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微诗中国
编剧白天的博客
知网空间
外国诗歌
习古堂
好诗文网
中国小诗网

中国小诗网

中国小诗网

中国微型诗
国际短诗网
大家诗歌网
华夏微型诗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亚夫
亚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955
  • 关注人气: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9-09-30 10:00)

1、韵:有内韵外韵之分,强加的韵脚,是儿歌。古人用韵,内和音律之转幻,外应自然之变迁,妙曼无度,却有迹可循,雁翅拍空,鸿爪印雪,无为处见有为也!
    2、解:诗,没有解错的时候,因为它不是方程或定律,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法,这就是艺术的无限性。
    3、虚实:随意而赋形,随行而化意,随意而流虚,随虚而走实,界于虚实之间,则游离无阻也!清.吴乔:唐人作诗,自述己意,不必求人知之,亦不在人人说好;宋人皆欲人人知我意;明人必欲人人说好,故不相入。今之诗人与明人何其相类也!
    4、空灵:空,而后有灵,空之过度,立见苍白,作病夫叹、怨妇吟,若雪上画松,僵硬如石;刻意,貌似精致,实则呆板,因为他是雕刻之家,剔透处,显见自己的大名。
    5、语言:轻、柔不怕,怕的是,轻而无势,柔而无骨,若阴流暗溪,音色淙淙,不现天日,末流归川,浑然江河之滔滔。
    6、一首好诗的鉴定总在似与非似之间,有所指,又无所指,无所指,乃有所指,留给主题和读者更多似与非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6、蘸着月色把心涂染//悬腕  弄皱了思念的烟//漂洗过的文字  在夜空盘旋《远情》作者:静思

亚夫简评:此诗借画笔摹写心境,极尽渲染皴摹之能事,月悬如盘,远情似烟,可惜浓的化不开,“漂洗过的文字”,赤橙黄绿青蓝紫,只好“在夜空中盘旋”。

17、风来 雨过//树杈上 端一碗//热腾腾的生活《鸟 巢》作者:残文

亚夫简评:首行是环境强化描写,旨在凸出“鸟巢”风雨飘摇中的存在之难,适得其反,不仅没有起到“强化”作用,而且倍显苍白。为什么?因为只是浮于表象的衬托,而没有骨肉相连的血脉关系。所以,接下来的运作只能抛开情志而改走趣味化的旁门左道,又因为扎根不深,趣而无味,反觉轻浮。

18、妖姬惑乱//帝皇花天酒地,终日不朝//故国前景渺茫《云 海》作者:严家威

亚夫简评:套用李笠翁论词曲的话,一说“立主脑”。主脑未立,则千奇万幻,枝蔓丛生,山石嶙峋,欲观云海,何寻路径;二说“减头绪”,删繁就简,始露真容,梦里花开,亦染春色。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序曲)

六十年一个甲子,

六十年一次轮回,

六十年的梅花,

映雪怒放在山崖;

六十岁的雄鹰啊!

又重新披上了金喙铁爪的“盔甲”。

六十岁理应是品味胜利果实的季节,

可你收获的镰刀依然“嚯嚯”闪耀着光华;

六十岁理应是静泊在港湾里的一艘驳船,

抚摸着汹涌浪涛刻下的伤疤

回忆,并骄傲地诉说它英雄史诗般的神话;

六十岁啊!理应将高举的火把庄严而自豪地放下,

理应将熊熊燃烧的火把传递给他

传递给后来者,传递给青春好年华。

山雨欲来,风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分类: 亚夫精选文集

1

要磨刀

就先把自己磨亮

2

英雄把眼睛抠出来

放在

魔鬼的头顶上

3

喜欢自溺的诗人

站在冬天的风里

哆嗦

4

一个真正的哲学家

能把爱情

拧出水来

5

在酒瓶的隔壁

有一张脸

含苞待放

6

最后悔的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情感

文化

分类: 亚夫精选文集

63

我要去远方  萤火虫

已提前驮走了行囊

64

夕阳  咬破手指

给黑夜写情书

65

我几乎花光了黑夜的灿烂

磕长头的人还迟迟没有回来

66

在你的月光下敲门

狗尾巴草  抿着性感的嘴唇

67

那晚  梅花开了一树

我听见  山上的雪人在哭

68

我把门关在背后

随风而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一只白鹭在孤飞//它用风和翅膀包围了//这座不抬头的城《所见》作者:晴天愿

 

亚夫简评:如同那位伪币制造者,晴天愿的微型诗向以氛围制造而独立特行,孤飞天外。

有一种微型诗让人怦然心动。一眼望去,却山无云岫,水波不兴,可称之为:一眼清。如“窈窕女子,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辗转反侧”,一朝抱得美人归,原来是撒泼弄痴的蠢妇;

有一种微型诗让人流连忘返。穿梭其间,却空洞延续着空洞,茫然掩饰不住茫然,诡谲不正,故作惊人之语,可谓之:再回首。“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不止今夜,今生也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

还有一种微型诗让人沉下心去,抬起头来。晴天愿的微型诗就常给我这样的感觉,常使我沉下心去扣问心魂,常使我抬起头来聆听呼唤。一如那只孤飞的白鹭,它执意从“一行白鹭上青天”的空空大梦中退缩下来,退缩到自己的天空,并打开了自己的风和风中的翅膀,它死死地盯着那座空城,死死地盯着翅膀之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站在山顶 撕一块白云做手帕//别时擦泪累时擦汗伤时擦血//回来拧它给故乡下雨《故乡情深--3》作者:亥子

 

亚夫简评:一首诗歌的灵魂是情感;

没有情感的诗歌是孤魂野鬼的喧嚣;

虚伪的情感里没有灵魂,就像一座破败的房子,一座破败的房子留不住风雨交加中做窝的燕子;

虚假的感情不仅照不亮自己的内心,也照不亮自己要行走的路;

真情是一面镜子,它往往在你目光之外鉴证着你,也鉴证着你的灵魂,这面镜子的背面叫:诗歌;

真正的诗歌哪怕蒙上灰尘也从不轻易转身,因为它担心情感的败坏,也担心灵魂蒙羞;

一个诗人往往是从羞辱中睁开望眼的,他还将从羞辱的火焰中站起身来,并学会了感恩;

诗歌和诗人是荒野中一同生长的两棵独苗,他们因拥抱而茁壮成长,也因拥抱而信奉了宿命;

诗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奈。透支着青春//换了无数画笔和色彩//前途 一直在画里虚幻着《艺术生》作者:点亮心灯

 

亚夫简评:仿佛身陷空洞无底的天罗地网之中,眼睁睁折断了骨头却无法挣脱;终于挣脱了,又迷失在无限徒劳的盲巷里,任你磨穿了脚掌,走不出今生的虚妄……

恍惚我又看见了,看见了血色黄昏中的梵高,他守护着今生惟一的耳朵,守护着海洋一般汹涌燃烧的向日葵,倾听着太阳,倾听着太阳噩梦中的天籁;在天籁的那一边,是高举着梦中画笔的高更,是那个花光了月亮和所有月光、空攥着六个便士当当响的高更,那个梦断塔希提岛的高更,那个将生命底色燃亮夜空的高更……

他们高举着画笔像高举着高高在上的头颅;他们变换且变幻着色彩像洒尽鲜血的英雄。他们从生命的尽头吟诵而来,顺流而下、随风而逝,他们畅游在血浓于水的一场场大梦中,他们在一场场血色染红的大梦中抚摸着五彩的天空。

这是一首艺术生命或生命艺术的赞歌,它将随着你生命的舞姿变幻着音调和色彩,它属于每一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01年苏利·普吕多姆(1839~1907)法国诗人。主要诗作有《命运》,散文《诗之遗嘱》和《论美术》等。1901年作品《孤独与深思》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是高尚的理想、完美的艺术和罕有的心灵与智慧的实证'
  *1902年特奥多尔·蒙森(1817~1903)德国历史学家。主要诗作有五卷本《罗马史》等,并主编16卷《拉丁铭文大全》。1902年作品《罗马风云》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 “今世最伟大的纂史巨匠,此点于其巨著《罗马史》中表露无疑”
  *1903年比昂斯滕·比昂松(1832~1910)挪威戏剧家、诗人、小说家。主要作品有剧作《皇帝》、《挑战的手套》,诗集《诗与歌》等。1903年作品《挑战的手套》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 “他以诗人鲜活的灵感和难得的赤子之心,把作品写得雍容、华丽而又缤纷”
  *1904年弗雷德里克·米斯塔尔(1830~1914)法国诗人。主要作品有诗作《黄金岛》《普罗旺斯》《米洛依》等。1904年作品《金岛》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他的诗作蕴涵之清新创造性与真正的感召力,它忠实地反映了他民族的质朴精神”
  何塞·埃切加赖(1832~1916)西班牙戏剧家、诗人。主要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6、藤蔓  绑架那片阳光//结痂的痛里//看风雨如何拷问  蓝蓝的梦  《呐喊的树》作者:问心

亚夫简评:如何判定一首诗的好与坏,似乎从来没有一套金科玉律般的理论作其后盾,也没有一个精细而严谨的公式可以套用,也许这就是艺术的艺术性吧!但拨开云雾,仿佛又依稀可见“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蔚蓝色光芒,即诗歌意旨的多样性或不可知性。一首诗有所指又无所指,无所指实有所指,恰是诗歌本身的所指性。当你身陷诗歌的重重包围,左右冲突,不见生门,只是被一派混沌或清澈裹挟着、引领着,不可识别(曲径通幽处),不能辩白(欲辨已忘言),如同拈花的童子,是向佛祖示笑(有所悟)?还是向妈妈撒娇呢(我不过一个吃奶的孩子,傻笑罢了)?这就是我读这首诗的感觉,也是我读这首诗时的困惑。

17、弯月载来沉甸甸的故乡//我把梦折叠成//稻花香的  两岸……《秋收》作者:江训榜  推荐人:金子

亚夫简评:那晚,弯月是游子远行的扁舟,浪在梦中翻涌的波涛上,一浪一浪,满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绿柳枫先生是以结构见长的微型诗诗人之一。

坚持结构主义创作无疑是对传统思维方式的一种挑战。当然,此专指微型诗。而现代诗歌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春雷炸响之初已异彩纷呈,摇撼的神州大地心猿意马、神魂颠倒,以至后来千姿百态、变化万端,愈演愈烈,一时竟呈现出无力把持之势(是否由抗争而奔向了自由犹未可知)。这些崇尚自由而又放纵不羁的诗歌,似乎走在了以马原大师为代表的结构主义小说创作的前面,并为“写什么”和“怎么写”的不休辩论提供了光怪陆离的素材和更加诡异的根据。

重视结构的变化或变幻是微型诗自我觉醒、也是微型诗自我成熟的表现。它进一步扩充了微型诗形式上狭隘、内容上逼窄的“螺蛳壳”领地,并使“水路法场”一路向民间延伸、向民心渗透的可能性展露出了一线曙光。

赖杨刚是坚持创新求变的急先锋之一。他的结构变化表现在从形式到内容的有机统一上,统一的前提是魔方式的拆解、瓦罐式的打破和农民军起义式的颠覆。然后他尝试用一百种草药熬制还魂汤,南山之石为骨,巫山之云做肉,他甚至不惜以跳大神、鬼画符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