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剑美
魏剑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3,937
  • 关注人气:2,4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魏剑美(1971-),男,湖南永州人。一个思想的裸奔者,一个不买账的边缘人,同时也是一个人性的悲悯者。以误人子弟为职业,以夸夸其谈为特长,以信手涂鸦为爱好。喜欢写些率性文字,交些率性朋友。其写作领域涉及小说散文杂文,近年来,尤以杂文和思想随笔为多,目前已发表作品400余万字,作品被转载上千篇次。出版有杂文集《醉与醒的边缘》、《下跪的舌头》、《不要和陌生狗说话》,长篇小说《步步为局》、《步步为局2:副市长》、《做秀》等作品10部。

通联: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邮编:410081 

邮箱:sword310@126.com

特别声明:如无特殊说明,本博客文字均系原创,转载请告知并支付相应报酬,本人对所有善意选稿并告知的编辑表示感谢。

严禁《微型小说选刊》龙源期刊网等严重拖欠作者稿酬的媒体刊载本人任何文字。本人已授权陈靖华律师追究侵权媒体的相关责任。

欢迎邮购

  魏剑美杂文集《下跪的舌头》(九州出版社2009年12月版),原价25元,免邮资。

汇款地址:长沙市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魏剑美

邮编:410081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湘辣三人帮

周湘华刘诚龙魏剑美三人组合

长篇小说《做秀》

娱乐帝国的内幕

《炎黄春秋》杂志

当代历史的另一种写法

杂文报.网上沙龙

思想交锋地

夏昕

单身的心好男人

民生之声

不删贴的网站

周光曙

一个好玩的性情哥们

向继东

不说无根据的话

鄢烈山

杂文主将

刘诚龙

杂文小说皆好手

周湘华

麻辣才情女

刀尔登

大隐于市

阎王工作室

官场作家牛人组合

开洛

博客老大

王元涛

身在韩国心在汉

王国华

专栏作家

林莺

同门师姐在北京

王跃文

洛阳纸贵是《国画》

王开林

北大风骨今犹在

林奇

杂文网牛人之一

吴茂盛

亦商亦诗亦小说

杨耕身

不自主的生存

游宇明

率真汉子又一人

陈敏

巧手写尽方寸心

郝国中

始信杂文能济世

奉荣梅

奉眼看书

赵妙晴

本来面目更才情

张建安

岸芷汀兰论文学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边缘思想录
    猴年耍猴,果然耍得花样百出,耍得高潮迭起,耍得“美慌日尿中或赢”。
    只可惜好景不长在,经过猴年一系列精彩的耍猴之后,只怕今后所有的年都是猪年和狗年了。
    中国人的宿命历来不外乎这三种:猴以及猪狗。在民众还可以被当猴对待的时候,其实还算是一种幸福。一旦撕破面皮,那就只能做挨宰的笨猪了。此外的命运,要么是做摇尾乞怜的叭儿狗,冲锋陷阵的猎狗,当然还有一种狗叫斗犬,相互撕咬搏杀,供主子们开心赏玩。
    自然,也是有虎的,只不过属于稀有品种。正因其稀有,所以无论是猴还是猪狗,莫不对之顶礼膜拜,称颂有加——尽管那虎的口角还残留着猪狗猴们的新鲜血迹。他们中倘若有谁不识时务出半句不敬之语,不待猎犬动手,猪们首先就要发难。猪虽然属于怯懦的物种,但在对待同类的时候,甚至比狗还要凶猛和坚决。不过不管怎样的悲剧和闹剧,多才多艺的猴们总有办法将它变成一场伟大的喜剧。
    事实上春晚已经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只是我们很多人还不愿、不肯、不甘相信而已。每一次大的社会分化其实都是这样开始的,一方面看到了即将到来的危机,一方面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我应邀为《走近杂文家》一书所撰写的文字,该书由汪金友、雷长风主编,中国文史出版社于2016年8月出版。全书分上下两册,收录了当下40名杂文家的自传。本人忝列其中,滥竽充数。


我的杂文历程

魏剑美

 

我之写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10 14:08)
分类: 边缘思想录

春晚这匹马

/魏剑美

 

2016猴年春晚动静闹得有点大,虽然它不容置疑且高度一致地被打了一百分。

首先是挂名“总导演”的人打出了一百分,接着是“全国观众”用98%的收视率97%的好评率打出了一百分,紧接着“海外华人”用95.7%的点赞率打出了一百分,再接着31名社科专家恰到好处地出来打了一百分,再再接着各大媒体用“口碑甚佳”的历史定论打出了一百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各大网站用对“不和谐声音”的格杀勿论来打出关键性的一百分!

一百分一百分一百分还是一百分,因为设置的评价体系中就没有其他的分数项,你只有一百分,你只能一百分,你只好一百分。

再说,人家总导演都漏口风了,他有的是能力调查任何一百分之外的人与事。

就这样,猴年春晚正式被颁发了“马”的身份证。虽然诸多乡下人还在嘀咕说怎么看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8 21:00)

    因为在大学谋饭又兼喜欢写点文字的缘故,常有亲友、学生、读者让我给开书单。开书单是最冒险的一种做法,因为读书本就是一件私人化的事情,各人兴趣爱好不一,同样一本书,在甲看来是经典,在乙看来可能就是垃圾,而在思想中时刻绷几根弦的人看来,甚至还是大毒草。战线之声日盛的当下,这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另外一个危险还在于,一个人的书单其实也暴露了开书单者自身的趣味与境界。很多读书人,就是因为看了另外的读书人的书单和书架上的成列而开始“相轻”的,呵呵。也正因此,去年有媒体请中国大学校长开出的书单,就只能让人慨叹“与其让大学校长荐书不如让大学校长荐酒”。

    也正因此,我列这份书单完全是为愿意从我这里得些读书意见与建议的朋友和学生,不敢说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救市”无疑是眼下最热门的话题。这说起来有点吊诡,仅仅一个月前,管理层还在为抑制股价上涨而费尽心机,一转眼间,却又要为抬升股价而殚精竭虑了。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能动用的机构和资源都动用了,能释放的利好都释放了,今天一开盘沪指和深指双双高开七个多点,似乎要印证“国家牛市”的强大无匹。然而哪里能料到,空头照样目中无人地肆虐,很快就将这头臆想中的“牛”打得踉踉跄跄。虽有“两桶油”强势护盘,沪指好歹保住了一条窄小的红短裤,千余个股下跌逾5%,数百个股更是从涨停到跌停,确实让头一天还信心爆棚的广大股民再一次面如土色。
    强大的国家机器居然一再受制于区区几个空头,特别是在高调回击的风口之下,还让人打了脸,不能不让人生发更多的遐想。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要承认自己是股民是需要巨大勇气的。因为那不仅仅代表着你经济状况上的悲惨,也证明着你智力层面上的窘迫,更糟糕的是,还昭告着你心智方面的幼稚。不能不承认,作为非股民来说,是无法不在灰头土脸的股民面前产生经济上、智力上甚至道德上的优越感的。
    当然,胜败乃兵家常事,盈亏也是股民生活中的常事。但像最近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没有真相,何以维稳?

文/魏剑美

     坦率地说,作为永州人,我特别热衷批评永州的丑闻;作为湖南人,我也热衷批评湖南;同样,作为中国人,我常常批评中国。不是说我不爱我的家乡,不爱我所处的国家。恰恰相反,正是因为热爱,因为期待它变得更加美好,更加公正,更加值得敬重与珍惜,所以越加不能容忍它丑恶的、反人道、反正义、反真相的某些部分。
    犹记得多年前,河南省的某部门感于舆论对“河南人”的抹黑,编写了一本辩诬的书为《河南人,你到底惹谁了?》,邀请在京的河南籍名家焦国标写序。焦国标很不识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区伯“嫖娼”的事情闹得有点大,事发地点又是我所置身的长沙城,不能不让我有些激动:原来我们长沙真的可以找到小姐啊!
    我这样说肯定有人骂我说你小子装逼啊,你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
    这样说我当然不无道理,但问题是如果你采访长沙的各大娱乐场所,保证没一家承认有小姐,一脸正经的官方机构更是只有所谓正能量的宣传。像我这样的书呆子,如果真的做到“不信谣不传谣”,那我就真的不会相信长沙有高雅的所谓“小姐”或者低俗的所谓“鸡”。
    言归正传,咱继续说区伯嫖娼。
    照区伯的说法,他是被人坑了,他没有嫖娼,理由有二:第一是没有发生性关系;第二是没有付钱。
    如果这说法成立的话,只能说明警方的时机没有把握好(估计又是“临时工”或者“实习生”接的单),而不能说明区伯不会嫖。道理很简单,其时区伯已经由被动到主动了,如果警察晚进去半个小时,区伯肯定由“未遂”到“已遂”,除非因为身体原因。而此时如果“小姐”问他要钱,他也不得不照给,那么区伯自己认为的两个标准就都达成了。他也就喊冤无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日收到友人李日惠寄的杂文集《头发里的中国》,内有我为之写的序言。我本非名流,自忖没有写序的资格与才情(近些年来却勉为其难一再为人作序,自己是不免汗颜的),李日念当年一同混迹湖南师大研究生楼的旧情,更多亦是念那个年月的率性与愚勇吧——虽然时间才过去十六七年,但似乎已经有种旧时风物的况味了,足见世道这个东西的奇怪。
    李日这套书是由《杂文报》策划出版的,几乎与此同时,关于该报即将停刊的消息不断传来。虽然近年来该报一直处在停刊的边缘,曾经数度起死回生,但这回大约确实是真的要寿终正寝了。不少文友均为之惋叹,只有我反倒释然了:停了也好,近些年了其作为盛世的点缀,说些曲里拐弯的话语,而又顶着杂文的名号,也实在是难为了各位编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6 14:08)
    许久不写博客,也许久不写文章,倒不是没有书写的欲望和内容,而是深味文字的无力。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或许要算是有文字以来最为势利与无耻的,无数的专家学者在论证武大郎的身高臂长,在歌颂西门庆的德高望重,我不知道他们是真具有某种不同一般认识的判断标准,还是内心强大到可以丢下起码的羞辱之心?
    2008的一场地震,成就了山东的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纵做鬼也幸福”,让他一夜之间暴得大名。也促使本就大名鼎鼎的余秋雨自证了“口红文人”的名号。神州大地潜伏着多少文字水平或高或低,但廉耻感同样毫无底线的所谓文人,他们灵敏的鼻子时刻机警地嗅着,寻找着权力可供讴歌的蛛丝马迹。有写歌的,有填词的,有赋诗的,有唱山歌的,总之,在享受热脸贴冷屁股的马匹表演方面,“中国的人权比美国好五倍”,这是毫无疑义的。
    最近两年最大的喜剧就是看那些当初拼命讴歌“薄厚”和康师傅的各路神仙如何反水。认识一个老记者,其最具杀伤力的功夫就是但凡由他写过专访的人物一个个都进去了,这些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6 11:49)

历史的经验和现实的教训告诉人们,但凡“娱乐场所”还是要官民两用比较靠得住。民用是经济学问题,官用是社会学问题。官用是为了更好地民用,也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关于嫖妓这码事

有诗人写了一句浪漫主义的话,“只要你歌颂美,哪怕是在沙漠里也不会缺少听众”。我很怀疑诗人说的“美”是指美色,而“听众”则是色狼。

我不想将生活描绘得像它本身那么丑恶,以免道德家们不厌其烦地拿我“为人师表”的身份来责难。但我仍然要面对这个现实,那就是某些男人们无所不在的嫖妓冲动,尤其是自我感觉良好的那些男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