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煮梅花
水煮梅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486
  • 关注人气: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公告
所有文章均是随手原创,转载请通知主人,谢谢,呵呵。邮箱:cat76919@sina.com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题都城南庄

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崔护,字殷功,唐代博陵人。贞元十二年进士及第,大和三年为京兆尹,同年为御史大夫、岭南节度使。终岭南节度使。

    曾任岭南节度使的还有撰写《通典》的杜佑,他有三子十孙,其中一个,叫杜牧。唐代是瀚海般的朝代,烟柳画阁,市井富丽,从王杨卢骆到大小李杜,初唐、盛唐、晚唐,随便一指,便点到一位熟面孔。这样的诗波文海里,崔护并不起眼。翻遍全唐诗,他的诗也不过存了六首;生平介绍更是简单,一句“生卒年不详”,便终了一生结局。浩浩丹青史册,个人生死沉浮,终不过是一星微尘罢了。

    然而,他到底不同。布衣书生,刚刚举了进士第,正是兴兴头头,一发饮了酒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6 23:14)
     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2 12:40)
标签:

杂谈

     随意翻看《意林》,被几个零星句子吸引住,顺势看了几行,真是喜欢,一看作者:汪曾祺!

    心里轻轻“哦”了一声:怪不得。

    爱极汪老的文字,他在士大夫的优雅和世俗的烟火里行走,从容、风雅、温和,也调皮。贾平凹的有些文字不是很喜欢,却独爱他对汪老的一句评语:老文狐。这一“狐”字,果然精妙。

    漫漫看来,许多文章不过以色事人。纵文字里百般婉转情态,却倒底失之小家子气。以色事人的文字,终有色衰而爱弛的一天,即或辉煌,也不过如台上戏子,只博读者茶后一哂。

    爱极汪文里的大家气象,既不做苦大愁深状,又全无油嘴滑舌气。油盐酱醋、家长里短、街巷俚语、诗文歌赋,信手拈来,既古雅从容,又生动有趣;而人生诸多苦涩,已变做一盏好茶,温温写去,不见苦寒,惟静心读了,才能得见其悲天悯人之痛。

    不是谁都能成为汪曾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12 13:53)
标签:

杂谈

   千帆过尽

   一地落花

 

   彼岸,草,开始发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不过茫茫人海里偶然相遇,像两颗星,在交汇的瞬间互放出光芒,而后,各自沿着既定的轨迹前行。

    到底谁是谁的谁?

    仓央嘉措虔诚转遍经筒,他所爱的人儿却被一群喇嘛推开,湮没在拉萨红尘里。

    我常想,后来,她一定嫁了人,穿着红衣,嫁了最普通的拉萨人,从情诗走进生活,从姑娘变成婆娘,消失在市井尘埃……

    而仓央嘉措,带着他的情诗和疼痛,继续做那高高在上的佛。——他注定是佛,无论多么美丽的红衣姑娘,无论多么惊心动魄的爱情,他都必须是佛,高高在上,不沾情欲烟火!

    ……

    原来,所有故事,都有着相似的开端和相似的结局,只是,人们不信,每个人都不肯信!!!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世上唯一独特的传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岂不知,放眼过去,多少同样的故事,在红尘中,陈尸累累,前仆后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日葬侬知是谁?” 谁知道是谁!高颚真可爱,弄出那样俗而又俗的一个结局。虽然有失风雅,却到底适合生活最真实的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些人一直没机会见,等有机会见了,却又犹豫了,相见不如不见。

   有些事一直没机会做,等有机会了,却不想再做了。       

    有些话埋藏在心中好久,没机会说,等有机会说的时候,却说不出口了。       

    有些爱一直没机会爱,等有机会了,已经不爱了。       

    有些人很多机会相见的,却总找借口推脱,想见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有些话有很多机会说的,却想着以后再说,要说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31 11:10)
标签:

杂谈

    也许,自古以来,泰安只是依附泰山而存在的一个符号。时光漫漫,所有风物人情、时光雕痕,连同几十万人民,都简化在两个汉字上。

   从谢道韫到杜甫到曾巩到老舍李敖,笔下泰山挟万钧而来,却有谁眼里瞧得进一个泰安?更别说五帝三皇浩浩荡荡封禅而来,求基业万年、永寿永康,泰安不过是大片繁华前的一点微尘——歇歇腿脚,伺候伺候兵马,如此而已。是的,五岳里,其他四山尚仰泰山鼻息,更何况一个小小的泰安?

    车至泰安,新城区已小有规模,尚在营建之中。人少,车也少,仿佛装饰时尚的高级时装店,一天也没几个人进去,冷清的现代感。倒是一些外墙尚未装饰的高楼,露着灰色的水泥和空空的窗,坦白得亲切也可爱。旧城区并不整洁,也并不脏乱,人多,车少,很自然,很随意:简单的店铺招牌、悠然的来往行人;小白狗脏着毛在水泥地上打滚;街树下,一个男孩子正花尽心思逗笑身边的女孩……

    傍晚,和朋友约好转转泰安老城。一座城市,只有在傍晚和初初入夜时,才揭去所有硬硬的客气,放松坦然下来,在酣睡前,彻底散发它真实的味道。

    从住的宾馆出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7 23:15)
标签:

情感

 

 

 

  兰芝生岸,静水流香。 

  我有焦尾,清音汤汤。

  不娱嘉宾,无设雅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人说,中国帝王史上真正堪称大诗人的,只有两位,魏武帝曹操和南唐后主李煜,其余种种,不过雅喜涂鸦而已。我倒以为,无论政治才能还是辞章气势,堪与魏武相比者,该是毛泽东。诗词“南面王”李煜,虽笔丽句绮,却绝少帝王之气。政治上,他昏聩懦弱,文辞上,他柔弱缠绵。“书摹二王而格不肖,诗耽唐宋而气不逮,徒见雅音靡靡,情思昏昏”。

    而毛泽东和曹操,他们的诗词有太多相似之处,同样的雄心壮志,同样的涉笔成章,同样的纵横豪放、大气淋漓,同样的神思飞动、气韵横生。只是,他们仍旧有太多不同。大气磅礴里,魏武帝多苍郁悲凉,多深沉悲慨,多文人忧思;而毛泽东的诗词则多乐观自信,多激情豪迈,多志士雄心。同样的秋天,同样的碣石,同样的沧海,魏武帝笔下一片“秋风萧瑟”里“洪波涌起”,虽有“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乐观,却终抛不开他文风内蕴的慷慨悲凉,读之,心胸深沉开阔;而毛泽东笔下满溢战斗的豪情,必胜的信念,“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读之,令人血脉贲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一个无比温柔的女子,日日穿着碎花衣服,扎着清爽的马尾,安静的长大,安静的等你。
   在你到来之前,没人有任何人走近我,我,清清白白着所有世界,只等待与你相遇。
   你可能是一个货郎,也可能是邻村的农夫,不管怎样,在一个清雾初起的早晨,或者慵懒困倦的午后,你必须要穿过我的村子,与我相遇。
   是的,是的,我就要你这样和我相遇。我要你挑着货担,或者扛着锄头,路过我的家门,在看见我的一瞬,为我失神。
   然后,是琐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