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恕不接受约写评论文章

未经允许博文不许外用

个人资料
汤养宗
汤养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1,660
  • 关注人气:4,0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

联系

tangyangzong@163.com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0-31 19:18)
标签:

十年自选十首

分类: 我的短诗

    又一个世纪的又一个十年又要过去了。我心慌,对诗歌,也对自己的写作。对这即将过去的十年我选出自己的十首诗。我向自己的诗歌生活致敬,也向一切好的诗歌文本致敬。好的诗歌拒绝有二,它已归一。总是这两头:内心的热,与文字中的冷。我的坏脾气与诗的无边宽大。我在自己每首诗歌里传达了对这个世界的伟大敬意,而我却一直躲在自己渺小的文本里哭丧着脸,像个永远没有明天的孩子。诗歌不给诗人可靠的明天。“我父亲说草是除不完的。他在地里锄了一辈子草/他死后,草又在他坟头长了出来。”这是我最近刚写下的两行诗。

 

汤养宗:十年自选十首

 

《人有其土》

 

人有其土,浙江,江西,安徽,湖南,广东,江山如画

更远更高的,青海,云南,西藏,空气稀薄,天阔云淡

北为水,南为火。我之东,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

祖国是他们的,我心甘情愿。

只收藏小邮票。和田螺说话。转眼间把井底青蛙养成了大王。

在故乡,我常倒吸着一口气,暗暗使劲

为的是让我的小名,长满白发

这多像是穷途末路!令人尖叫

现在还爱上了膝关炎,用慢慢的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私下里养了那么多东西,十只老虎,一只蚂蚁》

 

我私下里养了那么多东西

十只老虎,一只蚂蚁

天边几颗很是私人化的星星

海面上那群神出鬼没的蓝鲸

太平洋洋面上今年第某号台风

一罐月光,取于山顶上枯坐的夜晚

总有一个声音在威胁我

说:我要杀了你

我说慢,我把我养的一样样拿给你看

结果这个人改了口,说错了

我不能杀你,我也杀不死你。

2017-12-18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与那个网名叫时光魔术师的人厮混了这么多年》

 

那天起,他取了这个怪名后,那天起

他也开始有了我的名字。

一人做事可以一人当吗?那天起

我也开始思考这问题:当老虎又被叫作大虫

弘一的身后还有个李叔同

便明白为什么许多候鸟在南方是这只鸟

到北方又成为另外物类的秘密。

一只鸟被同一场风雨吹打,可以流出

不一样的眼泪。仿佛是

与另个人靠在一起,又相当于

一碗苦药分成了你喝一口我也喝一口。

这分身术还包括看住他的种种器官

他的眼睛,鼻子,口臭,有毛病的胃口

铁石心肠成了你的心肠与我的心肠

统一使用与各自为阵,像天下合久必分

你看我多出一条尾巴,我看你

完全是被国家划出的另一块地。

某面镜像里也有全家福的时候,再多看一眼

又藏有各自的小把戏。这是难题

也是某王朝的两个版本,你的正史与我的野史

2017-12-1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那么多人喜欢一上来就扒光你的衣服》

 

那么多人喜欢一上来就扒光你的衣服

喜欢你亮了底,让你最不想

让人看到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昨日,我又看见一个女人

在大街上剥另一个女人的衣服

好像只有扒光别人,留一点点也不行

才有最后的胜利,我思考过

这当中的人心,拼命哭并用手遮挡的一方

又被人掰开,没有一个改口说

“你看吧!这是我的玫瑰,比你们都开得好!”

2017-12-10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古玩传

分类: 我的长诗

《古玩传》(长诗)

 

“凡是有相,皆是虚妄”

                 ——《金刚经》

 

 

1

没有入史又入土不成的古玩们,有许多

可信可疑。比如青铜或瓷器

会偷偷变成两块泥巴捏在一起

相似的影子,靠拢,带着蛊惑的气息

过度处,花影摇晃,不同的名字

在长眠中惊醒,春花与秋实

混为一谈;有相与非相,都列于高堂

烧出它们的年代也相互串位

唐代的窑火,在元朝的另一件上

偷偷蔓延,显示了当中一方

对谁都不想认账的坏脾气

譬如街边,有人从衣袋里掏出一块月亮

另个人则把自己的长发甩成彗星的尾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谒李叔同净峰寺留锡处石室》

 

在一个最好的时代依然能看到

李叔同自制的便溺处

同样,这一是一二是二的下午

天上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雨水

对我的头脸洒下几滴,又立即无影无踪

 

我爱这座儒释道相依同处的奇山

变形与寄存手法多端

满眼乱石,比世道中的拥塞

分出了更细致的分道与扬镳

某处有仙人登天的足印

显然,在世的人,都有逃遁的子虚乡乌有村

更爱先生的隐与显,有形与无形

在山顶呼啸而去的大风中

人间留下了人间,肉身却不尽然

 

而你我一定有孤清时的排除,比孤愤更不得法

一泡冲天,对着满天下的这名声鹊起

2017-12-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有时,你会喊一声自己的名字》

 

相信你也做过这样的事,四下无人时

曾偷偷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

如果那时是酒后在卫生间,这一声

会被你用自来水随手冲掉

如果面对的是一条大江,情况便很不一样

你发现,自己的名字竟是如此壮阔

曹操,也比你小。

2017-11-27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27 05:39)
标签:

老是有误传

分类: 我的短诗

《老是有误传》

 

老是被误传,有另一个星体

正撞向我们居住的地球

让人无心喝酒吃菜,无心弹琴吹箫

无心借用你的身体,流传我的身体

其实这一切都说反了,其实

可以咆哮出来

它正是无数精血中的一枚

当中也饱含着我对谁与谁难言的愤慨

说来就来。要撞向你那颗著名的血卵

2017-11-2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24 20:39)
标签:

古玩们

分类: 我的长诗

《古玩们》(长诗)
 
“凡是有相,皆是虚妄”
                 ——《金刚经》

 

1
没有入史又入土不成的碎片,有许多
是可信可疑的,比如青铜或瓷器
会偷偷变成两块泥巴捏在一起
相似的影子,靠拢,带着蛊惑的气息
过度处,花影摇晃,不同的名字
在长眠中惊醒,春花与秋实
混为一谈,有相与非相,都列于高堂
烧出它们的年代在相互串位
唐代的窑火,在元朝的另一件上
偷偷蔓延,显示了当中一方
对任何都不想认账的坏脾气
譬如街边,有人从衣袋里掏出一块月亮
另个人则把自己的长发甩成彗星的尾巴

 

2
本来只作为气体摆设的一两件
可有可无中,却有只老虎闯了出来
让另一件大为惊怵,以为这是谁的宫廷
别的一直保持冷漠怪异的表情
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有人皮
我有铁石心肠,在很浅的光阴表层
它们的心事有不同的疤痕
如花绽放,又如梦如幻,它们就这样
继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今夜我在酒中。不在你的手心》

 

今夜我在酒中。不在你的手心

不在你的手心,另一个谁便立即说:多么好

永远以来,永远的人,喜欢像我这样

在酒中把自己拽出来。今夜被拽出来的人

都要去乌有乡。而这么好的酒

为什么君子喝了说好,小人竟然也说好

一想到这么好的我,与世上那么多的坏蛋

正在同销万古愁,我心顿时安顿

原谅了好人与坏人,可以一同逃出谁的手心

今夜我在。我在酒中。又一个

心有所叛的人,说乡愁并不是你说的那样

今夜我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

谁也别想说,我还在你的手心

今夜天大地大月亮大我也大。众多的风

正吹过众多的人间。众多的小脚

也被授予众多的路。一切正按古老的步法

面对三千里江山美色,左一脚右一脚

每一脚踩去,都走在另一具身体的前头

他们说,别管他,放这个人走吧

多么善良的话!说出了一个叫不住自己的人

2017-11-2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9 06:30)
标签:

往返咒

分类: 我的短诗

《往返咒》

 

后来,雨滴又回到了屋檐

雨水继续爬上屋顶,踮起脚尖

呼喊早已远去的云朵

这是中年后经常在谋划的与谁对抗

并在内心已取得多场胜利的往返咒

又问空门里这个人:门既空

为何还有你?答:我也是空的

所以雨滴又回到了屋檐

想飞回去的我,依然以假为真

2017-11-1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