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泉
流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7,232
  • 关注人气:2,5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沉沙》

分类: 诗歌




                               《沉沙》(二十首)

                                                                        流泉


      这一年  

一次回望
一次颠覆
小火车,嘶鸣着远去
一连串的汽笛声中,我不再望眼
欲穿……
——爱情,理想,故乡
写下的这些诗句
越来越短……红灯笼
老去,屋瓦上的苍穹,越压越低
当日子衰老不再光芒照彻
我宽宥了落日,和日落中两鬓的白发……每一分钟急促的喘息
最后的表白,卡在了
喉咙里——

而沉默
正在大地铺开,一片金黄色的落叶
掉下来



      冬夜读信

燕子的消息
从更南的地方捎来
一把裁冰刀,裁开了信的一角
文字里的柔软
仅凭一场雪的降临,读透
额头上的伤疤——
那些夜色
冰隐藏更多的冰,那些火焰中的颤栗
和振荡……我不会
轻易裸露这生了许多年的冻疮——
期许、问询
春天一样被人间惯坏的药
——谁的窗帘,轻启
天隔着一层玻璃
渐渐地
亮了……



      听从

雨的坏脾气
比去年又坏了一些
来不及问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一扇门已在凛冽中关上
老去的风景
我这个惧冷之人
在最冷的时刻,总忘不了
躲在老式门环里的那些暖……阳光是旧的
期许虚白,在一张纸上
因此,我比时光走动更多了些
从容和淡泊,多了些
忍耐,和白发渐生的无动于衷
——相信未来,等同于
相信一年过去了又是新的一年
钟声,响在黎明时分
我照样听从命运的安排
……如果天气好转
我还会蹬着那辆老掉牙的自行车
绕湖一周……一些锈迹
将被风带走



      糯米

是的
公交上那个人是虚构的
一直等在拐角处的那个人,也是虚构的
——这么多年了
中山街、灯塔街,焕然一新
而我真实的部分,早已被挖掘机的轰鸣
带走
——那些走动,悄无声息
常常,令人泪流满面
那些拥抱、送别、翘楚,那些细雨绵绵中的
波澜起伏……它们,就像
一截正在老去的铁,渐渐起了锈花
就像糯米做的
肝胆,被某种光芒
彻照……这是虚构中一再铺排的
大风之呼啸,这是活生生的
浮沉
——“多少人或许从天空摘过星星”
……事实上,这般情景
源于日常真实,及内心频频遭受挤压的
不可复制性……这些年
活得真实,保守,却又不得不承认
在我的天性里
终归有
——不牢靠的另一面





      沉沙

最后一根骨骼
风一样飞起来,最初的水
和襁褓,最初的萤火的光亮……
在无边的虚空,风一样
飞起来

强忍落日般巨大的彷徨
“在一阵紧似一阵的撕裂中,再一次匡扶住
松动的河床——

岑寂的大地上
永恒的事物,正一点点消失” 
而故乡是盛大的流水席,我所能理解的乡愁
不过是:一粒沉沙,瓦解了更小的
一粒沉沙

我的孤独
就是一条河越过峡谷时全部的
——孤独



      光阴谱

一把锤子。
一把锤子敲出三架入云的梯子。
一些草。
一些风,吹在屋檐的铃铛上。
……当我清空躯体的衰老,只剩下一缕星光
一个梦。
一头猫有九条命
用来消费的,仅此一条。
更多路。
更多的天堂。
更远的教堂尖顶的十字架。
一只鸽子。
一只鸽子捆绑在羽毛上的一片祷告。
一缕星光。
一个用旧的人。



      老妈来电

年廿八午后
与四五友人在天妃宫喝茶

席间,突接老妈电话
内容大致有二:
一是老爸上午炒了“和菜”,叫林去拿
二是四舅住了一个月医院,于昨天夜里走了,明天就火化

接完电话
我鼻子一酸,不知感动还是悲伤
竟然,良久说不出一句话,待我反应过来
才大声喊了一声
——“妈”

……老妈那边,好像已挂了电话



      冬日

从枝头落下
落在路边的挖掘机上
落在空无一人的整条街巷上
细雪落着
万籁岑寂
一个人独自在微光中追风的影子
从一个路口,越过
另一个路口
前边,就是瓯江了
水在尖叫,我想沿了这尖叫
返回源头
——那里,更多的雪
更多的不被尘嚣带走的母亲的
白发,还有父亲伺弄了一整个冬天的木炭的
火苗……喜欢如此光景
在父母身旁,在嘎吱作响的矮小的
木门前
看风,轻轻卷起
白色的粉尘
一个流鼻涕的男孩子,手举一根糖葫芦
边喊边跑
像举着一面红色的旗
从风中穿过……
细雪落着
落在头顶
落在我年久失修的那一截断肠上
宽阔的瓯江水面上,飞着
一只白色的鸥鸟
飞着,飞着
她的白,不知不觉,融入
细雪的白……



      立春

当医生告知
——左侧乳腺发育,我确乎
有一点小小的忧伤

——那未发生的,正在发生
——那未完成的,正在完成

窗外
一只小麻雀,在光秃秃的枝桠上
跳到哪
雪,就落在了哪

而寒冷,从头至脚
围困着我,我的身体却仍在发芽
——那从不曾弃绝的
从一件衣服,转到了另一件

所谓春天
无非是:一种抵抗虚度到了另外的
一种抵抗



      小寒

被星星叫醒
我省略了一整天在耳边轰鸣的
锯木声,再次返回小弄巷的幽冥和岑寂
……天使们,默默
将众多暖色的花草种植
一面墙上,一扇打了记号的玻璃门上

……那会儿,恰好
雨后,初霁,透过种种光的缝隙找到了你
冬天里所有关于春的印迹
——小寒小到一块冻疮微紫,一场雪蛰伏
有什么大于夜,大于马头墙上一缕炊烟
就有什么让我深情,轻轻唤你一声
“亲爱的”——

亲爱的梦
亲爱的眼泪在飞
亲爱的盛开在尘世上的家乡
亲爱的梅花,一瓣,一瓣,落下来……



      静谧

暮色捂住市声
人间的风尘就有归隐

门户大开
寂静在寂静中往来

片刻翻书,不惊动古人远遁
文字密布,像挂在天上的星星

杯盏在手
酒中明月从不会辜负什么

月光悄悄走动
一个人替天下人消解恩怨

一切发生回到未发生
一切不好回到万物之好



      冬至

酒瓮上的雨滴
和雨滴中一一闪现的暗疾……一个中年人
被岁月压低帽檐
一个故乡,带走另一个故乡

——那一场雪,仍在雪外
——那一树着了火的腊梅花,仍在越过这个冬天的门槛上



      情书

“我颤抖着写这封信,
仿佛整个世界,都弥漫你的气息……”

城里最有文采的两个家伙
——老蒋,老郑
用了整整一夜,帮我完成了此生的
第一封情书

……信发出去好久
一直没有回音,直到很多年后
再次遇见江小琴——“那年给你寄的信,收到了吗?”
她耸了耸肩,风轻云淡
——“瞧,那时候,多傻”





      大雪

琴声,老去
一只只耳朵,荒芜

大地更加沉默
——谁赶走了秋天的牛羊,将十月的镰刀,斜插
在旷野的寂寥上

这尘世混沌,一片一片,漫无边际
此刻,被一场大风虚拟

在风中等雪的那个人
像一盏寒灯,吹灭,又点亮



      陌生

——那会儿
白髯飘飘的守林老人,对我说——
“孩子,去山外有很多岔路口,请把一颗心留下,
做个记号”

现在,松针金黄,寺庙修到了白云上



      中年书 

当一条河流在迷失
我会看见——
在老去的肉体和执念中,那些看不见的
——光阴
——血痂
——皱褶
——额际上的伤疤

……我会背对所有的误解和指责
在一朵不轻易凋落的微光中……让风,再一次绕过

我们所经历的
正是这个人间不曾抛弃的



      初冬

山坳里
雨水收回诺言
猴头杜鹃开始了缓慢的孕育
一枚泛黄的青冈叶片
一道细小的脉络
与我越来越低的这个中年大抵相仿
……覆满苔藓的崖壁
两只蜥蜴,一只扶着另一只
它们经过的地方
落下水银痕迹,白晃晃的
一些光
笼罩着另一些光
这是枯水季的箬寮,翅膀都隐藏在翅膀中
不再说
——这里的水是会飞的
而我仍会像无数个春天的莅临一样,深陷箬寮岘的腹地
一边与木兰交谈
一边让巉岩下的水,轻轻地穿过
我的被岁月磨平的
脚掌——



      生日颂

白雪覆盖头顶
青丝埋着一场地震
即便如此,生活的版图仍延续
一条去往未来的路

——那么多快乐
放下了疲惫、困顿,以及拘泥于内心的
深深的痛楚

搀扶摇摇晃晃的中年
我们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天,永不消停的 
绵密的那些细雨
从瓦楞上滴落下来,如一千个祝福挂在大地的
嘴边……

请原谅我的固执
请收下绝望之后我全部的希望



      沉默

沙滩上的贝壳
无法逼近一整个大海的波涛
那悲哀色的蔚蓝,也从来不给天空一把银灰的簪子



      剩下

在剩下的这么多细碎的光里
一再想起车厢外闪烁的灯影,旧去的山水仍那样子
飞着老去的黄鹤
……当它们,不停浮现眼前
空出来的地方,或许就是我卸下身段安享晚年的地方
而现在,我还不想说太多沧桑
因为从这里到那里,一条路是剩下的
一件碎花衣是剩下的,一场二月天的雪,是剩下的
……这些,都像默默开过的火车
悄无声息,抵达最后的终点,而剩下的我还不想这么草率
一下子就到晚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竹枝词》(二十首)

                                                                        流泉



      你好
 
雨敲窗
小碎步的风不把门
当烟花凋落
酒,与孤寂,都是今夜的
第三者
 
你好,我的小绵羊
你好,我的被暮霭深锁的小小的春天
 


      空隙
 
省略青草和松针
省略风吹过茂密的阔叶林
仅剩下,空旷
与蓝
 
蝴蝶辜负三月
台风刮走了沿途的泥沙
但至少,还有想象,旷野上的铃铛
从未消失
 
生活,给了这空旷
一小片的蓝,恰好印证——
“离别才是开始”
 
不曾涉猎的
必定属于未来,而未来就是一道填充题
夹在风与风之间
夹在我们的水稻与良田之间



      看
         
我一天只拿出十分钟
一分钟看云
一分钟看晴空下的流水
两分钟闭上眼睛看俗世中的自己
剩下的
全都用来看你
 
看你的矮天牛,如何沿着岁月爬上屋顶
看你的算术题如何解开生活之谜
一加一并不等于二
一加一等于无数个春天加一个秋天
 
我看你时,风在吹
我看风时,你在天上飞
 
我一天只拿出十分钟
走到夕阳时,我就拿出全部的爱情和肝胆
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看你
很小的一部分
看铅华



      寄
 
谢谢
请在登高眺望的地方
再植一棵向日葵
 
太阳升起
我会看见所有的背弃和迷途
雾霭中,一条去往金字塔的路
 
恶习由来已久
谁能洞察此际的知返,是不是一场地震的
余波
 
暗色的河流里
尘沙,接过了浪涛的洗涤
而我的觉醒,是一排铅字的呐喊
 
如果我不说爱
——风,就会把故乡
吹瘦





 

      冬夜读信

燕子的消息
从更南的地方捎来
一把裁冰刀,裁开了信的一角
文字里的柔软
仅凭一场雪的降临,读透
额头上的伤疤——
那些夜色
冰隐藏更多的冰,那些火焰中的颤栗
和振荡……我不会
轻易裸露这生了许多年的冻疮——
期许、问询
春天一样被人间惯坏的药
——谁的窗帘,轻启
天隔着一层玻璃
渐渐地
亮了……



      银器

混沌中
一件久远的银器

你一声尖叫,所有的萤火
都点亮了
……器穴内部
我悬垂,濯洗,沐浴……甚至捡起
古老的树枝
一边击打,聆听
一边与渐行渐远的夕阳下的美色,形成天与地的鸣奏

秘笈打开
一场看不见的风,卷走半个世纪的
燃烧的舌头



      情书

“我颤抖着写这封信,
仿佛整个世界,都弥漫你的气息……”

城里最有文采的两个家伙
——老蒋,老郑
用了整整一夜,帮我完成了此生的
第一封情书

……信发出去好久
一直没有回音,直到很多年后
再次遇见江小琴——“那年给你寄的信,收到了吗?”
她耸了耸肩,风轻云淡
——“瞧,那时候,多傻”



      礼物
 
只剩下风声
夹杂,细碎的鼾眠
梦寐里,谁拉起轻柔的小提琴
磅礴的云朵
在头顶上,一片压着一片
风,这走钢丝的隐形人,窥破了
人间的有形
无患子接纳蝉的旨意,站在玻璃外
无语,用沉默为孤独疗伤
八月的左岸是孤独的
但有人乐于此,乐于以欢爱
消解忧愁
不过是八月,心,比左岸更左
比风更左
左倾主义的浪漫
为爱点灯



      与友人书

如果雨下得不够
风就不来,如果生活并不是每天一片面包
二两豆浆……如果
你能在一首诗中找到恰当的比喻,或在一朵雨云下
找到被谁丢弃的红布条……

那我就必须告诉你——
属于我们的,不仅仅是封闭了一整个冬天的窗户
还有一颗未经洗礼的心,急迫的
正在打开……我们所走过的这些年,把“欢乐放在微笑的事物里
永远也不会剥夺”



      竹枝词

一亩薄田的江山是一块碑
剪下的明月,一半竹枝,一半暮色中的旧经卷

所谓南山,不过是书生打马,与娘子相遇
一片竹叶,奏响了另一片






      鸡毛信

——在你的诗句
我找到了属于火的那部分

这一片森林是含蓄的,也是令人惊颤的
那么小
又如此壮阔

燃烧的时候,松鼠衔了树枝
一头金黄的豹,有比松鼠更饱满的欲望
那些光,那些蓝色

经过的每一个逗点
都是蓝色的,啊,那些灰烬,那些从不曾背弃的
……细碎的美好的矛盾



      大风吹
   
掐指间
已两年,沉默结了果
若非迷途,时序更迭,颠三倒四
柠檬仍是苍翠的
不知如何面对大千里
所有的遇见,我不能想象一个哑掉了的孩子
呐喊,皆来自大海的腹腔
激荡不是天生的
那些风,必定被更大的风
所吹

不说遗忘
但遗忘,宣告了遗忘的诞生
白了青丝
枯了容颜
一笺笺倒叙的文字,散开
看不见的尘埃
在雾里,在深深浅浅的渐渐泛黄的甜言蜜语里
是谁,指着暗处说
——“从一开始,我就认同了
一盏灯的凋落”

那些风啊
那些削尖了锋芒的更大的
更大的风



      参照物

毛发是新生的
皮囊是瓯江水洗过的
一个人骨子里的情怀是被风吹旧的

码头是属于江湖的
传统是属于老式门环的
画乡的油渍蒙蔽了山水,渔舟静泊,夕阳西下
是属于一根缆绳的

而明月是想象的
那么,琴瑟是不是可以成为遥念的参照物

想你的时候
我听见的各种叫唤声,似乎都是
被剪刀手裁剪过的







      桃花赋
 
转过身时,桃花已谢——
我不能就此幸灾乐祸。这尘世的桃色
轻了许多骨头
 
我可以洁身自保
是你,让一株桃树变得轻佻
而我不被魅惑。因为你,我又一次站在了粉红的对立面
 
不饮桃花,只饮散了骨架的迟到的春风
不为桃花醉
只为你



      晚安
 
风解衣
明月淡出,剧情
渐入尾声
……伏笔,拉上了
大幕
 
我倾心
——卸妆后的波澜
低下头
良宵,已在
树梢上



      我爱你

第一天遇见
我就发现,你的眉毛
又浓又弯曲
像极了我母亲,像极了前世那个成了
我冤家的人



      整个夜
 
一根细发
长长的,令整个夜
深渊般的漆黑
顿时,拥有大片耀眼的白,它白过了
紫色窗帘,和我们的
无数春天
 
枕边荒草,遗落在左岸的
小面包……它们
都沉浸在这一大片的白,有不被搅动的
水银摸样
 
我看见
——它是棕黄色的,长长的
像我们曾经写下的
深锁在眉际间的那些火山岩般冷峻的
文字……



      你不来,梅花就不开

明月当酒
我备好宴席,等你
风是敬业的邮差,这会儿
音讯全无
不邀脚下的游鱼,不邀远处的蟋蟀
只一个人,打开去年的扑克牌
有没有?最值得我信赖的那一张
不是红五是梅花六
今夜梅花不开,多半春风爽约
而此际,秋意连绵
我越过了季节的门槛
押上全部欢欣,押上一条路两旁的风景
等你
——说好了的地点
有人接应,但我看不见邮差显身
也看不见,你给我的
鸡毛信

我已备好了宴席等你,你不来
梅花,就不开



      复写纸
 
把你都喊一百遍了
把一个夜都喊出一百个了
 
萤火虫
还没有跑出来
 
也没有红灯笼
也没有地上霜
 
只有复写纸上
一个字的两个偏旁,被谁牵了鼻子走
 
在孤独的隔壁
秋风,拆散了我去年的毛衣



      失语的床
 
风声过耳
雨把夜敲出大窟窿
暮色,装不下成吨的霾
索性让墙角的孤灯,假装萤火
有什么被打开
就有什么,被照亮
 
惟独,枕上的刺绣,有一贯的沉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3 21:45)
标签:

流泉

诗歌

老妈来电

分类: 诗歌





      老妈来电

           流泉

年廿八午后
与四五友人在天妃宫喝茶

席间,突接老妈电话
内容大致有二:
一是老爸上午炒了“和菜”,叫林去拿
二是四舅住了一个月医院,于昨天夜里走了,明天就火化

接完电话
我鼻子一酸,不知感动还是悲伤
竟然,良久说不出一句话,待我反应过来
才大声喊了一声
——“妈”

……老妈那边,好像已挂了电话


        2018年2月13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3 11:27)
标签:

流泉

诗歌

沉沙

分类: 诗歌




      沉沙

        流泉

最后一根骨骼
风一样飞起来,最初的水
和襁褓,最初的萤火的光亮……
在无边的虚空,风一样
飞起来

强忍落日般巨大的彷徨
“在一阵紧似一阵的撕裂中,再一次匡扶住
松动的河床——

岑寂的大地上
永恒的事物,正一点点消失” 
而故乡是盛大的流水席,我所能理解的乡愁
不过是:一粒沉沙,瓦解了更小的
一粒沉沙

我的孤独
就是一条河越过峡谷时全部的
——孤独

        2018年2月13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余厚洪


                           丽水诗典(七十二):余厚洪(二首)


      余厚洪,男,70后,浙江龙泉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会员,丽水市作协会员。作品见于报刊杂志和网络,多次在文学大赛中获奖,出版专著《瓯江水运》。现居丽水,供职于丽水学院。



      开仓选种

谷仓覆着黑瓦
清楚地,记述
虫儿的打闹
雏鸟稚嫩的吵嚷

在素朴的颜色里
每一颗谷子
循规蹈矩
依字辈编排
生长在同一片土地
便成了亲戚

姑娘要出嫁了
开仓选种的瞬间
纯真,虔敬
仿佛等待盛装的轮回



      雪夜读古书

大地,在一个隆冬的黄昏
被封锁
在黑与白之间
掩盖了所有叙事的经纬
独坐火盆边
决定凌迟一本藏了许久的书
顺便扣留一个朝代
让一段荡气回肠的文字
在空寂之后
穿胸入心
直到廊下的冰面
隐约浮起一个红颜的背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弓导言:流泉这组《光阴谱》,仍保持他一贯的写作风格——从细微之处拓展诗的空间。他写节气,可以从一年四季的轮回中,写出人世的沧海桑田。一个成熟的诗人,不仅生活在诗意的人生,他还应当有超乎生活的境界,诗意地栖居。流泉就是这样的诗人。



                                        光阴谱(组诗)

                                                                     流泉


      大雪

琴声,老去
一只只耳朵,荒芜

大地更加沉默
——谁赶走了秋天的牛羊,将十月的镰刀,斜插
在旷野的寂寥上

这尘世混沌,一片一片,漫无边际
此刻,被一场大风虚拟

在风中等雪的那个人
像一盏寒灯,吹灭,又点亮



      小寒

被星星叫醒
我省略了一整天在耳边轰鸣的
锯木声,再次返回小弄巷的幽冥和岑寂
……天使们,默默
将众多暖色的花草种植
一面墙上,一扇打了记号的玻璃门上

……那会儿,恰好
雨后,初霁,透过种种光的缝隙找到了你
冬天里所有关于春的印迹
——小寒小到一块冻疮微紫,一场雪蛰伏
有什么大于夜,大于马头墙上一缕炊烟
就有什么让我深情,轻轻唤你一声
“亲爱的”——

亲爱的梦
亲爱的眼泪在飞
亲爱的盛开在尘世上的家乡
亲爱的梅花,一瓣,一瓣,落下来……



      大寒书

轻轻的
许下诺言
终有苍色一面
如果,不说归途
放下一个游子对根脉的守望
那我必定
会在我父亲深深的
深深的皱纹里,看见,有一场风
在凋落
一块挡风玻璃,隔开了
俗世中的
你我



      立春

当医生告知
——左侧乳腺发育,我确乎
有一点小小的忧伤

——那未发生的,正在发生
——那未完成的,正在完成

窗外
一只小麻雀,在光秃秃的枝桠上
跳到哪
雪,就落在了哪

而寒冷,从头至脚
围困着我,我的身体却仍在发芽
——那从不曾弃绝的
从一件衣服,转到了另一件

所谓春天
无非是:一种抵抗虚度到了另外的
一种抵抗



      冬至

酒瓮上的雨滴
和雨滴中一一闪现的暗疾……一个中年人
被岁月压低帽檐
一个故乡,带走另一个故乡

——那一场雪,仍在雪外
——那一树着了火的腊梅花,仍在越过这个冬天的门槛上



      立冬

如尖锥刺骨
……它们无形,枯草根一样
野火烧不尽

挖掘机
能不能推掉所有的劣迹——每一次转身的记挂
和疼……



      白露

——多吃苦瓜,山药
——天凉了,多运动,小心感冒

信是母亲写的
方格子作业簿的纸张,字迹端端正正
仍是我熟悉的模样

这些年
母亲配备了手机,但她总喜欢在纸上
有事没事,唠叨两句

每一次收母亲的信
我仿佛就置身在金钟弄39号当年的那方小天井
抬眼仰望,头顶上的天
 
——天真蓝啊,真大



      立夏

一场梦
被时光搁置
解不开的缆绳,锁住了
寒蝉

满街薄衣
苦了门内一袭长袖
又是谁?站在五月花蕊上,说——
荷花已开



      惊蛰

饮露水
与成片的青草结盟

从根部返回沙场
一把柴刀,构筑新防线

每一朵梨花都在开
每一颗心都是一个滚地的雷

谁在呐喊
谁就领受了苍天的旨意



      末伏
 
多了几分不牢靠
纸面上呈现的文字
显得小而薄
生活,越搓越细
细到一根绳子,相见的人
就不见了
 
风,越吹越犹疑
我因此脱离了原有的队列,渐渐聚积的尘埃
令我成了松散的
无组织纪律者
不能容忍青丝之裂变
我不与百合为伍
 
我不是削铁如泥之人
不擅摧毁
但我怀恋,怀恋青草飞过
一颗小露珠的清澈
醒来时,能听到窗外风雨声
那么明晰
有质感
 
仿佛那一个夏天
我背着家人,偷偷去了葵花地
那是多么美好的
向阳坡
 

     简介】 流泉,原名娄卫高,男,汉族,浙江龙泉人,祖籍湖南娄底,现居丽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曾先后在《诗刊》《星星》《北京文学》《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各类文学作品,多次入选各种年度选本,曾获大观文学奖、瓯江文化奖等多个奖项,著有诗集《在尘埃中靠近》《风把时光吹得辽阔》《白铁皮》《砂器》《佛灯》(与人合集)等。


      (《海峡诗刊》2018年2月13日公众平台,感谢张弓主编盛情之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墨


                             丽水诗典(七十一):陈  墨(二首)


      陈墨,男,60后,浙江青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田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公开出版诗集、散文集、石雕理论研究专著10多本。诗歌多次获奖。现居青田,从事于青田石雕艺术研究工作。



      鸟的围城

一只毛竹做的鸟笼高高地挂在屋檐下
它的全身散发着春天时节毛竹的气息
但早已经停止拔节的活力,默默无声
死去的毛竹活出一只鸟笼,冷眼观看

大片大片麻雀,大片大片的台词
落在屋檐上,对鸟笼的存在嘲讽
“你的存在只是一个多余的摆设
我们不在天空,就在你的头顶”

而这一切必须行将结束了
一只麻雀没有飞走的意思
故意放弃群体,钻进笼子
以身相许鸟笼是她的围城



      建筑一个梦境给你,巴塞

当钟声回荡山谷,石头回答
在蒙特塞拉特家谱里,我们
每一个人,信仰自己的自然

当我们遇见中国老庄
天作被子,地可为床
在天地中间我们安祥

当我们遇见安东尼高迪
我们生活,我们的海拔
建筑在巴塞的梦想之上

我们以前无知现在也无知
一个人竞是无数人的圣经
一个人竞是无数人的赞美

我们五个兄弟,五块石头
五个指头,伸出你的图纸
指向天堂,也在指向窄门

我们没有假日我们在奔波
在手脚架上我们装饰风景
风景却永远装饰不了梦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竹枝词

        流泉

一亩薄田的江山是一块碑
剪下的明月,一半竹枝,一半暮色中的旧经卷

所谓南山,不过是书生打马,与娘子相遇
一片竹叶,奏响了另一片


      (《2017中国诗歌年选》,花城出版社2018年1月版,原载《诗刊》2017年6月下半月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瞥间

       叶丽隽
 
直至又有亲朋离开,才低头思索
自身所处的位置。严寒之下,灵魂也会收缩
有如体内失事
密度改变着我,浮于那表面
 
一瞥间的恐惧无法描述
脚底下,哑光的薄冰,承载着一个人的沉重之躯
和脆弱信念
我曾怀有把一切都撂倒的决心吗
 
十多岁,用棒槌敲开
槐湖的冰面,哈着气,自己洗衣服。双手
生出多年的冻疮
 
更早些时呢,大冬天,乳娘抱着一息尚存的我
连夜下山。她在冰雪中强忍哭泣
找寻着我的父母,我的源头

 
    【流泉读诗】人生无常,一瞥间发生的事常常令人惊觉、顿悟。叶丽隽的《一瞥间》从“有亲朋离开”回到自身,回到“体内失事/密度改变着我”,回到“在冰雪中强忍哭泣/找寻着我的父母,我的源头”,是霎那间的变故,引发了诗人之于人生的无尽的感慨,同时,那么强烈地折射出况味繁复的中年心境,恐惧,无奈,“把一切都撂倒的决心”的不甘和挣扎。同样是中年人,我读叶丽隽近作,那种感觉总是莫名的,既像“哑光的薄冰”,又似“多年的冻疮”,真的是百感交集,无以言表。人的一生其实也是短短的“一瞥间”,而一个人在这短短的“一瞥间”,其躯体终归是沉重的,其信念终归是脆弱的。太多的“湮没”,太多的“未完成”,只能让我们“浮于那表面”,在冰雪中强忍哭泣。尽管,整个文本制造出的总的基调是沉重的,甚至还有些压抑,但其间仍让我们感到一种淡淡的“隐忍”和“决绝”。或许,这就是“一瞥间”所蕴涵的力量。叶丽隽的诗之所以优秀,源于其内敛的表达中总有“本质的东西”直抵人心,她的书写是那样真诚——她可以将“全部的自己”袒呈,她可以任性,可以放纵。在《一瞥间》的文本建构上,诗人的艺术表现力是强大的,它基本上体现了一贯的“叶氏诗写风格”(从事物表面直切事物本质),只不过是越到中年,她的诗显得越向内厚实,她几乎剔除了早期诗歌的“抒情性”。这在我看来,更多的是诗人的人生磨砺改变着其诗歌的外在走向。这首诗中,某些句子,比如“体内失事/密度改变着我”“哑光的薄冰”,又比如“用棒槌敲开/槐湖的冰面”等等,无不闪烁着隐喻的光芒,“神来之笔”,堪称“绝妙”。另外,诗歌颠倒时空采用倒叙写法,很契合“一瞥间”以点及面、以近及远的文本诉求,从而极大地丰富了作品的宽厚度。可以说,《一瞥间》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诗人诗歌创作的又一个艺术高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丽水日报》2017年2月27日读诗时间:《与儿书》(兰秉强),流泉赏读

    
      与儿书

        兰秉强

初中新课本不包书皮
扉页左下角写上名字
就开始了右下角阅读的页码
横平竖直的文字,允许有连笔
变通,是课堂要义

规则担当从早起开始
被铺三折四叠
理直一天的心情,盈仄天平上
一头是累积的砝码
一头来不得半点亏欠

朝南走廊可以晾晒
一天学一天记,一天洗一天清
北面窗外的月亮,和家里是同一个
一千多日子,有三十六次圆满
当月色装满行囊,我就会骑着老式摩托
在大门口,等你


     【流泉赏读】  《与儿书》,点点滴滴的父爱都倾注在对儿子的交代上,琐碎中蕴涵了人间之大爱。儿子要上初中了,似乎一夜间就长大了。这一切,作者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与此同时,作为父亲的“期待与担当”也全都寄托在每一句的“叮嘱”里了。这诗姿态放得很低,切入点是“交代”,字字寻常,句句沉实,没有抽象教义,没有居高临下。“对等式”的“与儿书”,因而更具备平和中的亲近感。但巧就巧在父亲的每一句话皆藏有“心机”——起句“初中新课本不包书皮”暗示儿子已长大,之后的叙述则是告诉儿子长大了包括日常生活、读书学习在内的许多事都要靠自己去“独立”了,比如“规则担当从早起开始/被铺三折四叠”,“朝南走廊可以晾晒/一天学一天记,一天洗一天清”等等,在这个“交代”过程中,虚实相间,融入了“做人”道理,比如“横平竖直的文字,允许有连笔/变通”,“理直一天的心情,盈仄天平上/一头是累积的砝码/一头来不得半点亏欠”等等,及至最后“一千多日子,有三十六次圆满/当月色装满行囊,我就会骑着老式摩托/在大门口,等你”,情真意切,爱意缠绵,达到“引爆点”。《与儿书》除了“真情动人”外,还在于叙述的从容有致和虚实错落的“诗意交叠”(即意义的双关性——既交代日常,又诉说道理),为整个文本造就了特别的寓意纵深度。一个“好父亲”的形象,也随着艺术表现力的不断渗透,水到渠成,直抵读者的内心。写诗当真诚,只有真诚才是诗文本具备内质的前提。兰秉强的《与儿书》是真诚的,值得尊敬。



      《丽水日报》2017年3月13日读诗时间:《坐在父亲坐过的田岸上》(闻欣),流泉赏读


      坐在父亲坐过的田岸上

                    闻欣

此夜,我坐在
父亲坐过的田岸上
明月在天
轻风送爽
在风中,我闻着
稻花的清香
父亲早已长眠在不远的枞树墩
此刻仿佛又回到稻田旁
我轻声地对父亲说
夜深了,回去吧
父亲说:“不
让我再坐一会儿”
在另一个世界,父亲
也无法了却对土地的牵挂

     【好诗赏读】  年过八旬的老诗人闻欣以一首《坐在父亲坐过的田岸上》向父亲致敬,向不曾因为流逝而淡远的人间真情致敬。清新,简约,意味。小小的场景寄寓了被岁月洗过的压制在人生背面的无尽的情愫。这首诗写得轻松自如,有阅尽沧桑后的淡然和情怀。在这里,诗人让时空消隐,打通了阴阳两界,让“我”和“父亲”坐下来面对面对话,既彰显亲情,又饱含对土地无法了却的牵挂。诗中所有景物都是美的,轻盈的,“明月在天,轻风送爽,在风中,我闻着稻花的清香”,它们有效烘托了作者的心境,同时,为我和父亲的再次相聚制造了非常“背景”。没有悲伤,只有点点滴滴的父子情深。另一方面,文本叙述干净利落,亲和自然,与内心的情感流淌达成和谐,气场宽阔,韵味醇厚。读闻欣的诗,那种不事修饰的浑然天成的语言表现力,同样令人钦佩。在他的诗中,我们总能清晰地读到“质朴”和“超脱”,或许,这就是一种“清风明月”之境界。



      《丽水日报》2017年4月10日读诗时间:《我爱你》(张晓东),流泉赏读


      我爱你

       张晓东

我认真地听着,如此悠长。
而又细小。
富有韵律。
带有艺术性。
极有美感。
像小宝贝。像小绵羊。
折射劳累后的幸福。
窗外浮云溪一般,
低沉和高亢。
抱怨和幸福。
我认真地听着,就像沉入水底的石头,
冒出清新的水泡。
就像夜夜夜夜深的时候,
穿过小城的汽车马达声。
我在微弱的月光下仔细看你,
读你。眉头微锁,
却忽然像春天开花 。
从沉重缓慢的主席台二节拍,
到轻松欢快的广场舞四节拍。
而后沉寂,
又没有预见性的响起。
你这么难得的打鼾,
让我好奇,还带着点心疼。
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着,
你鼾,我就不睡。
你如果有本事鼾到天荒地老,
我就勇敢的,听你鼾到地老天荒。

     【流泉赏读】  爱情,是人类普遍、永恒的主题。从古至今,多少诗人情动于衷,大爱小爱集于一身,奉献了无数不朽的美好的动人的爱之诗篇。正因为写的人实在太多了,要真正写好爱情诗又谈何容易。但是,张晓东的这个《我爱你》,爱的细小却决绝,是一首难得的极具个性化书写的上佳作品。诗歌首先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爱的“切点”,那就是爱人的“打鼾”,然后我“听”的过程,通过各种意象形象化的铺陈,层次递进,舒缓有致中完成了诗意最终的抵达——“你如果有本事鼾到天荒地老/我就勇敢的,听你鼾到地老天荒”。这“听”的过程也是作者情感不断流淌不断深入的过程,轻松自如,气息氤氲。许多句子随性而具深味,比如“我认真地听着,就像沉入水底的石头/冒出清新的水泡”,比如“眉头微锁/却忽然像春天开花”,它们的有机呈现,为整个文本的诗性表达,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以致穿插在其间的不少抽象化用语也即刻变得柔软,活了起来。我认为,这首诗的巧妙,就巧在有一个好的切点,就妙在词性不经意的搭配与转换中,始终有一股谐和的气流在涌荡。这“爱”看上去是细小的,是轻盈的,当我们读到最后两句,就会发现所有的“细小”与“轻盈”突然间就大了起来重了起来。在如此的真诚和决绝面前,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为“我爱你”而欢呼,而倍感爱之神圣和博大。



      《丽水日报》2017年5月22日读诗时间:《石榴赋》(朱丽勇),流泉赏读


      石榴赋

       朱丽勇
 
与时光对峙
你我都不是赢家
这样的结局,你不甘
尽管,秋风吹皱了青春
小寒像把钳子,拔掉你满口红牙
 
你的不甘
其实与光阴无关
 
我也与时光赌过局
赌注是一颗红石榴
不曾想,赌局一设就是三十年
 
解局在错过的季节
时光,就像是出老千的庄家 
 
     【流泉赏读】  构思巧妙,意象独特,语言干净,我想,这应是朱丽勇《石榴赋》这首诗最大的特色。然而,在阅读过程中,时不时触动我心灵的恐怕还是来自文本内部的隐喻表达。尽管诗人用了“石榴”这个意象作标题,但我以为在这里“石榴”不过是一个借用的外壳,蕴涵在其中的繁复的外延,远比石榴本身要令人揣摩和细细的体味。石榴是什么?石榴是满口红牙,是赌注,是在时光中羁绊在作者内心的解不开的结和情分。以石榴为赌注,“赌局一设就是三十年”,人生就是在这样的“拼搏”中包容着“得与失”。而解局的时候,你我都不是赢家,真正的赢家只有一个,那就是时光,一个“出老千的庄家”。无疑,诗的本身具有某种宿命感。但是,仅仅如此,这首诗还不足以成其为一首好诗,关键是诗人面对时光这“赌局”,总是心存不甘,他说“与光阴无关”其实是正话反说,因为他总在与时光较劲,哪怕是在“错过的季节”。这种表现力得益于其在文本中巧妙的“矛盾性设置”,而这种“矛盾性设置”恰恰为《石榴赋》增添了更强的层次感和辐射力。基于此,我相信,一首好诗的诞生,既要有外在的清澈,更要有内在的繁复,两者合一,方为“大局”。



      《丽水日报》2017年7月24日读诗时间:《信》(乔国永),流泉赏读


     

      乔国永

从中原迁到塞上
父亲母亲把自己装进牛皮纸信封
他们以为只要地址无误
早晚他们会被寄回故乡
奶奶睁着快哭瞎的眼睛来过几回
母亲专注地为她清理眼里的秽物
像被锁在门外的孩子
在杂草里翻找丢失的钥匙
姥爷来过一回。就这一回
便让他客死异乡。他的棺木
藏在一车尖尖的煤里
父亲为他的身体精心安排了一次偷渡
他的魂魄却被永久地卡在贺兰山口
最终,他们决定把自己抛进早已废弃的
邮箱。他们明白了
即使地址准确无误
可哪里还有收信的人

     【流泉赏读】 “父亲为他的身体精心安排了一次偷渡/他的魂魄却被永久地卡在贺兰山口”,读到这里,我的眼睛起潮了,每一次读乔国永的诗,总是不能自已,像我这般年纪,本不至于如此感性,但每每读着这些沉得穿心、刺骨的文字,就欲罢不能。这,也许就是亲情的力量,一个优秀文本所创造出来的心灵抵达。《信》的构思仍然是巧妙的,切入点找得很好,全诗围绕“信”和“地址”这条线展开,明暗交替,极尽情愫。失去父母的人,才知道“钥匙”的丢失,“家”的丢失;离开家乡的人,才知道“故乡”的丢失——“即使地址准确无误/可哪里还有收信的人”,一种空落,一种苍茫。写这类题材不好写,写的人太多了,要写出个性化太难了。但乔国永一写再写,总是能找到他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一是从细节入手,而这种细节又是属于个体的经过了艺术处理的具有表现力的,比如“父亲母亲把自己装进牛皮纸信封/他们以为只要地址无误/早晚他们会被寄回故乡”,又比如“母亲专注地为她清理眼里的秽物/像被锁在门外的孩子/在杂草里翻找丢失的钥匙”;二是选用最为恰当最有隐喻性的“意象”、词句,制造外延空间,让诗意有效发散,比如“钥匙”“尖尖的煤”“偷渡”“废弃的邮箱”;三是合理安排细节的内在联接,凸显层次感,形成环环相扣的大局掌控之势,强化辨识度和整体感。读乔国永的《信》,让我相信,老题材要出新,其“形式”远远高于“内容”之上。而我所说的这种“形式”,其根本点就在于如何去创新。



      《丽水日报》2017年8月21日读诗时间:《乌鸦有没有身份证》(丙方),流泉赏读


      乌鸦有没有身份证 

                 丙方

一只乌鸦
从地平线上掠过
瞬间又飞上了枝头
我不知道,一只乌鸦
抵达一只凤凰的
距离

乌鸦有没有身份证
可以证明自己
是一只乌鸦,而非一只凤凰?

那一年,在一辆公交车上
我的身份证
丢失了——
车上,挤满的人群
黑压压的,像一群飞不上枝头的
乌鸦

 
    【流泉赏读】 写乌鸦的诗很多,写乌鸦变凤凰的诗也很多,但如何去表现,全在于一个“视角”。可见,一首好的“乌鸦诗”,必定有一个好的视角切入点。基于此,我认定,丙方的《乌鸦有没有身份证》当是其上品。我们暂且不说“乌鸦能不能变凤凰”,而“乌鸦有没有身份证”这个命题就足见其“新奇”了。由于题目直接抛出了这个抓人的命题,就促使我们不得不跟着往下去读。第一段“一只乌鸦抵达一只凤凰的距离”,谁知道呢?第二段“乌鸦有没有身份证”,不是明知故问吗?但问得好,它对应了最后一段的“我丢失了身份证”;前两段为最后一段作了非常好的铺垫,“……黑压压的,像一群飞不上枝头的乌鸦”。在这里,我至少读出了三层意思:一是层层递进,从写乌鸦及至写人;二是身份证丢失充斥强烈的隐喻性,“挤满人群的公交车”又喻指现世(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就像是“没有身份证”的乌鸦);三是主旨生发所在,尽管生活在俗世中的普通人都有“成凤凰”的梦想,而“一只乌鸦抵达一只凤凰的距离”却是那么长那么远,梦想与现实是有距离的。读此诗,初读挺消极,再读,便慢慢悟出一个道理——“调整好心态,摆正生活中的自己”。或许,有了这样一份心态,说不准,某一天“乌鸦”真的也就变成了“凤凰”。本诗除去具备好的切入点之外,在文本打开上也颇见功力,干净利落,虚实相间,并通过问句、对比、隐喻等手段的巧妙运用,直抵诗意内核。文字处理貌似简单,却处处流露出不简单的“思辨意味”。



      《丽水日报》2017年9月4日读诗时间:《在小祗园,我愿意像他们一样做一名证人》(何山川),流泉赏读


      在小祗园,我愿意像他们一样做一名证人
 
                                 何山川

几间普通的房子,一个避雨的地方
青石板里面没有火光闪闪。赵柏田平静地走在上面,
马叙在有风景的窗户前慢了下来,
两个奇怪的人。沉默着
倾听着。
雕梁与画栋是古代的存货,有一种绝望的味道。
风车,藤椅,葫芦上光影斑斓。
只有阳光是新鲜的,
进入十一月九日上午的小祗园
如同进入了一座寺庙
我唯一愿意相信的是:那两个奇怪的人都是有信仰的人
而那些嘲笑的人们,多年后将不知所踪

 
     【流泉赏读】  一首好诗歌气息的营造离不开现场感,而这种现场感透露出的又是与之相对应的物象与事象所彰显出来味道和深意。在气息营造及其深意挖掘方面,何山川自然是高手。《在小祗园,我愿意像他们一样做一名证人》,就是这样一首具有代表性的诗歌佳作。人与物达成了和谐,事与思形成了默契。沉稳而干净的叙述,其深意不断发散,“有风景的窗户”、“雕梁与画栋”、“风车,藤椅,葫芦”等等物象为“一座寺庙”提供了最大限度的铺垫,并令这座寺庙成为整个诗歌之“核”。可以说,这寺庙为诗中人所建,是他们的精神家园,从而便有了诗人最后的感怀——“我唯一愿意相信的是:那两个奇怪的人都是有信仰的人,而那些嘲笑的人们,多年后将不知所踪”。读这诗,会强烈体味到一个巨大的气场正在冲击着我们,并引领我们走向更深处,从物直抵人的内心和灵魂。



      《丽水日报》2017年11月13日读诗时间:《在万物中走来走去》(周华海)、流泉赏读)


       在万物中走来走去

                 周华海

把天当被盖的人,靠上稻草就睡着了
虽然房子是租居的,但天空不是
阳光、空气以及脚下行走的大地,也不是借来的
虽然种下多年的词语,仍没有发芽迹象
牵挂了多少个春秋的人,还在遥远的他乡
练习了大半辈子接住阳光的方法
也没有达到炉火纯青、十拿九稳的地步
虽然也常常不知把脚步迈向何方
把目光系在何处
常常一个人,被来来往往的车辆,过境的风
以及花果芬芳的季节抛在路边
常常找不到一棵树的门,一个果实的嘴唇
但是,这些都不会改变我对万物的信任和看法
万物的好就是我的好
心随意动,我在万物中走来走去


     【流泉赏读】 “万物的好就是我的好”,仅凭这一句,我就喜欢上了周华海的这首诗。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诗人,最终选择了“归隐”。虽然俗世中的一切,已令他“常常不知把脚步迈向何方/常常一个人,被来来往往的车辆,过境的风/以及花果芬芳的季节抛在路边”,但是“这些都不会改变我对万物的信任和看法”,我可以“心随意动,在万物中走来走去”。显然,如是人生态度,首先来自苦难的磨砺,其次是拥有一颗“慈悲心”。这首诗在叙述上,自然,和谐,灵动,十分契合诗人“放松”下来的情感倾诉,在“重”之中呈现一种“轻盈和淡然”,从第一句“把天当被盖的人,靠上稻草就睡着了”,及至最后一句“心随意动,我在万物中走来走去”,气息流通把握精准,力量布局分配均匀,收放甚为自如,让人读起来倍感舒适。《在万物中走来走去》应验了我经常提及的一句话——“好的诗歌文本必须葆有充分的自然度和完成度”。除此,诗人在诗中所释放出的那样的一种“豁达”和“坦然”,同样是我欢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