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九月Aster
九月Ast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2,697
  • 关注人气:1,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奇异恩典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初信之时,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宝贵。

许多危险,试炼网罗,我已安然度过;靠主恩典,安全不怕,更引导我归家。

将来禧年,圣徒欢聚,恩光爱谊千年;喜乐颂赞,在父座前,深望那日快现。

 

《AMAZING GRACE》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
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d;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The hour I first believ'd!

Thro' many dangers, toils, and snares,
I have already come;
'Tis grace hath brought me safe thus far,
And grace will lead me home.

The Lord has promis'd good to me,
His word my hope secures;
He will my shield and portion be
As long as life endures.

Yes, when this flesh and heart shall fail,
And mortal life shall cease;
I shall possess, within the veil,
A life of joy and peace.

The earth shall soon dissolve like snow,
The sun forbear to shine;
But God, who call'd me here below,
Will be forever mine.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九月

分类: 电影

不是“感恩而死”乐队( Grateful Dead )的乐迷。

  

吸引我去影院观看的更不是这部纪录片时长4个小时(还不算中场休息20分钟),却也恰是看国际豆瓣有人认真留言,认为这部电影 “最大的缺点” 竟是时间太短,还没看够就结束啦——这无疑会让人好奇究竟是怎样的纪录片,4个小时,还会让人如此欲罢不能?

其次此片监製是马丁·斯科塞斯,他说:

“感恩而死不只是一个乐队,他们是自己的星球,被无数粉丝拥戴。能加入这部电影,我非常荣幸。”

只要是他的電影,大多不會錯過。最近的《沉默》(Silence)刚看过,很喜欢。
再来,是我对60年代嬉皮运动一直有一种迷之好奇,会惊异那个时代的理想主义色彩常常会伴隨着毒品,性爱而出,那种奇特萌发的气息和味道一直让我感到神秘难言,却奇怪的感知到裡面的暖意而愿意去探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9 23:26)
标签:

九月

分类: 相遇

三年前,一片荒野里,第一次看它白白點點里迎風招揚,有些心動。

                                                                                  2014. 06. 28,过Trollstigen之后的荒原(挪威)。

當日隨手折了一小支,帶了回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九月

分类: 电影

這部冰島電影正如今年歐洲杯冰島隊一般讓我驚異。

 

          《Threstir》(冰島,中:麻雀,挪:Småfugler,英:Sparrows,2015)

 

裡面沒有特別煽情,更無炫技,卻能在最深處打動你。可以清晰明澈地看到16歲時真正的自己,而不是大多忘掉自己小時候的“大人們”以為的“孩子”。

挪威譯作小鳥(Småfugler),和英語 Sparrows 一樣都是複數,想要表達的都是還沒高飛渴望嘗試,卻不知深淺,一路跌撞奔突的所有少年吧。

 

成人長大后,常常會忘掉自己小時候真正的樣子,於是很多成人表達出的“孩子”的世界,多了不少莫名臆想出的東西,看著就不免尷尬起來。這部電影里沒有。
少年們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著他們的年齡,他們的眼界,他們的經歷決定了他們會做出的一切。
他們是群體,自然就有群體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三毛

分类: 神的恩慈

快到時,已是黃昏最末尾,正式落地時,天已黑透。

 
沙漠世界其實自小看熟,按理說見慣之物該不會再有太特別感受。但眼看這片沙漠在近晚霞光里,越來越清晰呈現在眼前,還是感動難以。。。。。。只因為這裡正是“三毛的撒哈拉”,她筆下這片土地裡的人和物,曾那麼深地感動過當時生活在另一個大漠里,少年時的我。

 

 

來前並非沒有顧慮,一是目前穆斯林世界本身的波瀾,二也是阿雍(此地沿用三毛書裡舊譯)本身的特殊性。
好比一下飛機就看到機場里標著“UN”字樣(The United Nations peacekeeping forces,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的專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九月

分类: 绘画

展廳入口,關於她的文字簡介,最後一段話。

                        ——“100年前,Hilma af Klint 為未來畫了畫。”

 

她開始探索和正式表達抽象繪畫時,是1906年,那年她44歲。
但在生活里,她公然示人的一直是具象畫家的面目。

 
這張自畫像,裡面有種難以言喻的神秘氣氛蔓延。一片游動藍色,每一絲髮梢間,都仿佛暗暗旋轉和閃爍。而她只是微低著頭,眼睛仿佛注視著什麼,又仿佛什麼都沒看見。。。。。於是整個人都好像在,又好像并不在。這種奇異的暗然流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三毛

分类: 神的恩慈

1986年星宏给三毛写第一封长信时,他19岁。

29年过去,现在的他48岁。

                                    三毛给星宏买的轮椅,她说这是收干弟弟的见面礼金。

                                   那时,1987年。


现在的我该怎么来描述那天见面的情形?
这篇文字其实到现在来写已有些艰难,因为自8月12日见过他之后,这一个多月来发生了很多事。这其中的发生很大一部分正在影响此时星宏的心和每天实际的生活。
而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三毛

分类: 神的恩慈

拍这张图片时,正是她凝神倾听南施姐现场为她读三毛《随风而去》那篇关于她的描写。
南施姐大段大段地读着,她的眼眶也在慢慢潮湿。

 

                                                         Candi 于 Playa del Hombre,甘蒂家,2015.5.11。


里面这段:
“台湾的朋友打电话来,说:“‘把你的东西统统海运回来,运费由我来付,东西就算我的了,你千万不要乱送人。’台湾的朋友不容易明白,在西班牙,我也有生死之交,这次离别,总得留些物品当纪念。”


那一刻,时间仿佛停顿,我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三毛

分类: 神的恩慈

她是我在荷西的兄弟姐妹里,最想要见到的其中一个,另一个是夏米叶。

                                    La Bodeguita de Los Gancajos 餐馆,拉芭玛岛,2015,5,8。

 

伊丝帖(Esther),荷西的小妹,今年55岁。
她和夏米叶是三毛文字里着笔最多的两位。夏米叶更多是彼此深解的欣赏和友爱,伊丝帖在她的笔下呈现出更多的是心爱和疼护————彼此用心关照的那种。


关于夏米叶《走在时间里(3)夏米叶(Javier)》已说了当时见面和后续的一些亲身观感,这里不再多说,这章只是伊丝帖。
在三毛的文字里,无论家书还是书集里,这个荷西的小妹都会时不时的蹦跳而出。三毛很会运用文字,在她精简却活泛耐读的文字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三毛

分类: 神的恩慈

在没见到她时,我其实有一点想象和期望,因为三毛的故事《似曾相识燕归来》(收录在《梦里花落知多少》)里说到她,说到当年这个爱戏剧爱到“演疯了”的美丽女孩。
那篇故事说的是1980年的事,到现在已过去了35年————今年的她,已66岁。

                                         La Bodeguita de Los Gancajos 餐馆,拉芭玛岛,2015,5,8。

 

她是荷西最小的姐姐。1980年时,她31岁。

 

写这本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三毛

分类: 神的恩慈

在三毛的书里,对他其实只有寥寥几笔带过。提到最多的依然是在活泼,俏皮的《亲爱的婆婆大人》里(她的书中还有别的地方零星提过,不一 一细讲啦)。

                                                               塞萨尔(Cesar)于拉芭玛岛,2015年5月8日。

这篇文字里三毛和荷西新婚不久从沙漠返家探望荷西父母,说到当时“四女一子的婚姻,竟没有一次是先跟他们商量的(还有两子一女未婚,也许还有希望。)”
里面那几个当时未婚的“两子一女”指的就是大哥塞萨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