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淡月扫花
淡月扫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338
  • 关注人气:3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二

此博客的文章除注明转帖外,皆为本人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使用,请通知本人。谢谢!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旅行者

 一位旅行者行色匆匆中偶然一瞥,发现路边有一处奇怪的院落。大门上已经红漆斑驳,两个金色铜环也锈迹斑斑。看得出这是个古老的院落。这荒郊野外居然有这样一处院落,有些奇怪。莫非这个院落是古代哪个王公贵族的府第?按照今人的习惯,稍微古点的都圈起来挣钱了,这处院落为什么如此萧条?旅行者的好奇心陡然升起。趴门缝向里张望,翠柳垂地,鲜花盛开,隐隐约约似乎还有亭台楼阁。这至少是一处很好的园林,他想。他使劲拽门锁,奇怪,锁却很结实。用了很多方法居然不能打开。他只好来到了高高的围墙边。找出一条绳索,他把绳子的一头甩向围墙里边的一棵大叔的枝杈上,顺着绳索他蹭蹭地爬了上去。

     到了围墙里边,他顺着小池边走边拍照。翠柳垂地,鲜花盛开,远处的亭台楼阁若隐若现。然而当他绕着小池走完一圈后,惊讶地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地,而最初的风景却变成了败瓦残垣。打开相机,相机记录的仍然是美丽的春色。残花败柳只是自己眼前的景象。相机是忠实的记录着,而眼睛却会随着心情的变化而变化。当他置身与美景之中的时候,美景也变为平常之色。古人说,处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当他的好奇心消失,美景便不存在了。

    回到院子外面,他心中涌起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悲凉气息。何处是风景,何处的风景能让他永远驻足停留?旅行是他的宿命。

   院子里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请为我停留你的脚步吧,我愿为你展现所有的美丽。”那声音甜美异常。他不由得回过头再次看向曾经给过他无数遐想的古老院落。

  “我要的是永恒的风景,你不是!”他不再犹豫,背起行囊继续前行。

  身后传来轰然倒塌的声音。 

唯有文字解寂寥

 一日,路遇一棵果树。枝叶繁茂,果实却只有一棵。它在高高的树梢上睥睨群绿。红红的,似乎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十分诱人。本来就口渴难耐,看到这一诱人的果子,便不再能忍受饥渴的感觉了。然而那果子高高在上,似乎没法子打落下来。可是就在这瞬间,奇迹发生了,它竟然悠悠飘落枝头,稳稳地落在我的衣袖间。我欣喜若狂,小心地捧起这只红色的诱人的果子,揣着它继续我的行程。可是,饥渴似乎更难以忍耐了,我只得拿出果子,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很甜很甜。这诱人的甜味使我忘记了旅途的疲劳。可是甜蜜的感觉是那么短暂,第二口竟然是苦涩的!那苦涩的滋味使我不由得呕吐起来,吐得我心胆俱碎。唉,这果子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啊。想丢弃了,又不舍得。想再吃一口,又不敢了。第三口该是苦还是酸?精心收藏了这枚果子,我继续前行。路越来越坎坷,气候越来越恶劣。长久的旅途中,我找不到休憩之所。饥渴再次袭来,几至晕眩。再次拿出那枚果子,虽然有了点小缺口,却依然红艳诱人。而且缺口中渗出的水滴,增加了果子的迷人和甜香。多想再咬一口,润润冒烟的咽喉。忽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丢了它吧!这枚果子不会给你带来你渴望的慰藉。你的旅途注定只能是痛苦的孤独之旅。等黑暗到来,我给你一盏灯,它将指引你走出幽暗,找到光明。”“你是谁,在我的孤独之旅中,你一直默默关注着我吗?”“我是一个很老很老的人,与天地同岁,与岁月同俦。我关注每一位选择这条路的旅行者。”这时,我的内心充满感动。或许我并不是孤独的旅行者,因为有前人作伴。黑暗如期而至,我摸索着趔趄前行。忽然,我的身边出现了点点亮色,像萤火虫一般在天地间浮动。它们在我前行的道路上组成了两行路灯!仔细辨认这些微弱的灯光,竟然是一个个文字!这时那个声音再次想起:“跟着它们走吧,你的心中将充满阳光!”

 

 

 

 

博文
《今夜有月》是本人新出的散文集,售价38元,有意者可私信或者加微信:735396103。另,本人前两年出版的《红楼絮语》和《肘间集》尚有十余册,有意者亦可私聊。




寸园之光——对生命的尊重与礼赞
——写在散文集《今夜有月》出版后
邵琳

时隔半年,再次阅读这些小文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6 21:35)
标签:

父亲

菜园

散文

分类: 闲情梦笔
父亲的菜园
父亲的菜园有两小块地,一块在门口右边,大约有十平米大小;还有一块在我哥我弟的两层小楼后面,大约有三四十平米。
门口的那块菜地是我哥建楼房的时候挖出来的土垫成,春夏秋三季,父亲在里面种上韭菜、豆角、辣椒、黄瓜、番茄、白菜、萝卜等,冬季则闲着。另一块地父亲常常种上花生。今年,父亲却种上了芫荽。
九月,天气还比较热,父亲把地整好,撒上一小盆芫荽种子。可是,撒种之后却少雨。为了芫荽顺利发芽,长出地面,父亲每天都提着水桶浇水。整整半个月时间,父亲每天如此。
假如在三年前,这点活对于父亲来说简直就不算活,可是现在,父亲已经年近八旬,两年前还得了一场大病,做了一个大手术。现在,父亲身体很虚弱。这块芫荽地,着实把父亲累得够呛。
付出总有回报,芫荽长势极好。仿佛是为了回报这位勤劳的老人,它们争先恐后地钻出地面,发出绿油油的光,炫耀着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就这样纯粹而幸福地活着
——读狄邦婷《当时明月》
结识狄邦婷是很偶然的机缘。我建了一个红迷的qq群,拉了一些文友进来,文友又拉了一些文友进来。群建好了,却因工作太忙不怎么聊天。
1天, 我忽然发现群里有一个消息蹦出来:我想在大庙侯集高中附近租房,在大庙住的朋友请提供一些信息!
我一看是网名为“千叶的莲”的女子发的消息。便说,等我周末时间去那边帮你看看。不想,过了两天,她告诉我,房子租好了。
就这样认识了她。
那年春节之后,徐州文化艺术交流协会的李继玲会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

文化

分类: 红学论坛

古城邯郸,红楼之约开启

儿童节刚过,六月二日,在河北省邯郸市新世纪韩玉臣美术馆迎来一场红楼盛典:邯郸市红迷会成立了!这是河北省第一个红迷组织。盛典以“红楼有梦,美在邯郸”为主题,伴以优美的舞蹈,动听的《红楼梦》乐曲,以及曹雪芹画像,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各地红迷组织和专家发来的祝贺视频,整个会场气氛典雅。
下午两点,来自曹学会和全国各地的特邀嘉宾陆续登场,签名留念。李卯舞蹈工作室创作的古典舞《情韵红楼》歌舞表演拉开了盛典的序幕。随后,两名主持人走上舞台,邯郸市红迷会成立大会正式开始!嘉宾们纷纷致辞,其中有这次活动的承办方石简书店老板墨竹先生,著名清史专家、红学专家张书才先生,中国红学会理事、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宋广波先生,中国红学会河北地区理事、秦皇岛首钢长白机械厂原党委书记雷广平先生,北京曹雪芹学会学术部编辑、《曹雪芹研究》杂志编务胡鹏先生,邯郸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王国维

散文

分类: 红尘出境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早晨看到一个公众号上一篇写王国维的文章,说他自杀的原因中“穷贱”是很重要的一个。他说,王国维虽然中过秀才,却没有中过举,又出自一个小生意人的家庭,可谓身世既贫且贱。后来满清废除了科举,他永远失去了跻身仕族的机会。到上海之后,他结识了一些贵族级别的遗老,因才华被他们所接纳。其中一个叫罗振宇,还成了他的亲家。但所谓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在王国维的长子去世之后,罗振宇接回了女儿,并拒绝了遗产。作者分析,这才是给王国维最沉重的打击,因为他终于明白,他终究仍然是一个穷贱之人。
“对富贵的追求大概是人的天性,同样,对贵族的景仰也是人的天性,尤其是那些出身贫贱的人。”这句话说的是有道理的。这种贫贱的感觉会始终梗在你心灵的出口,让你窒息,让你绝望。
因为从小喜欢文字,景仰文学,多年来一直在读书写作中消耗自己的业余时间。艰辛的努力之后,也有了一点点小小的成绩。由此契机,我得以有机会进入知识分子阶层,但在这个阶层中,我只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红楼

诗词

征稿

分类: 红学论坛
红迷驿站“红楼诗刊”征稿启事

红楼残梦惹情殇,情不情兮为正章。笔底春秋谁解味,读来总是断人肠。
《红楼梦》这部伟大的古典名著,甫一问世即令众多读者感慨万端,产生强烈的共鸣。二百余年来,人们在品读这部名著的同时,亦为之题咏。这些题红诗词曲赋,在红学史上独树一帜,蔚为大观。
而今国学兴起,众多文学爱好者加入了古典诗词创作者的行列。作为《红楼梦》的读者和古典诗词的爱好者,何不用古典文学的样式(如诗、词、曲、辞赋等形式),也来为你热爱的《红楼梦》人物、情节、场景或者其他内容题咏?
请拿起手中的笔,为你热爱的《红楼梦》题写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5 20:49)
汴京,你还痛吗?
   在汴京“清明上河园”,挤在人海中看一场演出:城外是身着金色铠甲的金兵,城上是大宋抗战派主将李刚带领的守城军民,双方相互开炮,最后大宋获胜,金兵仓皇逃跑。
   这场水上表演演出了大宋的赫赫威势。可惜,这场景在历史上出现的时候并不多。金兵第一次南下,宋徽宗赵佶吓得匆忙把帝位传给儿子赵桓,自己逃走了。宋钦宗开始的时候启用李刚抗击金军。李刚取得了胜利之后,主和派害怕了,急忙贬了李刚,派人求和,接受了金军的条件:赔偿数以百万千万的金银绢帛,并割让三镇。然而,金军这一次南侵,不过是小试牛刀,探探北宋朝廷的底罢了。很快他们就卷土重来,这一次,北宋朝廷无论怎样赔钱割地都无法满足金人的胃口了,汴京城被攻破。徽钦二帝连同后宫妃嫔宫娥文武大臣等几万人一起被金人掳往北方。
   这是怎样的场面啊!身着绫罗绸缎的帝妃大臣们,被人押解着离开自己的国家,长路漫漫,饥寒交迫,多少人病死饿死在路上。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帝及其后妃们,如今沦为金人的奴隶,金兵随意打骂、凌辱,据说到达北地后,死了一多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4 18:52)
标签:

声声慢

分类: 词韵漫摘
声声慢·梅
   霾深露重,寂历荒原,浅风又惹梅情。恰是初春,几度盈袖相迎。曾期约来词客,向罗浮、摛藻闲庭。薄暮里,剩幽闺帘月,墨冷笺横。
   曾记彭城道上,见斯人憔悴,独向宾朋。桃蕾微红,杏娇眉柳同行。瓶枝淡然栊翠,漫争得,一室光明。究其实,不过是,青梦难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5 21:49)
千江有水千江月
时间的车轮快得令人目不暇接,未曾咀嚼完八月十五的月色,忽然间就来到了年的尽头。好在寒假到了,终于可以闲下来了。不想,旧疾突至。
每年冬季,这个旧疾总要发作一次。今年本已经安全过了孟冬、冬月,残月也只剩下了一半,在我看来,春天已经遥遥招手了。那一天,气温不过是零下三四度,晨光熹微中,下楼去上班。不知怎么,喉咙就哑了。接着,越来越重:嗽疾终于还是发作了。鉴于以往夜夜无法安眠的经验,我赶紧买了药,日日服用,却仍然不见好转。不仅如此,药还刺激了胃,导致胃病有复发的危险。我只得停了药。
别人跟我说,多喝水。我便随时带着一个保温杯过几分钟就抿一口。白天还好说,最难过的是夜晚。每当困极要睡着的时候,嗓子里却又痒起来,立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实在无法安枕,我只得坐起来,手边放着一杯热水,要咳的时候就喝一口水。同时,为了打发这漫漫长夜,我把手机开启了听书模式,定了时。不能听波澜起伏荡气回肠的故事,否则更不容易睡着。在喜马拉雅软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