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至真斋主
至真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8,752
  • 关注人气:6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7-01 17:35)
标签:

吴梅村

分类: 《红楼梦》新解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第三版序言(节选)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回末有批语:“是书至此暂告一段落,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癸酉是指1693年,“梅村”是指吴梅村。时下的教科书、文学史及各类词典都白纸黑字写着:《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官方红学的胡适派红学家们言必称《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这种铺天盖地的洗脑式宣传固化了几代人的认知,因此当《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横空出世颠覆了众人的固有认知后,其表现出不屑、鄙夷、震惊、惶恐,甚至愤怒等各种情绪便可想而知。而一些真正具有学术品格,想探求《红楼梦》真相的人们反而会扪心自问:“我过去是否被某些专家学者误导而误读了《红楼梦》?”

自《红楼梦》诞生以来,关于时代背景、作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王华东

先请看《红楼梦》第50回的一段文本:




湘云笑道:“我编了一支《点绛唇》,恰是俗物,你们猜猜。”说着便念道:

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

众人不解,想了半日,也有猜是和尚的,也有猜是道士的,也有猜是偶戏人的。宝玉笑了半日,道:“都不是,我猜着了,一定是耍的猴儿。”湘云笑道:“正是这个了。”众人道:“前头都好,末后一句怎么解?”湘云道:“那一个耍的猴子不是剁了尾巴去的?”

这个谜语从字面上解释,猴子离开了山岭溪流,来到人间,在主人鞭子的威胁下,表演节目,失去了自由的天性。虽然穿官袍,戴官帽,看似有模有样,可那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潇湘夜雨  玉玲珑 


绣春囊的出现无异于平地一声雷,导致贾府内部自己抄家,入画、司棋、晴雯、四儿、芳官等人被逐出大观园,为日后贾府被抄败家和大观园诸芳流散埋下伏笔。那么“绣春囊”到底是谁的呢?

很多读者认为绣春囊是司棋与潘又安在大观园里私会时不小心掉的。那么是不是如此呢?我们来看在第七十一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的文本:

(鸳鸯)因下了甬路,寻微草处,行至一湖山石后大桂树阴下来。刚转过石后,只听一阵衣衫响,吓了一惊不小。定睛一看,只见是两个人在那里,见他来了,便想往石后树丛藏躲。鸳鸯眼尖,趁月色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至真斋主

《红楼梦》被公认为中国文学史上的巅峰之作,在表现手法上继承了前人几乎所有的写作技巧,就书中的诗词来说,几乎都能找到前人乃至同时代人作品的影子。《红楼梦》诗词有的借鉴了他人作品的词语意象,有的借鉴了他人作品的词语表达,甚至有的借鉴了他人作品的思想内涵。《葬花吟》这首诗属于七言歌行体,作者赋予“花”多重意象,其中最基本的意象是以花喻人,名为咏花,实则写人。诗中的“春”也有特定意象寓意。全诗感情饱满,如泣如诉,以浓烈忧伤的情调表达了林黛玉对暮春落花的哀怜,对自身和红楼女儿命运的感叹。不仅如此,有些诗句还采用看似矛盾的、难以理喻的词语,让人产生对一些历史事件的联想,即采用影射的手法隐写历史事件,体现了《红楼梦》作者“一击两鸣”、“一喉二歌”的基本写作手法。我们再欣赏一下《葬花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至真斋主




宝玉被薛蟠请去喝酒,醉醺醺的回来后,宝钗也来怡红院看望宝玉。黛玉因记挂着贾政叫宝玉是什么事情,心中替宝玉忧虑,也来怡红院看望宝玉,正巧看见宝钗进了怡红院。她便等了一会儿,想要进去时院门却关上了,于是扣门。晴雯跟碧痕正拌嘴,见宝钗晚上来了没好气地抱怨,又听见扣门声,也不问是谁就没好气地说:“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黛玉申明是自己不是别人来了,晴雯在气头上不分青红皂白地说:“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黛玉真以为是宝玉不想见她,于是在外面花阴下哭泣起来。回来后,直坐到三更多天方才睡了。次日,就是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节。书中交代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至真斋主  潇湘夜雨

《红楼梦》采用“真事隐”、“假语存”的写作手法。在封建专制时代,这种写作手法本身就是在提示我们:《红楼梦》这部书一定涉及时事政治,其隐写的部分在当时一定属于敏感的史实。《红楼梦》开篇说“然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这是障眼法,就像这段文字处批书人说的:“据余说,却大有考证。”每一部小说作品都有时代背景,只不过《红楼梦》碍于情势不能明确交代时代背景,而是采用隐写的方式,让我们根据文本提供的蛛丝马迹索隐出来。如果我们能够准确定位《红楼梦》的时代背景,那么隐写的史实和主旨思想就好破解了。目前关于《红楼梦》的时代背景主要有两个观点:一是主流红学认为的清中期,二是大多数民间红学研究者认为的明末清初。那么哪个观点正确呢?其实书中有很多种信息向我们表明了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民间研红者也从多方面论证了时代背景。我们今天仅从书中所隐写的京城这个方面来论证时代背景。

一、《红楼梦》中的京城在哪里?

我们先梳理一下书中有关京城的情节,搞清楚了京城所在地,我们也就知道故事发生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清风明月论史谈经

“吴氏石头记”到底是真是假,目前众说纷纭。我今天准备从嶽神庙和狱神庙入手,争取从这里打开新思路。

首先,我是山东人,年纪稍大了点,嶽神庙和狱神庙(堂)现实生活中我都曾接触过。我们山东人因为泰山的缘故,从小就认识这个“嶽”字。这个字在我们山东泰山是很常见的。这是个繁体字,就是现在的“岳”字。泰山是五岳之首,就是五嶽之首。




为啥“嶽”字是这个结构呢,在传统文化中,五岳的含义是天界用五座大山来镇压从天界被打下来的犯人,也就是说五岳是天人的监狱,用山来镇压,所以“嶽”字是上山下狱的结构。有点类似用五行山镇压孙悟空的概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兼批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对“吴氏石头记”的指摘

作者:潇湘夜雨

2018年12月,中国西部首届《红楼梦》学术研讨会在昆明召开。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在会上致辞。在致辞中,张会长直言《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后文简称“吴氏石头记”)是学术造假。对于张会长的这种看法,笔者很不赞同,在这里谈一下我对“吴氏石头记”的看法。




“吴氏石头记”后二十八回完美对应了前八十回的人物命运伏线和批语提示,人物结局完全符合第五回的判词。有人认为这个后二十八回是后人按照前八十回的批语提示和红学探佚成果写出来的,其实这个想法未免有点想当然。大家都看过八七版的电视剧《红楼梦》,这部电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芳官

龄官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逄冠卿

《红楼梦》书中描写:贾府为了迎接元妃省亲,修建大观园的同时,在苏州采办了十二个会唱戏的女孩子,组成一个家庭戏班子,先集中豢养在梨香院中教习剧目,以备元妃省亲时听戏;后因国丧期间禁止宴饮听戏,又将她们分头拨派到大观园宝玉和众姐妹居住的庭院中,作为身边的贴身服侍丫头使用。




这十二个小戏子艺名中都有一个官字,我们姑称之为红楼“十二官”。她们是:扮正旦的芳官和玉官,扮小生的藕官、文官和宝官,扮小旦的龄官、菂官和蕊官,扮老旦的茄官,扮老生的艾官,扮小花脸的豆官,扮大花面的葵官。这些小戏子均系女性伶人,由此可证那时戏班中不仅旦角由女伶扮演,生角和花脸也是由女伶扮演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王华东

蔡元培先生早就断言:“《石头记》者,清康熙朝政治小说也。作者持民族主义甚挚。书中本事,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尤于汉族名士仕清者,寓痛惜之意。”

(蔡元培)

土默热先生说:“明末清初的文人士大夫言必称‘末世’。……毛先舒在《与洪昇书》中感叹:‘末世风气险薄,笔舌专取刻薄自快,且借之为名高。’……书中累累提及的末世,指的并非仅仅是家族末世,而是全社会的末世;与明末清初文人士大夫所说的末世,指的应是同一时代。”

台湾杜世杰先生在《红楼梦考释》中说:“天塌了才需要补,第一回说女娲补天,又说地陷东南,暗示天塌地陷,是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闲石

小说名《红楼梦》,是说红楼春梦一场,醒来万事皆非。可以说,整部小说浸透了佛家的梦幻观理念。首先我们要看到小说中儒、释、道三种宗教糅杂,一僧一道出场,并与小说情节的发展如影相随;空空道人后来也成了情僧;第十三回秦可卿的葬礼上甚至出现“总理虚无寂静教门僧录司正堂万虚、总理元始三一教门道录司正堂叶生”这样的称谓;而贾宝玉儒、释、道三家宗教活动都参加,三种教义都有所参悟。




第二十九回有这样一段情节:贾珍知道这张道士虽然是当日荣国府国公的替身,曾经先皇御口亲呼为“大幻仙人”,如今现掌“道录司”印,又是当今封为“终了真人”,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神仙”,所以不敢轻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