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恕不接受约写评论文章

未经允许博文不许外用

个人资料
汤养宗
汤养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6,685
  • 关注人气:4,0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

联系

tangyangzong@163.com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0-31 19:18)
标签:

十年自选十首

分类: 我的短诗

    又一个世纪的又一个十年又要过去了。我心慌,对诗歌,也对自己的写作。对这即将过去的十年我选出自己的十首诗。我向自己的诗歌生活致敬,也向一切好的诗歌文本致敬。好的诗歌拒绝有二,它已归一。总是这两头:内心的热,与文字中的冷。我的坏脾气与诗的无边宽大。我在自己每首诗歌里传达了对这个世界的伟大敬意,而我却一直躲在自己渺小的文本里哭丧着脸,像个永远没有明天的孩子。诗歌不给诗人可靠的明天。“我父亲说草是除不完的。他在地里锄了一辈子草/他死后,草又在他坟头长了出来。”这是我最近刚写下的两行诗。

 

汤养宗:十年自选十首

 

《人有其土》

 

人有其土,浙江,江西,安徽,湖南,广东,江山如画

更远更高的,青海,云南,西藏,空气稀薄,天阔云淡

北为水,南为火。我之东,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

祖国是他们的,我心甘情愿。

只收藏小邮票。和田螺说话。转眼间把井底青蛙养成了大王。

在故乡,我常倒吸着一口气,暗暗使劲

为的是让我的小名,长满白发

这多像是穷途末路!令人尖叫

现在还爱上了膝关炎,用慢慢的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6 05:22)
标签:

以卵击石的人

分类: 我的短诗

《以卵击石的人》

 

一次又一次想象过,那些以卵击石的人

都有谁?视力继续模糊下来

如果分裂还在继续,这执念

分成了卵和石头,我的身体和你的身体

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却绝对知道,这一头撞过去

主要缘于鄙视一切视力,因视力而有了

更值得鄙视的看得一清二楚的人

2018-5-2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2 05:13)

《一些心甘情愿的事》

 

怀想一豆油灯下,有人仍在为你

守着一扇门。怀想十年后

依然有人在清明的荒山里哭坟

风雨如磐,海边那块石头

人称望夫石,会突然地抽搐两三下

心甘情愿或者永不回头

并有一只鸟,花一般也叫杜鹃,俗名布谷

又叫子规,杜宇,子鹃

仿佛没有这么多名字,就无法验明正身

它一叫便满嘴流血,一叫便叫断肠

有些至爱,我今生已失之交臂

再不能夜半坐起,写下一封信

地址可能有误,却义无反顾地去投递

或拐了一百里路,专程到另一座城

喝一场酒,只为高兴一下。

只有大海知道,自己最深的地方在哪里

这些,已少有人认领与认命

我等待的与你得到的消息已不再统一

2018-5-2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8 07:46)
标签:

三寸金莲

分类: 我的短诗

《三寸金莲》

 

他们要我向后走,于是出现了

伶仃与把玩,漂浮着马蹄留香的街景

时光深处青石幼花的拱门

门里头足不出户的那双三寸金莲

一个深藏的炫技者,对身体

不断在缩小的雕花术

故国有暗疾,并常常唱到了莲花

而朽木的奇香,让一个国家所有的词

不能及物,捕捉或落实

我们站在夜色里眺望

做爱的男女爱越做越小

那并蒂的香气,不是来空气中选择路径

而是说,所有的路,都不是我走的

2018-5-18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又在下半夜,等不到天亮,写诗》

 

有一些事,我已提前做好。

穿底下有齿痕的鞋爬山,留一截蜡烛

在枕边,以备于夜半停电

可依然不断犯错

鞋经常被别人穿走,有了蜡烛

却没了火柴

人世总像反穿在身上,不合身

擦不亮的夜半,独自摸门,像行者归来。

2018-5-1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4 05:20)
标签:

家乡的山上有仙

分类: 我的短诗

《家乡的山上有仙》

 

在我家乡,大多数人能善老善终,活的

心中有数,是坚信

老家的后门山,有个仙。只要说出

我那边的山上有仙,便是说

去往山顶的云上,有人在铺路

害我的坏人太自大

也不想想,我的背景何等强大

许多被说成有鬼的夜晚

我想到了我的神仙。一想起我的神仙

一再轻视我的人便肚子疼

半夜,一听到窗外有鸟叫,便知

天亮后东风上路与想去的地方

经验告诉我,有家乡便有一座仙山

便有一个人最大的家底

古人把家乡叫家山,是取当中的

好处。接下来又像我这样把它写成了一首诗

2018-5-1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1 05:50)
标签:

临死前的话

分类: 我的短诗

《临死前的话》

 

临刑时我给剧中人设计了几套要说的话

他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是通天地

又留给父母妻儿的最后口信

也就是说,一棵蔬菜终于到了要开出

菜花。进入暗室的人

要收拾起自己的影子,显得

玲珑剔透地扬长而去。

什么叫扬长而去?在这时

要给出:他应该会说什么,可能说出什么

最适合,说什么?

这刻,什么话才对应他的嘴唇

他骂出了一句脏话,无法写出来的那种

立即,剧情变得合情合理,干净极了

2018-5-1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09 05:50)
标签:

一口井的传说

分类: 我的短诗

《井之考》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你身上

那口井,也试图以

打水之名,借东风,探入你金身塑成的

三千里江山,那传说中的泉眼

身份像是天外来客,掘进狡兔之窟

躬身,隐姓埋名

为翻看流水的秘密,放长长的绳线

这不空之物,一头系着竹篮

供人做无用之功。像钓

钓鱼的钓,也是茫然然独钓寒江雪的钓

2018-5-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05 06:40)
标签:

虎跳峡

分类: 我的短诗

《虎跳峡》

 

每一个人,一不小心便是那只冲动的猛虎。

要去对对面的人间说,我来自对面的人间。

2018-5-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02 02:30)
标签:

欢乐颂

分类: 我的短诗

《欢乐颂》

 

如果一个坏蛋一辈子爱读书,我怎么办?

有一些欢乐,我竟与所鄙视的人

那样,做了又做并没完没了。

比如对女色的赞美,无法克己,近乎

迷醉。全然不知道地球的

另一端,正在战争。又比如

喝酒,也在同销感觉上的万古愁。

一想到我与他们所做的事,有走在

同一条路上的销魂,天空

也不肯隔开我的这一天与他的那一天

甚至,被设置成少不更事的

小屁孩,都有着冒失鬼的身份。

我便在大汗淋漓中错愕

仿佛在众多的人间中,有一些事

总是不便让人认错。坏人与好人

都无法停下来。服从着,该与不该的欢乐。

2018-5-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读汤养宗的诗/这个局:通天,通地,通人心 / 纳兰容若

  

《时日书》/ 汤养宗

 

没有什么可以海底捞针。但谁做下了

这个局:通天,通地,通人心。

并留下了草药名,忍冬,半夏,万年青

宽大无边,可以做这做那

像个什么都没有输掉的人。

亲爱的,我有痛。我有二十四个

穴位,不能摸。

三百六十五枚银针,每一枚

都可以插进我的肌肤,每一枚穿心而过

我都暗暗的,对你念出一句心经。

2018-4-25 

 

————————————————————————————

 

        汤养宗的这首《时日书》,让人对时间有了新的感受。你可以触摸到钟表,却触摸不到时间;你触摸不到时间,但却能感受到它。触摸时间的做法无异于“海底捞针”,而且就在你海底捞针的过程中,时间又一次的流逝了。         

 

        “但谁做下了/这个局:通天,通地,通人心。”这是个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