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erry
jerr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415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6-12-28 02:24)
标签:

杂谈

2017,你好!

边坨娘(2016.12.28)

1:我很冷漠[調皮][調皮]

坨和丫米一路神侃,我和丫米麻麻大笑。

坨牛屎的说:你们都笑弯腰了,因为我很冷漠啊

我和丫米麻麻面面相觑,不知坨是啥子意思

坨补充:我说的话很好笑,你们才会笑,所以我很冷漠啊

我秒懂边坨:亲,是幽默好嘛

2,英语怎么来的[害羞][害羞]

边坨的汉字听说读写如蜗牛一般进展中。

我:最早的文字刻在龟甲或者兽骨上,几乎每个汉字都有来历,有源头,有故事,你也许可以试着从了解汉字的来源开始。

坨:那英语字母怎么来的,英语单词怎么来的,英语字母发音怎么来的?英语故事怎么来的?

3:为什么一个星期是七天

坨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坨:麻麻,为什么一个星期是七天

我:在公元前7到6世纪的时候,巴比伦人建造七星坛祭祀星神,他们按日、月、火、水、木、金、土7个神给每天命名,这是一周七天来源的一种记载。

坨:为什么不多加几个星神让一周变得更长,这样我就长得慢一些,时间过得太快了了……

4:她知道我家的密码

在工行给别人汇款,坨在等候区。

银行工作人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365

我怀念小时候的地坛
Agatha(2015.11.08)

 

虽然边坨是两个地道的南方人的产物,但出生地及童年成长地,仍像个烘培模具一样在她身上发生着一些效用。
这个家伙,到今天还是坚决不吃辣椒(含咖喱),尤喜欢面食,似乎具有一些北京大妞的韵味,直肠子,大方,关心时局,对为什么有的学校戴红领巾、为什么天门广场挂大头照、台湾到底是哪里的等举世瞩目的重大议题长期持续发问。


既然出生在这个城市,也许以后大北京还会被某坨描绘成家乡,辣么 ,童年到底该记住家乡的什么呢?


今天,在地坛的银杏片区,边坨说:我怀念小时候的地坛,那时候叶子多,人少。说完边坨离开银杏片区,到健身区,遇到各路身手不凡的北京大爷大妈,边坨表示要单挑。


地坛门口挂着“银杏文化节”的横幅,门口大妈收门票收到手软,虽然只是两元每张的门票,也架不住众人拾材火焰高。


今天再次清退了几个群聊(我对各类群聊本就毫无兴致),微信的蓬勃兴起,公众号跟冰雹似的砸过来,懂教育的人太多了,教大伙儿如何做父母的太多了,诚挚的指导孩子们上常青藤的太多了,各种陪着孩子一起成长的良心班太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3 00:46)
标签:

365

 

小水滴去旅行

/边坨(7岁)

为姥爷七十岁生日作诗

20151018

 

 

一颗小水滴

被一只小鸟推到

悬崖

 

小水滴掉入

头顶在天脚底在地的山谷

那是另一个星球

山上长满棕熊的毛

 

小水滴背着大书包

她是个光头女生

她有椭圆形的大米粒

她的名字叫啊啊

小水滴说话小而轻

耳朵要竖得直直的仔细听

 

小水滴穿过

鸭嘴尖尖的山

尖尖一碰

就会血流不止

 

小水滴遇见

温柔的河流

河流像柔软的松鼠抚摸她

小水滴高兴得劈了个叉

她把裤衩劈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给老爸的七十岁生日

文/涂名(2015年10月19日)​


每年边坨的生日,我会写一篇文章,也忽悠老爸为他的外孙女写一篇文章,我会为边坨的生日忙上好几天,却从来没有为老爸的生日做过什么。

童年

说起来我喜欢过生日,还是因为老爸,幼年记得深刻的事情很少,几乎没有库存的记忆,但有一幕一直在记忆里,老爸是文革结束后第二年考上大学,有一年我的生日(家乡过生日的习俗是早上喝糊糊、吃油条),老爸从常德买几根油条,走上几十里路带回家,油条回家后,他们几乎不吃,都给我吃,早上没吃完,留着中午炒菜吃。

老爸上大学那几年没有收入还要支出,妈妈是农村户口,家里两个孩子,可以想见经济是拮据的。但敢于消费的老爸,在他刚参加工作不久,就非常大手笔的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破土动工盖房子,不是一般意义的房子,而是豪宅,三间屋子,在当时的当地,那是最大的房子。

第一步当然是搞红砖,据老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回忆当年的心酸史中(老妈很容易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受害者或者总是吃亏的人),有深夜去哪里哪里等着便宜的红砖出售,有黎明破晓去哪里哪里可以搞到跳楼价的水泥、砂石。年幼的我对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365

我觉得国王这么做不对
2015.07.04 

一直以来,忠实记录边坨各种有趣的语言,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不过最近发现,边坨已经不仅仅限于蹦出一些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她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观察,更多的好奇,以及非常明显的刨根问底的趋势,我有些招架不住。倘若七岁前的记录取名《趣味集》,那么,七岁后,我打算给这些记录取名《疑问集》,今天这篇算是《趣味集》完美收官。

 

小花被熏死了
我在院子里玩火。
边坨:妈妈,小花被熏死了,死了就跑到地下去了。

 

我不要过八岁
我明年要过1岁生日,我不要过八岁,我不想养活自己。
(自从我告诉某坨成年后要自己养活自己后,某坨快要茶饭不思,生存压力那叫一个大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4 11:50)
标签:

365

一个人和一头驴
文/Agatha  (山西永乐宫;2015.07.04)

离开北京前,和边坨去蓬蒿,讲故事剧场,《雪夜》。

远天厚厚的敷着乌云,沉昏的像一条湮远的古毡。作成一个无尽的穹窿,廓然下垂。似乎就是从这里遗落下的棉絮,在大野里飞舞成片片雪花。空濛中一片白色,由地涯展到天边,茫无际涯。

绵密的台词,两个演员,一把椅子,几个木箱。改编自端木蕻良的短篇小说《雪夜》,以讲故事剧场的形式呈现,讲故事的角色和戏剧情境紧密交织,把文本转化成舞台事件,文本的结构,隐含的意义,时间与空间,词语,人声,声音,动作,物件,舞台,以妙不可言的方式连接。

导演是露丝·康内尔(Ruth Kanner),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戏剧艺术系副教授。讲故事剧场源远流长,是一种古老艺术,又触及到当代的种种问题,真实的相对性,观察者的角度对真实的影响,戏剧的诗性产生于讲故事剧场的若干技巧,故事叙述与戏剧行动的互换,人物角色变化,时间和空间变化,讲述主体的讲述活动的复调式进行,不同观点的碰撞。

过年前的一个雪夜,李总管仔细的把红洋机布钱褡子里的债券缠在腰里,坐上雪扒犁打着毛驴。他们在越积越厚的大雪中,去下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4 00:53)

时光的皱纹

文/涂名(2015年5月3日)

 

2007年5月3日,南昌长途汽车站,搭乘一辆破旧的中巴,一路闷罐头似的,国道两边的风景像幻灯片,变化着,刚种下不久的水稻,然后是宽阔的湖面,又入山间,表哥的家乡乐安县是个被山包围的小城,只有唯一一条通道通往大城市抚州。

 

暮色降临时抵达,被表哥带入黑不拉几的胡同,没有路灯,胡同两边的人家也安静,如果不是跟表哥到了谈婚论嫁的田地,这第一次造访,我还以为遇到人贩子呢。正当我在异乡的黑夜惴惴不安的时候,突然丢过来一串鞭炮声,哎妈呀,差点儿把我的魂魄吓掉。

 

表哥家1992年以前住县政府,1992年单位分房,有楼房和平方,表哥父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平方,从1992年到现在,表哥家一直住现在这栋平房。

 

六间房,四间卧室,两个小客厅,厨房,卫生间单独一处,屋里每一件家具印着年轮的记忆,家里几乎没有新家具,除了表哥的弟弟房里结婚添置的两三件。

 

厨房的一切用具更是这个家的古董,表哥说他家的餐桌是他们小时候用过的,橱柜也是。没有冰箱,也不装空调,电视老得模糊不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Agatha/2014.09.16

二饼
我:How many people are in your family?
边: Four
我:咋会有四个呢
边:还有二饼啊
我:Do you have a little sister in your family?
边:yes。
我:你咋会有妹妹呢
边:二饼啊。
某天坐出租车,副驾驶后面挂着猫的广告,
边坨说:我好想二饼,我想每个星期都回常德看二饼。


天牛
边:老师要我们带一只昆虫到学校上科学实验课。
我:那好吧,咱们一起到小院找找。(表哥抓到了一只天牛)
中秋节后,星期二,晚上放学,边坨带着天牛回家。
边:我今天在校车上没有睡觉。
我:你每天回来都睡,今天咋不睡呢
边:因为我怕睡着了,手松开了,瓶子摔地上把天牛弄丢了。
我:小朋友们都带了吗
边:没有,妈妈,你回家看看课表,只有实验课需要带昆虫,今天没有实验课。
我:每周一才有实验课,得等到下周了。
边:那我还是每天带着吧,它就是我的小宠物。
边:麻麻,你给天牛吃点儿你的葡萄呗
我:天牛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美食
边:天牛有朋友么?
我:当然有的,天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7 02:57)
标签:

杂谈

我等着山
诗/戴莱
2014年7月22日 墨脱徒步路上

我听到了歌声
不是山在唱
是谁呢

我很想抱抱山
山铺着小草垫子
绿色的小草垫子
一定很柔软

山说
那你来抱我吧

山向我走来
不是我在走
是山在走

我的左腿是山
我的右腿是山

山是两条腿
一条在江的这边
一条在江的那边

山向我走来
我等着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7 02:55)
标签:

杂谈

就不会这般颠倒
文/Agatha(2014.08.07)

1;
走过草场
走过密林
走过湖泊
走过村庄
羊群在山脚撒娇
棕头鸥在湖面翻滚
偶尔落单的牦牛
在路边发呆

我和我的孩子
我和我的父亲
徒步丈量你

2;
八月
繁花似锦的日子
只有高原之上透明的天空
和漫山遍野的山叉花
窥视到我的秘密

云团搭帮结伙
天空碧清
手指如莲花绽放
云从指尖流淌

色季拉山之下
空灵的阳光里
森林的呼吸深层绵长

鲁朗的草原
在琉璃一般澄澈的天空下
无休止的散发忧伤的气味

村寨
混杂着厩耙、酥油、藏香味儿的红尘

3;
山峰颜色亦不同
红的
黄的
绿的
黑的
泛着凛冽灵性

阳光拉开云层
湖水炫耀它的瑰丽
深蓝
浅蓝
墨蓝
靛蓝

4;
身形如魔女
头东脚西
撩人的仰卧
拉萨的卧塘湖是魔女的心脏
玛布日山和药王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