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至真斋主
至真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448
  • 关注人气: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7-01 17:35)
标签:

吴梅村

分类: 《红楼梦》新解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第三版序言(节选)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回末有批语:“是书至此暂告一段落,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癸酉是指1693年,“梅村”是指吴梅村。时下的教科书、文学史及各类词典都白纸黑字写着:《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官方红学的胡适派红学家们言必称《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这种铺天盖地的洗脑式宣传固化了几代人的认知,因此当《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横空出世颠覆了众人的固有认知后,其表现出不屑、鄙夷、震惊、惶恐,甚至愤怒等各种情绪便可想而知。而一些真正具有学术品格,想探求《红楼梦》真相的人们反而会扪心自问:“我过去是否被某些专家学者误导而误读了《红楼梦》?”

自《红楼梦》诞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至真斋主



《红楼梦》一书有好几个书名:《石头记》《情僧录》《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空空道人“访道求仙”从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看见一块大石上刻着字,记录这块大石被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幻化成通灵玉,随赤瑕宫神瑛侍者下世,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空空道人与“石兄”(也就是这块大石)一番对话后,把“石兄”亲身经历的故事从头至尾抄录下来,问世传奇。空空道人看了这部书后易名为“情僧”,把《石头记》改为《情僧录》。后来“吴玉峰”把书名改为《红楼梦》。“孔梅溪”又把书名改为《风月宝鉴》。从《石头记》书名的几番更改来看,空空道人、吴玉峰、孔梅溪都或多或少地对该书进行了增删,如果只是朋友之间借阅,未对书的内容进行改动,单单改动书名干嘛呢?最后,一个化名“曹雪芹”的“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纨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王华东

因为胡适先生考证的那个北京曹雪芹生活于乾隆年间,所以主流红学家就把《红楼梦》确定为乾隆朝的作品。这种因果倒置的推论本来不足为信,确定一部文学作品的创作时代,总还得需要提出一些客观证据来支持,于是红学家们多年来搜肠刮肚,苦心孤诣在《红楼梦》书中搜寻到“三大证据”,这就是“试帖诗”、“时宪书”和“宝玉怀表”三件“物证”。在长期的红学辩驳过程中,红学家们也往往津津乐道这“三大物证”,试图以此证明《红楼梦》只能创作于乾隆年间,从而达到一举击垮各路草根红学研究者确定作者新说的目的。但实际上这三个东西都不靠谱。前些天我们发表了顾跃忠先生的文章《从贾宝玉怀表的形制看〈红楼梦〉时代背景和成书时间》,聂桥先生的文章《纠正曹学对〈红楼梦〉中“时宪书”的曲解》,有理有据地反驳了其中的两个“物证”。剩下一个“试帖诗”的问题,土默热先生的一篇文章《试帖诗不能证明〈红楼梦〉创作或续写于乾隆年间》有论述,在向大家展示这篇文章时,加点我的看法。

让我们首先来看看《红楼梦》书中关于“试帖诗”的描写。在第97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中,提到“李纨正在那里给贾兰改诗,冒冒失失的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聂桥



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风土人情基本上反映的是江南的民俗文化,从竹、梅和桂花等江南特有的植物,到大观园的水乡特征,再到诸如茄鲞等精细的江南美食,可以说在《红楼梦》中,江南文化无处不在。但是书中也确实有看上去与江南民俗文化格格不入的地方。《红楼梦》中关于炕的描写就是这方面最典型甚至是唯一的一例,这也引起了无数红学研究者的极大困惑。老一辈的红学研究者顾颉刚和俞平伯在其互相通信中就有过讨论:“若说大观园在北方罢,何以有‘竹’?若说贾家在南京罢,何以有‘炕’?”

谁也无法否认,“炕”在《红楼梦》中被反复提及,而且是全套把式的,炕、炕柜、炕桌、炕沿和炕席一应俱全。红楼之炕也被认为是《红楼梦》中北方文化的最大亮点,甚至成为确定《红楼梦》为北京曹雪芹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慧读古典



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加快,对于工作繁忙的人来说,可能不会有那么多时间去读书,尤其是读《红楼梦》这样的古典小说。为了了解古典文学名著,许多人选择看影视作品。央视1987版电视剧《红楼梦》被称为一代经典,许多人就是通过它来了解《红楼梦》这部古典小说的。

但是,由于《红楼梦》与《西游记》、《三国演义》的写作手法不同,改编的影视作品是很难体现《红楼梦》真正思想内涵的。笔者认为,如果想真正了解《红楼梦》这部古典小说,只看改编的影视作品不但远远不够,甚至还会被带入歧途,使你对《红楼梦》的认知远离她的真正思想内涵。

为什么这样说呢?笔者想从以下几个方面告诉你:

第一,小说和影视题材不同。

由于不受时空限制,小说运笔可以海阔天空,挥洒自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薛蟠

秦钟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潇湘夜雨

 

《红楼梦》第三十四回,在贾宝玉挨打后有以下情节:

宝玉原来还不知道贾环的话,见袭人说出方才知道。因又拉上薛蟠,惟恐宝钗沉心,忙又止住袭人道:“薛大哥哥从来不这样的,你们不可混猜度。”宝钗听说,便知道是怕他多心,用话相拦袭人,因心中暗暗想道:“打的这个形象,疼还顾不过来,还是这样细心,怕得罪了人,可见在我们身上也算是用心了。你既这样用心,何不在外头大事上做工夫,老爷也欢喜了,也不能吃这样亏。但你固然怕我沉心,所以拦袭人的话,难道我就不知我的哥哥素日恣心纵欲,毫无防范的那种心性。当日为一个秦钟,还闹的天翻地覆,自然如今比先又更利害了。”



薛宝钗的“当日为了一个秦钟,还闹的天翻地覆”,这句话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秦钟是在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东方朝西



历来伟大的作品,思想主题应该是足够宏大――这种宏大一定是可持续性的,超越时代的局限性。换句话说,伟大的作品能够在长久的流传过程中,持续激发一代又一代普通读者思想情感的共鸣。这种思想情感的共鸣,必须是作品本身所传达的真实思想情感,在普通读者中产生的共同阅读感受。一部伟大的作品在流传过程中,其时代性在阅读感受中被逐渐淡化,而思想情感却得到普遍流传,并得以跨越时代持续流传和被认可。产生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不外乎是作品本身能够穿越时代背景的局限性,冲破语境的变化对阅读理解造成的障碍等。

《红楼梦》主题究竟是什么?毋庸置疑,只有两个:家亡、情灭!“贾家”的败亡和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幻灭,两条线索贯穿作品始终,支撑起《红楼梦》的悲剧性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慧读古典

 

对胡适派红学家们来说,《红楼梦》第40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林黛玉讲的“双瞻玉座引朝仪”和史湘云讲的“双悬日月照乾坤”这两句很让人费解。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对此也是大伤脑筋,认为林黛玉的“双瞻玉座引朝仪”“这就奇了”,而史湘云的“双悬日月照乾坤”则“更奇”。但周老先生是很聪明的,他绞尽脑汁,最终还真是想出了解决之道。

周先生认为,《红楼梦》在这里暗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在乾隆初期,当年的“废太子”(康熙帝的嫡长子胤礽)的长子弘皙曾阴谋发动一场宫廷政变,想借此推翻乾隆皇帝,自立为帝。而《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家是“废太子”的死党,他们也参与了这场政变。这次政变失败后,曹家被二次“抄家”,最终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红楼梦》中这些奇怪的“牙牌令”,就是隐写这段历史。“双悬日月”的意思,就是出了两个皇帝,“照乾坤”的“乾”字代表乾隆,“朝仪”和“玉座”等都代表“坤”,即弘皙,他是企图“坤代”的另一个皇帝。“湘云是这场变故中的重要遭难者,似乎黛玉也有关系,尚不可尽明”。(引自周汝昌先生《红楼夺目红》一书中的《牙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至真斋主



一部书的书名根据作者的意图有突出的阅读指导意义。有的书名是全书思想内涵和内容的高度概括,有的书名表达了作者的志趣;有的书名是读者熟知的地点,这些地点具有标志性和历史意义;有的书名是人物名字,意在突出这个人物是全书的主角;有的书名是时间,这个时间在人们的记忆中是难忘的,具有纪念意义;还有的书名显示了书籍的类别或者文体等等。

我们现在通称的《红楼梦》曾经有好几个书名。单是《红楼梦》这个书名的寓意就有很多人解读。有的人从文化角度来解读,把“红楼梦”三个字拆开解释每一个字,每个字都有几层文化内涵。“红”与火相配代表人类文明的起源,古人钻木取火,烧食取暖。“红”与心关联是中国特有的“用心文化”。“红”是人类的生命之色。“红”是人类的喜庆之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姬健康



竹夫人,江南民俗之物,乃是一种用竹蔑编成的圆柱体中空物体,四周有竹编洞眼,用于炎炎夏日睡觉时抱在怀里取凉之需。此物历史悠久,远在唐代就已出现,有唐代著名文学家兼农学家、苏州人陆龟蒙的诗《竹夹膝》为证:

截得筼筜冷似龙,翠光横在暑天中。堪临薤簟闲凭月,好向松窗卧跂风。

持赠敢齐青玉案,醉吟偏称碧荷筒。添君雅具教多著,为著西斋谱一通。

陆龟蒙长年在杭州的邻居湖州、松江一带游幕、隐居,自然熟识江南民俗、家常用具。他写的《耒耜经》是唐朝时期江南农具的专著,与《汜胜之书》、《牛宫辞》一起享有“农家三宝”之誉;他对渔具、茶具等江南民间器具都有著述。所谓“竹夹膝”,经高士奇著作《天禄识余》一书考证,就是指 “竹夫人”,而这个拟人化的称谓最早的文字记载是苏东坡的诗《送竹几与谢秀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汪文俊

曹家背景与《红楼梦》的贾府吻合吗?《红楼梦》是曹雪芹的家事自叙吗?迄今为止,曹雪芹的身份仍然扑朔迷离!虽经胡适先生、周汝昌先生研究考证,然而并未能合理解释《红楼梦》中的诸多疑惑。本文试图从经济学的角度剖析贾府的经济状况,并与曹家进行对比,论证曹家与贾府的经济结构是否匹配。

贾府的经济状况

根据《红楼梦》文本描述,贾府的经济收入主要源于五个方面:即俸禄收入、田庄地租、赏赐收入、房屋租金及其它收入等,年收入估算为30万两左右。在第八十八回借周瑞之口所说:“奴才在这里经管地租庄子,银钱出入每年也有三五十万来往……”情况基本吻合。



1、俸禄收入。清朝的爵位制度有两大特征:一是分类封爵,有宗室、蒙古和功臣三类,宁荣二公是以军功受封,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