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泉
流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7,426
  • 关注人气:2,5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好诗选读:十年,致谢

 
本期选稿:月光雨荷

本期诗人:花语  谷未黄  于耀江  钱松子  颜梅玖  流泉


 

 

更多的葵花低下头来

花语

初绽的葵花
是昂着头的,比太阳耀眼
比金子,更明亮
但是

更多的葵花低下头来
是为了隐藏月份更深的孕肚

有时,定睛细看葵花的脸
又像作了印记的经书
一圈一圈
由褐,黄,黑,橙
来分割
宿命中的故事和年轮

最大的一只,甚至把脸
直接对准地面
感觉它的头
就要扎进土壤

像硕大的灯盏
他们更低的低下头颅
是为照亮大地深处
更多的黑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197ac0102xoes.html

 

在寺院剃度的月亮

 谷未黄

爱,莫大于,临近坟地的寺庙

那里住着心病了的人

和抚慰心病的人

不用看山色

露水是从草尖走向寺院的

人群已消失好久

炊烟被砍伐

剩下的那一根

比外婆的腰更弯,几乎匍匐在瓦上

炊烟要抬起头来

才能看到屋顶那边山的缺口

尼姑的脸

比月亮更嫩,更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2f6e50102xz9e.html

 

丢  失

于耀江

 

不知不觉中的走,路总会丢失的 

路丢失在路上,能原路返回吗

有的丢失在小路上,有的丢失在大路上

目标的针眼里穿过发丝一样柔软的风

我和我纠缠着,我和我们纠缠着,在词里

怎样过上没有风来干扰的清净日子

一个看不到自己的人,经常不认识自己

一个不和别人看到自己的人,看到了还是没有用

一个不把镜子化作水的人,照见了也不会流淌

镜子的后面还有镜子,一块镜子的前面

准备照出一块镜子的后面,这个时间的过道

遇到现实的出口,比两个人的心里还暧昧

在地势中行走的人,是地势决定了行走

还是行走决定了地势,肩膀之上扛着空气的人

也许是思想,也许是装着思想的诗歌

两样东西掉进河水里,能不能一起漂流过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50ea630102xqct.html

 

浮生

钱松子

夏日走线芜杂,难得相逢,

感谢远方,夹道吹风笛,造山水,

使梦境透彻,被褥无故曲折,

一觉醒来,返老还童。

善始不免有罪,戴墨镜,直飞穹顶,

与万卷云,互换千里路,

与不上网的人,一同坠入倒叙,

像蛙鸣那样谈意气。

我爱冰水,午后的柏油路,

草丛中的病句,筛选繁星时的色盲,

好让蝼蚁甘愿卑微,

揭开瓦片,好寻出闭关的火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bfa33b0102xhc7.html

 

夏日悼歌
颜梅玖
.
午后,阳光穿过浓密的树叶
落在灰瓦和老墙上
水塘发出懒洋洋的气味
在凝固的岑寂之上
一群擅长“空气动力学”的蜻蜓
时而快活的在空气中游泳,时而
悬在空中一动不动
连日来,玛利亚台风
把云吹成了一团一团棉絮
云团下,是几棵高大的泡桐树
泡桐花早已沉入无尽的长眠
我在这里停下
树枝上,鸟儿在歌唱
紫薇和杜英开得正盛
花椒果皮开裂,露出紫红色的果实
曼陀罗在默默酝酿它危险的种子
一切看似欣欣向荣
就在一个小时前
又一个朋友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把她交给了自己的命运
将一切,付于我们热爱的虚空
诸神啊,当我再次望向远方的山脉
落日已尽
光从我眼前彻底消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8cb53d0102xx9b.html

 

十年

 流泉

条块状的版图

异乡摁下手印,成故乡

血汗洒落之地,成灵魂寄宿的牧场

石头都是风做的

一个追风人,有比风更深的纹理

比水流更急的隐遁

风沙砌就荒芜

朝向西边的瓦檐下,是借势生长的草根

蛰伏是诗,仰首是诗

十年了,从不说孤独

孤独是泥墙上掉落的粉末,而我是不变的山水画

被时光反复涂抹

向阳一面,来自于我的决绝

背阴一面,来自于你的悲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9d0c4a0102xt2e.html



栏目编辑:柳风  轻羽春风   月光雨荷  心帆   胭脂茉莉   李明春   刘兴聪   谷冰 

           秋柳    莲漪    一苇    幽兰小诗     忆留空间    王馨梓   东楠灵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流泉读诗(之九十九):周苍林《真相》,2018年7月14日


      真相

        周苍林
 
世上有一只鸟谢你
就会有一只鸟恨你
现在放生多少生命
从前就一定夺走了多少生命
 
其实, 真相就藏在手上——
表面上,时间的流水
已经洗干净了一个人手上的血腥
但看不见的杀机
还留在手的内部

      【流泉赏读】 真相或许就是一枚因果。时间的流水可洗去一个人手上的血腥,但又如何去剔除手的内部那看不见的杀机。诗中哲理性的思辨,蕴涵了对于某一种世相或者人性的深层次拷问。读之,令人震颤,令人警醒。



      流泉读诗(之一00):杨章池《喊成父亲》,2018年7月21日


      喊成父亲
 
          杨章池

在墨轩之前,我有过
好些小孩
他们有的叫贝贝,有的叫嘟嘟
有的叫小蓓
有儿子有女儿,有的性别不详
这些又虚幻又真切的小孩啊
从脉管中,心跳中,喊我爸爸
有时用轻柔的梦呓
有时近乎喝斥
骄傲蛮横,不许我不回答
是他们把我喊成了一个父亲:
墨轩出生后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
所有的他们
 
     【流泉赏读】 这首诗道出了一个父亲内心深处最深的脉动和最辽阔的情感。诗人很高明,以“墨轩”出生前后作为轴线,之前虚设的想象是梦幻,更是期待和渴望,所有铺排只为出生后“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所有的他们”这一句,而正是这一句,带动了全诗的巨大的穿透力和冲击力,令人禁不住为之扼腕长叹。


         (原载《巢时代》微信公众平台,感谢诗人夏兴无盛情之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地方文献 | 流泉、乔国永向莲都区图书馆捐赠《丽水诗典》

                     莲都区图书馆  2018年7月20日

       7月20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丽水学院客座教授娄卫高(流泉),诗人、诗歌翻译家,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乔国永向莲都区图书馆捐赠《丽水诗典》8本。莲都区图书馆将其收入地方文献室供读者查阅。
      《丽水诗典》是一部全面展现当下丽水诗歌创作成果的文学专著,入选丽水市文艺精品创作扶持项目。该书共分《精粹》和《诗荟》两辑,共收入72名诗人的226首诗歌佳作。
      近年来,丽水诗歌已成为丽水乃至浙江文学的一面旗帜。丽水诗歌群的形成,发轫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如今,丽水诗歌创作群体表现力越来越成熟,其队伍不断壮大,以60、70、80后诗人为中心,90后诗人又不断涌现,诗歌创作氛围越来越好,作品频频亮相于《诗刊》《人民文学》等著名文学报刊并获奖,在全国诗坛产生了广泛影响。诗人们锐意进取,不断创作出众多风格各异的优秀诗作,逐渐得到了诗界的认可。随着丽水诗歌影响力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诗歌大家、诗歌评论家开始关注丽水诗人,并给予好评。
           
      编者简介

      流泉
       本名娄卫高,男,汉族,60后,浙江龙泉人,祖籍湖南娄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丽水学院客座教授。作品见于《诗刊》《星星》《北京文学》等报刊,多次入选各种年度选本,曾获首届大观文学奖、徐霞客地学诗歌奖等多个奖项,著有诗集《在尘埃中靠近》《风把时光吹得辽阔》《白铁皮》《砂器》等。现居丽水,供职于丽水市电影公司。

      乔国永
       男,1967年生,宁夏石嘴山人。诗人、诗歌翻译家,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品味·浙江诗人》编辑。诗歌、译诗见于《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等文学刊物。已出版翻译诗集《沉默的家园》《佛灯》《锯木声》,翻译连环画脚本《刘伯温的故事》(二)等多部。现居浙江丽水,任教于丽水中学。


      文|编辑:郑Joy

      (原载莲都区图书馆 2018年7月20日公众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0 19:24)
标签:

流泉

诗歌

女朋友

分类: 诗歌




      女朋友

          流泉

只因一条裤子的颜色
争论不休,以至于最终
分了手
——现在想起,确实有点不应该
那是她花了半月工资
为我精挑细选的裤子……其实,这么多年来
我都保持沉默
都会长久驻足时装店塑模前,看一看
那不同款式的裤子,有没有一条
与当年她手中的那一条
有所相像,不知是内心不安
还是念旧……有时候,遇见知情好友,谈到我的恋爱
和女朋友,总觉欠了青春一笔债
我像个无赖,一辈子也不说还
其实,这么多年来
我一直在打探消息,并非想重归于好
并非寻求再一次的浪漫
只盼碰到的时候,能对她说声“对不起”
她也能宽宏大量,对我
报之以一笑

也许,这件事情她早已忘记了
也许,我们分手,是这一生对她的最大的好

        2018年7月20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0 16:32)
标签:

流泉

诗歌

十年

分类: 诗歌




      十年

        流泉

条块状的版图
异乡摁下手印,成故乡
血汗洒落之地,成灵魂寄宿的牧场

石头都是风做的
一个追风人,有比风更深的纹理
比水流更急的隐遁

风沙砌就荒芜
朝向西边的瓦檐下,是借势生长的草根
蛰伏是诗,仰首是诗

十年了,从不说孤独
孤独是泥墙上掉落的粉末,而我是不变的山水画
被时光反复涂抹

向阳一面,来自于我的决绝
背阴一面,来自于你的悲伤

        2018年7月20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在逼近我们》,诗集,流泉 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2005年出版




      《在尘埃中靠近》,诗集,流泉 著,中国对外翻译出版有限公司2013年出版




      《风把时光吹得辽阔》,诗集,流泉 著,中国文联出版社2014年出版




      《佛灯》,中英文对照诗集,杨鸣、流泉、乔国永 合著,沈阳出版社2013年出版




      《白铁皮》,诗集,流泉 著,现代出版社2015年8月出版




      《砂器》,诗集,流泉 著,白山出版社2017年出版




      《锯木声——中国当代诗歌选译》,诗选本,流泉 编,乔国永 译,中国电影出版社2015年出版




      《诗丽水》,诗选本,丽水日报社主编,流泉、柳绍斌选稿执编,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年出版




      《丽水诗典》,诗选本,流泉、乔国永主编,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8年出版




    《歌声里的乡愁》,文集,周一红主编,流泉执编,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年出版



附:《在尘埃中靠近》后记



                                           写在后面的话
 
                                   
      关于诗歌,除了热爱,我似乎没有更多的话要说。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诗,九十年代初停笔,十五年后,于2007年底重新回归。我说不清为什么在停顿了那么久之后又重拾诗歌,也许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热爱。有诗友对我说:你最适合写诗的年龄段被你自己挥霍了。他的意思大概是指在我停笔的1993年至2007年之间的这段日子。其实,人生有很多东西是不明了的,我之所以在那样的一段时光里停笔,或许那时候有比诗歌更重要的东西令我热爱。我觉得只要热爱着,快乐着就好,写诗也一样。
      我从来没有把写诗作为一项事业来追求,因为,我写诗,无疑就是要在人生的进程中寻求一分真正的快乐。至于诗写的好或不好,当为别论,我并不看重。就在我远离文学的这段日子里,一位儿时伙伴资助我出过一个集子——《谁在逼近我们》,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当时,我以为这就算是我藉此对那样一段文学时光的怀念或祭奠吧。只可惜,这个印数只有1000册的小集子,自己手头也没能收藏一本。怎么也想不到,今天我又写诗了。思来想去,还是缘分,一种与诗歌的不解之缘。
      2012年夏秋之交,与几个诗友聚在一起聊起出诗集的事。要搞一个诗丛什么的。我说,算我一本吧。因此,就有了这一个《在尘埃中靠近》。诗集收入了我回归诗歌后的120首诗歌,同时以“朋友说流泉”为题收入柯平、苗雨时、卢建平三位朋友的诗评。感谢诗人杨方赠诗为代序,感谢马叙兄为诗集设计封面。在诗歌并不看好的年代,出这样一个诗集并不容易,为此我要感谢的似乎挺多。既然如此,我就把所有的感谢都珍藏在心里了。是诗歌让我快乐,是生活让我学会感恩。
      最后,我还要说的一句话,就是:“为内心的真实去写作,不做一个伪诗人”,愿以此与我的诗人朋友们共勉。
 
                                                              2013年4月11日流泉于浙江丽水中山街460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学港》2018年第8期目录


好看

004 回到我们的世界/赵 挺
035 回到or重构?/南志刚

小说

头条
037 大栅栏与平房村(外二题)/胡 迁
中篇
048 棠夏/卫 鸦
短篇
074 漂流者/邱振刚
085 晒马/曾楚桥
093 白云里/沐小风

诗歌

首推
101 比时间更早的(组诗)/毕 亮
精选
103 雪线以西的日子(组诗)/陈云其
105 破损(组诗)/姚 辉
107 仁慈(组诗)/流 泉
109 我以倒悬之蕊打开春天(组诗)/离 默
111 交谈(组诗)/陈 雨
113 自带灯盏的人(组诗)/涂国文
 
156 译诗:霍卢伯诗选 /董继平 译

散文

在场
115 叶西纳玛神山下 /陈 霁
126 阿莫嬷嬷的草帽 /沈亚云
130 北大荒战友情 /陈 光 
甬城笔记专栏
137 芋头事迹考略(五) /柯 平

评论

名家刊评
142 童年创伤记忆的别一种书写 /王春林
甬上作家
144 注重技巧才显魅力 /周春英

宁波市文学期刊联盟优秀作品选
147 旅行者(小说) /郑 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晚祷

        (美)露易丝·格吕克

比起爱我,很有可能
你更爱田野里的小兽,甚至
可能,更爱田野本身,在遍布
野菊苣和紫菀的八月:
我知道。我一直拿自己
与那些花儿相较,它们的情感空间
狭小得多,无法倾诉;也曾与洁白的羊儿相比,
事实上它们是灰色的:我是惟一
适于赞美你的人。那么何苦
将我折磨?我细看山柳菊,
细看毛莨,藉着毒液,它们逃脱了
放牧的羊群:难道痛苦就是
你的礼物,只为让我
觉察我对你的需要,仿佛
我只有需要你才能敬崇你,
或者你已经弃我
而转向田野,那坚忍的羔羊
在暮色中发出银光;野紫菀和菊苣的波浪
闪烁着深深浅浅的蓝,既然你早已知道
它们与你的衣裳多么相像。

      (舒丹丹 译)



      石头

        (美)查尔斯.西米克

到一块石头里去
这将是我要走的路。
让别人成为一只鸽子
或用老虎的牙咬。
我很高兴成为一块石头。

从外面看石头是一个谜:
没人知道如何回答。
而内在,它一定沉着和安静
即使奶牛以整个体重踩在上面,
即使孩子把它扔到河里:
石头沉下去,缓慢而镇定地
到达河底
那里鱼儿游来敲击它
和聆听。

我曾经看到火花飞出
当两块石头摩擦,
所以也许它的里面并不黑暗;
也许有一个月亮
在某处闪光,就好像在一座小山后——
光线正好足够辨认
这篇奇怪的文字,它内部
墙上的星图。

      (米绿意 译)



      弗吉尼亚湖

       (新西兰)詹姆斯·K·巴克斯特

这隐秘之湖在阳光下闪烁。
芦苇丛中,红嘴土鸟
在高处踱步,宛若优雅的舞者。
我找到了溢美之词,却缄默不语,
聋聩的沼泽中,一个词
与连绵的轰响一起破裂。

就是这座花园,就是这片常念叨的湖水
曾在此漫步的少年,惊异于
这绿叶护佑的宝屋,褐色的野鸭
掠过湖面,四面来风高呼着
他的名字,在这绿色的王国,
鱼像坠落的天堂里的星辰,倏忽即逝。

为了爱,失明的雕像顺着贝壳的路径
迁移。舞台随音乐燃烧,
旺炽的火焰
栖息在他爱的臂湾。
爬满青苔的榆树化作头顶的椽木,
古老的波涛为他叩开门扉。

谁仍在沉默不语,黑舌干裂
眼神因钱币而滞重。
啊,跳出岩石的坟墓
和迷惘的哀伤,我开始呼唤
他真切的时光——那尚未毁弃的
追梦人的乐园。

      (乔国永 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命湖

        吴友财(福建)
 
我想将后半生消磨
在听命湖畔
为此,我准备了一列开往
云南的火车
我还准备了一些人、一些事
以备列车员检查
火车明天就出发
它应该会经过一些漆黑的
隧洞,我还看见一些低矮的
瓦房,矮矮的山坡上长眠着
不幸的恋人,紧接着
火车驶入辽阔的平原
平原上绿意涌动
像起伏的麦浪
我咖啡里的糖刚刚融化
不甜,也不苦
最后,火车蜿蜒着进入
一片山地,我知道
目的地不远了
你会在那里等我
接过我沉重的行李
安慰我,故作轻松
依偎在你肩头的碎发
被风吹起
像童年时的金色糖纸
让我着迷

     【推荐语】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听命湖”这个地方,在这里,它是真实的,它就是诗人要去追寻的“理想国”——“你会在那里等我/……依偎在你肩头的碎发/被风吹起/像童年时的金色糖纸/让我着迷”。娓娓道来中,情趣交融,诗性盎然。(流泉)



      干妈

       肖武(江苏)

将农药喝出茅台味的
不是干妈一人。除了狗子他娘,鸭子他哥
还有青蛙,戴胜鸟
当然,也包括我的祖国和人民
而豪放一定无人能及
那年干妈取七月流火下酒,足足干了一瓶
躺在田埂上的干妈双眼瓦蓝
一张崭新的投名状,引来无数苍蝇美美起落
从此,干爹喝酒就像喝药
这个让干妈先变成女人后变成女佣和拳靶的男人
现在,已习惯絮叨
细雨淋疼记忆,草木兀自枯荣
而风,只是旁白

      【推荐语】干妈是单一的,也是一群。诗人将视角投放在如此沉重的现实之上,充满了悲悯和关切,在语言上力求轻松,以“轻”和“趣”的笔触去写“重”,呈现出不俗的艺术表现力。诗小,格局大。(流泉)



       边界

       秦眉(江苏)

喜欢一个人沿着
河边的小路。寂静中
夹竹桃树疯长,压弯的枝条
越过栏杆触到了水面
光影流动的叶子上
仍是叶子,上面的上面
是白云、是太阳
白云遮住阳光时
我站在了世界的反面
夹在枝叶与光之间
更能看清自己。谁能越过影子
它使血肉与思想模糊一团
在时间布上
从容剪下属于自己的分秒
自我迎合的同时
顺手擦掉
我与我之间的边界线

     【推荐语】很显然,这首一首关于中年的诗。对于人生而言,中年即边界。在这样一个时光节点上,“我站在了世界的反面”,在寂静中,看“谁能越过影子……从容剪下属于自己的分秒”,整首诗歌通过一系列的细节描摹,生动地呈现出处于“边际”之际的心理状态。情真意切,况味繁复。(流泉)



       别碰他

       卞云飞(江苏)

别碰他,请远离他。
他还没完全进化成人类。
他还是它。
别碰他,别被他诱惑、迷惑、蛊惑。
他会在酒后,会在月光下,会趁你不设防时现形。
他有刺,有榴莲坚硬的外壳,莲子
一样的心。
他是狮子,是猿,是烈马,但绝不是那只
死去的羊。
别碰他,千万别碰他。
如果你有妄想,别碰他。
如果你怕伤及心腑,别碰他。
如果你想驯服它,别碰他。
千万别碰他,
因为他还是它。

     【推荐语】他是谁?“他是狮子,是猿,是烈马,但绝不是那只死去的羊”,很显然,诗人给出的就是借助“那只死去的羊”之于社会现实的一种关切和思考,充满了良知、悲悯。巧妙的构思中,寄寓着诗歌的力量。(流泉)



        倾斜

        钱松子(江苏)

风吹蝉声落,最好的年华已签收,
再等,也是余波。

世间变数太多,不仅晚霞,
不仅垂柳,不仅水岸人家乘上恰当的云朵。

   【推荐语】倾斜,是一种事物的状态,更是一种人生的隐喻。在这个世界上,惟有倾斜是最真实的,他不仅有“晚霞”和“垂柳”,而且有“水岸人家乘上恰当的云朵”。读完这诗,我必须感谢生活。(流泉)



    (利用闲暇时间选了一些诗友的诗予以推荐《诗刊》E诗。我所推荐的作品完全基于个人的审美评判,以文本说话。另有许多诗友发来纸条或作品,或因文本不符我的推荐理念,或已有其他诗人的推荐,故本人没有送推,不一一回复,请见谅。其实,能发不能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安静写好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年书

           流泉

该捉的迷藏,捉过了
该写的情书,写过了
该猜的谜语,无论谜底对与错,都一一猜过了

剩下来的
无非是学会低头,原谅了一段迷途
在低下来的风声中
缝缝补补

漏洞是无法回避的
就像一生用过的数也数不清的错别字
“轻薄源于生活之倔强”

现在好了
我不再纠结一头内心的豹子
不再逢人就说——“我拥有一把凌厉的好刀”

在夜幕中,我几乎省略了所有的星辰
连一句小小的“我爱你”
也是怯生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