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至真斋主
至真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7,842
  • 关注人气:4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7-01 17:35)
标签:

吴梅村

分类: 《红楼梦》新解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第三版序言(节选)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回末有批语:“是书至此暂告一段落,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癸酉是指1693年,“梅村”是指吴梅村。时下的教科书、文学史及各类词典都白纸黑字写着:《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官方红学的胡适派红学家们言必称《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这种铺天盖地的洗脑式宣传固化了几代人的认知,因此当《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横空出世颠覆了众人的固有认知后,其表现出不屑、鄙夷、震惊、惶恐,甚至愤怒等各种情绪便可想而知。而一些真正具有学术品格,想探求《红楼梦》真相的人们反而会扪心自问:“我过去是否被某些专家学者误导而误读了《红楼梦》?”

自《红楼梦》诞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蔡元培

胡适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王正康


刘梦溪先生曾说,百年红学研究至今,“最能体现红学树义的两大流派,索隐派终结了,考证派式微了,剩下的就是一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谜团,滚来滚去又都变成了死结。新材料发现之前,红学没有希望”。正如土默热先生所认为的,刘梦溪先生为红学之病诊断的脉象是对的,但开出的药方似乎有待商榷。严格说,红学的问题不是出在“材料”上,而是出在“方法”上。

土默热红学的最大贡献,在于提出了全面解析红楼文化的“文化解析法”,并运用这一方法,正本清源,求真斥假,将《红楼梦》还原为“末世文化”、“江南文化”、“世族文化”的产物,使《红楼梦》焕发出原生态的夺目光辉。联系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 姬健康

自从胡适当年运用杜威的实证主义方法考证出《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以来,已经过去了九十多个年头。单就胡适对作者的考证来说,在方法论上和科学性上都无可非议,其核心是以证据说话,胡适称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但胡适的考证具有两大重要缺陷:一是从根本上摒弃内证,即作品本身存在的背景线索,只抓住外证所提供的有限线索,即只言片语的文字记载;二是在外证(也就是文字记载)的取舍上采取实用主义态度,或称倾向性方法,通俗地说,就是对预定的结论(也就是大胆假设的目标)有利的证据尽最大可能地采用,对不利于结论的证据便弃置不用,或视而不见。比如说结论是《红楼梦》作者为曹寅孙子,但有据可查的曹寅孙子只有一个曹天佑,曹天佑在《五庆堂重修曹氏宗谱》中是曹颙之子,而据官修《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中的曹氏宗谱记载,是曹天祐而非曹天佑,与曹颙、曹頫、曹颀同辈,官至州同。即这个曹天祐是曹寅的侄子辈,很可能是曹宜之子。曹学的史料相互矛盾,漏洞百出。在这样的情况下,自胡适开始到如今继承胡适衣钵的曹学家、红学家们,不是硬生生地说曹寅有个孙子“曹雪芹”,就是把“曹天佑”当曹雪芹。在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慧读古典

在文章《“一心中国梦,万古下泉诗”,<红楼梦>里的“心史”》中,笔者分析了《红楼梦》和宋元之际著名诗人郑思肖的《心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其实,以郑思肖为代表的这批大宋遗民,他们坚守民族气节,始终如一,不肯和异族统治者合作。这样的情结不仅仅体现在郑思肖的《心史》中,在他的诗文中也有所体现。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首诗是《寒菊》: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这首诗的后两句借菊言志。菊花,宁可一直守在枝头,也没有被北风吹落在尘土,这是郑思肖民族气节的写照,也是对他坚毅不屈品格的歌颂。诗中所表现的就是菊花孤傲、清高的气质,是运用托物言志的手法,表达了诗人坚持理想和信仰的情怀。

很显然,这里的“北风”即暗喻元朝统治者,他们正是兴起于北方,并最终由北向南并吞了全中国。而在明末清初之际,清廷也正是兴起于我国的东北地区,也是由北向南,征服了全中国。而在《红楼梦》中,也提到过“北风”,那是在第五十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王华东




由中国红楼梦学会主办的2017全国《红楼梦》学术研讨会刚刚落下帷幕。据读创记者刘娥报道,来自全国120余位红学研究者齐聚一堂,探讨当代《红楼梦》研究的发展与传播,深入交流了关于红楼梦研究的最新成果。

作为红迷,很希望有新的成果。这次大会有一点我认为比以前有进步,就是提出进行《红楼梦》的本体研究,即对《红楼梦》作为小说文本的研究,包括版本、鉴赏评点、作者经历、红学史、思想艺术成就研究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潇湘夜雨

在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页中有句话:“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很多人由此认为这句话是批书人留下的批语,并由此证明《红楼梦》成书于乾隆年间。其实这句话并不是批语,而是抄书人留下的笔记。“对清”的意思就是抄书人对着手上的多种钞本进行勘校,以查补缺漏,这就是此回前页抄写很凌乱的原因。如果有人对这个解释还是心存疑惑的话,那么最近新发现的一个《红楼梦》钞本更好地解释了这个问题。




(庚辰本书影)

庚寅本,是《红楼梦》的一个最新手抄本,于2012年在天津发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元春

孔子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聂桥

我们一些人,包括某些知名的专家在研究《红楼梦》时,太缺乏“咬文嚼字”的认真精神,往往是连文本的字面含义都没搞懂就写文章,这样的研究不跑偏就奇怪了。我今天就以元春的判词中最后一句“虎兕相逢大梦归”,来说说它的典出和隐含的深意。先说明一下,“虎兕相逢”是梦稿本、靖藏本、己卯本的说法,而甲戌本、庚辰本等是“虎兔相逢”,本文不辨析到底是“虎兕相逢”,还是“虎兔相逢”,只以梦稿本为准。




(梦稿本书影)

要想搞通此句的原始含义。“虎兕相逢”四个字至关重要,因为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姬健康



曹学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了神学。笔者说这话是有根据的,绝不是危言耸听。道理很简单:在所有正规的史志、地方志、官方书信往来中,曹寅家族并没有“曹雪芹”这个人的存在,都是后人在那里或以讹传讹,或想象生造。正因为没有根据,任凭无数人怀揣不同的目的,不顾事实地神化、幻化、玄化“曹雪芹”,将其打造成思想超前、无所不能的超人、超天才、神;这座神有专门的机构用以宣传、推广、保护;这些机构里的教主神通广大,控制官方,打压反对声,凡对“曹雪芹”不利的质疑、苗头、声音它都可以用强有力的官方影响限制、打压你;曹学利用官方平台掌控话语权,经过几十年的累积、营造,吸引无数的信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至真斋主

《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冷子兴向贾雨村介绍贾府情况。说到贾宝玉“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贾雨村感到很惊奇,认为贾宝玉来历不小。贾政试贾宝玉将来的志向,便把“世上所有之物摆了无数,与他抓取”,贾宝玉只把脂粉钗环抓来,贾政很不高兴,说贾宝玉“将来酒色之徒耳”。冷子兴说贾宝玉“虽然淘气异常,但其聪明乖觉处,百个不及他一个。说起话来也奇怪,他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你道好笑不好笑?将来色鬼无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蔡元培

胡适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姬健康

红学史上曾有著名的“蔡、胡之争”,即胡适的《红楼梦考证》是以批驳蔡元培的《石头记索隐》起头的。洋博士胡适先生祭起当年时髦的“科考”大旗,几乎将蔡元培的“猜笨谜”式索隐方法驳得体无完肤,引得当时一批人及后世的红学爱好者纷纷拜倒在其饰以“科学”、“可靠”彩绘的石榴裙下,至今难以自拔。俗话说:“时间是块磨刀石,岁月越久,越露出它的真容。”难道说蔡元培先生当年的研究真的一无是处吗?



(蔡元培)

红学中人皆知,说“曹雪芹”是《红楼梦》的原作者并不是胡适的发明,是书中开首一连串化名中的一个,前人出于说话方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郑思肖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慧读古典

我们“吴氏红学”认为,《红楼梦》隐写了不被清修《明史》记载的历史,它的时代背景是明末清初“白骨如山”的“末世”。《红楼梦》的出现,以及它隐写历史的方式,都绝非偶然。

众所周知,我国有修史的传统,从官方到民间,士大夫都热衷于记述历史。尤其是在国破家亡的时候,民间的士大夫更是热衷于记述历史。宋元之际的著名诗人郑思肖所著的《心史》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


(郑思肖)

蒙元统治者用铁骑征服了全中国,他们所到之处,都是生灵涂炭、白骨累累,华夏儿女不得已作了异族的奴隶。在大宋沦陷后的许多年,大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