶的大姑子小姑子”,李纨借黛玉点了一串人,这也让读红者看到了另一面的李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要了两张纸就解衣

常朔

   刘姥姥在大观园的饮宴中,酒肉放开吃,大快朵颐之后,觉得“腹内一阵乱响,忙的拉着一个小丫头,要了两张纸就解衣。”众人又是笑,又忙阻止喝道:“这里使不得!”

   来自乡野的刘姥姥闹肚子,憋不住急欲大解,“要了两张纸就解衣”,也不管在什么地方了。在她老人家看来,“省亲别墅”的牌坊底下屙屎,没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不遮丑、不避羞,如同在自家田园中一样随意,一派天真可爱。

    曹雪芹深晓各阶层人的生活状态,对于乡野的农人,他未必有深入的接触,但他却悟性惊人,有看一知十的颖慧。“要了两张纸就解衣”,这种不讲究、不遮掩,一任自然的样子,正是挣扎在底层艰困农人的原生态,没有一丝雕凿的痕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杯银杯倒都也见过

常朔

    第四十一回,凤姐要给刘姥姥换木头的杯子吃酒,刘姥姥听了心下敁敠道:“我方才不过是趣话取笑儿,谁知他果真竟有。我时常在村庄乡绅大家也赴过席,金杯银杯倒都也见过,从来没有见有木头杯之说。哦,是了,想必是小孩子们使的木碗儿,不过诓我多喝两碗。别管他,横竖这酒蜜水儿似的,多喝点子也无妨。”

    刘姥姥的“心下敁敠”,是她自己的心理活动,无须向外人说,这就避免对自己身世经历人为的渲染,不会添油加醋,修枝剪叶,是最真实,原汁原味的刘姥姥。有了这样的身世经历,刘姥姥这样一个村妪何以能在大观园的饮宴游逛时不怯场,应付自如,就不言自明了。原来,刘姥姥惯于出头露面,“金杯银杯倒都也见过”,是村庄乡绅大家宴席上的常客。虽然“乡绅大家”无法与“钟鸣鼎食”的贾府相比,但刘姥姥毕竟是上惯了场面的老成机敏的长者,见了更大的场面,只要略一镇静,稍一熟悉,便又能如鱼得水。

    环顾每个人的前后左右,每个人的行事都会有轨迹可查,就不会显得突兀。前面说刘姥姥的似拙实巧,后面就会有交待,“金杯银杯倒都也见过”,老人家本是是乡下的智慧老者,见多识广,惯看秋月春风,世路上的经历不可谓不多。有因有果,倒装一下就是,有果有因,都有出处。原来如此!不得不叹服雪芹的安排之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妒富愧贫

常朔

第五十三回,元宵家宴,贾母派人去请族中男女,族中人虽多,来的却不多。女客来者只有贾菌之母娄氏带了贾菌来了,男子只有在凤姐麾下办事的贾芹、贾芸、贾菖、贾菱四人来了。因何来者寥寥?原因如下:或有年迈懒于热闹的;或有家内没有人不便来的;或有疾病淹缠,欲来竟不能来的;或有一等妒富愧贫不来的;甚至于有一等憎畏凤姐之为人而赌气不来的;或有羞口羞脚,不惯见人的,不敢来的。

有了这六点原因,就为众族人找了不来的最合适的理由。百年煌煌大族,族中之人自然不会少。除宁、荣嫡系外,旁系分支只来了区区几人。而这来的几个人也是在荣府办事,能得些实利的既得利益者,没得到油水滋润、雨露沾溉的族人,大多是酸葡萄心理,躲得远远的。

不来者自然会有各种理由,但“妒富愧贫”才是最点中要穴的理由。“妒富愧贫”四字可以说是逼视人性幽暗角落的诛心之言,异常惨烈辛辣,古今众生芸芸,鲜能从此四字中逃脱。妒富者必然愧贫,一妒一愧,自然会生无限酸意,酸意一多必有苦意,酸苦相间,必生恨意,由酸到苦再至恨,一层层递进,最是折磨人心、扭曲人性。

读红者,往往不自觉地对号入座,这源于小说中深刻的人性与具体的现实中人的人性相契。读红者从小说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们其实都是那个妒富愧贫者,只不过程度不一罢了。

比如现在的春节,亲人朋友聚会时,我们都有势利之眼、体面之心,那种妒意愧意的交织,缠绕着我们,这难道不是就生在我们身上最真实、最具体的妒富愧贫吗?若是我们回到小说,受到贾母的邀请,我们是不是那“一等妒富愧贫不来的”人?

妒富愧贫全在此心,但为人最难处全在收拾此心,面对富贫无分别心,想来也是莫大的修身功夫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晨起清吟
己亥正月初一,晨光透南窗,独对姬秋丽……
常朔
昨日风微已立春,低徊揖别又迎新。
吟哦不止君休笑,我是看花痴性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家去了

常朔

第四十回,鸳鸯欲行酒令,“谢了坐”,依例“也吃了一杯酒”,笑道:“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惟我是主。违了我的话,是要受罚的。”王夫人等笑道:“一定如此,快些说来。”鸳鸯未开口,刘姥姥便下了席,摆手道:“别这样捉弄人,我家去了。”

刘姥姥来自乡野,“却生来有些见识”,上了年纪,“世情上经历过的”,用文话可以说是人情练达,用俗语说可为“老江湖”。凤姐和鸳鸯的举动刘姥姥早就心知肚明,对于二人的“捉弄”,老人家心内淡定,却不故作淡定。“我家去了”,作出慌张状,故意怯场露拙,先吊人胃口,好引众人发笑,与鸳鸯一同表演,不显痕迹,真是兵来将挡,见招拆招,这正是处世高手所为。

“我家去了”,是北方民间常用的口头语。特别是市井闾巷之人相互玩笑时,一句“我家去了”,更有一种诙谐的可爱。民间的幽默都是大白话,然而这种大白话所蕴藏的智慧,似乎并不比“之乎者也子曰诗云”简单。

曹雪芹之所以超出群伦,很重要的一点是,他熟知各种阶层的话语体系,每个人说出的话都与他的身份相契合,每人都有自家语。如果把话语比作衣裳,那曹雪芹给每个人所做的话语衣裳,都是量体定做的,这衣裳穿在每个人身上是那么合身,绝妙裁缝非曹雪芹莫属。

“我家去了”,想想刘姥姥说这句话的稚拙憨态,就让人不止一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箱大柜大桌大床

常朔

   贾母为了让刘姥姥“见识见识”,先带这位“积古的老人家”去潇湘馆。贾母兴致高,与众人说“软烟罗”之妙。临走时,贾母笑道:“这屋里窄,再往别处逛去。”刘姥姥念佛道:“人人都说大家子住大房。昨儿见了老太太正房,配上大箱大柜大桌大床,果然威武。那柜子比我们那一间房子还大还高,怪道后院子里有个梯子。我想并不上房晒东西,要梯子作什么?后来我想起来,定是为开顶柜收放东西,离了那梯子,怎么得上去呢?如今又见了这小屋子,更比大的越发齐整了。满屋里的东西都只好看,都不知叫什么,我越看越舍不得离这里了。”

    贾母“正房”什么样,通过刘姥姥的描述得以呈现。刘姥姥虽是不识几个字的村妪,却熟悉民间下里巴人语系。“大箱大柜大桌大床”,箱、柜、桌、床这具体可感的四个字,每个字前都是一个“大”字,四个“大”叠加,使平常家俱变得不平常,如此的大箱、大柜、大桌、大床、怎能不“威武”?

    刘姥姥虽出身低微,但却深晓世故人情,且知恩图报、本性善良。她虽然与贾母的身份地位有霄壤之别,但与贾母一样都是阅尽沧桑的厚重老人。因此,让刘姥姥来描述贾母的“正房”陈设是最合适的。

    “大箱大柜大桌大床”,真见大气!贾母在荣宁两府辈分“大”,见识“大”,行事“大”,可以说是一派阔大气象。再看看刘姥姥,辈分、见识、行事也够大,她虽然只是一村妪,但众人与她接触后,都对她刮目相看。

    这样看来,“大箱大柜大桌大床”其实是一种不易被人觉察的暗中所指:贾母当得“大”,刘姥姥亦当之无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卜算子.半壁山春游

常朔

               散发对清波,掩映云飘袅。软懒枝头卧夜莺,梦里相思少?

                二月柳长廊,微雨香泥沼。何处青青是草芳,曲径春虫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真个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

常朔

    第三十七回,十二首咏菊花诗,从《忆菊》始,至《残菊》终,每一首都有“新雅”妙句。众人点评时,湘云说:“‘偕谁隐’,‘为底迟’,真个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湘云所评正是黛玉的《问菊》

    且将《问菊》抄录,细品吟味一番: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问有诸般,有访问,有探问,有质问,有慰问,有追问,有疑问,有责问,等等,以黛玉的心性气质,她的“问”必然是软语温存的调子少,尖刻犀利的语句多,《问菊》之“问”,便是如此。

    “偕谁隐”“为底迟”,简直问得“孤标傲世”的菊花“无言可对”,这还没有完,接着又抛出“鸿归蛩病可相思?”可谓步步追问,不容喘息。最后又用“休言”这样斩钉截铁、毋庸置疑的口吻,将孤傲的菊花问得再无藏身之地。这真是孤傲的花遇上孤傲的人,终是花输了人三分。

    “真个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湘云的这句评得极好,可以说是绝妙的诗话,放在古人的诗话集中亦不多让。对《问菊》的论评,写上千言万语,恐怕也没有这十二个字的分量重。如果说黛玉之才逼人,那么湘云之才可为浸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