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缨
李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755
  • 关注人气:3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博主李缨,供职于《贵州日报》文艺部。著有散文随笔集《有爱来过》、博客集《一个人的盛宴》。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一个人的盛宴》后记

 

几番辛劳,书稿总算整理成册,粗看上去,也像是一本书了。之后又承蒙诸多老师的抬爱,即可付梓面世,此时的心里,是有些激荡的,好多的想法涌上来,便想将之付诸于笔墨。只是真要着意写出,却也不能一一穷尽内心所想,其实更多的感激,还永生地留在心里。

 

这个集子里收录的文字,是2006年仲秋至2009年孟春我的网上日记,也就是博客的一部分,尽管都是一些流水账,但说来当是其时内心的话语,也就更为自珍。时光远走,好多物事都迷蒙了,只有文字是真切的,正缘于此,就在此时,文字的清香一阵一阵环在我的周遭,温暖着我,过往、现在,还有无论是过往的旧事,还是尚在远处的一切,如今看过去,留下来的,都是一段美好。

 

因为品类杂,我为之作了分类,做成“亲情的温度”、“别处的生活”、“网络的游走”、“浮生的亮色”四个篇章进行集纳。

 

如今说来,对于博客,我其实已经少有时间和精力去打点,忙这忙那,经常是,一两个月都难得有过一次更新。这和当初料理博客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3 12:34)

陈福桐老人辞世的消息,我是4月20日早上才听说的,很遗憾没能赶上去送陈老最后一程,编完刘学洙、史继忠、戴明贤三位老师的文章,写了下面这段文字,算是对陈老的一种怀念吧。

 

编辑手记

  

编完这一期“影响力·人物”,心中无限惋惜与沉痛。一些交往旧事历历如昨,陈老的音容笑貌清晰浮现。

  

与老人第一次走近应该是在其府上。那还是三年前的事,本报“影响力·人物”周刊创刊之际,第一期我们推的是历史文化名人李端棻。发稿前,我受编辑部委派,送稿子到先生家,请他帮忙审阅。陈老年逾九十高龄,看稿要借助很大的放大镜,但老人还是逐字逐句看完了这篇稿子,并将他的意见一丝不苟地用红笔批阅纸上。先生当年一篇《六千举人,七百进士》曾激起过不小波澜,贵州文史界谁人不识得先生?此次相见,先生的渊博、严谨、爱才令我深有体会。

 

不久的碰面是在省文史馆主办的一次研讨会上,陈福桐和至今健在的杨祖恺都有精彩发言。会休,我到房间找两位老人做采访。怕耽误老人们午睡,我特别强调说约莫十多分钟就好。没想到话匣子一打开,他们居然给了我一整中午的时间。交谈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4 13:31)
乙乙和影子

不知道乙乙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影子的。

但老妈说,小乙乙越来越喜欢玩自己的影子。

每天上午,安静的家里。
老爸坐沙发上看报,老妈抱乙乙坐一旁晒太阳。
太阳很大的时候,乙乙会突然一声不响地就关注起自己的影子来。

影子跟着乙乙活动着,乙乙会激动得欢呼,跳跃,偶尔,她还会把自己的影子和老妈的影子重叠起来。
玩着玩着,她自己会咯咯咯地笑出声来,或者嘿嘿嘿地叫喊着那个在动的灰乎乎的影子。

或许,才八个月大小的乙乙,根本就不知道,灿烂阳光下的那一片灰暗就是她自己的重影,也根本不知道,影子动,是因为她自己在动。

每次归家,老妈总要跟我说起乙乙玩自己影子的开心,也许其实是老爸老妈观察乙乙玩影子的那种开心。

这个家里,因为乙乙的存在而更添生气。
比如那些散落在屋子角角落落的玩具、衣物,尤其那一双双只有十二三公分长的小鞋,小小的东西,瞥一眼都会让人的内心涌起爱怜、温暖和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1 20:13)

吃柚子的季节,家里天天少不了吃柚子皮。

再帖一次这篇旧文,请大家尝尝我们江西的美食。

 

——题记

 

清炒柚子皮

在我的老家江西丰城,柚子皮一向颇受青睐。

到吃柚子的季节,柚子皮成了餐桌上的宝物。上档次的餐馆、酒楼,也把蒜蓉炒柚子皮这道菜写上菜谱,奉为特色菜;普通人家则会把柚子皮浸水两三日后,炒着吃;勤快些的家庭主妇还把柚子皮用糟辣椒腌渍后,保存起来。到来年中秋都不败味。

来云贵高原生活有十多年,柚子皮于我,就像贵州人于折耳根一样,是我百吃不厌的美味。

炒柚子皮是我的拿手好菜。

先将柚子清洗干净,削去外面的青皮,去掉絮状物。留中间柔软的白色海绵部分,一一切成薄片。再将切好的柚子皮放入锅中,加清水浸泡两到三天时间,其间每天换一次水,以去除苦涩之味。若急着食用,下锅前,将切好的柚子皮在滚水里面氽一下,即使是刚开的柚子,同样可去除苦涩。

炒柚子皮,做法也简单。将生姜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31 00:13)
乙乙的第一个电话

下午,一家人正坐着无聊时,电话铃响了。

“请问是李乙秋家吗?”

“啊?!”握着听筒的晓菊愣了一下。

尽管一闲下来时我们总在以不同的方言或者普通话欢呼着“李乙秋”、“李乙秋”三字,但真正第一次有家庭以外的人员,且是通过电话这样遥远的形式称呼大家已经滚瓜烂熟的三个字时,就连李乙秋老妈——晓菊同志都显得有些适应不了:咋这么快就有人知道了小宝宝的名字呀?而且还找到了家里的电话?

原来是BB一族相馆来电通知取百日照的事。

电话挂了老半天,大家的情绪还在激动着。
不是为了还没到手的照片的事,高兴的是有了自己的名字后的乙乙第一次有了这么一次社交权。

以后,家里的电话再响起,很有可能就会是要找她的。

老爸说,这相馆老板真会做生意,这样一个电话打到任何人家去,不高兴坏了那一家人才怪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血拼”一族和前500强

我实在太想把今天的标题写作“拼血”一族。

因为我的老爸老妈总喜欢把很时尚的那些词语倒过来读。

比如“血拼”,来自英文“shoping”的音译。
老爸从来都是念作“拼血”。

老人家可能最先是从报纸上读到“血拼”这词。
文章给他暗示的“血拼”,即“购物”之意。

之后,在他高兴的时候、心情舒畅的时候,去上街前,老人家总会跟老妈说,“我们也拼血去!”

呵呵,每次我都得给老人家纠正:是“血拼”,不是“拼血”。

但老人家似乎每次都听不进去,还强词夺理:不都一回事吗?“拼血”、“血拼”,那都是要“拼”,且拼的都是“血汗钱”。

对他们的“屡教不改”,每次,都让我们姐弟几个狂晕得不行!

 

 

今天一大早,老人家又去狂“拼”了一气。

9点半起床,开门就看见客厅摆了金龙鱼龙油5小瓶、米两包,还有其他意义不大的几样生活用品。

从外面归来的两人边兴奋地给我展示他们刚“拼”回家来的战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0 17:43)
有饭飞来

以前每次去屯堡吃饭,“飞饭”都只是传闻中的保留节目,而他们屯堡人的“八盘八碗”(“八”,一定得念作二声才会像屯堡口音)倒是已经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前天一早搭欧阳的车去的西秀区大西桥镇九溪村,据说是安顺最大的屯堡自然村寨,九溪人自称是“屯堡第一村”。

资料上说,清康乾年间为九溪人丁鼎盛时期,户近两千,人口近万,是当时最大的屯堡村寨,现在的九溪村,由大堡、小堡、后街三大片区构成,户近千户,人口逾5000人。

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九溪村,因九溪河在镜头里看去而更加秀美(呵呵,确实是镜头里看上去才那么秀美,至于河水,镜头里反正也看不太清)。

但那里的“飞饭”让我踏踏实实地体验到了屯堡人的好客热情。

当我正得意洋洋嘲笑同桌的其他朋友一次又一次“中弹”的当儿,忽然,白花花一团冒着热气的米饭呼啸而来,“叭”地一声就落进了我的碗里。

还没来得及空缺的饭碗又冒了一个小山尖。

早已经很饱了,但在屯堡人家作客,“飞饭”不吃等于是对主人的不敬。

以前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术画页和第三十八期多彩贵州风的编辑手记

刚刚收到的“秦良静书法篆刻艺术集”--书名《绿洲红城》。“绿洲红城”是秦良静家乡习水的美誉。“绿洲”泼墨于生态,而“红城”则起笔于长征。现为武警贵州省总队政治部现役警官的秦良静在其书作后记中称,“我的艺术之梦缘起于此,家乡的奇山秀水赋予了我许多艺术的灵性。”

秦良静自小热爱书画篆刻艺术,稍长曾师从钱君匋、傅嘉仪、刘江、戴明贤、包俊宜、邱世鸿、陈争等书画篆刻名家。名师的指点加上自己的勤学精进,正值而立之年的秦良静业已成为黔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中之翘楚。近些年,其作品多次入选由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书协主办的“兰亭奖”、“全国展”、“系列单项展”以及“全军书法展”,并十余次获奖。在武警贵州总队首长和部领导的支持下,今年7月,他刚刚完成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为期一年的研修学习。

贵州省画院常务副院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陈争先生评价说,“内敛淳厚、温润含蓄的趣尚都迥异于他还不到而立之年的心性。”“妙会天机,忘怀心手。”南航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美术学博士邱世鸿先生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03 10:42)
邻居家的小鸟

醒来就听老妈在客厅里给大家讲邻居家那只可爱的会说话的小鸟。

昨天采访回家,刚进小区的门,正打麻将的老妈赶忙喊:“小精灵,小精灵,姐姐回家了。”

知道老妈是逗小鸟玩乐,没怎么搭理他们。

刚才才听说鸟儿接的话居然是:“关我什么事,关我什么事。”

据说,邻居家夫妇一次偶然去逛花鸟市场买回了这只小鸟。
刚来时,只会说“老板你好”、“恭喜发财”等简单的问候语。

在主人的调教下,鸟儿进步了许多。

每天,院子里的老太太们在楼下打麻将,鸟儿摆在一边,渐渐还学会了“杠上开花”、“自摸胡”、“又胡了”等麻将术语。

一次抄煤气表的到邻居家去,鸟儿独自在家,听见敲门声它居然也学着人的声音答话:“哪个?”
抄煤气表的又敲了一下:“我是超煤气表的。”
鸟儿又应:“哪个?”

门外一直敲,鸟儿就一直“哪个”、“哪个”地在门里问,愣是不来开门。

抄煤气表的气急败坏地正要离开时,邻居回家了。
她有些生气地告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22 07:29)
铜仁锅巴粉

锅巴粉可能是铜仁特产。到省内好多地方,都不曾见到过这一美食。只有铜仁地区,10个县市的大街小巷都有这东西。吃的人多,生意也热热闹闹的。铜仁朋友说起这东西时,也多是溢美之辞。

铜仁城里小十字一带,就有一家思南锅巴粉,生意差的时候很少见,这些天去,多是人满为患,只好借隔壁人家空的地方坐。我们刚出门,第二拨人随后就到。

因为锅巴粉这东西,除了本身味道清香爽口,还有清凉解热的功能,辣乎乎的干拌面,再来一碗免费的豆浆,据说到了夏天,就更受欢迎。晚了去,有时座位都没有。

锅巴粉做法其实很简单。其主要原料是绿豆、糯米、大米。三者的比例基本相当,只是大米稍多一点。

将它们浸泡10来个小时后,混在一起,磨成浆。早几年都是用石磨磨,味道更多的是来自天然的纯美清香。这些年人懒了,那样效率也低,换了机械替代石磨。虽是少了那一味道,但也将就了。

工序做得细的,还要将它过滤一下,然后把已浓淡相适的浆汁,均匀地铺到烧热的锅上。几秒钟后揭起,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