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琼诗歌
赵琼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457
  • 关注人气:2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赵琼,男,1966年生于晋南,现居北京,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著有诗集5部,获奖若干。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绿风》《诗歌月刊》《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文艺报》等,被收入多种诗歌选本。
害羞的玉米

来的都是客

无言也敬茶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4-11 20:19)

夜,紧裹大地的时候
总有一些眼睛
被睡眠抗拒
就像,在一片衣食无忧的阳光下
一些翅膀
拒绝安逸

也像子弹,没有眼睛
却总能
准确地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
弹孔
枪,被握枪的人攥得久了
彼此的身上,都会长出
各自的生命

在一座关于英雄的纪念馆里
在一把锈蚀的枪中
我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
在一阵风吹过一座坟茔的时候
我在风中,听到了鹰啸
也听到了枪声


《解放军报》2018.04.11:
http://www.81.cn/jfjbmap/content/2018-04/11/content_203596.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7 22:16)

坐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
没有一点粮食
舍不得喝下那仅有的一些水
我知道,一个被困在沙漠里的男人
若是,再发出一两声哀叹
或再掉下一些眼泪
在绝望和无助的面前
也同样会显得可悲或可耻

在万万千千的沙丘中
将整个身子以及性命
交给其中的一尊
就像当年,在千万的人海之中
你选择了我
也选择了,跟随

一阵又一阵风
将我嘴唇上的裂口
一次又一次地,扩大并加深
据说,唇纹和舌根
与心脏的距离
最近

如果可以
我们还用那种古老的方式
进行谈心
围着一塘火炉
谈一谈守卫,也可以谈一谈
出击

2018.02.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6 15:03)
太阳在天上,阳光在屋外
我在屋里
风,是一群乡下的孩子
落叶与山峦
是它们永远也不会厌弃的
一些玩具

那盆水仙,在屋子的一角
高调绽放
艳红与蓬勃,像是来自那些
透明而低调的身体
水与水仙的茎果
多像是与我一起
安卧在地下室里的
这些白纸以及书本
我们的海拔
与一些埋葬多年的棺椁
正好,匹配

偶尔,会有一只或一群鸟儿
从我以及大地的头顶飞过
它们的影子,被泥土充分消化
并完全吸收
只把那些提纯的了颜色
全都赐予我的白天

我坚信,一切存在于春风中的
事物,都会得到生命,并长出
头颅


2018.02.04.

感谢 行露了了 选编:
凤凰花开诗刊今日看点1023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9d1280d0102xpx8.html

感谢《诗人周刊》来来编辑选编。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5a26de90102x9zp.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4 13:41)
标签:

365

害羞的玉米

分类: 赵琼的诗歌
就着白雪,我俩
喝干了家中
仅存的酒
也喝下
不少西北风
当你盯着火炉
对我谈起了爱情
我攥着空酒杯的手
不由地一松

尽管,风还在刮
雪,也没有停
因为我比谁都清楚
时至今日,我能记起
许多面孔
却再也想不起
那些姓名

2018.01.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8 19:54)



她的身后有山,山上有树
树旁,有河流
河岸上有草
草丛里有蝴蝶
蝴蝶在飞
飞在她的头上
 
河水在流。她的血像河水
也在流
枪在她的手上,像是青山握着的
那些树
 
一阵风来,树在动,草在动
蝴蝶,时不时
隐于草丛
她想把头抬起,头颅
却被大地,紧紧地
搂住
 
一场雨来,将她体内
最后的一滴血
像被她无数次扛起的
那面旗帜一样
及时地扛起。顺着河水的流向
追了上去
像她此生,经过的
所有的跋涉和那一次又一次的
会师

2017.11.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3 21:41)
他想做一个神仙,扯了一把蒿草
挂在唇间。

他想走出大山。

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经幡过处。所有的尘埃
已成云天。
                                                     2017.10.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365

害羞的玉米

分类: 赵琼的诗歌

太阳落山后,我俩
点起了灯,就着火焰
一起,喝酒
酒很烈,像我们吃过的
所有的苦

更多时候,我俩双手捧碗
仰面长天
一口接着一口,将
灌进屋里的那些风
当作酒一样
来进行吞咽

有时,我俩
也都会看一看窗外
看一看夜。看一看
被虫鸣
安抚着的秋风

夜很深了
但距离天亮,还很遥远

酒,已被我俩喝干。

没有烈酒作陪的灯盏
顿时,黯淡


2017.08.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想为月亮写一首诗
还是用那个我一直在用的
我对父亲的称谓

我想为月光
写一首诗
写月光下的山冈
写山冈上的丛林
写被丛林拥抱着
同样也在月光下生长的
山花以及梦呓

我在写月亮和月光的同时
想到了你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
就像你不相信,我会在梦里
遇到那么多
与我素不相识的
陌生人

2017.08.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2 10:43)
墙,一遍一遍
被刷白。
黑,在白的内部
依然黑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家住小院。院门,正对着

一个山包。山包被一些

叫得上名字或叫不上名字的

各种乔木,包围

就像我身边生活着的那些

熟悉或陌生的身影。

我置身其中。

面对一些因缺水或生虫

在春天里已不再抽芽的树或枝干

我一直不能说出那个字

——死。就像我面对那位

躺在炕里

炕前,围满了亲朋

气若游丝的长辈

我不敢像其它人一样,痛哭着

喊出他的名讳

 

 

《诗歌周刊》第270期:http://sgzk.org/sgzk/200/270/bk/3057.html

感谢王兄海云推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