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泉
流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1,031
  • 关注人气:2,5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让诗歌走进生活
                                                              ——读浙江丽水诗人流泉诗集《砂器》

                                                                       刘亚明


      喜欢流泉的诗,还是从前几年阅读他的新浪博客开始。
      流泉是一位十分勤奋的诗人,从他的新浪博客上看,从2017年3月开博以来他一直笔耕不辍,粘贴了大量的诗歌,发表的记录达1300多次(其中刊物发表418次),十年平均下来每年有130个媒体发表,刊物发表每年平均也达40多个(大多组诗)。如此高产诗人,我们不能不说他对生活观察的细腻和诗歌对生活一触即发的敏感度是超常的,他的勤奋也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1
      生活正如流泉这个笔名,总有一缕清水不断地流出。
      毫无疑问,流泉已经让诗歌不是一点点、也不是一部分,而是完完全全走进了生活。而在我看来,他现已出版的6部诗集(包括一部与他人合集),都是他生活每一步的忠实记录,都是其个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诗歌总结。流泉诗集《砂器》中收录的诗歌,取自诗人2008年—2016年的部分诗歌,这些诗歌看似零碎,但组合在一起就是流泉生活中的衣、食、住、行、思,就是他现实生活部分的精彩截取。应该说,流泉的诗歌走向了生活,从不同侧面折射着他的生活。有时,也竟是熠熠生辉的光芒。恰如这部诗集的第一首诗歌《光芒》所表述的那样,光芒是多彩而暖暖的,他把现实生活当中“晚年的母亲”做一次生活经验的书写,力透着青春、祥和、美好:

      晚年的母亲
      将一朵雪花别在鬓间
      仿佛带回了许多年前的好时光
      ——她的红围巾,在白茫茫的旷野上
      如此耀眼
      一辆赶路的小马车,缓缓的,渐渐越过
      远处传来的一阵灰椋鸟的
      唿哨声……

      我的母亲
      又一次牵着我,来到九姑山下的
      小小的家园
      那些门楣和青瓦,从不曾凋落,始终被一种光芒
      笼罩着

      生活是更大的思想容器,每一时刻都有经验、哲理和反思的产生,而平实地记录下来这些生活,更需要诗人“捕捉”生活的“点”。毕竟诗歌不能全部地记录生活,也不能全部记载我们的人生轨迹。流泉诗歌这种对生活的“取舍”值得我们去玩味,一方面他抓住了生活的“主动脉”,不“云山雾罩”,不“脱离生活”;另一方面他切中“生活的要害”,提取“生活中的营养”。这首《光芒》,发出的是生活的光芒,是人生的光芒,是人性的光芒。尽管“将一朵雪花别在鬓间”很普通,没有铺垫更多的生活细节,但也很诗意,分明是对生活美的一次追求与提炼。“仿佛带回了许多年前的好时光”之后的瞬间跨度,把一种昂扬向上、对美的怀念写意了出来。
流泉对于生活景物的描述自然老道、 抒情有度,有的诗句也很精巧柔性。他的《你好》是对春天的问候:
      “雨敲窗/小碎步的风不把门/当烟花凋落/酒,与孤寂,都是今夜的/第三者//你好,我的小绵羊/你好,我的被暮霭深锁的小小的春天”
      在这部诗集里,流泉数次写到中年,且都以《中年书》的题目表达自己对时光对人生的感叹,可见他对时光的“情有独钟”,其中一首这样写到:
      “这人间最后的/一滴露水/是你的,也是我的……当万物消弭/风隐去//“走过的都是歧途/那正确的,必在苍色中”//啊,在这个中年/锯木厂的春天,远远落后于一公里外挖掘机的巨大的/……轰鸣”
      相信,是因为流泉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热爱自然,才有了这样的诗句。如此饱蘸深情的抒发个人情感,渗透着生活的不舍情结,感念着生活的馈赠。无疑,这样的生活是积极向上、丰富多彩的。

      2
    “远古青瓷当下诗。”这是评论家王学海为流泉诗集《白铁皮》序言立下的标题。
      通读流泉这部诗集,你会发现流泉生活的依恋,会发现他的喜怒哀乐,会发现他对季节时令、对时光年轮(上文提到了他数次以《中年书》为题写诗)、对植物泥土的爱恋。如此执着,反映诗歌写作情感的全部投入。写诗的实践也证明,没有真情实感的投入,诗歌不会血肉丰满,更难以打动读者。诗歌走进生活,不掺杂任何情感也形同嚼蜡。
      正如评论家王学海所说的那样,流泉诗歌在紧扣生活的主线的同时,让我们感到了情感的另一条主线。当然,前者是鲜明生活气息的主线,一眼便知,后者是暗流涌动的主线,需要读者认真的揣摩而达到思想上的“殊路同归”。话说回来,流泉的这部诗集描写泥土青瓷的诗歌也有很多。
      “与岁月隔着瓷土/在木岱口,终于看见了这瓷土上/轮回时光之黑白/黑之部分,有细小呼吸/聚集,深处的水,依附在坚硬的骨质上/白之部分,暗中之火/积攒全部热能,等待又一次激情的喷发/与媾和。水与火/在龙窑中,达成默契,天与地/呈现一大片青色/气象大开大阖,有不为人知的包容/粉青、梅子青,次第登场/釉色宣告了新生//尘嚣外/我的中年之身,一半是开片的,另一半/却有震裂后唇齿相依的圆满”——《青瓷》  
      青瓷代表着一种文化。在亘古的历史长河中,作为中国古老文化的象征,瓷器一直伴随我们的左右。对于此,流泉自有他的认识,第一句“与岁月隔着瓷土”,一下子把我们带回了深邃的古老。岁月沧桑,不变的是时光的主题。流泉紧扣生活与泥土的深处,张杨生命的韵味。看得出,流泉骨子里的痴情,对于泥土与生命之光的无比崇敬。就像泥土的糅合,他把自己的情感彻彻底底地揉进了那片土地,那只青瓷。相比之下,《青瓷小镇》也满含怀旧之情,从地域的角度解读他的怀念:
      “国营瓷厂已成一帧旧照片/黑白的纹络/定格小镇昨天/那些年的青葱是不复的流水/在青瓷研究所/我看见了王传斌的羞涩/还看见了依旧冒青烟的/长长的龙窑/那会儿这里叫上垟,当然在今天的/地理志上,它仍然叫上垟//在季建真的眼里,上垟/是一道瓷光/照亮龙泉的夜空/文化,让中国青瓷小镇/重新写上“雪拉同”的字样/从炉火中走出的青瓷/像玉/像美人//市声喧嚣早偷走我太多的听觉/而我,还能握住这一汪美色/一颗心静下来/一大把时光慢下来/我因此庆幸,在上垟/在中国青瓷小镇,第一次听到了/瓷骨的振荡//这一定是水与火最浪漫的一次交媾/脱胎传统的一次裂变”
      如果没有生活经历,流泉断然不会写出这样的青瓷,同样,如果不是念念不忘,“深陷其中”,流泉也断然不会写出这样的青瓷小镇。即便“国营瓷厂已成一帧旧照片”,但因为有了“旧情”,国营瓷厂就“复活”了,还有“王传斌”“季建真”们的出现,让流泉的情感世界逐渐丰满。于是,也就有了瓷器小镇的“这一定是水与火最浪漫的一次交媾/脱胎传统的一次裂变”!
      当然,流泉的《砂器》和《黄土》也都是围绕泥土与生命而展开的。
      他的《砂器》细腻而唯美:

      铁的内部
      隐匿的风暴……尖叫,在砂器四溅的火花中
      寻找一种平衡
      光阴的碎屑,纷纷脱落

      心肠,都是铁石做的
      我们在人世间
      ——内外交困……磨,磨,磨
      砂轮飞转,山河变细

      直到铁杵磨成针
      直到淬火后的磨砺,再次回归柔软的本性
      ——所有的风,才会喊疼

      我特别喜欢这里的“光阴的碎屑,纷纷脱落”“砂轮飞转,山河变细”。这样的诗句,画面清晰,现场感极强,颇有写诗功力。如此情感的释放,妙不可言。
      他的《黄土》大气而真挚:

      有黄土,就有命脉
      黄土之上,是天的高远
      比天更高更远的是源头与宗族
      是树,是风
      是香火绵延不绝
 
      从黄土走出的人最终回归黄土
      没有什么比黄土更黄土
      黄土不需要历史说话
      有黄土就有故事
      有故事,就有流淌的骨骼
 
      我因此明白,生长在黄土之上的黄土村
      为什么要用黄土来命名
 
      以短暂的时光消受黄土
      低矮的幽思够不着海拔的高度
      烟云挡不住视线
      目光随山势攀升
 
      黄土之中,收获敬畏
      村中老人告诉我——
      只要留住黄土
      就留住了一个人的故乡
 
      肉体可以化作尘埃,而黄土不能
      故乡也不能

      天若有情天亦老。好一个“比天更高更远的是源头与宗族”,好一个“有黄土就有故事/有故事,就有流淌的骨骼”,好一个“只要留住黄土/就留住了一个人的故乡”,等等,流泉情感的流露分明就是生命的探寻和扬弃。他的“肉体可以化作尘埃,而黄土不能/故乡也不能”,真而且真地把黄土与肉体融合在一起了。一字一情,缠绵温馨,极富艺术感染力,让我忍不住拽一片诗情,走进他的诗歌。那么,此时此刻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比黄土更富有情感,还有什么比黄土更接近人类?!

      3
     “爱上诗歌,就等于爱上生活的美”,有人曾为流泉的一次诗歌讲座打上了这样生动的标签。
      黑格尔说:诗人“应当深入到精神内容意蕴的深处,把隐藏在那里的东西搜寻出来,带到意识的光辉里。”流泉诗歌具有的独特气质:柔情与刚性,不仅展现着一种刚柔并济之美,而且凸显意境之美和哲思之美。实事求是地讲,现世安稳,身为庶民,没有横溢的才情,也未历经国仇家恨,很难写出生活的大美。
      我发现,在流泉的诗歌写作经验中,不断总结和成熟成为其写作能力不断提高的基本要素。他的《锯木声》另辟蹊径,将树木的砍伐作为诗歌写作的焦点,其中的讨伐愤怒不动声色却跃然纸上,这种对和谐之美的追求不能不让人为之动容:

      办公室附近并没有锯木厂
      可锯木的声音,隔三差五就从窗户左边
      拐了进来
 
      这不是幻觉,它一定是存在的
      仿佛春天从未将彼此分离
      只不过,我想要的春天比锯木声
      更具体
 
      锯木声隐去了建筑本性
      光阴流转湮没了一颗心的路径
      而锯齿对分割的理解,总是偏颇的
      更高意义上
      分割其实是一个圆满之词
 
      没有人告诉我——
      是谁?偷走了木头
      是谁?在锯木声中,盘根错节
      ——抱成团

      不用说,毁掉“绿水青山”的问题,人们深恶痛绝。而事物的反面,总有真理的存在。“可锯木的声音,隔三差五就从窗户左边/拐了进来”“锯木声隐去了建筑本性/光阴流转湮没了一颗心的路径”,这样的诗句隐含真善美的追求。这首诗最后一节,发出的疑问,留下了沉重的思考。我以为,体现诗歌的美,不一定就直呼漂亮和养眼,即使写乱砍乱伐的故事一样能够写出正义。由此,再看看这部诗集的诗歌《病中》又隐含着清新别致,又让我读到他的柔美和深沉可爱——

      我已经把世间事看得很薄
      我已经花了整整三天三夜在一张薄薄的白纸上
      写下这个冬季最后的言语
      它们显得比落叶轻
      比不间断的咳嗽还要轻
      我看到了前世的缘分
      和今生的德
      我拒绝了浮华的拥戴,把一些小猫小狗
      看得比金钱重
      我将它们当成朋友
      从它们的处世态度上,学会了
      安详与自得
      不需要星星为我点缀璀璨
      不需要忍冬的安慰
      倘若仅存的呼吸还能靠近远方的一朵心跳
      我只要轻唤一个莲花状的名字
      外加白茅根30克,生姜3片

      我们在创作诗歌时应该要把握好许多问题的,对于诗歌之美的意境营造是尤为重要的。但如果不注意对诗歌里美的意境的营造与把握,就无法构建诗歌完整性和诗歌美学。这里,流泉将自己追求的人生价值和人格标准毫无遮掩地袒露,表现得相当的直观和血性。流泉这首诗的美不仅包含着语言的风格、艺术的手法、表现的形式,更重要的是内容的美。“我只要轻唤一个莲花状的名字/外加白茅根30克,生姜3片”,足以把《病中》的意境美推到了极致。诗歌必须创造美。诗歌应当是思想和艺术、内容和形式、意和境的统一的结晶体,是这种结晶体放射出来的艺术美,我们在流泉这部诗集有了这种体验。

      结语:
      诗,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同一个日子,同一种思绪,同一种情感,表达却不尽相同。读流泉诗集《砂器》,你会感到岁月是诗,桃花也是诗,市人民医院是诗,坏天气也是诗。当然,诗的奇妙在诗人。流泉把生活当中的一件小事、一个小物,站在美学的角度任意地挥洒。在这个充满诗意的生活里,在这个荡漾着诗情和激情的热土上,他的诗出于心,溢于情,清丽深婉,激越慷慨,把一个原本生机勃勃的世界涂抹得越加精彩而炽热,生动而亮丽,让我们如沐春风,如品新茗。与此同时,流泉不是简单地罗列了客体事物,而是从心灵深处复制生活的景象,或是把他所看到的东西加以再创造,由此很好地运用思维去进行内在的构思和安排,用自己的感情、思想,给生活添加生气,在灵魂深处发出了美的声音……

                                                   2018.4.24于盘山绕阳湾畔


      作者简介:刘亚明,男,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人。辽宁省盘锦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盘锦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市作协会员。从1986年开始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寓言、诗评等作品。出版诗集《仰望的思绪》和文集《淡去的岁月》《明心雅鉴》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群心跟党走 天天读好书 
                       市直机关党工委开展党员服务一条街活动 
 
 
                               记者 吴启珍   通讯员 李文琛

  本报讯 4月21日,“群心跟党走·天天读好书”党员服务一条街活动在市区中山街举行。来自市委宣传部、市委党校、市文联、市委办(市党史办方志办)、丽水日报社等25家单位300余名共产党员利用双休日为广大市民服务。
  在市文联服务点前,本土知名作家娄卫高、张一成、郁颜、叶琛、他他等现场签名赠书,《砂器》《白铁皮》等350本诗集、散文集、彩绘本作品被热情的市民读者领到。“作为丽水本土作家,我们也希望能为营造良好的阅读氛围尽点力。”童话作家张一成说。
  同时,市委宣传部、市委办(市党史办方志办)、市妇联等单位的服务点前也排起了长队,志愿者免费赠阅《丽水摄影》《红色丽水》《浙西南革命故事集》等书籍,并推广家庭亲子阅读。记者在现场看到,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到活动现场。“这样的活动很好,可以让孩子认识到阅读的重要性,并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带着女儿参加活动的市民李文俊说。
  此外,在活动现场,来自丽水学院医学与健康专业的志愿者为市民提供量血压、健康咨询等爱心义诊活动;市司法局、市国税局等还为市民提供税收法规、知识产权、法律援助等相关内容的政策咨询;市发改委、建设局、国土局围绕城中村改造,开展相关政策宣传、咨询、服务活动,助推中心城市功能区块转型升级。
 

          (原载《处州晚报》2018年4月23日二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年4月23日,陪同著名作家、《散文诗》主编冯明德先生寻访缙云县河阳文化村,同时作陪的有诗人陈鱼观、刘贵高,当地文友李根溪、吕建虎等。河阳村在缙云县新建镇,是朱姓的一个聚居村落,烟户八百,人口三千,历史上是远近闻名的“财主村”。民谚云:“有囡嫁河阳,赛过做娘娘。”至今尚有明清时期所建的祠堂15座、民居百栋1500多间。2000年2月被批准为省级历史文化村。一组图片,记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零点
        ——给流泉

        潘新安

唛隆咖啡的时针刚跨过零点
你进来,时间开始了
灯光亲切,又黯淡
正好可以隐去
一些表情,一些陌生,一些修辞
只剩下干净
接过你手中的“砂器”

躲避了一群热闹的人
却又被自己的孤独装得太满
就像四周的夜色
轻轻一晃,便有一张女性的面孔
从中溢出来
她说,她要下班了
一个小时,还不够谈一个词:

敬畏。我失眠了
听着鸟鸣,扑窗的几滴雨声
对即将的行程提不起
一点精神
或许,我表达的,仅是对自我的不自信
直到在竹林桥头,你向我招手
来,新安,我们合个影

          2018-4-23

      (注:潘新安,湖州诗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流泉诗三首

                                                                      流泉


      初冬

山坳里
雨水收回诺言
猴头杜鹃开始了缓慢的孕育
一枚泛黄的青冈叶片
一道细小的脉络
与我越来越低的这个中年大抵相仿
……覆满苔藓的崖壁
两只蜥蜴,一只扶着另一只
它们经过的地方
落下水银痕迹,白晃晃的
一些光
笼罩着另一些光
这是枯水季的箬寮,翅膀都隐藏在翅膀中
不再说
——这里的水是会飞的
而我仍会像无数个春天的莅临一样,深陷箬寮岘的腹地
一边与木兰交谈
一边让巉岩下的水,轻轻地穿过
我的被岁月磨平的
脚掌——



      光阴谱

一把锤子。
一把锤子敲出三架入云的梯子。
一些草。
一些风,吹在屋檐的铃铛上。
……当我清空躯体的衰老,只剩下一缕星光
一个梦。
一头猫有九条命
用来消费的,仅此一条。
更多路。
更多的天堂。
更远的教堂尖顶的十字架。
一只鸽子。
一只鸽子捆绑在羽毛上的一片祷告。
一缕星光。
一个用旧的人。



      生日颂

白雪覆盖头顶
青丝埋着一场地震
即便如此,生活的版图仍延续
一条去往未来的路

——那么多快乐
放下了疲惫、困顿,以及拘泥于内心的
深深的痛楚

搀扶摇摇晃晃的中年
我们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天,永不消停的 
绵密的那些细雨
从瓦楞上滴落下来,如一千个祝福挂在大地的
嘴边……

请原谅我的固执
请收下绝望之后我全部的希望


        (《洎水诗刊》2018年创刊号,感谢诗友推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风吹(三首)

                                                                   流泉


        斜坡

    开始一个人
    后来三个人
    再后来,一群人
    我最后一个加入这一群人

    开始是上坡,有人停下来
    去路边摘了几朵野草莓,白白的
    插在鬓上
    有人在空谷里吼几声,清寂的山风
    在呼应

    后来是下坡
    步履,比上坡快了些
    但有人说,腿小肚有微微疼,看上去
    一个个都面带春风
    斜坡,摆一张不笑的脸

    从一个人到齐刷刷的一群人
    开始是上坡
    后来是下坡
    每天如此,大家默默的,没有更多的话
    却也乐此不彼

    某一天
    这面斜坡突然没了
    在半山腰,建了一座很大的水库
    我们从此
    再没有去爬过那面坡



          晚安

    身旁那一阵风
    没心没肺
    从左边吹往右边,又从右边
    拐到了左边,好像
    从来不懂
    ——这人间,那么多悲欢

    那么多羞涩
    那么多牵肠挂肚
    长着,长着,就长成了小小的黄连
    有一万句话,但我必须
    装哑巴

    如果一个夜
    装不下那么多灯盏
    我会将自己燃点,沿一条逼仄小道
    将说不出口的
    全部安放

    只道一声“晚安”,借此献上
    我的缱绻,和深深的
    ……祝福
 
    天亮的时候
    一定有一朵云,是棉花做的
    ——那么白
    ——那么软



        大风吹
   
    掐指间
    已两年,沉默结了果
    若非迷途,时序更迭,颠三倒四
    柠檬仍是苍翠的
    不知如何面对大千里
    所有的遇见,我不能想象一个哑掉了的孩子
    呐喊,皆来自大海的腹腔
    激荡不是天生的
    那些风,必定被更大的风
    所吹

    不说遗忘
    但遗忘,宣告了遗忘的诞生
    白了青丝
    枯了容颜
    一笺笺倒叙的文字,散开
    看不见的尘埃
    在雾里,在深深浅浅的渐渐泛黄的甜言蜜语里
    是谁,指着暗处说
    ——“从一开始,我就认同了
    一盏灯的凋落”

    那些风啊
    那些削尖了锋芒的更大的
    更大的风


        (《椰城》2018年第4期,感谢编辑用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0 12:54)
标签:

流泉

诗歌

谷雨

分类: 诗歌



       谷雨

        流泉

播种孤独
收获的也许还是孤独
播种爱情,从土地上长出来的
是不是爱情?
对这个命题,我始终
心存犹疑。好些年了,都在告诫自己
播种是一回事,收获是
另一回事——勤劳不是付出,是虚度
建立在谷雨上的自我安慰。但我
仍乐此不疲,一锄头一锄头
翻新泥土,搬开一些石头,剔除一些杂草
相信能找到水源,并在
汩汩流水中,找到比播种本身
更具意义的存在
——春日尽,不奢望春天长了毛
就会成为养料
好比我现在,听着布谷的叫声
在土里下种,从不关心
入夏后,谁抽穗、谁扬花?
如果天气更明朗些
我就坐在那一面向阳坡上
等着你——
那些关于播种之事
只字不提

          2018年4月20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0六)《诗歌读本:三十二首诗》,诗集,作者:李少君,张德明  评





      长江文艺出版社2009年9月版,定价:16元。购于网络。



(四0七)《罗曼史》,小说集,作者:畀愚





      浙江文艺出版社2009年5月版,定价:28元。系浙江省作家协会赠。



(四0八)《龙泉宝剑锻制技艺》,非遗类。编著:吴锦荣



      浙江摄影出版社2008年5月版,定价:30元。系龙泉市文联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0三)《战地钟声》,长篇小说,【美】海明威 著,程中瑞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1991年7月版,定价:4.45元。系1991年购于上海新华书店。



(四0四)《潘维的诗》,诗集,作者:潘维





      浙江文艺出版社2008年11月版,定价:20元。系潘维兄赠于杭州。



(四0五)《千年西溪》,文史集,主编:王文清



      中国戏剧出版社2007年3月版,定价:88元。系纪江明兄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