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至真斋主
至真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1,941
  • 关注人气:5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7-01 17:35)
标签:

吴梅村

分类: 《红楼梦》新解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第三版序言(节选)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回末有批语:“是书至此暂告一段落,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癸酉是指1693年,“梅村”是指吴梅村。时下的教科书、文学史及各类词典都白纸黑字写着:《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官方红学的胡适派红学家们言必称《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这种铺天盖地的洗脑式宣传固化了几代人的认知,因此当《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横空出世颠覆了众人的固有认知后,其表现出不屑、鄙夷、震惊、惶恐,甚至愤怒等各种情绪便可想而知。而一些真正具有学术品格,想探求《红楼梦》真相的人们反而会扪心自问:“我过去是否被某些专家学者误导而误读了《红楼梦》?”

自《红楼梦》诞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 闲石



《红楼梦》第七十一回,从贾母八旬大寿的喜庆下笔,剧情急转直下。先写大寿如繁花之盛,如:

堂屋内设下大桌案,铺了红毡,将凡所有精细之物都摆上,请贾母过目。贾母先一二日还高兴过来瞧瞧,后来烦了,也不过目,只说:“叫凤丫头收了,改日闷了再瞧。”

贾母此时太风光,硬是让人感觉奢侈,这些礼品看都看不过来。殊不知从后文来看,贾琏夫妇正在拉拢鸳鸯打算偷偷卖或者当贾母的私藏品;凤姐甚至当自己的嫁妆来支撑这种表面的风光。上面进,下面出,贾府财政亏空、根基动摇。说到底,贾母本身是有责任的,正如崇祯皇帝对于财政危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雪芹

芹溪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吕海东

在笔者读《红楼梦》时,每每读至第十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张太医论病细穷源”的时候,总感觉行文言语极度啰嗦,读之令人生厌。后来熟悉带批语的钞本,才知甲戌本和靖藏本分别有条与其相关的批语。靖本的批语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而甲戌本的批语与靖藏本的批语类似。由此可知原文秦氏淫丧天香楼的情节已被删去,添补的正是第十回张太医给秦氏看病的情节和第十一回部分相关情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戴权

魏忠贤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 闲石

《红楼梦》中的很多乱象影射明末宫廷,这与清朝宫廷截然不同。第十三回出场的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明显是一个内宫权阉。小说将戴权描写得十分生动,令人印象深刻,活脱脱地刻画了一个贪赃枉法、八面玲珑的高级太监形象。那些王公贵族(襄阳侯)、一品要员(户部堂官老赵)、封疆大吏(永兴节度使冯胖子)在他眼中都是小儿科。可以肯定这种权阉形象来自明朝。满清入关以后对太监管制非常严,避免他们接触任何政务,小说中出现过多个贪墨成性、一手遮天的太监,他们的嚣张跋扈正是明朝阉乱的写照。作为明亡创痛的重要原因之一,根据作者的原旨,这是不得不写的一部分。戴权张扬跋扈的形象,没有见识过的人肯定是难以描画的,这涉及到小说作者是谁的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 闲石

贾宝玉的通灵宝玉长什么样子?请看《红楼梦》第八回的文本:

那顽石亦曾记下他这幻相并癞僧所镌的篆文,今亦按图画于后。但其真体最小,方能从胎中小儿口内衔下。今若按其体画,恐字迹过于微细,使观者大废眼光,亦非畅事。故今只按其形式,无非略展些规矩,使观者便于灯下醉中可阅。今注明此故,方无“胎中之儿口有多大,怎得衔此狼犺蠢大之物等语之谤。”[甲戌眉批:又忽作此数语,以幻弄成真,以真弄成幻。真真假假,恣意游戏于笔墨之中,可谓狡猾之至。作人要老诚,作文要狡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胡适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逄冠卿


一、胡适先生通过“赶繁华”手段创立新红学的由来及其结果

胡适先生是新红学的奠基者,他的《红楼梦考证》是新红学及其衍生品曹学的基石。他考证的《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是在“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过程中,靠“赶繁华”手段赶出来的。请看胡适先生“大胆假设”的三段论:

第一阶段:假设江宁织造曹氏家族在南京、扬州等地的生活,是《红楼梦》风月繁华故事的创作素材;

第二阶段:假设乾隆时期北京西山那个贫困潦倒的曹雪芹,出身江宁织造家族,是曹寅的孙子,曹頫的儿子;

第三阶段:假设曹雪芹人生经历了巨大反差,曾有过风月繁华生活的体验,具备创作《红楼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重新审视曹雪芹的生卒年和年龄

作者:逄冠卿

曹雪芹生于何时,死于何年,享寿几何,是否经历过曹氏家族在江南“织造”、“盐差”任上的“风月繁华”生活,都是《红楼梦》研究领域里的一笔糊涂账,也是当今主流红学最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问题。




1921年胡适发表《红楼梦考证》。胡适在《跋<红楼梦考证>》根据敦诚的《四松堂集》付刻底本中《挽曹雪芹(甲申)》诗(该诗未收录到《四松堂集》刻本中),认为曹雪芹卒于乾隆二十九年甲申(1764)年,并根据该诗中所载的 “四十年华付杳冥,哀旌一片阿谁铭”句,认为“四十年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妙玉

贾母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余苗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中,妙玉在招待贾母和刘姥姥一行吃茶时,给贾母用的是成窑五彩小盖钟,其他人一色用的是官窑脱胎填白盖碗。原来笔者对这种盖碗也没甚在意,近日看了马未都先生的一期脱口秀,豁然发现“官窑脱胎填白盖碗”这八个字里蕴藏着大奥妙,不愧是出自孤洁怪癖的“槛外人”妙玉之手!




盖碗、填白、脱胎、官窑四个词合在一起,就像一组神奇的密钥,解开了《红楼梦》的创作年代。

使用盖碗喝茶始于清代康熙年间。马未都先生在脱口秀《观复嘟嘟》第34期中讲到盖碗,并展示了一个清乾隆粉彩花卉盖碗。马未都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针对北京曹学会《关于“吴氏石头记”的几点声明》的质询

作者:至真斋主

近日,北京曹雪芹学会(以下简称“北京曹学会”)通过其官方公众号“红迷会”,发布了关于“吴氏石头记”的官方意见,即《关于“吴氏石头记”的几点声明》(以下简称《声明》)。该《声明》引用了会长胡德平在北大的《红楼梦》讲座观点,认为吴梅村等人“都无法写出晚于他们时期发生的人与事”,《红楼梦》甲戌本成书于乾隆19年(1754),而生活在17世纪的吴梅村等人,如何写出尚未发生的18世纪历史?并且举出了几个所谓的“铁证”以坐实曹学家们观点的正确性。

其实对这些“铁证”,民间研红者都撰文进行了有理有据的批驳,不知是曹学家们从来不看,还是虽然看了依然固执己见,在《声明》中依然把一些根本就站不住脚的所谓“铁证”搬出来,我就只好再把这几个“铁证”简要地批驳一番了。

第一条:北京曹学会《声明》说,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元妃的仪仗中有“一把曲柄七凤金*黄*伞”。在乾隆10年(1745)以前,皇贵妃、贵妃的曲柄七凤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顾跃忠

《红楼梦》中描写了许多玻璃制品,其中对“金星玻璃”的描述比较独特。

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写晴雯病了,虽服了王太医的药,稍减了烧,但仍是头疼。宝玉便叫麝月去取鼻烟来,给她嗅些,说打几个喷嚏,通了关窍就好了。于是,“麝月果真去取了一个金镶双扣金星玻璃的一个扁盒来,递与宝玉。宝玉便揭翻盒扇,里面有西洋珐琅的黄发赤身女子,两肋又有肉翅,里面盛着些真正汪恰洋烟。”这里描述的是用金星玻璃制作的鼻烟壶。


金星玻璃鼻烟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陈斯园

胡适曾言历史是个小姑娘,你可以任意来打扮她,而近百年胡适新红学(即是曹学)也是昨天的黄花姑娘,现今已老态龙钟。周汝昌老先生从考证走向索隐,恰如刘姥姥头上插花一样,引来红坛内外一片嘘声。冯其庸等人虽然自称坚持“考证”,成果却乏善可陈。刘梦溪先生在《红楼梦与百年中国》指出的红学研究三大死结:“一、脂砚斋为何人?二、芹系谁子?三、续书作者何人?”没有一个得到解决。昨儿读刘姥姥醉卧怡红院一节,可以想见红楼作者是要画出一幅东施黑体横陈梅村道上的旅游观光图,意在笔刺孝庄皇太后入主“北京大观园”,真是黑色幽默之巨著。




在胡适推出“曹寅家雪芹论”之前,“曹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