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助
孙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171
  • 关注人气:1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小引:自第八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公布后,在古建类全国文保单位中,我感觉古塔占数最多。我有一位朋友,对山西、辽宁、福建某一地区,地毯式访问全国文保,也总结说好像古塔类最多。在古建里,古塔为何易存留呢,我与孙民议过:古塔无木或少木并建筑紧凑,比多木又阔大的古殿更耐火、耐风雨;历史上的拆庙毁殿,除了政治原因,也因欲取木料而做新用(如梁思成考察过的宝坻力士殿);有的塔早就是地标并且宗教涵义极少(坏人根本也住不进去),就算在破四旧最甚的六十年代,这样的塔也保留了下来;如沈阳东塔机场的东塔和呼市白塔机场的白塔(我甚至看到一份那个年代署名为xx革命委员会的文件指示要修葺该白塔);在农村塔因高度也具实用性,在黄淮平原我就几次见过村里的高音喇叭架在古塔上。我与孙民隔几年再来同一座古塔时,发现它已经从省文保变成了全国文保了(比如震留塔,原来落款“xx革命委员会”的文保碑被换成“国务院”的了)。五六年前,我与孙民免费寻访各省的古塔,也遭过不少讽嘲,而近一两年,这样的声音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引:在山野或僻村,我的辩向能力或孙民的打听路径能力都比较强。四五年前还没有导航,在山区找不那么出名的塔,是要凭经验的,比如:根据塔的名字判断是什么性质的塔,若是风水塔就要根据山水地形来分析它会在哪;如果仅是塔墟就要根据寺墟附近的崖势、林木、小径来估摸;而在山下打听山上不很具体的东西,则要不厌其烦从不同角度问老乡——换算式地提问。当然,有时也是押宝似地寻塔。当我俩靠“绝招”或运气找到那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塔,往往互相夸奖不惧肉麻。近年导航普及,一搜索一定位,一部手机就把我们的“脑机”给废了,一身鸡毛蒜皮的本事就过时了。尤其是无人机一升空,人还在山下,朋友就指着山上的那个目标说“你看就是它”。但终于有一次,我们在一个雨天进入无人的山谷,手机信号没了,林木密了,岔道出现了,我们根据粗疏地图的山峰与村庄的标位,回忆老乡讲的方位细节,辨识不同小路的特点,坚定地往前,衣鞋皆湿,蓦然转头,那塔却在绿叶欗栅中。吹点牛说:我们是嗅着塔的味一路找过来的。找这个塔,很过瘾。不过孙民故意说:若是走错了一条沟没找到呢。的确,这样的事也有,那我们也不会“像傻逼一样沮丧”,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引:我与孙民的访塔,大多是取公共交通加上步行,一天也就看一两个塔,这就高兴得像农夫今天没白干了。一次我俩跟着小磊访塔,一是他有车,二是他提前搜好塔点并优选好路线,所以我们每天看四五个塔而连看五天。繁花似锦呀,看的是塔全部,来不及数一个个的塔之花。那种兴奋餍足,好像今天吃了五顿红烧肉,是不是有点暴餮天物呢。谈及这日的五次塔之美享受,有点论不太清,塔像一锅浆糊,孙民说审美疲劳了呗。以往,多有为一个塔,我们坐车又徒步甚至迷路,到天黑前终于找到那个塔时,我俩那种满足呀。一路的辛苦甚至怕找不到的焦虑以及晚餐的肉菜,都加深了对那座塔的理解和记忆。其实,扫荡式的访塔与游击式的访塔各有意义:现代或旧式;群体或个体。

 

273、兴城的白塔乡接莲花山社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坚 

小引:因疫出门不方便,就越想出门,不管遍处的人脸都裹着白色的小方不祥,也不管一道道健康码检站像一道道狱门,反正我和孙民一次次出门跨省。也不见得非寻古塔,赶上什么算什么。这年四月下旬小华带领我们玩废三线、废监狱之旅,当然参加,就像老人报名了青年团,什么都能得照顾呀。废三线、废监狱附近会有古塔么,凭以往的经验,也许因为我们的塔缘,不专门找古塔也能撞上古塔的。就拿此旅来说,去广元煤矿监狱废址就先看见了南山塔,去老北川的地震废址的半路就路过了安州的文星塔,还有绵阳的南塔、剑阁的文峰塔都是不在计划内的即见。孙民夸我说:你一来,塔都不敢躲了。跟着主见既定的年轻人玩,我和孙民很识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坚

 

小引:孙民这半年来为朋友们刻了七八十个名章或闲章,圈里毁誉不一,他自己我行我素,朋友王爷挺他并帮他引荐——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孙民免费寻访各省的古塔(三十三)

 

/阿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阿坚

小引:老得跟不同的人解释为什么访塔,已能说出第二十条理由,比如塔是古代最高的建筑;第二十二条呢,塔是个抓手嘛,拎其它就自然带出了建筑佛教文化呀。总之,老答问我俩已经很油了。也有人挤兑说我俩访塔,因不是专家就显得有气无力,像是挠痒痒。我喜欢朋友罗艺的“志同道合”之话:我也是玩塔的嘛,我穿越过塔克拉玛干,我登慕士塔格,我还会做塔玛鱼,我小时吃过好多宝塔糖呢。全国地级文保以上的古塔,估计上千,我也就访过四分之一,我对孙民说,没见过咱们的塔还在等着我呢,孙民笑说,有的塔一辈子也见不到你,没事,它们不急。不知啥原因,访塔写塔,让我俩的性格都增加了些弹性,不像塔那么轴了,尤其老看残塔,觉得人也破烂一点才自然。在山里找塔时,我俩也常抬杠,甚至互相看笑话,一次是小路分叉时我俩也分歧,他认为塔在坡上,我以为在沟里,只好约定分头而看见后喊一声或反追(山里没信号),那次是我刚一拐弯就看见塔了。我没及时喊他,结果让他累走了半天,终会上后,他倒不埋怨,只是说:你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不惜让别人错得更远,是为了让教训更加深刻么。还有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坚文】与孙民免费寻访各省的古塔(三十一)

 

/阿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1-25 09:36)

换地转古塔

——与阿坚《…访…塔》(以29为例)的互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引:疫期,北京西山的寺庙不开,我与孙民爬马鞍山野道或九龙山野道,来到了戒台寺或潭柘寺跟前也进不去,甚至从园丁走的后门溜进碧云寺也被叱哄了出来,就连孙民解释说想为疫期的人民祈福也不行。一阵,天晖也跟我俩访过几个塔,他还为因疫去世的人们默哀,然后不得不陪我俩喝酒,我还说:酒里有悼念也有新生,塔是立着的,酒是流着的,它们通。古代时的寺庙是怎么对待疫情的呢?后来在酒桌,我俩求问王爷和顾师。得到了启答:高僧们不怕瘟疫,主要是他们内心安静和强大,既来之则安之,不紧张,视瘟疫如自然;再就是寺庙多在山间林中而远离市井,疫气少;最重要的是食素而杜绝了大量潜在性病源。王爷又说,有的老和尚对瘟疫是有预感,是有警告的……;赵州和尚从谂一些看似俗常的睿语,人们不信,甚至塔万年回到柏林寺时也不收待济,备受凄凉,直到多少年后人们才悟过来。我与孙民访过元代修的从谂塔,当然是啥也不懂,瞎玩。听说疫期的三四月份,柏林寺也没开。我还与孙民议:关键时候,想去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