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恕不接受约写评论文章

未经允许博文不许外用

个人资料
汤养宗
汤养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8,582
  • 关注人气:4,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

联系

tangyangzong@163.com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0-31 19:18)
标签:

十年自选十首

分类: 我的短诗

    又一个世纪的又一个十年又要过去了。我心慌,对诗歌,也对自己的写作。对这即将过去的十年我选出自己的十首诗。我向自己的诗歌生活致敬,也向一切好的诗歌文本致敬。好的诗歌拒绝有二,它已归一。总是这两头:内心的热,与文字中的冷。我的坏脾气与诗的无边宽大。我在自己每首诗歌里传达了对这个世界的伟大敬意,而我却一直躲在自己渺小的文本里哭丧着脸,像个永远没有明天的孩子。诗歌不给诗人可靠的明天。“我父亲说草是除不完的。他在地里锄了一辈子草/他死后,草又在他坟头长了出来。”这是我最近刚写下的两行诗。

 

汤养宗:十年自选十首

 

《人有其土》

 

人有其土,浙江,江西,安徽,湖南,广东,江山如画

更远更高的,青海,云南,西藏,空气稀薄,天阔云淡

北为水,南为火。我之东,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

祖国是他们的,我心甘情愿。

只收藏小邮票。和田螺说话。转眼间把井底青蛙养成了大王。

在故乡,我常倒吸着一口气,暗暗使劲

为的是让我的小名,长满白发

这多像是穷途末路!令人尖叫

现在还爱上了膝关炎,用慢慢的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8 19:03)
标签:

一个小表情

分类: 我的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4 05:06)
标签:

花开的戏法

戏法

分类: 我的短诗

《花开的戏法》

 

一日又要开始,戏法不变,小甲虫

又要爬向正在绽放的花心

行为有些放荡,显得大手大脚

似乎这是花虫界早就有的地图,不这样

虫子们的脚就蹂躏不了别国的疆土

母狮蹲下后腿,将散发雌性荷尔蒙的

另一座花园,朝向刚入侵得手的新王

顺从于更强大的一方,也并不是

难为情的事,哪怕你心有不甘

大地收与放的仪式经常是

迫不及待的,甚至明显是一座空房子

总得让路过的那个谁,歇一歇脚

这事唐朝到宋朝也照搬照套

也不细究这是谁的屋檐,权当是处歇脚店

只要花开的声音在谁体内哀鸣

便知道一件铁器的插入将带来强大的凉意

2018-11-1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12 11:21)
标签:

寺院

分类: 我的短诗
一诗一评|汤养宗:太阳只有一颗,身体里只有我一个人

                           纳兰 


寺院

作者/汤养宗

多么宏伟而寂寞的一座寺庙
住着一个孤单而热闹的僧人

这座庙宇就是我的身体。
天空多么辉煌,太阳只有一颗,身体里只有我一个人。
2018-11-6


    诗,就是人言和寺院(圣地)的结合。诗里既有言语的力量也有静默的力量,人一旦开始言说,就停止了觉悟;一旦获得了启示,就开始言说。

诗,是一种寺院里修行的语言,是从寺院里传递扩散到寺院外的一种拯救或救世的语言。诗的言语里,暗含着一个人修行的起始、经过和结果。用帕斯的话说,诗就是一种原初的宗教,而宗教就是行动着的诗。“那么,诗就是这样一种语言,一种在自身停顿的话语,一种既行进又停止的话语,既言说又沉默的语言:它以某种方式说出和包含了一切,又以某种方式显示出本质的虚无”(耿占春《隐喻》第158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1 06:31)
标签:

诵读

分类: 我的图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9 05:45)
标签:

菩萨蛮

分类: 我的短诗

《菩萨蛮》

 

本末有无与玄学之辨中,所谓秘术

不过是私下里偷偷做下些自以为是的手脚

我再也不是随性点石成金的人

被誉为有好几个身影,金子与石头

在市面上已混为一谈,我的指头已被我关闭

也没有什么可作为指鹿为马的第一现场

天公不会说响雷就来响雷

更没有群臣附和,同样被罢黜或作罢

但纸包着火还被我及许多人热衷运作着

花样还不断翻新,光与遮挡

在世上依然是一门可以依靠的技艺

一再被重复的是我的穿墙术

石头里,我每天都能看见人影在晃动

生活中真的有了戏法,一次次

我从天而降,好像这是唯一的出路

需要赢得逃脱,也需要赢得身体与影子相分离

2018-11-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6 06:06)

《寺院》

 

多么宏伟而寂寞的一座庙宇

住着一个孤单而热闹的僧人

 

这座寺庙就是我的身体。

天空何其辉煌,太阳只有一颗,身体里只有我一个人。

2018-11-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3 05:36)
标签:

在碗窑古村落

分类: 我的短诗

《在碗窑古村落》

 

娜夜,李元胜为首的60后,70后,80,90后

要去庄上更高的房子里看房子,其实是看光阴

50后不看,我们就是光阴

王小妮,李琦,我,留在瓦寮下泡茶,聊旧事,话桑田

像一个退下来的老农和两三个村妇,还在记想

炊烟里的老话,对年轻男女嘻嘻哈哈的事,睁只眼闭只眼

2018-1-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1 06:03)
标签:

梦游记

分类: 我的短诗

《梦游记》

 

10月28日,夜宿渔寮村,窗外是沙滩

鞋边上就是海。是夜,我梦游了

有人在很粗鲁的喊我名字,喊我这个贬值的老水手

声音一阵一阵,一浪一浪,一步一回头

我起床,摸向前,说我来了,便一头撞在玻璃门上

 

更远的一场梦游,发生在四十年前

我在这片海当水兵,四十年不过是窗内与窗外

另一块玻璃门也是透明的,这个汤养宗

时时也在探寻着那个汤养宗,那晚有月,也有约

真个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人约透明的玻璃门后

2018-11-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10月28日,在浙江苍南海边的星空下》

 

越走越寂寥,越空掉,1990年2月14日的

旅行者一号,身怀决绝,走的很孤独

蓦然回眸,喊了一声“苦”,太阳系已成为

一丝的光晕,但还是找到并传回了

那个淡蓝色斑点,对,那正是你我居住的地球

多么意外的,悬浮的微尘,前不着村

后不着店,谁也没有提醒地

人类就在那里携带並使用着各自的

欢乐和苦难,用不同的宗教要这与要那

大手大脚地,就设立起自己的幸福与命长

不知我们也有一厢情愿,不知天宇间

从来就没有谁在意过我们的孤独与无助

以及,作为盲目又尊大的尘埃,今后将怎么办

2013年9月12日,又有迹象表明

旅行者一号已抵达太阳系边缘的“过渡区”

再过4万年,它将抵达下一个恒星系

而今晚,我,李元胜,娜夜,李琦,王小妮

五个中国诗人

正在自己祖国的浙江苍南海边的夜空下

对头顶的星光谈到了这些话

2018-10-28急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一些死去的人,还在给我们写信》

万物去处如谜,在与不在
有如石子扔进枯井,却传来另一只小动物的回声
往与来,道路早已错开,而视力不可及的
那个人,又要来与我们聚首
他像是进村来致敬的,其实是打听
某人的下落,那人已死去多年
生活的叛乱有另一部历法作依据,手上还有
上两天写给他的信件,白纸黑字
“说好要见面的,死人怎么还可能写信?”
类似于争夺灰烬,这便是不可说
及物,与不及物,可谁又能验明正身
他挑明:“这座房子已对上门牌。就是他的家。”
2018-10-2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