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建设
张建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105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国家级两化融合试验区报道;新型工业化示范基地报道;中国软件名城报道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1-01-04 10:10)
标签:

杂谈

   做对行业有用的人,做对行业有益的事,一直是我的梦想。在《中国电子报》4年,基本算是电子信息产业内的一个行业人了,而《中国电子报》也抵制住了媒体经营的下滑,呈稳定增长态势。似乎“为梦想而奋斗”的条件基本具备,我打算向当年撤消行政部门一样,推行“一个总编室、一个编辑部、一个经营部、一个CEN网”的大部门制。配合“四个一”,我使出了怪异的招数——将日常绩效考核和项目考核移交两位可敬可爱的搭档,专心于做销售,专心于做新媒体。

   对于一家脱胎于政府机关、存在近30年的事业编制的报社来说,我深切地感受到部门合并的艰辛。不说“既得利益”的老俗套,就是“官本位”的观念就让人望而却步。但,不改只有死路一条,不是我穷折腾,而是产业变化了,市场变化了,不改变者必将成为产业发展、报社发展的“绊脚石”。

  大部门的核心就是撤消部门,每一个岗位都按照产业链基本规律规划自己的产品线,每个岗位都按照价值链的基本规律策划经营项目。我们再也不用痛恨部门之间高高的“围墙”,我们看到的都是信心满满的产品线或项目库团队。只有淡化了部门观念的人,才能适应报社的发展;只有融入一个个产品线、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电子报社的招聘风格与别人不同。别人一般是多个考官面对一个应试者,问的多,讲的少,我称之为“审问式”面试。我面试喜欢同时约请多个应试者,我先讲(主要是介绍报社和岗位),然后请应试者提问,我称之为“体验式”招聘

   我是基于以下两个考虑:

   一是编辑记者的基本技能是“提问”。记者的提问不仅要服务于自己版面的需求,服务于自己对事实真相的追求,还要对被采访者(被提问者)有所启发、有所共鸣。对于行业报的记者更是如此。因为我们的记者是行业的直接参与者,而非旁观者,不光是他生产的版面或知识产品,他的一言一行都应该是有利于这个行业的发展。我们记者的资深不仅是能够提出专业的问题、问到真实的事实,还要透过提问传递自己的思想和智慧,同时启发被采访者去思考,从而达到共鸣之目的。不会提问的应试者将来可能是一位不会提问的记者,或者无法称其为记者。

   二是报纸是集体智慧的结晶,需要集纳和碰撞。我曾经在武大和清华、人大旁听过几次新闻学课程,是一个十足的外行。我的道听途说却让我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国的行业报大多创刊于改革开放之初,是伴随着机构改革而变迁的。30年来,行业报积累了一个在行业内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积累了一批了解行业的编辑记者。但是,产业的飞速发展,行业的转型与变革,这些品牌和编辑记者面临着严峻的生存挑战。甚至有一种很可怕的感觉:经验不是财富而是负担,过去的做事方法和思路不是法宝而是包袱。

   面对生存的挑战,行业报人需要具备四种心态:

  积极作为,拥抱变化。大多行业报从业人员已过中年,大多经历过“上班是休息,下班忙生活”的阶段。面对经营的挑战,不少人选择了不求有功,单求无过。甚至一些人认为,工作这么多年了,也没什么发展前途了,没必要卖命。有些人认为,我是事业编制的人,不作为,你能将我怎么样。其实事实不是这样。历史不会抛弃任何人,只有我们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而成为落伍、落后甚至是多余的人。所以,我们只有积极主动地寻找自己的转型空间,逐步向高端、高附加值转变,才有可能对得起20几年的工龄,才能将退休之前做一位有用的而不是多余的人。

  忠于职守,真抓实干。行业报是喉舌,是舆论阵地。说的多做的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1 08:34)

   独家和深度是媒体的生命所在,是编辑记者的价值所在。然而,随着信息的泛滥和媒体传播力的式微,独家采访、独家报道变得越来越不可能了,深度文章越来越被“快餐文化”所取代或被臭长而空洞的大文章所曲解。特别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的社会变迁,编辑记者正在从以车马费为标志的“甲方”演变成以“购买采访权”“乙方”所取代。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编辑记者就无所作为了,行业媒体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独家和深度依然是行业报和行业报编辑记者的理想追求,甚至是基本生存本能。

   如今的独家和深度有了新的解释,不是机会主义的——采访机会、采访资源的优先权,而是实力主义的——独特的视角、独家的观点和深度的分析、深刻的内涵。具体到编辑记者,对于每一个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就是要做“三性”:

   1、产业演进的纵深性。要把个人对行业的理解、个人在行业内的积累,转化为思想、知识和智慧,流淌到文章之中去。

   2、产业链条的关联性。任何一个新闻事件都不能孤立地去看,而是放在电子信息产业的完整产业链中去判断、去思考。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们总喜欢把平均主义大锅饭联系在一起,并把它当作无竞争力、管理混乱的代名词。

  在我看来,“大锅饭”是责任共担,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成果共享,没什么不好的。用一句通俗的话说,拴在一起的蚂蚱。小命都托付到一起了,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齐心协力,共克时艰。这不正是我们所提倡的传统美德吗?当下,产业发展面对国内外各种危机,企业经营面临严峻的挑战,西方量化管理、绩效考核已经渗透到我们文化的深层。我们在提倡按劳取酬、按贡献取酬的同时,别忘记“大锅”的存在。一旦“锅”不在了,你如何“饭”呢?

    显然,大锅饭并没有错,错就错在平均主义,更可怕的是没有“大锅饭”的平均主义。所有人都是功老大大,苦劳多多,每个人都优秀就等于都不优秀,没个人都要拿高工资等于谁都拿不到工资。分任务的时候你要别人大锅饭,分成果的时候你要自己平均主义。这样的平均主义是在分空气,而不是成绩。

   所以,我们需要大锅饭,不需要平均主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方产业经济学创造了“三次产业”的划分理论。直接取之于自然的农业和采摘业为第一次产业,在第一次产业基础上的进一步加工的工业为第二次产业,非物资生产部门的服务业就是第三次产业分工。

   粗暴地按这种划分方法理解,新闻媒体是提供信息、生产知识、创造智慧的,当属第三次产业。但是,笔者“比猫画虎”一次,斗胆把高雅的新闻媒体业务做“新三次产业”划分。

   第一次产业是信息传递。即新闻媒体的记者扮演信息采集者的角色,透过新闻媒体介质,把事实发生或存在的信息告诉一定的人群。这是媒体的基本功,被现在的媒体记者演义得更现实、更具体。比如参加厂商的发布会,拿回新闻稿而且是电子版,稍加编辑就在“纸上谈兵”了。比如参加政府的发布活动,拿来领导的讲话稿,理出个“领导认为”、“领导强调”、“领导指出”等等,就登到了报纸的显要位置。这样的工作需要编辑记者不怕吃苦(跑的勤)、资源丰富(机会多)、认真负责(准确性),适合于刚毕业1-3年的编辑记者。

   第二次产业是知识生产。即横向、纵向、跨时空地深度加工采写来的信息,或者以专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次在日本城市逛电子电器商城,都会为突出悬挂的“日本造”所感动。

   经过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制造”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走出国门,走进异国他乡的小商店、大商城,“Made in China”举目皆是。特别是“中国造”的数字视听、家用电器、移动电话等,占据全球半壁江山。然后,如同“日本造”高高炫耀在商场显要位置的现象并不多见,甚至于个别地区将“中国制造”等同于价格低廉产品。

  是中国制造能力低下?不是。远不说当年的四大发明,就是当今世界流行的高端电子产品、高档日用消费品以及世界顶级的奢侈品,大多处于中国劳动力之手,大多成品于中国的土地上。

  是中国消费能力不足?不是。多年前,一位留学法国的朋友说,超限量购买LV包的游客,大多来自中国。而且,从原材料到消费品,但凡中国市场有了需求,就会出现全球价格上涨,全球市场销量大增。而当中国生产和销售某个产品时,要不了多久,这类产品的价格和利润空间就会大幅度下滑。

   是企业的生存和温饱问题所迫。当一个人温饱还没有解决的时候,他怎么可能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收拾自己的形象?当一位毕业生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衰”的是机会主义的行业报和机会主义的记者,实力派的行业报、真正资深的记者依然健康地活着,并且坚挺着。

   坚挺的行业报具备一下实力:

  一是明晰的重点产品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31 17:56)

   与200年的报业史相比,创刊于改革开放之初的行业报年轻了很多,稚嫩许多。

   短短三十年历史的行业报,不但没有“立”,还显现出“衰”的迹象。如果不是如此武断的话,我们可以这样说,“衰”的是机会主义的行业报纸,“立”的是实力派的行业服务。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机会主义确实养育了一大批行业报。

   行业报享受了太长时间的“独家”。忆往昔,一些行业报领导会感慨:想当年,我们是列席党组会议的;行业报记者会感慨:某某报纸当年不值一提,都是转发我们的稿件的。的确,脱胎于部委机关报的行业报曾经享受过“党组成员”的待遇,定位于“喉舌”的行业报曾经扮演着小新华社的角色。这样以来,当年行业报的记者不愁没有发布会,主管部门发布会我优先,行业内企业的发布会我狐假虎威。于是乎,稿件不用愁,工作量不用愁,车马费当然也少不了。现如今是服务性政府,是开放性社会,是学习性企业,行业报的官方、权威、固化的思想就很难适应产业发展的需要的,更谈不上服务产业、服务企业、服务读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报记者 徐恒

  电动汽车一直是我国重点发展的产业之一。在“八五”、“九五”期间,我国就曾组织进行电动汽车的攻关,在“十五”和“十一五”期间又将电动汽车列入“863”计划。目前,我国基本掌握了整车动力系统匹配与集成设计、整车控制技术,样车的动力性和能耗水平与国外水平相当。另外,在小型纯电动汽车和大型公交车方面也已实现了小规模生产和示范运行,但要实现全面产业化、大规模市场化还需要迈过四道坎:

  第一,降低成本。产品的高成本直接影响到其产业化发展,除了较高的研发费用外,电动汽车新增了电池、电机、电控系统等关键零部件,明显增加了汽车成本。尤其是高能量动力电池目前尚未大批量产业化,生产成本较高。与传统汽车相比,尽管其使用成本有所降低,消费者选择购买价格昂贵的电动汽车并不见得划算,这已成为电动汽车产业化的瓶颈之一。当然,政府也在着手攻破这一瓶颈。今年多个部委就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补贴试点的通知》,其中纯电动乘用车最高补助6万元/辆。

  第二,需要攻克关键技术。目前国内企业电动汽车研发力度有待加强,且尚未完全掌握整车及零部件核心技术,表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