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朔
常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638
  • 关注人气: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收藏

拥抱兴隆

我在兴隆县支教的博客

陈立君

我师

毕芳芳

河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秘书长

李国良

河北省青年篆刻家

张济海

书法收藏家

张红春

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张彦斌

青年书法才俊

艾树池

河北省篆刻家

云在堂

石家庄铜墨盒收藏者

刘东亮

风水者

高山樵

兴隆县平安堡中学校长

张风亮

河北硬笔书法培训师

孟繁禧

北京欧楷大家

郎岗峰

秦皇岛书法家协会主席

空林子

文怀沙的学生

寇学臣

河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

宋凤洲

石家庄欧楷大家

郝小学

从前的同事

荆霄鹏

田英章入室弟子

胡伟

石家庄尚爱婚礼顾问

江冰

石家庄江冰婚礼文化工作室

绍明司仪

胡伟的学生

大连婚礼主持人洪磊

辽宁大连婚庆主持人

宋彩霞

《中华诗词》责编

郭庆华

诗书俱妙

张雷

诗人

章立凡

章乃器之子

杨易梅

才女

蒙妍

诗书画印全才

李唐

河北插画李唐

龟友之家

爱龟人

陈阳静

青年书法才俊

梅子

作家

尧山壁

河北省著名作家

中国国艺书画馆

田英章欧体楷书

李承鹏

特色文字

徐晋如

学者

赵新月

杂家

Kobe_Bryant科比

篮球小飞侠

食尚晴儿

食尚玩家晴儿

闫红闫红

忽如远行客

姜昀

痴心国学的贤弟

中华诗词学会

半是芳馨半是禅

中国书法家协会

泉清堪洗砚

张海迪

残者不费一生春

韩景峰

银钩铁画的博客

牧人

醉心蒙学的牧人兄

钱蕾

钱女王de写意人生

旧体诗红雪

 傅·红雪

爱窝窝

文友

赵荣新

从前的同事

微笑的鱼

湖南才女

傅国涌

思想者

余秋雨

学者

陈宝军

同事

和斌斌

从前的同事

子水

从前的同事

张华

同事

安军虎

从前的同事

马吉兆

思想者

万淑蕊

同事

马蕊琼

同事

韩珏

从前的同事

刘朝义

同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一颗素心对日月

 2009年7月10日,在河北省兴隆县支教期间,于燕山深处……
 
常朔,1978年6月8日出生于石家庄市妇产医院,祖籍保定市清苑县。热爱我国传统文化,现为河北出版集团《思维与智慧》编辑部主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石家庄市书法家协会会员、石家庄市青年杂文学会副秘书长。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9-10-19 13:23)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真个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

常朔

    第三十七回,十二首咏菊花诗,从《忆菊》始,至《残菊》终,每一首都有“新雅”妙句。众人点评时,湘云说:“‘偕谁隐’,‘为底迟’,真个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湘云所评正是黛玉的《问菊》

    且将《问菊》抄录,细品吟味一番: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问有诸般,有访问,有探问,有质问,有慰问,有追问,有疑问,有责问,等等,以黛玉的心性气质,她的“问”必然是软语温存的调子少,尖刻犀利的语句多,《问菊》之“问”,便是如此。

    “偕谁隐”“为底迟”,简直问得“孤标傲世”的菊花“无言可对”,这还没有完,接着又抛出“鸿归蛩病可相思?”可谓步步追问,不容喘息。最后又用“休言”这样斩钉截铁、毋庸置疑的口吻,将孤傲的菊花问得再无藏身之地。这真是孤傲的花遇上孤傲的人,终是花输了人三分。

    “真个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湘云的这句评得极好,可以说是绝妙的诗话,放在古人的诗话集中亦不多让。对《问菊》的论评,写上千言万语,恐怕也没有这十二个字的分量重。如果说黛玉之才逼人,那么湘云之才可为浸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也要瞻前顾后

常朔

    第三十七回,湘芸和韵作了两首白两海棠诗,众人看一句,惊讶一句,受到大家称赞的湘云,兴奋地不假思索道:“明日先罚我个东道,就让我先邀一社可使得?”众人当然称妙。

    晚上湘云在蘅芜苑与宝钗合计做东之事,宝钗道:“既开社,便要做东。虽然是个顽意儿,也要瞻前顾后,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了人,然后方大家有趣。你家里你又做不得主,一个月统共那几串钱,你还不够使。这会子又干这没要紧的事,你婶子听见,越发抱怨你了。况且你就都拿出来,做这个东道也是不够。难道为这个家去要不成?还是往这里要呢?”宝钗的一席话,提醒了湘云,颇“踌躇起来”。宝钗却胸有成竹,“已经有了主意”,给湘云支招,湘云“自是感服”,极赞宝钗的“周到”。宝钗还不忘说“千万别多心,想着我小看了你”的话,前前后后,里里外外,被宝钗想全了说透了,真可谓水滴不露。

    “虽然是个顽意,也要瞻前顾后”,这本应是一个阅尽沧桑的世故老人才能说出的话,却偏出自宝钗这个刚过了十五岁生日的少女之口,心思之周密,收放之自如,情感之熨帖,真与宝钗的年龄不符。作诗须悟性,处世同样须悟性。宝钗作诗悟性高,处世悟性似更高一筹。遇事的瞻前顾后恐怕不比作诗的起承转合简单。

    宝钗的细致周详,贾母看得最清,她曾对湘云夸赞宝钗:“我说那个孩子细致,凡事想的妥当。”“想的妥当”而不露痕迹,“瞻前顾后”而不显拘泥,进退皆有据,涓滴小事中有大气象,宝钗“谋事”的工稳,令人敬服。

    “瞻前顾后”的宝钗,自然会在世俗社会中如鱼得水,受到各方的认可和接纳,但是,她也是薄命司的一名女儿。很多时候,人事尽了,还是由不得自己,美中不足始方信,何止一声叹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静夜饮茶(步南宋杜小山《寒夜》韵)

          常朔        

茶到浓时茶亦酒,唇沾漫品脸微红。

翩翩我醉欲玩月,一段清狂谁与同。

 

               自况

    ——步吾儿常朔《静夜饮茶.步杜小山《寒夜》韵)

                常顺成

     寒窗淡淡晓来风 ,煮酒温茶灶火红

     佳酿双儿争奉献,洋河西凤味难同。

                        (注:洋河、西凤皆酒也)

              寒夜 

              南宋.杜小山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虽不善作却善看

常朔

     第三十七回,宝钗、黛玉、探春、宝玉依“门字韵”咏白海棠,探春和宝钗“先有了”,宝玉也在“案前写了”。李纨催黛玉交稿,对她说:“我们要看诗了,若看完了还不交卷,是必罚的。”宝玉说:“稻香老农虽不善作却善看,又最公道,你就评阅优劣,我们都服的。”众人都说:“自然。”

    众人先看探春的诗,再看了宝钗的诗,有了比较,李纨笑道:“到底是蘅芜君。”宝玉的诗,没见大家称赞,比之探春、宝钗,宝玉的这首无让人眼前一亮的句子,确实平平。宝玉认为探春的好,李纨“终要推宝钗”,并说“这诗有身分。”最后看黛玉的诗,众人“都道是这首为上”,李纨给了评语:“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芜。”

    探春支持李纨的观点,认为钗在黛之上,宝玉认为“蘅潇二首还要斟酌”。李纨并不含糊其辞,而是不容置辩地说:“原是依我评论,不与你们相干,再有多说者必罚。”一锤定音,没有再“斟酌”的余地。

    元春省亲时,李纨“勉强凑成一律”,从她的这首七律来看,太过平平,合辙押韵而已。对于诗,李纨“不善作”却是真的,但并不影响她欣赏诗的手眼。她评钗黛的海棠诗,不但“公道”,还颇得赏诗的三昧,一语命中,说到点子上了。在赏诗、评诗上说李纨眼高过顶,恐怕也不为过。“善作”不容易,“善看”又何尝容易?

    有很多老辈的文人,评诗赏文,独具心眼,但自己的诗文未必大有可观处,对此,并不能简单地以眼高手低论之,这其中大有深味。李纨的“虽不善作却善看”,想必喜作诗文者,都有自己切身的体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那里闲着的丫头多着呢

常朔

    宝玉求宝钗,让莺儿“打几根络子”,在一旁的贾母对宝钗说:“好孩子,叫他来替你兄弟作几根罢。你要人使,我那里闲着的丫头多着呢,你喜欢谁,只管叫了来使唤。”

    “我那里闲着的丫头多着呢”,贾母在不经意间说出的一句话,却流露出其浓浓的贵族气质。围绕在贾母身边的“丫头多着呢”,单是“月例”一两银子的大丫头就有八个,再加上那些干粗活杂役的“小丫头子”,真可以排列一个井然有序的班子了。这么多人伺候一个老太婆,又哪有那么多的活儿可干?“闲着的丫头”自然不少。

    贾母说她的丫头闲着多,并非是故意显摆,而是望族名门掌权者内在的自然而然地流露。就像贾珍对尤氏说:“……衣裳任凭是什么好的,可又值什么呢?孩子的身体要紧,就是一天穿一套新的,也不值什么……”在贾珍眼里一天换一套新衣服,也不过小菜一碟,“不值什么”。

    还有那个自称与贾家“同谱”的贾雨村,淹蹇贫窘之时,虽衣衫褴褛,却气宇轩昂。受到士隐接济,也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无半点谄媚之态,自重如此,皆因他是出身于“诗书仕宦”之族,天生骨子里有一段自信从容。

    比贾家高几个层级的忠顺王,又是另一种状态了。忠顺王的大管家对贾政转述忠顺王的话:“若是别的戏子,一百个也罢了……”在忠顺王的眼里,戏子不过是玩物而已,一百个戏子又何足道哉?皆可忽略不计。

    “我那里闲着的丫头多着呢”,由贾母的这句话,引出了这一串的话,这其实也是一种比对互参。红楼中每个人所说的话,必然有其身世的烙印,各自有各自的话语体系,都是内在的反映。

    贾母说不出刘姥姥那样的话,反之亦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再巧不过老太太

常朔

    第三十四回宝玉想吃“小荷叶小莲蓬的汤”,凤姐“就势儿”吩咐厨房“做十碗汤”,贾母笑说凤姐是“拿着官中的钱你做人情”,宝钗在一旁笑说:“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二嫂子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

    “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宝钗说这话是让老太太开心,但并非任意渲染、刻意拔高,这个处世悟性极高的少女,在不经意间道出了实情:贾母确实是深通世故人情,充满智慧的厚重长者。

    凤姐也巧,但比之贾母的巧,便真是小巧见大巧了。贾母总说凤姐是“猴儿”,“猴儿”虽然机敏,但却“猴性”十足,上窜下跳,飞扬浮躁,虽心灵机巧,但其巧终落小格。贾母处世四平八稳,可以说是滴水不露,又有一颗慈仁之心,这就使她的巧厚重异常,四两拨得千斤,堪为大巧,非算尽机关小巧者可比。

    凤姐也承认十个自己捆起来,也不及贾母,这是由衷之言,对贾母之巧,凤姐是心服口服的。若把巧比作器,贾母之巧可为重器,凤姐之巧最多可为中器。

    “再巧不过老太太”,出自宝钗之口,可以说是最恰如其分的。以宝钗的慧心明敏,她可以说是贾母少女时代的影子,由她来夸赞老太太,有深义存焉。

    不过,老太太过了八十岁生日后,渐露迟暮之象后,她对家族的驾驭掌控能力也就逐渐失去了,人们也开始公开不听她老人家的话了。巧了一世的贾母,也该歇歇了,这本是俗世势利的常情,无可无不可,其奈若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却不知病由此起

常朔

    宝玉将两条“半新不旧”的“手绢子”让晴雯送给黛玉,黛玉“细心揣度”,一时开悟,“体贴出绢子的意思来”,不觉“神痴心醉”,一时“五内沸然”,然后在一种“馀意绵缠”的状态下,在两块旧绢上写下三首绝句。还要往下写时,便“浑身发热,面上作烧”,走至镜前一照,只见“腮上通红,真合压倒桃花,却不知病由此起……”

    花月痴人在《红楼幻梦自序》中说:“《红楼梦》何书也?余答曰:情书也。……作是书者……至极乎情,终不能忘乎情。……盖怜黛玉割情而夭……”,此言用情极深,真是知雪芹的沥血之言。“极乎情,终不能忘乎情”用在黛玉身上极契洽。

    但是,自古情之极深者,往往多不寿,黛玉亦因情深而夭,“任他点点与斑斑”,用情太过太深,必然“五内沸然”,让她的身体被情志所伤,“腮上通红”,虽其美“压倒桃花”,但却是沉深的病相,重疾正在酝酿。外在的“桃花”,却是身体极度的透支,“却不知病由此起”,情之伤人委实不浅。

    黛玉自小便有“不足之症”,“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可谓怯弱不胜。先天不足,加之后天触处皆神伤,两相交攻,小小年纪便魂归离恨天,怅怅何极。

    曹雪芹深于医理,他不会不知情之厉害,他呕心红楼,用情深极,岂非不知自己“病由此起”?“却不知病由此起”,未尝不是曹雪芹的自况,自己泪尽而逝矣,这几个字满是伤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

常朔

    第三十六回,宝玉和袭人聊天,袭人无意中说到“女儿死的上头”,引发宝玉对死的感叹,宝玉先说那些“须眉浊物”只知“文死谏,武死战”,再转到自己的死,宝玉说:“比如我此时若果有造化,趁你们都在眼前,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之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这就是我死的得时了。”

    宝玉为自己设想的死,听起来很有几分诗意的隽永,这是最典型的宝玉式思维。世人 对死怀有巨大的恐惧,都在刻意回避这个字眼。而宝玉却说死在女儿的“眼前”是“果有造化”,在那“幽僻之处”而“随风化了”,然后便无迹可寻——“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

    1998年《雍正王朝》的主题曲中有一句是:“有道是人间万苦人最苦”,套用文言句式可说成,最苦者人也。人的苦处在于遮掩,不能像牛马狗羊那样,可由着自己的性子。遮遮掩掩,本我就没有了,你说苦也不苦,累也不累?人性的扭曲性让人变了形,变了形的人其苦万状。今世的“为人”和来世的“托生为人”,俗众往往倾心于后者。宝玉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这一片苦心苦意,又岂是袭人所能理解的。

    宝玉这样的“疯话”,只有他的精神知己黛玉懂得。黛玉要“随花飞到天尽头”,欲“一抔净土掩风流”,比宝玉说得更清奇,但其实与“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是同调,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心灵精神的融合。

   “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多情读书人如我者,细读此句自会泫然泪下,任它点点与斑斑,也由不得你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6 15:41)

一箫一剑平生意

文/常朔

    这些日子一直将龚自珍的《己亥杂诗》置于手中,三百一十五首,一首接一首,翻来覆去地读。那天晚上正在吟诵《漫感》,在一旁看手机的父亲忽然说:“金庸去世了。”“一箫一剑平生意”,我的吟诵也在这一句戛然而止。出了会儿神,又将这一句读了一遍,这难道不是对金庸先生所构筑的武侠世界最好的诗意诠注吗?是的,应该是!冥冥中的偶然,是不是有种必然,也许很难说。

    金庸和龚自珍虽所处时代不同,境遇荣枯各异,但都在用文字说话,虽然文字所承载的体裁不同,但是气质精神却是暗合的。“一箫一剑平生意”,属于孤愤的龚自珍,也同样属于金庸笔下的那些侠客们。箫和剑有几分寒气,再加上酒便不再孤冷,目露寒光、腹有热肠的侠客,有此三物便可慰平生。《三国演义》中的周瑜高吟“立功名兮慰平生”,在这些侠客们看来,拿着功名这劳什子来“慰平生”是多么可笑。而这些侠客其实就是金庸的影子,金庸借侠客来吐自己心中块垒,这也可看成是金庸的夫子自道。

    再回到我少时的阅读,那时读《水浒传》《三侠五义》这样的被称为“武打”的书,读到最后心情都会沉重异常。这缘于梁山兄弟被招安后的惨恻命运,展昭被封为“御猫”后,供人驱使的辛酸,原来在江湖虽落拓但相对自由的侠客,一旦被收编豢养,那种快意恩仇的豪情便被掷进了爪哇国。而在金庸的侠义世界里,那些侠客从来不屑于官家体制内的生活,“封妻荫子”被他们视为无聊特甚的鬼话,从而弃之如敝屣。《笑傲江湖》作为金庸的代表作,只需看书名,便可激起阅读的欲望。这是真正的不受拘束的武侠世界,令狐冲的“平生意”全系于一箫一剑一酒,而这些就能实现他全部的人生追求,除此皆是多余。

    而这“一箫一剑”,也或少或多勾起我们每个人内心中潜藏的“侠隐”情结。庸常如我者,无剑无箫,这没关系,我们可借令狐冲来笑傲江湖,从而获得难以言说的快意,这未尝不是一种别样的纾解。金庸早就认识到了这点,他让我们在他营造的虚幻中出出进进,每个人都各有所得,这其实是极难的。我们真要感谢金庸了。

    挥手自兹去,金庸在离立冬还有一周的时间走了,对于他的离去,我想最好的纪念方式便是,再去一个字一个字读他的小说。一箫一剑平生意,金庸所有的所有尽在这几个字中了。

                                      本文发表于《燕赵都市报》2018年11月6日

          网址:http://yzdsb.hebnews.cn/pc/paper/c/201811/06/c106114.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

常朔

    忠顺王府长史官来荣府索要琪官,初时,宝玉自是嘴硬,不认账。长史官可不是好对付的主儿,冷笑两声道:“现有据证,必定当着老大人说了出来,公子岂不吃亏?既云不知此人,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宝玉听了这话,反应极强烈,“不觉轰去魂魄,目瞪口呆”,心下自思:“这话他如何知道?他既连这样机密事都知道了,大约连别的也瞒不过他,不如打发他去了,免的再说出别的事来。”

   “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这细微如芥的“机密事”,也“瞒不过长史官”,怪不得让宝玉“轰去魂魄”。

    长史官是忠顺王府的秘书长、大管家,府里的吃喝拉撒、桩桩件件,都在他的眼里。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忠顺王府里的人和事,没有长史官不知道的。在很多时候,秘书往往比领导还厉害一层,因为他们掌握着很多细枝末节,耳目又极灵,心机又极深,在特定的环境里,没有他们所不能的。长史官便是这样的人,他熟悉忠顺王及忠顺王亲近的每一个人,不然他怎么会一眼便认出琪官系在“小衣儿”内的贴身之物?

    这长史官也最会体察人情,根据远近亲疏说话,他看到忠顺王府素日并不与贾府来往,便知忠顺王与贾政等关系疏远,甚至有可能是不同归属的政敌,因此他来见贾政时阴阳怪气,频频冷笑,来去皆匆匆,一看便知来者不善。长史官这种人极聪敏,也必然极势利,行事机心的痕迹太重,非是善类,又岂是善茬?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宝玉也为自己的“掩饰”付出了代价,碰到长史官这样的“老油条”,一句话,就让宝玉“目瞪口呆”,动弹不得了。

    “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真是刺耳之言呀,足够厉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