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朔
常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197
  • 关注人气: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收藏

拥抱兴隆

我在兴隆县支教的博客

陈立君

我师

毕芳芳

河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秘书长

李国良

河北省青年篆刻家

张济海

书法收藏家

张红春

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张彦斌

青年书法才俊

艾树池

河北省篆刻家

云在堂

石家庄铜墨盒收藏者

刘东亮

风水者

高山樵

兴隆县平安堡中学校长

张风亮

河北硬笔书法培训师

孟繁禧

北京欧楷大家

郎岗峰

秦皇岛书法家协会主席

空林子

文怀沙的学生

寇学臣

河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

宋凤洲

石家庄欧楷大家

郝小学

从前的同事

荆霄鹏

田英章入室弟子

胡伟

石家庄尚爱婚礼顾问

江冰

石家庄江冰婚礼文化工作室

绍明司仪

胡伟的学生

大连婚礼主持人洪磊

辽宁大连婚庆主持人

宋彩霞

《中华诗词》责编

郭庆华

诗书俱妙

张雷

诗人

章立凡

章乃器之子

杨易梅

才女

蒙妍

诗书画印全才

李唐

河北插画李唐

龟友之家

爱龟人

陈阳静

青年书法才俊

梅子

作家

尧山壁

河北省著名作家

中国国艺书画馆

田英章欧体楷书

李承鹏

特色文字

徐晋如

学者

赵新月

杂家

Kobe_Bryant科比

篮球小飞侠

食尚晴儿

食尚玩家晴儿

闫红闫红

忽如远行客

姜昀

痴心国学的贤弟

中华诗词学会

半是芳馨半是禅

中国书法家协会

泉清堪洗砚

张海迪

残者不费一生春

韩景峰

银钩铁画的博客

牧人

醉心蒙学的牧人兄

钱蕾

钱女王de写意人生

旧体诗红雪

 傅·红雪

爱窝窝

文友

赵荣新

从前的同事

微笑的鱼

湖南才女

傅国涌

思想者

余秋雨

学者

陈宝军

同事

和斌斌

从前的同事

子水

从前的同事

张华

同事

安军虎

从前的同事

马吉兆

思想者

万淑蕊

同事

马蕊琼

同事

韩珏

从前的同事

刘朝义

同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一颗素心对日月

 2009年7月10日,在河北省兴隆县支教期间,于燕山深处……
 
常朔,1978年6月8日出生于石家庄市妇产医院,祖籍保定市清苑县。热爱我国传统,现为河北出版集团《思维与智慧》杂志社副总编。民主促进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石家庄市书法家协会会员、石家庄市青年杂文学会副秘书长。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9-10-19 13:23)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常朔读《红楼梦》

凤姐越想越气

分类: 常朔读《红楼梦》小札

凤姐越想越气

常朔

    凤姐从兴儿那里得知贾琏“偷娶”尤二姐后,“越想越气,歪在枕上只是出神”。凤姐“越想越气”,这与她的心性极是相契,并无突兀违和之感。但细细想来,这“越想越气”,却像是一把为凤姐掘墓的锄头,快将她送进棺材了。

    为何说得如此惨烈呢?只须看看此时凤姐的身体状况便知,在“小月”失血过多后,凤姐卧床很久不能理事。依凤姐极要强的天性,若不是真有重疾,她必然强支撑着理事,理事的心力和体力皆无,可见凤姐病势非轻。

    第六十四回,贾蓉向他姥姥尤老娘说:“……目今凤姐身上有病,已是不能好的了……过个一年半载,只等凤姐一死……”贾蓉所说虽添了些枝叶,但并不太过,此时凤姐的健康在恶化,恢复并不乐观,这一点,两府的主子们都看在了眼里。

    如此糟糕的身体,凤姐理应抛弃一切纠缠不清的人事,得饶人处且饶人,乐天知命,息心静养,或许还有可能好起来。不过,若是这样,就不是凤姐了。凤姐恨自己花心的丈夫绕过自己,在外“偷娶”寻欢,“越想越气”的凤姐杀机毕露,这之后的惨毒难以言说。

    生气最是伤人,老百姓常挂在嘴边的“气大伤身”,可不是说着玩玩的,气大能伤身,积蓄久了还能要人命。凤姐虽聪明,但是她并没有贾母那种厚重从容的格局,“越想越气”的凤姐终是“器小”了,这么看,十个凤姐捆起来也不如一个贾母。

    “越想越气”,一个“气”字要了凤姐的“卿卿性命”。

     回到现实中来,“越想越气”这四字,是不是也给我们在做人处世上以某种警示?是不是直指我们心境的狭隘自私?这确实足够我们思量和反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四十二岁生日摘杏有怀

分类: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四十二岁生日摘杏有怀

常朔

一夜吟哦天已明,和风伴我鹿泉行。

甜酸只在青黄处,耳畔惟余笑恰声。

                                           吟于2020年6月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常朔读《红楼梦》

红楼中的养生之方

分类: 常朔读《红楼梦》小札

该沏些普洱茶喝

常朔

    第六十三回林之孝家的和一群管事的女人,照旧掌灯时分在怡红院“查房”,这本是例行公事。林之孝家的让宝玉早睡,宝玉说:“……今儿因吃了面怕停住食,所以多顽一会子。”林之孝家的向袭人等笑说:“该沏些普洱茶喝。”

    林之孝家的是生活经验丰富的中年妇女,由她说出“该沏些普洱茶喝”,是再合适不过的。红楼中人物的一问一答,总是那么的合乎情理,可以说是严丝合缝,让你掺不进半点的沙子。

    世人都说红楼是一部百科全书,生活的方方面面,没有不包括进去的,有阅历的读红人,都会深以为然。就说这普洱茶本是消食化积,又富含营养的茶中妙品。晚间食过饱时,正可佐之以普洱茶,能消食,却不猛厉。

    “该沏些普洱茶喝”,养怡之福便浓缩在这几个字里。红楼中的这些“惜福养身”之方,并不算少,但都被曹公巧妙地镶嵌在字里行间。明清的很多小说中,都有养生之论,但多如道学先生,坐而论道,没有营造与之匹配的环境,这就有生搬硬套之嫌了。比之红楼,自是相形见绌。

    “该沏些普洱茶喝”,林之孝家的极寻常的家常话语,却蕴有养生妙谛,此恐非拔高之论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又是蔷薇开

分类: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又是蔷薇开

常朔

许是多情忆旧时,还来此地访蔷薇。

人花脉脉无言语,若有清芳染我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清平乐.观花

分类: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清平乐.观花

常朔

访寻来路,自是长吟处。

西府海棠花万树,醉我光阴暗度。

三月一段春风,摇曳黄紫青红。

                    染得旧衫颜色,清狂谁管西东。                   


                                        

                                                      韩光辉兄  摄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常朔读《红楼梦》

文化

半哄半赚

分类: 常朔读《红楼梦》小札

半哄半赚

常朔

“失落”独女,房屋被烧后,又难以在田庄安身,甄士隐“只得将田庄都折变了”,便携了妻子封氏和两个丫鬟投奔他岳丈封肃家去。

封肃见他女婿如此狼狈而来,“心中便有些不乐”。还好,甄士隐折变田地的银子还有些,自然要拿出来托他岳丈“随分就价”置些房地,这也是为今后的“衣食之计”。不料,甄士隐所托的岳丈封肃并非良善之辈,“半哄半赚,些须与他些薄田朽屋”。这甄士隐本是只知诗书琴棋花鸟茶的“读书之人”,自然“不惯生理稼穑”等事,勉强支撑了一二年,越发穷了下去。

像甄士隐这样“不惯生理稼穑”的读书人,富足时,他这“神仙一流的人品”,自可悠游岁月,只管抱膝而坐,吟风弄月而已。一旦发生变故,潦倒不通庶务,贫与病双管齐下,会让他一夜间憔悴不堪,尽显“狼狈”之相。

“如此狼狈”而来,甄士隐并没有换得岳丈封肃的同情,不但冷嘲热讽地说些“现成话”,极尽挖苦之能事,还榨取甄士隐所省无多的钱财,“半哄半赚”,只弄些“薄田朽屋”,和打发讨饭的差不多。

“半哄半赚”,连哄带骗,封肃将女婿甄士隐落难后,本来不多的银子,塞到了自己的腰包。有“宿慧”的甄士隐,也只能叹“投人不着”了。

世间不是桃花源,总会有诸般不义,明白了这点,我们再来看封肃的“半哄半赚”,就释然多了。我们不应站在局外旁观者的角度,来批判封肃,而应力争回归“局内”,设身处地,假使“我”是封肃,是不是还不如封肃?“半哄半赚”,是不是“我”亦有此心?

莫叹人心不古,从收拾“我”心开始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常朔读《红楼梦》

文化

贾雨村前后不一

分类: 常朔读《红楼梦》小札

谢不释口”与“不过略谢一语”

常朔

林如海为革职的贾雨村谋前程,打点银子,向内兄贾政致意,央其为贾雨村复职“周全协佐”,“预为筹画”称得上滴水不露。贾雨村的反应是“一面打恭,谢不释口”,看来真是“十分得意”了。

“大比”之前,贾雨村“淹蹇”困居在葫芦庙,乡宦甄士隐资助其“五十两白银,并两套冬衣”,好让贾雨村“买舟西上”进京,“春闱一战”不负一生所学。此时的贾雨村颇有豪情,仍然谈笑吃酒,收下银衣,“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

面对林如海的“谢不释口”,可以肯定是贾雨村的真情流露,并不矫情。面对甄士隐的“不过略谢一语”,也非贾雨村故作潇洒,那也是一介未发迹读书人骨子里的清狂,是真情性使然。

“谢不释口”与“不过略谢一语”,都出自同一贾雨村吗?是又不是!是,还是那个“相貌魁伟”的“身体肤发受之于父母”的贾雨村,贾雨村的肉身自是不会变;不是,是因为贾雨村在官场侵淫过后,点染了一身习气,神质上已经不是从前的贾雨村,此贾雨村非彼贾雨村也。

“我已非我”,我父亲经常对我说这四个字,这四个字不是可用言语释解的,只能默然心会。“我已非我”,此时之我非彼时之我,知道这点,我们就不会置身事外来评说贾雨村,我们或许也像贾雨村一样,也有过年少时的“不过略谢一语”,如今老成时的“谢不释口”。

很多时候,生活会让我们低下了头,以致点头如捣蒜,说到辛酸处,我们就别怪贾雨村的前后不一吧。也要怀点忠恕之心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常朔读《红楼梦》

文化

不要误他的事

分类: 常朔读《红楼梦》小札

 不要误他的事

 常朔

    村妪刘姥姥在荣国府的角门前,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看门人,烦请其中的一位去请太太的陪房周大爷出来一见。刘姥姥是情商极高,颇通世故人情的乡间长者,她说得极谦卑,语气中满是恳求,不过,这真切的恳求,换来的却是“都不瞅睬”。还有人戏弄刘姥姥,“你远远的在那墙角下等着,一会子他们家有人就出来的。”内中有一个看不惯的“老年人”说道:“不要误他的事,何苦耍他。”“老年人”还对刘姥姥说:“那周大爷已往南边去了。他在后一带住着,他娘子却在家。你要找时,从这边绕到后街上后门上去问说是了。”

    在现实情境中,以刘姥姥所处的地位,她在荣府门前遭那些势利看门人冷落戏弄,并不为怪。“都不瞅睬”,也是世间的常情。可是偏偏有一位“老年人”,直截了当地责怪那些“不瞅睬”的看门人,不要耍弄刘姥姥,不要“误了老人家的事”,还颇为热情地为刘姥姥指路。

    我少时读到此处,总是不以为然。而今再读到此,竟泪光晶莹,我被那位“老年人”的话语所包裹,这使那些“都不瞅睬”的冷言冷语,无法侵入我的肌体,我被这无法言说的温暖照拂着。

   其实,我们都有刘姥姥这样在门前“靠边站”的经历,“都不瞅睬”的对象可能就是“我”,但是,就在此时,那个好心的“老年人”,却不知从何方出现了,不被“瞅睬”的惶惶,被着不期而遇的温言暖语化解得烟水葱茏。

    因此,我们一定不要怨责,有冰冷,就必然有温热,这一冷一热,此消彼长,便是人间循环往复的常情。“不要误他的事”这样温暖的话总在我们耳边萦绕,“都不瞅睬”的冷冰,也就化解于无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文化

梦江南.雨水

分类: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梦江南.雨水
常朔
冬未远,悄语递烟春。
犹自清寒藏嫩绿,吟哦襟上染微尘。
花下瘦诗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文化

醉花阴.立春

分类: 素心斋主常朔旧体诗
醉花阴.立春
常朔
昨日沉沉今醒早,不怕春光老。
疏懒浅吟清,独对幽兰,我自称年少。
东风欲比裁缝巧,小雀枝头笑。
何时一影斜,印染纱窗,待到花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