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至真斋主
至真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0,322
  • 关注人气:3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7-01 17:35)
标签:

吴梅村

分类: 《红楼梦》新解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第三版序言(节选)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回末有批语:“是书至此暂告一段落,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癸酉是指1693年,“梅村”是指吴梅村。时下的教科书、文学史及各类词典都白纸黑字写着:《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官方红学的胡适派红学家们言必称《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这种铺天盖地的洗脑式宣传固化了几代人的认知,因此当《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横空出世颠覆了众人的固有认知后,其表现出不屑、鄙夷、震惊、惶恐,甚至愤怒等各种情绪便可想而知。而一些真正具有学术品格,想探求《红楼梦》真相的人们反而会扪心自问:“我过去是否被某些专家学者误导而误读了《红楼梦》?”

自《红楼梦》诞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兰国沧海客


《红楼梦》中的一僧一道是广大读者十分熟悉的人物。他们也是神仙人物,携通灵宝玉让其到人间历幻一番。在太虚幻境和青埂峰,一僧一道“ 生得骨格不凡,丰神迥别。”而到了人间,一僧一道则化作了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形象不堪。

在此后的情节中,这两人或明或暗地出现,草蛇灰线,神出鬼没,在甄士隐、林黛玉、贾宝玉、贾瑞、王熙凤等人的故事中多次间接或直接出现。

在2010年李少红导演的电视剧《红楼梦》中,这一僧一道都是同时出现的。但书中并不是这样,而是严格按照“道度男、僧度女”的传统安排出现的。

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一僧一道同时出现的地方并不多,第一回青埂峰下的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潇湘夜雨


贾宝玉是《红楼梦》第一男主角,作者在塑造贾宝玉这个角色的同时,又塑造了一个与贾宝玉相貌、性情完全一样的甄宝玉。作者这么安排有何用意呢?

在第二回,作者通过冷子兴向读者介绍了贾府,而甄家及甄宝玉则是通过贾雨村介绍的。甲戌本在贾雨村介绍甄宝玉的文字旁有侧批:“甄家之宝玉,乃上半部不写者,故此处极力表明,以遥照贾家之宝玉。凡写贾宝玉之文,则正为真宝玉传影。”这段批语的意思是,甄宝玉在上半部书中文字不多,贾雨村口中描述甄宝玉的事,是隐指贾宝玉发生过的事;而后面凡是描写贾宝玉的文字,也是在描写甄宝玉。如贾雨村说“他令尊也曾下死笞楚过几次”,由此可知贾宝玉也挨过几次打,挨打时也会叫姐姐妹妹,而这点也在第五回得到印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姬健康


一部现实题材小说,又是家族史式的画卷,再加上作者及批者在书中明确表示,本书是“半世亲睹亲闻”经历过的“事则实事”,所以《红楼梦》故事创作时,必定会把自己印象最深的人和物写入书中,这也是顺理成章的。过去近百年来,曹学家一直以胡适提出的“曹雪芹”自传说为依据,几乎挖遍了曹家所有人的坟墓,穷尽了曹氏存世的所有史料。但这个“曹雪芹” 及其曹氏家族无论如何与书中的贾氏家族对不上号。于是,近几年来曹学家逐渐抛弃了自传说,改称“听奶奶讲故事”的新发明,凡有识之士皆嗤之以鼻。

贾氏家族以“诗礼簪缨”之族之名而存在于读者心中。此名词来源于书中开头,僧人将石头幻化成美玉后,对石头所说的一段话:

那僧将美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王华东

我们一般把研究《红楼梦》的学术现象,称为“红学”。最早的红学研究者,我们可以提出周春、戚蓼生等。他们的研究都是在1791年程伟元高鹗刊刻《红楼梦》之前。周春(1728——1815年),浙西海宁人。他研读《红楼梦》的成就体现为所著的《阅红楼梦随笔》,书中有本人于乾隆五十九年(1794)所作的自序,可以证实是目前所知《红楼梦》研究史上最早的一部评论专著。周春文中记载“乾隆庚戌秋,杨畹耕语余云:‘雁隅以重价购抄本两部:一为《石头记》八十回;一为《红楼梦》一百廿回,微有异同’。”乾隆庚戌是1790年,证明了早在程高整理出版《红楼梦》之前,就有一百二十回本的存在,推翻了胡适先生考证的高鹗续写《红楼梦》的结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贾宝玉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金永炎



椒油莼齑酱是《红楼梦》中的一道经典美食。第七十五回中,王夫人提到过 :“不过都是家常东西。今日我吃斋,没有别的东西。那些面筋豆腐老太太又不甚爱吃,只拣了一样椒油莼齑酱来。”

莼齑大家都很陌生,但是莼菜相信大家都熟悉。椒油莼齑酱是将新鲜莼菜切碎,拌上盐粒、姜末、葱末、椒油等腌制而成的。《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中宝玉唱的一个小曲:“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其中“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的“莼”和王夫人孝敬贾母的椒油莼齑酱里的“莼”,都是指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高鹗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姬健康


近百年来,因为胡适错误观点的误导,《红楼梦》续书者都是署名高鹗,或者程伟元、高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第三次修订后的校本改为:“曹雪芹著无名氏续”,下面还有两行字:“程伟元、高鄂整理”。高鹗、程伟元一夜之间消失了,代之以“无名氏”,这是为什么?




近偶得一刊物,名曰《曹雪芹研究》(2011)总第二辑,其中有一篇该刊主编张书才的学术大作《〈红楼梦〉后四十回应是高鹗补续》。张书才是明清档案专家、清史专家、著名红学家,研究馆员,现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辑部工作。1993年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享受政府津贴。这样重量级的大专家发表的文章、得出的结论岂能儿戏?他还认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薛宝钗

宋江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慧读古典




尽管我们“吴氏红学”对薛宝钗的解读已经很深入了,但仍有许多读者认为我们曲解了薛宝钗。他们提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在原著中是这样介绍宝钗的:“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第八回 比灵通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明明一个安分守己的大家闺秀,为何我们非得和她过不去呢?

说这话的红迷其实是不了解《红楼梦》的写作手法,《红楼梦》有一种写作手法用戚蓼生的话说就是“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红楼梦》的批语中也多次提到“春秋字法”、“春秋笔法”。《红楼梦》隐写历史,其所用的方法即是“春秋笔法”。

那么,什么叫春秋笔法呢?所谓“春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俞平伯

启功

分类: 《红楼梦》新解

按语:

当我看到应化雨老师的文章,马上想到应该推荐给大家,这是如何对待经典原著的大问题。我原来也受某些红学专家的误导,以为林黛玉说的“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有误,看到此文才恍然大悟!《红楼梦》由于多是抄本,确实有很多抄错之处,而且高鹗的程乙本有故意删改的痕迹,因此有的专家自信满满地对原著“改正”。其实,这种做法不可取。正如应老师说的:哪怕就是当真“此殆万虑中之一失”,也只能在校注中指出,以提醒读者。怎么可以随便凭借自己的“权威”与校注《红楼梦》之机,就任意将其妄改成了“虚的对‘虚’的,实的对‘实’的”呢?此外,当今红坛百家争鸣,研究者往往对照多种版本,找出历史真相,甚至关注批语的位置、断句等,一旦将原著改错,后果很不好。

应老师曾对《唐诗三百首》等古典诗词逐篇研究、分析、归纳,得出自己的结论,传授给学生。从此文中,我们对应老师的诗词造诣也可略见一斑。感谢应老师为《红楼梦》及其作者正名,感谢应老师为我们上了一堂诗词课!

从应老师此文质疑权威的做法,也可以使我们感悟到,不能迷信“权威”。有的专家就是被胡适这样的权威镇住了,不敢改动胡适的错误结论,因而钻进死胡同。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冷子兴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潇湘夜雨  至真斋主

 

《红楼梦》这部书表里皆有寓。在开篇作者自云中已经很明确地告诉我们:“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悦世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故曰‘贾雨村’云云。”批书人也以批语的方式来提醒我们,这部书很多地方有隐喻。例如,第一回僧道看见甄英莲时,说她“有命无运,累及爹娘”,批语说:“看他所写开卷之第一个女子便用此二语以订终身,则知托言寓意之旨,谁谓独寄兴于一‘情’字耶!”批书人很明确地提示我们,本书“托言寓意”,不要把这部书仅仅当做情爱小说,作者假托情爱来隐喻更深刻的立意主旨。紧接着,批书人又说:“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这就等于直接告诉我们,这部小说虽然表面上写的是大家族的故事,而实质上是在假借大家族的故事写国家,即“以家喻国”。第二回贾雨村娶了甄士隐的丫鬟娇杏,作者写道:“谁想他命运两济,不承望自到雨村身边,只一年便生了一子,又半载,雨村嫡妻忽染疾下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姬健康

笔者几乎没有别的嗜好,唯有藏书、读书。用汗水换得的收入,有一大半花在了藏书上。有关曹学的书以前也收藏、阅读了不少,灌输给自己的全是曹学观点,应该对至今还在当道的曹学有些发言权吧。



现在再回头翻一翻这些书籍,感觉自己今天完全可以给曹学著作下一个准确的定义:曹学家们在过往的近百年里累积起来的这些所谓研究文章、学术著述绝大多数都是他们自己的创意、发明,没有一样是与史实对得上号的。当然,曹学家们最中意的是敦氏兄弟、永忠和明义的诗,就把这些史料记载与一个叫“雪芹”的人联系起来了,但敦氏兄弟(从年龄上来对照,曹雪芹要比他俩大二十来岁)的文字从来没有谈及与他俩交往的“雪芹”与《红楼梦》有任何联系。永忠、明义的文字倒是与《红楼梦》及“曹雪芹”有关,但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