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明刚
金明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2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巨牛B链接

韩寒

牛B闪闪一青年

文盲头子

郑渊洁

光头老大

不牛不链你

毛小懋

实力派校友

黄董

说话老逗了

小鹿

她的亲爱的

贵贵爹

老师提过

贵贵

她爱看

特例

李蕾

妖祥门的热爱

超杠朋友

邓宁

潜力无限的歌手朋友

老大手下的一家

小朴

溜达世界的朴总

小恐

巨能瞎想的恐恐

梦想家

老整英文的姑娘

公告
我——优点:善良,聪明,诚实,胡思乱想.缺点:太善良,太聪明,太诚实,老胡思乱想
   热爱JAY的音乐,有个梦想是以后能专门为他写歌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6-01 19:53)
标签:

杂谈

主题曲《淮南子》

 

作 词 金明刚 作 曲 舒 楠 演 唱 张 江

  

    天地总是沉默

  世上谁人无过

  愿用一生所得

  泼出几幅水墨

 

  命运一场烟火

  点亮半世漂泊

  朱雀白虎伴着我

  一来一去一回合

  

    哭过笑过 

  听风大声地诉说

  岁月如歌唯少年不畏抉择

  

   雄魂气魄

  抚琴唱一曲壮歌

  穿越节气看我心胸中多辽阔

  

    时空正在交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30 14:40)
标签:

阿男

滚蛋

杂谈

 

    阿男再读书的事据说又有了眉目,但这个据说前期反复过多次,已激不起大家半点儿欣喜,只愿这次靠谱儿些。这孩儿自得了这消息,几天吃不香睡不沉的,每晚还不忘揶揄几句,央我回去帮他求求菩萨念念经文,促成此事。他睡不着,于我,是件好事,连续享了他晌午送饭的福,再懒惰不得,就在这里,祈愿顺利吧。想想倒也好笑,原来再扮大学生,也是需要极大耐性的。

 

    最近除了做稿儿,过的像个老头儿,基本十点半就睡下,与我相熟的一干人等均呼不惯。先不解的是我娘,她习惯凌晨附近跟我说话,可一连问了几晚,都不见人,那日竟电话打来查问究竟,真是古惑妈。

 

    其实这种作息,最不习惯的是自己,总觉时间不够,来不及折腾一天就玩完了,比较闹心。久不熬夜,突然一忙,到凌晨三点时,手已冻得发紫,过了五点,十指皆僵硬难曲。静心听窗外,也不见鸟儿们说话,只偶尔有几声机动车响。顿感寂寞可怜,搓搓手,赶紧睡下了。

 

    十几日了,阿男的事终于告一段落,不出预料,我的祈愿也没派上用场,事情基本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12 02:31)

    我身上被贴了些自己无论怎样努力都揭不掉的标签,令我极其不安和无比难过。

 

    人真的不是什么优质生物。比如不满,比如猜度,比如嫉恨,比如冷笑,比如鄙夷,比如逃避。这些该死的词组一个比一个容易使人受伤,还往往容易在最亲密的人身上生长。

 

    一直以为如果说好了,就不应有悔的心。再如何艰难,也该在“说好了”之上考虑,而完全不去碰触这仨字。可事实似乎并非如此,“说好了”原来只是单方合同,在别处,竟都无谓的。

 

    若再认真讲话也得不到相信,而被当作辩驳,那不如沉默。可沉默行么?苦啊难啊的,谁和谁不一样呢?

 

    一弟兄喝的大醉,然后大哭,心里话说的很大声。我在听,很懂,忍不住眼湿,忍不住难过。没谁有资格瞧不起谁,想想自己,不也是么,都是一样的。生活不易,琐碎,繁琐,失意,落寞,但都活着。

 

    送他回去。认识我的猫从床下出来,用怜悯的眼神儿看我,温顺的蹭我手。突然想起听过的一句话:不舍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10 05:08)

    这个夜晚我有一个秘密。当然,我不说,否则就不秘密了。

   

    我开了暖黄色的灯。怕是嫌我不告诉它我的秘密,灯就摆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懒洋洋不怎么亮。我哼它一声,低头,就看见一只长着大翅膀的小虫。它像是也有秘密,在我键盘周边慌慌张张的爬来爬去,我盯着看,它突然一动不动,像睡着了。我不愿扰它,就摒着呼吸偷偷打量。光线太暗,眼疼,我分神喝口茶,再回头看它,已不见了。我猜它一定跟我说话来着,也许说的是它自己的,一只虫子的秘密。我没认真听,它就气跑了。

 

    我有一个秘密,可我一点儿都不慌张,它藏在我的头发里,没人找的着。我想着我的秘密,突然咧嘴笑,突然皱住眉,突然开个怀,突然难个过,自个儿得意,自个儿瞎乐。

 

    清晨,一过5点,小鸟儿们就醒了,聊一些刚做过的梦,然后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八卦,巨闹腾。它们太狡猾,会八卦出我的秘密,我还是做梦去了,不说梦话就成。

 

    想知道我秘密的,请芝麻开门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1 17:42)
标签:

情感

女子亲爸,儿子亲妈。

 

妈是姊妹中最小的,占尽油水,自我记事起,她就福态。老说是生我之后才发的福,我未曾考究,却常喊无辜。

 

我年少便在外读书,那时离家不远,可妈总放心不下,隔三岔五拣个理由去看我。不知为何,年龄越大,离家就越远,大约近百天才能回一次。

 

每逢假期回家,头三天总风和日丽,随我怎么邋遢懒惰都相安无事。可一过头三,事儿们就倾巢出动,不是嫌没叠被子就是嫌老抢电视,还不时吵几句。一旦惹急,我就恶毒了,说诸如“下次不回来了”的混帐话。这曾是我的杀手锏,只要撂出,妈的声带就会立刻鸣金收兵,干巴巴地张张嘴,再不吭声。不过有时她也急了,一口气能送我六七个“滚”。我就耍无赖,偏不滚,看你能拿我怎么地。

 

假期结束我该滚蛋了,她又不舍我走,伴着嘱咐一路相送,定要把我送上车。

 

听到姥爷去世的消息,是在奶奶葬礼的第二天,妈没敢跟我说。我踉踉跄跄回到灵堂,满脸泪水,责问她为何瞒我。妈眼睛蒙起浓浓的雾,攥住我手,轻轻一句:“你在外面,我怕你难受!”我泪眼婆娑的看着她,突然觉得这个生养我的女人此刻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5 01:44)

巨工作

    假时某个清晨,正酣睡,忽接到个电话,言语毕了,揉揉惺忪睡眼,看到眼前那条令自己战战兢兢欲罢不能的升学路起了弥漫大雾,继而模糊。

 

    收拾行装和心情,与家人分别,回到西安。没几日,已变身西安日报一小记,开始见大身家人物,写大块头文章。而我一直藏在心里的理想工作是:或与李蕾有关,或与老师有关,或与周杰伦有关,或与郑渊洁有关,或与写歌词有关。但如今事实表明,以后我的工作,大概不能再与他们有关。越想怕越难受,然后就不想了,好在我也有专属我的温暖,于是挥舞手脚,低头开忙。

 

    我的头儿叫老刘,有关中豪气,是个能成事儿的人,跟着他干活,累死累活也心甘情愿。齐老师引我入罢老刘的门,见面就少了,楼上楼下的,却总想他。这小老头儿不知究竟有什么魅力,总让我觉得他像本家长辈,特亲。二当家是个女人,据说是齐老师爱徒,偶有温婉,但常常风火无敌,像极了别人写老师年轻时做报纸的样子。做设计的一干人等,已都是我的哥们儿姐们儿,有事儿没事儿总聚成一团,比赛妖娆,办公室一会儿就鸡飞狗跳,让人欢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2 23:07)
标签:

东方

九州

杂谈

 

九州唱

 

鱼游水 鸟藏云 大风起兮云飞扬

五行旗猎猎之声话无常

体肤被一脉大河染香

经纬今朝汇东方

 

 

四方星 六品水 八面风看九州郎

太极图黑白相配说阴阳

曲线像一茫长长的江

弱而能强柔能刚

 

 

南北功夫练就止戈的武术

唐装正是我微笑的礼服

和平年代仅剩一点点糊涂

每人都会有高尚的觉悟

 

 

东西色彩画出相同的道路

听听是谁正虔诚的祈福

山不厌高一起让生命倾诉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大风起兮云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9 21:26)
 

妈妈的目光

 

有时候世界很小就像妈妈一样

不同肤色发音却走相同方向

飞很高的孩子有点慌张

有妈妈的目光心才不会流浪

 

 

有时候世界很大就像妈妈一样

不同国度都有母爱这种信仰

脚步慢的孩子有点忧伤

因妈妈的目光心才幸福安康

 

 

每个人都有远远的梦想

在路上受了伤也会彷徨

妈妈就在太阳升起的东方

送给我她最温暖的骄傲目光

 

每个人都有小小的梦想

汗水和泪水打湿过脸庞

在她心里你永远都是最棒

传说中妈妈的目光叫做希望

    大千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3 16:38)
    许是最后一个长假了,我偏自讨苦吃,放着猪一般的滋润日子不过,回西安拥抱艳阳。本准备去陕台,想时不时能看她,一定幸福。可老师说时间短,不如在平面媒体好。反复思忖,终于去了西安晚报,实习一月。
 

    初至,便被告知随侯哥出差采访,地点河南郑州。报社派了辆尼桑SUV,从西安启程,直上高速。司机姓赵,陕北人,性格粗圹,用麦芽糖般硬硬粘粘的腔调说话。关中污吏们修高速如同羞先人,一路补一路堵,车们变成了爬行动物,三小时未能出潼关。赵司一路开一路骂,侯哥也屡次口头枪毙贪官,我未多作声,窝在空荡的后座饶有兴趣的听。出陕境后路况虽挺健康,但之前耽搁太多,从出发至抵达郑州,竟用去七个小时。

 

    天已墨色。入城,驱车上了一座不知名的高架。两边地灯用的艳绿,照在树上,没有生动,反倒阴森,鬼魅气息极重。我懒得欣赏,掏出手机给家人朋友报平安。与西安城方正直白的道路相比,郑州路线的纷乱令人厌烦。一路辗转寻觅,终于找到河南电视台安排的酒店。生意正红火,服务员们态度不温不火,各自摆出司空见惯的姿态迎人。好容易安顿下房间,三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3 06:15)
 

    湖南卫视做了个节目,名字起的很聪明,来自卡夫卡——变形计。每期有两个主角:一是城市某小康家庭的问题少年,一是山区生活极度贫穷的懂事孩子,节目组扮演上帝,为他们互换身份环境,七天。

 

    她爱七这个数字。某天,我得了个肚里可存金银细软的宝贝,跟她亲爱的长得特像,可我并无金银,只好投七枚硬币进去,准备找个风和日丽的天,送她。

 

    一星期,一到七,貌似儿歌。星期七,读音有点儿绕口赖皮,像我稍有大舌头的堂弟的话。好在沾了宗教的便宜,不说星期七,而说礼拜天。

 

    我不知短短七天能改变人多少,但逢了两位小主人公的极端,也恰物极必反。人心毕竟是肉长的,节目策划的好,芥末般的催化剂一用,愣是给见效了。哪怕这当真只是一个秀,起码看得见人味儿,总比那些得死命发送银子短信,换取参与扮演领导资格的秀们强。

 

    《西游记》里的猴子会七十二般变化,一有事儿了就变做别的模样,忽悠大妖小妖们。可不管怎么变形,始终猴性难除。平顶山那次,为救和尚,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