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基础资料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5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青泥子
青泥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062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亲密的博客
博文
置顶: (2007-04-19 09:07)
  主讲:安部司 (从事食品添加剂推销工作20多年,人称“添加剂活辞典”、“食品添加剂之神”。他不仅熟知各种添加剂的作用和用法,并亲眼见证了食品加工生产的“幕后”)。
  
  今天我要给各位讲一讲食品添加剂的问题。讲之前,我先给大家做碗排骨汤。请看,我面前的这排瓶子装了一些白色粉末,我要把这几十个瓶子里的粉末都混在一起,然后再把开水倒进去,搅拌一下。好了!排骨汤完成!谁愿意尝一尝?别害怕呀!就请这位勇敢的男士吧。
  “啊,真的是排骨汤。真的很好喝呀!”
  怎么样,这就是你平常吃拉面的那个汤吧!大家都看到了,我做排骨汤时根本连一根排骨、一滴真正的排骨汤也没用到,仅仅用了这些瓶子里装的白色粉末,而且尝过的人都觉得味道不错。这些白色粉末,就是我下面要讲的食品添加剂。
  我们很多人都不清楚自己平常吃的食品是怎么加工成的。你以为骨汤拉面就是用排骨熬成的汤做的,你以为那些颜色鲜艳的果汁饮料都是用水果榨汁做的,你以为喝咖啡时加的奶精就是用牛奶做的……事实是,你眼睛看到的、嘴巴尝到的并不是真的,漂亮的颜色、诱人的味道都可以由添加剂变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2 14:52)

QC兄:

    上封信寄出后,一直在等。前天终于收到了邮包,刚又收到信,才放下心来!

想必这二个月的时间,用在整理你的文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2 14:31)

QC兄:你好!

九月的信已经收到,当时曾写了封回信,原打算找找路路的那本书一并寄出,可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9 21:20)
标签:

杂谈

"人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每当我遭遇困境时总是会想到妈妈教我的这句话。2000年我颈椎病和肩周炎同时发作,疼痛折磨使我日夜都不得安稳。我去昌平住院治疗,什么疗法都试过,只有暂短时间的缓解。我坚决要求出院,不治了。回到家后我采取"精神胜利法",在心理上和疼痛对抗,心里默念"疼吧,疼吧,看你疼到几时?"。疼痛却渐渐减轻了,直到痊愈。我生病时从不会哼哼唧唧,叫苦叫痛。这都是继承了妈妈的基因。

妈妈很早就腰疼,总是默默地忍着。有人说同仁堂有一种贴肚脐上的膏药治腰疼。妈妈买来贴上了,却引起过敏,起了一片大水泡,发炎了。有人说"依克度"好使,一种黑色的药膏,抹上了,未见好使,反而溃疡得更厉害了,每次换药都是血淋淋的……妈妈从不说疼,家务活一点不耽误。这事我记忆很深。

妈妈绣花做衣服有时整夜整夜赶活,我们还以为妈妈身体是铁打的呢。现在思念起那时我怎么从来没有想过要给妈妈揉揉肩捶捶背?追悔莫及!


爸爸过世后,妈妈来北京小住,谁曾想发了脑出血。这一病,健康状况大不如以前了,行动变得困难了。我们也是为她想,坚持让她尽量自已行走。她很听话,扶着助力车,生活基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1 20:44)
标签:

杂谈

五九年姐姐毕业分配到吉林工作,我去沈阳念书,咱家俩个大孩子都离开了家。

离家的滋味很难受,自个知道。但是从未想到过母亲的思念比儿女更甚!

寒假回家看到妈的头发变白了,人也老了。我看到家里的两个铝锅都换了底。妹妹说妈想你们,常愣神,连着把两个锅都烧掉了底⋯⋯

六一年暑假我先去吉林看望大姐,在,吉林快活地住了几天。

等我回大连家,妈很高兴,什么也没说。妹妹和我说,你可回来了,这些日子妈妈天天去火车站等你!

我心想我在吉林玩的痛快,根本没有想过妈妈正在家昐我归来呢!

六五年老爸厂子迁到三线,妈妈硬是坚决留在大连,独自撑起这个家。

六八年三妹四妹和二弟三个孩孑一块下了乡,一下子走了三个,做母亲的心里该是多么的痛苦?

妈妈四十几岁头发就全白,牙齿也掉光了。真是操尽了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1 20:40)
标签:

杂谈

大金星

56年上了高中,是保送的。爸爸听说儿子是保送的,就把他的一支金笔奖励给我了。

美国的派克钢笔世界有名,中国造的就属金星钢笔了,管它叫"大金星"。大金星笔管黑色,很粗。值钱在笔尖,是用黄金制作的。有一支大金星別在上衣口袋上,也是很"展扬"的身份的象征。

这支笔另有意义的是笔管上刻有爸爸的名字,在直径约三毫米圆圈里刻有"金华"二字,朱文特别醒目。

得了这笔特高兴,揣在兜里,就自个儿去星海公园玩去了。

我在海边四处游荡,天渐黑了才回家。到家后才想起那支笔,一摸兜,"大金星"不见了,我还没用它写过一个字儿呢,就弄丢了。我十分懊悔。我不敢让爸爸知道,却悄悄地和妈妈说了。

妈妈没有一点责备意思,她和我说,天已经凉了,海边也不会有太多人,你再回去找找,兴许能找到。我说,上哪儿找?找不到了。妈妈看着我说,要不,我和你一块去找?

妈妈的脾气我知道,有股犟劲,做什么事都要尽力,东西丢了,也得去找找。就是找不到,也是尽力了。

我只好又回到海边,逛了一圈,我知道,大金星肯定被人捡走了,找不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1 20:38)
标签:

杂谈


咱家有两口锒铜的大樟木箱,里面装的满满的。

咱爸爱钱舍不得花,咱妈可不,她觉得存钱不如存物好,舍得花钱,有钱了就买些东西存着。实行布票之前光是"司各脱"牌府绸衬衫一下子就买了五六件,白的黄的蓝的好几样色,真够我穿的了。

箱子里有妈妈结婚时穿的两件缎子大褂,缎料绣花相当漂亮。迪迪出生后,妈妈把那件粉红色的大褂改成迪迪的小斗篷,还做床小棉被。这两件大褂留到今天也可以当做文物了,因为它是手工做的。

箱底压着爸妈的婚书,这可是我们这一家子最重要的文书。小时候看了总有一种莫名的快乐,小心地放回去。爸妈婚书连同那些珍贵的老照片竟然在文革中化成了灰烬,令人痛心不已。

樟木箱里还藏着贵重物品,银元小宝和八个金戒指。有这些东西在樟木箱里却从未上过锁。妈妈是粗心?还是妈妈轻财?

这些值钱东西陆陆续续全都买卖掉了。金银货禁止私人交易,只有国家银行收购,一个戒指只值17块钱,袁大头银元一块只给人民币一块,简直太亏了。最后的拾个银元还是我去中山广场银行卖的。

现在金价银价高了,我和妈妈说能留到现在可值钱了。妈妈打断我说,留着这些干什么?我的孩子怎么养活?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9 15:02)
标签:

杂谈

买来的花卉总嫌盆小要换个大些的盆。可是,换了大盆花不见长,有时甚至会渐渐枯萎。

前几天,买了棵枙子花带的是塑料软盆,这总要栽在花盆里的。加了些腐殖土栽在一个大瓦盆,狠浇了些水,放在了阴凉处。

过了几天,我发现这枙子花不见返青,嫰叶都发蔫了。

我突然想起前些天移杏树时小王指导绿化工埋土时说的一句话:別埋深了,要和原先的地面一边齐。埋深了影响发芽!他就是学园艺的,他的话肯定是对的。

瓦盆比较大,栽的确实深了,比原土深了有5、6厘米。我重新翻盆,发现原土很硬,就用电动喷雾器把土块冲出须根,再用手掰了掰,试图把紧密的土弄的软一些,实际是白费力气。

重栽后,圧紧土,再次狠浇了些水。

第二天早上一看果然嫩叶立起来了……

原来我们以为植物的根部以上是树的脚。实际那里不是脚,而是树的脖子。埋深了,就像拤了脖子,它会死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9 08:39)
标签:

杂谈

近日海外媒体报道一则婴儿孵化器的新闻引起人们的震惊,以为未来的人类可以不经怀孕就能工业化的生产人了。特别是一些女性感到特别兴奋,盼着免除女人怀孕之苦、分娩之痛的日子早日实现,真正实现了男女平等。
经过性交而怀孕,妊娠至胎儿成熟而分娩,是一个生命诞生的过程。人类有別于其他動物,人类在这过程中有自然界的属性展示,性欲的结果,延续了人类的生命是铁定的自然规律。人类有思想,在生命延续中更有着不可或缺的生命体验和记忆,历史文化形成的社会规范人伦道德。母爱之伟大,与其含辛茹苦地养儿养女有关。母亲在生儿育女中的付出是巨大的,孩子是妈妈身上的一块肉,因而使得母亲比起父亲来说更加珍爱子女,从而造就了伟大的母爱。動物都是这样。
孵化儿的母亲,只是有血缘关系上的意义,而失去了做母亲的最本质的生命体验。对婴儿来说,妈妈和爸爸最大的不同就是妈妈有乳汁,爸爸没有。一般人都知道未经过分娩的女人的乳房是不可能分泌乳汁的。母亲亲自哺育婴儿就成了空。那末,对于孵化儿爸爸妈妈有什么区别?这在人伦上岂不是一种颠覆?
从生物学看,怀孕是一场精子竞争,优胜劣汰,自然选择。妊娠期母亲无偿的提供营养和免疫抗体,抵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6 19:08)
标签:

杂谈

小炕
住進了日本房(西安路79号),生活的品味还老样子的。
日本房内都设有厕所和浴室,刚住进去,来不及改,糊弄着还用过。
过些日子,总是感觉厕所在屋里不好,住中国房时厕所都在外面。山东老家就更別说了。说来也是这栋小楼是日本人快倒台时盖的,就很简陋,厕所是旱厕,不如抽水马桶卫生,总有些骚臭气味。浴室里没有澡盆,是个直筒的大铁锅,锅㡳下烧火,烧热一大锅水,费时费力不说,洗完后还得一瓢瓢舀出去。全家只洗过一次,还记得我们嘻哈蹲在锅沿上不肯下到铁锅里,怕锅底热烫了我们脚的情形。再说,家门口就有澡堂子,一星期去洗一回也行了,就沒再用这个大铁锅洗澡了。
待到后院修好了厕所就把这厕所和浴室全给拆了。在墙上开大窗户,就成了一间小屋子。浴室原来就有烟筒,现成的利用上,盘了舖小炕。山东人习惯睡炕,经这一改造,日本房彻底的成了中国房。
炕面抹的是蔴刀白灰,白白亮亮的,很平整。白天里不铺草蓆、炕被也可以直接躺下。
后来,人口在增,小炕睡不下,妈妈就和爸爸合计把整间小屋改成满炕,小拉门一拉,就成一间名符其实的"炕房"。这在别的人家是没有的。冬天,全家七八口都睡在这炕上,挤是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4 09:5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