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恕不接受约写评论文章

未经允许博文概不外用

个人资料
汤养宗
汤养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7,544
  • 关注人气:4,0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

联系

tangyangzong@163.com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0-31 19:18)
标签:

十年自选十首

分类: 我的短诗

    又一个世纪的又一个十年又要过去了。我心慌,对诗歌,也对自己的写作。对这即将过去的十年我选出自己的十首诗。我向自己的诗歌生活致敬,也向一切好的诗歌文本致敬。好的诗歌拒绝有二,它已归一。总是这两头:内心的热,与文字中的冷。我的坏脾气与诗的无边宽大。我在自己每首诗歌里传达了对这个世界的伟大敬意,而我却一直躲在自己渺小的文本里哭丧着脸,像个永远没有明天的孩子。诗歌不给诗人可靠的明天。“我父亲说草是除不完的。他在地里锄了一辈子草/他死后,草又在他坟头长了出来。”这是我最近刚写下的两行诗。

 

汤养宗:十年自选十首

 

《人有其土》

 

人有其土,浙江,江西,安徽,湖南,广东,江山如画

更远更高的,青海,云南,西藏,空气稀薄,天阔云淡

北为水,南为火。我之东,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

祖国是他们的,我心甘情愿。

只收藏小邮票。和田螺说话。转眼间把井底青蛙养成了大王。

在故乡,我常倒吸着一口气,暗暗使劲

为的是让我的小名,长满白发

这多像是穷途末路!令人尖叫

现在还爱上了膝关炎,用慢慢的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人被白云关怀的感觉》

 

无端,无聊,无心思的时候,一两朵白云

来到头顶

是最好的时候。深究这当中的

美妙关系,会显得做作

但一个人在白云下会拥有某种手感

像莫名中收到一条信息:

“九点前一定在老地方见”

不知道是谁发来的,被约定却已成事实

在空气的另一侧

或者是上与下,有个谁依然是暗暗关心你的芳邻

2017-10-18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13 06:16)
标签:

什么叫手脚大乱

分类: 我的短诗

《什么叫手脚大乱》

 

对于一个国家的美,许多人一辈子

都在手脚大乱中度过。对于一队搬粮食的蚂蚁

除了手和脚,还有气喘吁吁。

另一些人在空气中刻意做一些手脚

自身也乱了手脚,本来让白云变成石头

结果成了爬来爬去的蜈蚣

我动用的是一个词,它看过去是菱形的

放在手里却是失败的面团

出于对某风物的描摹,我怎么形容就怎么变形

说谁如狼似虎,其实冰水正凉

2017-10-1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11 10:55)
标签:

我的诗歌地理

分类: 我的短诗

《我的诗歌地理》

 

靠近我诗歌腹地居住的是这个国家的穷人

中心地带还有一片坟地

埋着已经没有危险

或者,愿意与不愿意的故人

月亮在头顶,是共同看好的美妇人

野草,石阶,季令,都连襟

有从这个词到另一个词的亲情

白云在这部落也有酸甜苦辣的口味

它很喜欢拿自己的偏见

谈论收成,及另一支

具有叛乱情结的物类,它们是路边藤,稗,断肠草

而我用频繁做梦积攒出来的手艺

在文字里鼓动舒缓的风和雨水

来过再大手大脚地走开

这个小天下,形成了自己的地图

我简单的修辞法是座花园,却也是迷人的小语种

2017-10-1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10 06:10)
标签:

祝福

分类: 我的短诗

《祝福》

 

我带回红玫瑰给妻子祝福生日

开门的主人说:“这是你的家,那么我是谁?”

2017-10-10(摘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09 06:06)
标签:

一想起

分类: 我的短诗

《一想起》

 

一想起我做的事,全地球的人也正在做

集体亮起来,或全部黑下去

一想起有人会对我说

我们都做对了,为什么只有你是错的

或者,我们全错了,就你一个人对

一想起这要命的问题

便又手脚大乱,愁死人哪

不是成为人类的孤儿,就是要变成你们的公敌

永不认错或永远哭泣

2017-10-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劈木》英译本

分类: 我的信息
汤养宗
Tang Yangzong

《劈木》

木柴劈开后,我看到了两面相同的木纹
我说不对,把自己的双掌合起,又张开
它们的纹路并不一样
两边手出现了各自的眼神,说明我远不如一棵树
说明掌心中有两个人,说明我的手
右边做事,左边并不知道
我又把它们贴在耳边交换着听,希望能听到
不同的说话声
一整个上午,我劈,再劈,拼命地劈,我发疯般想证实
是不是只有用刀斧劈开的,才是统一一致的
比如两片嘴唇闭着,一开口就出错
比如我的手掌心,左边并不听右边的话


Chopping Wood

The firewood is split,I saw both sides of the same wood
I say no, my palms, taken together, again opened: their lines are not the same
The eyes of both hands appeared, indicating that I was far inferior to a tree
and there are two people in my palm
and my left hand does not know
what my right hand has done
I put them close to my ear, listening to the exchange, and hope to hear
different v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土岗村的母猪问题》

 

黄土岗村常有野猪来侵扰家猪,可每到黄昏

便有两三只家养的母猪

出现在村头的林子边,它们曾都是受害者

现在却是怀春与赴约

 

服从从来是蒙羞的。从蒙羞到服从

当中出现了别样的快乐

“一次等于十次。一百次也不如一次。”

我们反对这种对比,但畜生活着就有逻辑

这穿越国家美学的事,我们不同意。但不管用

2008年写,2017-10-2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29 05:03)
标签:

睡在天下

分类: 我的短诗

《睡在天下》

 

家以外,朝东我能睡,朝西也能睡

身体已经服八卦,身体中的

金木水火土,负阴抱阳

又无依无靠,打铁的在打铁,做篾的在做篾

十万大山横卧于两侧,我鼾声如雷

十万火急是谁的急,屋顶有天,头下有枕

睡不着的那天,听鸡鸣,如听训诫

一声。两声。又一声。叫得山好水好人寂寞

2017-9-28(下党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为什么非要做一名诗人》

 

棉加上花。铁加上锈。再加上一个人

为什么非要做一名诗人

这问题老让我想到那只热窝上的蚂蚁

什么地方不能讨生活

非得到那面锅盖上走来走去

难道凡是烫脚的地方才是有温暖的地方

难道你就是那个

宁愿被莫名的香气一骗再骗却不知脚下有火的人

2017-9-27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