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泉
流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5,009
  • 关注人气:2,5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10-19 09:18)
标签:

流泉

诗歌

问候

分类: 诗歌





       问候

         流泉

低下我的头颅
举起双脚,向这个世界致以问候

所有的路都在头顶上
天空弯下腰以最谦卑的身姿,向一棵疾风中的小草
致以问候

你,好吗?
渐渐远去的岁月,好吗?

        2017年10月1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香稻诗报》2017年秋季刊(总137期)目录


焦点关注
流  泉                       中年书(组诗)
流  泉                       关于诗歌的若干断想
栖  莲                       恍惚的中年(组诗)
栖  莲                       与文字结缘
              
八方宾朋
张庆岭                       安贫乐道(组诗)
姜春浩                       在南山看落叶(组诗)
无  瑕                       以诗续命(组诗)
李龙年                       停在半空中的雪  (组诗)
燕南飞                       大河记(组诗)
王亮庭                       门敞开着(组诗)
 
香稻诗群
黄小平                       二手风景(组诗)
月满西楼                     时光葱茏(组诗)                   
商志福                       更深的冬天(组诗)
马红线                       浅秋,想给自己写封信(组诗)                 
王文福                       南行记(组诗)
索  河                       问路(组诗)
王文军                       在雨中(组诗)  
兰  茹                       另一种呼吸(组诗)                 
苦  丁                       石榴(外三首)

幽谷鸣泉
金  越                       睡莲以及其他(散文诗组章)
海  默                       唯有平常的事物才有深意 (散文诗组章)
 
诗歌探索
贾玉普                       四月的河(组诗)                                    
                                    
鸿雁传声  
张太成                       风中的事物(组诗)
杜文辉                       鸟枪(组诗)
何桂艳                       三姐在乡间写诗(组诗)
                                  
诗歌导读
倪志娟                      (美)詹姆斯·赖特的诗  
 
香稻视角
李  犁                       思想(选)
             
艺海拾珠
封二:诗人:流  泉    诗人:栖  莲    
封三:盘锦诗人群落    诗人:李月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尖叫来自高塔(组诗)

                                                                     流泉


      山中戏

这些水认人
看见我,就飞,曾告诉我的朋友
箬寮的水是会飞的
真的,在这里
彼此亲人,相遇,也不需太多的言语
一个姿态,一声问候
都是轻轻的
这些水,有时候是俏皮的
仿佛贪玩的小孩
故意将我的名字涂改,让它湿,让它长翅膀
穿花衣裳
与猴头唱大戏,与三叠瀑
一起飞

这些水有许多朋友,我是陌生的
但它们以树牌的方式
迎迓我——
化香、杜英、白辛、拟赤杨、虎皮楠、云山青岗
黄丹木姜子、尖叶四照花
……好像认定了我也是水做的
有同样的脾性和肝胆
我走过这些树木的身旁
它们一一打着招呼……真的,在这里
恍若隔世
——瞬间,就是一千年
我们的姓氏飞起来,就是清清澈澈的
三点水

在山中
戏,是唱给尘世听的



      大风吹
   
掐指间
已两年,沉默结了果
若非迷途,时序更迭,颠三倒四
柠檬仍是苍翠的
不知如何面对大千里
所有的遇见,我不能想象一个哑掉了的孩子
呐喊,皆来自大海的腹腔
激荡不是天生的
那些风,必定被更大的风
所吹

不说遗忘
但遗忘,宣告了遗忘的诞生
白了青丝
枯了容颜
一笺笺倒叙的文字,散开
看不见的尘埃
在雾里,在深深浅浅的渐渐泛黄的甜言蜜语里
是谁,指着暗处说
——“从一开始,我就认同了
一盏灯的凋落”

那些风啊
那些削尖了锋芒的更大的
更大的风



      祈祷词

让风
停在我身体被火烧着的地方
让那一把纯银的剪刀,轻轻,轻轻地剪去
小小的悲伤
这令我猝不及防的
突然的
震颤……

其实一生
一晃,就过去了,我不会有
太多的要求



      走西街

向松开古董店
周氏兄弟开打铁铺

向松是多年邻居
他对我说起古董时,总会透露一点小秘密

周师傅俩不太熟悉
但每每我去看打铁的时候,他们下锤的动作似乎都特别卖力

在古董店,有时我是古董
在打铁铺,有时我是被反复锻打的铁

古董上的泥巴
仿佛来自于铁砧上渐渐爬上脊梁的那一团火焰



      走东街

那些年的糖葫芦
隐匿了沿街的叫卖声

横跨书包去龙一中的小同学,一直都没有把心肠理顺理直
他们读不懂一座城池的历史

就像现在我挖空心思,在一枚弹弓里
找寻走失的鸟群

期许总是徒劳的
脚底的青石板,拗不过一台挖掘机的好门牙


        (《岁月》2017年10—11期合刊,感谢编辑用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诗林》2017年第4期:每个月(组诗选3)


      四月
 
三月刚过
四月就为春天修好墓园
青草,为故人绿,也为故人枯
拔草是后来者的事
 
等不及返回故园,父母已动身
为先人斟酒
备好的纸烛,风声涌荡
三两云朵,照见阴阳路,其实啊
阴阳不过一张小黄纸
烧起来,是青烟
不烧起来,就是人间之生活
 
记得去年清明日
父亲对我说——多少年过去了
他梦见的,全是
儿时事
 
后来,我看见了
有一把青草,绿绿的,长在爷爷奶奶的
坟头上
拔下的时候
它们的根茎,有一汪水,清亮亮的
仿佛岁月
——从不曾老过



      六月

旷野消瘦
恰如在路边等待的稚童
一阵肥胖的蝉鸣,从树上落下来

必经的岔路口
生了锈的指示牌,正在等待一场风的辨认

——而我
不得不接过五月的鞭子,去赶
十二月的马



      十二月
 
比白昼长
月亮也冷,其走势不确定
荒草湮没了暮色
文火微弱,钟声里
有一枚针
响一下,针尖的光芒闪一下
响两下,闪两下
如此往复,就有野猫的低吟,从窗外穿进来
我很少被这样细小的事件打动
但现在,的确感到了某种不确定
无法把持内心之孤寂,甚至,不能在如此漫长的
光阴里,做出两种以上的选择
这是致命的
十二月的夜,冷清,疲惫
有些不安分
它显得过于隐晦
没有一种指向,告诉我,哪是出路
哪是抵达
沉浸其中就得学会服从
仿佛,在十二月,我必须认同这荒芜
夜风吹过,我必须
接近于无







      二·《延河》(诗歌特刊)2017年第4期:中年书(组诗选2)


      银器

混沌中
一件久远的银器

你一声尖叫,所有的萤火
都点亮了
……器穴内部
我悬垂,濯洗,沐浴……甚至捡起
古老的树枝
一边击打,聆听
一边与渐行渐远的夕阳下的美色,形成天与地的鸣奏

秘笈打开
一场看不见的风,卷走半个世纪的
燃烧的舌头



      中年书

旷日持久的
无边的辽阔的风声中
没有任何停靠,是沉默的
大风写在羁旅上的呼唤,是不断推动着向前的
不被时光带走的轮轴
——天上的云朵飘下来,所有的皈依
还是蓝色的,对于消逝的一切
我们心存感激,我们曾拥有的苦痛与欢欣
没有什么是可以被掠夺的
——经过的每一天,都是一枚
新鲜的戳印

正如身边这口池塘中的水草,根茎细小
而枝叶茂盛
……我们总会在我和你中,为这个摇摇晃晃的人间
找到最恰当最美好的
——表达







      三·《玉融文学》2017年总第3期:流泉的诗(9首选2)



      生活经

用掉一个省
用掉一个地区和市
用掉一个县
用掉一个乡镇和一个村
就是不敢轻易用掉,一个小小的家

还有一个,用悲欢擦拭脸面的
——祖国



      遗物

身体用旧了
再也找不到刺绣中的原始版图

生活总是无辜
何况那些不被岁月所纵容的寸寸光阴

这人间的悲欢一点一点沦落
但我仍然时不时想起——襁褓,和从弄堂里穿过的风







      四·《信》2017年第3期:鸡毛信(组诗选1)



      鸡毛信

——在你的诗句
我找到了属于火的那部分

这一片森林是含蓄的,也是令人惊颤的
那么小
又如此壮阔

燃烧的时候,松鼠衔了树枝
一头金黄的豹,有比松鼠更饱满的欲望
那些光,那些蓝色

经过的每一个逗点
都是蓝色的,啊,那些灰烬,那些从不曾背弃的
……细碎的美好的矛盾







      五·《松阳文艺》2017年第4期:箬寮山(2首选1)



      读雅各布森《萤火虫》

美好的傍晚
那样一对在悬铃木下面接吻的美好的老人
——“任何爱了多年的人
都没有白活”
……他们是幸福的,而我
却荒废了一大把光阴,看不见
萤火虫,闪烁

挪威人罗尔夫•雅各布森
来到了我面前,一句话都不说
就这样
一句话都不说看着我
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一件似乎与萤火虫有关的事
他是在责备
他有些瞧不起弱视的人

我小心把这些年翻检一遍,又翻检了一遍
小心对自己说
——虚度,是因为丢掉了幸福

雅各布森终于开口了
——你知道何为幸福吗?
幸福是一只萤火虫在黑暗中,闪耀着光亮
——就在那时
从未有过的巨大的一种悲伤
渐渐地,渐渐地
……漫过来,我的眼帘是低垂而倾斜的







      六·《庆元文艺》2017年上半年刊:庆元咏叹调(组诗选1)



      黄皮湿地
 
在这里,人是卑微的
天与地相接的地方,只有黄皮湿地
才堪称博大
而我所言之博大,一部分来自海拔
另一部分,来自于
大自然的造化
 
我们从最低处上山,借助了机械的力量
而汽车的马达
远远追不上风的速度。风,是湿地
惟一的跑马手
要带走什么,要证明什么
这是我们看不见的
 
但可以看见,它与湿地间的默契
大岩石底部的爵士鼓
不同节奏,击打出不同的天籁
成排的江南杞木,尽管落光了叶子
依然在湿地中
献身磅礴,它们动起来的时候
有狂野之心跳
 
我们自然是无法抵达的,我们不能像绝壁奇松一样
日夜守护它
在百山祖宽阔的胸怀中,任何靠近
或抵达,都是徒劳的
因而,卑微者的终极选择
不是俯瞰,而是仰望







      七·《括苍文化》2017年总第3期:莲都风物志(2首选1)



      天妃宫

妃子成群
歌舞升平
偶尔有故事凄美,像一截历史的断肠
是什么背离了原则
……天妃宫,从天上
掉到了人间

曾经的后寝
月光皎皎,穿过马头墙斜斜照进来
暗色的仿古门窗、家具
完成了新的解构——
没有人会在深霭里,去怀念一盏老去的灯
一朵小小的轻叹,已被风
吹落

……哦,今夜
紫藤是新栽的,忍冬是新栽的
壁厨上各等青瓷品
青翠欲滴,是刚刚出炉的

惟有
——诗,是时光嫁接的







      八·《酒城新报》9月29日副刊:秋声(1首)



      秋声

一种悬崖背负另一种悬崖
一种爆裂撕开另一种爆裂

是谁
截万千火焰于断流

是谁
在一阵紧一阵的秋风催促中,头顶鎏金的王冠
去了南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诗网络·视野》,·感谢沐墨磐编来博选稿,致意。



在湿地  

龚学敏

 

譬如水墨。从书中划出的小船,

一味地单薄,

直到成了天鹅颈上的那抹白。

我在桃花用汛读书的烟雨中,

一眠一生。直到成霜,

成你水鸟的名字,贴进

这张纸淋透了千年的暮色。

 

和草做的隐情,一同退到这里。

众鸟沉寂。大地将会

用水把这么多的汉字孵出芽来。

 

http://blog.sina.com.cn/g23303

 

 

废墟

惠永臣

 

常把自己看作是一座废墟坍塌的院墙,有穿墙术的人可随便出入

有一扇柴门,有石敢当

有一条小路通向深幽处。我常常不在这里

出入的人,互不相识,像石头与石头一样

废墟里有一架火炉,火炉上常年滚着茶水

案板上,有粗茶淡饭

尽管荒芜简陋,这其实

不妨碍你的正常生活

谁都可以进去住上几天。我不吝啬

但我的废墟,从不接受携带火星的人

坍圮的房屋

再也经不住一把火了

 

http://blog.sina.com.cn/u/2642416785

 

 

与他书

紫陌雪寒

 

一场雨接着一场雨

让池塘受孕,风儿撞开一道缺口

一朵花飞出去,他坐在水边

听见有人说:春光大好

 

他不动声色,不去赞美

只是倾听那些从角落里长出来的尖叫声

顺着春天的梯子,一节节往上爬

 

一切显得那么真实

他说爱了,这似乎不是真的

说恨了,这更不是真的

当他停止对爱的描述,那么春天在哪里

又有什么关系

 

http://blog.sina.com.cn/u/3523905473

 

 

中意枣红色的人

石霜楚直

 

暮色掩杀过来,万物敛迹

唯独你枣红色地亮出来

 

你枣红色的脸庞,飘飘美髯

你的枣红马和它枣红锈迹的铁蹄

一路枣红下来的青龙偃月刀

都在人间,愈益鲜艳

 

现在,酒都是烈性的

像枣红色火苗,配枣红色大樽

你低吼一声饮一樽,甘陕陇川

枣红色配得起你的羊肚子巾

 

我见过,你粗糙的大手

握紧枣红色木犁把,豁开泥浪

耕种瘠薄,收拾饥饿

儿孙辈更传你枣红色击狼鞭干

 

我只是个写字的人,枣红色

笔杆,枣红色余光掠过去

一个字就是一个知心人

每个人,都是中意枣红色的人

 

http://blog.sina.com.cn/u/2101270580

 

 

蓝泥

 

再次历经流水

你缓缓地打开肢体

穿过细长的瓶颈

 

而我看到的

却是一匹烈马缓慢地驶出

炭火和醇香

缠绕着低沉地嘶鸣

 

我攥握着高脚杯

细如肋骨的把柄

如攥握着某个情节的七寸

 

窗外,梅枝横斜

几枚暗红的纽扣

钉在一场雪的领口

 

已有多久,没有听到过

那恍如更漏的滴水声

 

此时,你透明而安静

一对眉浮在水的回忆中

如月似钩

 

http://blog.sina.com.cn/u/2829422757

 

 

旷野星辉,龙腾虎跃

荷夕

 

旷野星辉 凄寒交迫

一朝月儿明

看那山接壤

魂归香臼 爱之抚恤惜无声

魔变亦轻松

 

落下尘埃

奔赴仙界有余庆

风声水声 金蝉报晓

龙腾虎跃

世人都晓相思苦

相思苦中隹音妙

世人都说神仙好 神仙好

笑吾痴 笑吾愚

茅塞顿开 翩跹作渔舟

 

http://blog.sina.com.cn/fylnxy0099

 

 

秋夜弦月

祝耀安

 

一弯弦月

诉说秋夜满腔的柔情

一串细语

倾尽落叶无尽的眷恋

 

曾经与你于红尘一隅

细数流年过往

曾经陪我于雨中古巷

慨叹世事如烟

 

苦与乐的一程山水

书写笑靥中的柔与爱

思与念的一季枫红

牵扯月光下的念与盼

 

任秋梦在月色穿越

任思绪随落叶翩舞      只想

用我三世痴念

换你一生静好


http://blog.sina.com.cn/gdgnzya

 

 

牧云居

流泉

 

李凯是放牧的高手

从安徽到云和再到这云上梯田

牧云居里

究竟藏着多少云

 

在他爱人的叙述里

在整个民宿简朴淡雅的格调里

在一遍一遍拂动窗帘的自低处不断往上冒的风声里

在洒了露水的瓷性的各色方言里

在细雨绵绵里

 

我挣脱尘嚣羁绊

来牧云,与一个人相遇

与一个不被参透的秘密相遇……我所遇见的

都是此生必须要去追寻的

 

我对李凯说

——牧云居外,一个无边的大草原

谁在策马,扬鞭

 

云卷云舒

啊,我眼中的故事都是云做的

 

http://blog.sina.com.cn/jhzz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流泉

诗歌

喊你一声师傅

分类: 诗歌





                                  喊你一声师傅(组诗)

                                                                 流泉


      浮云一盏

暮色笼罩
浮云在身外,客栈门楣上
红灯笼一盏
流水缓慢,浮云溪
诉说一茬又一茬的剪不断的时光……
有人小聚
花生米一碟,酒一盏
有人兴起,古琴一曲,明月一盏
谁借着秋霜,把心头的暗色
点亮……

今夜,在局村
在一家名叫“浮云一盏”的山间民宿
我卸下满身尘灰
听你讲——
一个小木匠,如何爱上了
这个小厨娘



      牧云居

李凯是放牧的高手
从安徽到云和再到这云上梯田
牧云居里
究竟藏着多少云

在他爱人的叙述里
在整个民宿简朴淡雅的格调里
在一遍一遍拂动窗帘的自低处不断往上冒的风声里
在洒了露水的瓷性的各色方言里
在细雨绵绵里

我挣脱尘嚣羁绊
来牧云,与一个人相遇
与一个不被参透的秘密相遇……我所遇见的
都是此生必须要去追寻的

我对李凯说
——牧云居外,一个无边的大草原
谁在策马,扬鞭

云卷云舒
啊,我眼中的故事都是云做的



      喊你一声师傅

从山沟沟来
从云和城的大街小巷来

泥腿子闯了天下
他们,是身怀绝技的一群人

陈志伟、何寿祯、卜伟绍……
柳荣伟、季伟平、廖明林……

无法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
也无法将他们所走过的路一一向你描摹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呼——
“云和师傅”

——那一日,云和采访
遇见的每一个人,我都会亲亲喊一声“师傅”

“敢为天下先”
这大写的人生,世间最鲜活的一部教科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莲都风物志(2首)

                                                                  流泉


      丽阳门

几蓬被轧割后
又冒出来的黄茅,像冬日
迟迟不愿缩回的手,等待更多的
抚摸……在背面的风中
古城墙脚下
不确定的流淌里,五十米开外的钟楼上
秒针,有细小反光
公园草坪里,几位上了年纪的人
打着太极

像来路不明的人
心怀忐忑……我夹杂在青砖与青砖间
重重的,按下手印
——那道门不知去向,此刻
正对光阴的隐秘敞开……仿佛,不知去向的那些
白发人,突然返转回来
青铜色的脸庞,每道皱褶都住着
一个一千七百多年的王
午后斜阳,从远处碎碎的照了过来
像极白发人
——从前朝赊回的若干银两



      天妃宫

妃子成群
歌舞升平
偶尔有故事凄美,像一截历史的断肠
是什么背离了原则
……天妃宫,从天上
掉到了人间

曾经的后寝
月光皎皎,穿过马头墙斜斜照进来
暗色的仿古门窗、家具
完成了新的解构——
没有人会在深霭里,去怀念一盏老去的灯
一朵小小的轻叹,已被风
吹落

……哦,今夜
紫藤是新栽的,忍冬是新栽的
壁厨上各等青瓷品
青翠欲滴,是刚刚出炉的

惟有
——诗,是时光嫁接的

        (《括苍文化》2017年总第3期,感谢纪江明兄盛情之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二首

                                                                       流泉


       箬寮山

山水狂欢
每一片露水
都隐藏一个亘古的秘密
在峡谷的幽深里
在多声部合弦的奏鸣里

风看着你们
山中的众神看着我



       读雅各布森《萤火虫》

美好的傍晚
那样一对在悬铃木下面接吻的美好的老人
——“任何爱了多年的人
都没有白活”
……他们是幸福的,而我
却荒废了一大把光阴,看不见
萤火虫,闪烁

挪威人罗尔夫•雅各布森
来到了我面前,一句话都不说
就这样
一句话都不说看着我
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一件似乎与萤火虫有关的事
他是在责备
他有些瞧不起弱视的人

我小心把这些年翻检一遍,又翻检了一遍
小心对自己说
——虚度,是因为丢掉了幸福

雅各布森终于开口了
——你知道何为幸福吗?
幸福是一只萤火虫在黑暗中,闪耀着光亮
——就在那时
从未有过的巨大的一种悲伤
渐渐地,渐渐地
……漫过来,我的眼帘是低垂而倾斜的


        (《松阳文艺》2017年第4期,感谢何山川兄盛情之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6 10:36)
标签:

流泉

诗歌

浮云一盏

分类: 诗歌





       浮云一盏

            流泉

暮色笼罩
浮云在身外,客栈门楣上
红灯笼一盏
流水缓慢,浮云溪
诉说一茬又一茬的剪不断的时光……
有人小聚
花生米一碟,酒一盏
有人兴起,古琴一曲,明月一盏
谁借着秋霜,把心头的暗色
点亮……

今夜,在局村
在一家名叫“浮云一盏”的山间民宿
我卸下满身尘灰
听你讲——
一个小木匠,如何爱上了
这个小厨娘

        2017年10月16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诗与画:十月。致谢。

    十月|窗户、流泉、桑子、红土、牛庆国、江雪、梁积林、康雪、巫小茶、韩东、黄梵、沪上敦腾、夏卿、云淡淡、玉上烟、木郎、孙苜蓿

  2017-10-15诗与画
  
  《十月》窗户
  
  十月,小虫子的鸣叫散淡、细小
  每夜,我会在临睡前凝神倾听
  
  我知道它消失的时候,冬天就来了
  但现在,它无可替代
  
  
  
  《十月》流泉
  
  稻谷正在收割
  原野上,到处散落小麻雀的喜悦
  
  将收成分门别类,有一类高过了秋天的仓禀
  我的良心也有不被收容的一部分
  
  
  
  《十月》桑子
  
  十月,蜜蜂累死在花下
  像苍山躺在蜜一样的洱海边
  
  整个白天
  太阳萎坠在花蕊中
  觉得此外的一切都是多余
  
  
  
  《十月》红土
  
  阳光来照我的屋子
  我把影子抹在树干上
  我把谎言放养到山坡上
  因为是秋天
  山坡不会长出草
  谎言不会自己跑到山坡上
  
  
  
  《十月》牛庆国
  
  推开十月的门里面睡着苜蓿
  盖着霜的被子像积攒了一年的汗渍
  牛的舌头淡红的月亮舔着窗子
  风吹亮的黄毛像婴儿的头发
  什么在响牛的弯角老钝的镰刀
  砍着苜蓿的根部
  我梦见牛的肚子鼓得山包一样
  
  
  
  《十月》江雪
  
  这十月,我的家乡
  不可能像南方一样遍地黄金,到处是花街
  所以我更爱她
  
  爱她干净
  爱她的亲人出走天涯
  爱她,有人把野菊花插在酥油头上,有人
  插在牛粪上
  
  
  
  《十月》梁积林
  
  履带上沾满泥。一股烟
  锈在了烟突口,还有一声轰鸣没有滴落
  拖拉机手就走掉了。
  一只寒鸦,从垅里啄出了一根地平线。
  
  霜点灯。
  那扳过马头看了齿龄的马贩子,和我的父亲
  正在风口上,对火
  点烟呢。
  
  
  
  《十月》康雪
  
  我从未感到悲伤。但他人的哭泣
  让我满眼泪水。
  无名的野花,红色果实……
  我拥有很多年类似的记忆。我从未想要
  获得什么
  但真切的空荡,仍让我颤抖。
  我知道上帝并不存在
  但我又时时着迷,每一片坠落的树叶
  正从拥挤的上帝中穿过。
  
  
  
  《十月》巫小茶
  
  她看见整个十月安然地睡在肩头
  如同怀胎的少妇脸上的笑容
  十个手指就渐渐透明了起来
  流动成寂寞的河流
  有鱼群快活的游走
  水托起十月的太阳
  多像一颗头颅,背后
  端坐一个失色的童年
  在一个同样偶然的十月
  窥见自己孕育生命的另一种姿态
  
  
  
  《十月》韩东
  
  谁限制了你的美丽
  谁刻画了灿烂的条纹
  谁在经过——
  仅仅经过
  
  铁栅后面医院的白墙肃穆
  等待探视的季节漫长
  谁正在成为背影
  轮廓在沉思中瓦解
  
  谁的梦没有主人
  谁就不再醒来
  你在凋零时凋零
  你在盛开时无言
  
  
  
  《十月》黄梵
  
  十月的大街上,露珠缀成清晨
  我在日子之间奔波,已经染上梧桐的秋色
  
  曾陷入夏夜的忧患,这时睡去,比母爱还美好
  我目不斜视,但依然是一个过客
  
  浪花在秋天已经停止跺脚
  它还在水下暗中给我信心
  
  山崖边的散步,已无需风来提醒危险
  十月,烧纸钱的人更少,冬天已成了芳邻
  
  远方,在寂然无声中做好了准备
  而我没把十月消化,已伸手去扶瑟缩发抖的冬日
  
  
  
  《十月》沪上敦腾
  
  十月。浩大。
  游行队伍驶入竹筒
  旗帜是革命的扇尾竹
  
  十月。诞生与死亡
  阳光含蓄,云母的暗号
  无人破译。雨有钢琴的节奏感
  
  农事将歇,簸箕扣上案板
  赌局萌芽。将进酒
  枸杞炖蛇鞭,修辞不会过火
  
  热爱步入中晩年,闲书
  多日也翻不过头章;竹叶加速坠落
  劈啪作响,像灶里的火焰烧出狐狸的形状
  
  
  
  《十月》夏卿
  
  十月通往长安的路上车马喧嚣
  道路拥挤,寒鸦掠过滚滚车流
  目睹沿途的车马,邮差,和潇潇木落
  我们在尘埃中喘息,错过了
  史上著名的那场洛阳大雪
  一叶障目,天下寒士无处归依
  大风起处,谁人能敌?
  秋风攻陷城池,遍地哀鸿
  刀光剑影之后,是霜降,是目送
  秋水已经上路,途中遇见刀子
  携带锋芒,高举主义的大旗
  草莽之下,到处是蚁卵和废墟
  秋声浩大,火焰在高处
  十月,让我感受到刀斧的力量
  落日里,都是些匆忙赶路的人
  群山沉默中等候远方的一声啼哭
  
  
  
  《十月》云淡淡
  
  不一样的底口
  甜辣咸鲜
  少不了油脂和烹炒
  生活给予了我,抑或我给予了生活
  
  同在一片蓝天下一样取火
  取一份雨露,霜雪
  或滋养,或涂抹
  它只展示了光鲜的一面
  
  一场旅途
  风景充满了视觉
  一群人的欢欣呼啸而过
  而落寂如叶子四处散落
  秋阳,秋雨多像你我
  
  十月匆匆
  包裹的内心从不示人
  风过无痕
  而秋菊却在高处待放
  
  
  
  《十月》玉上烟
  
  没有苹果可以摘取
  亲戚们也没有给我留下一只陶罐
  如果有雨水,我必须用双手接着
  泪水也一样
  
  十月,就是我拥有的全部
  一号,二号......当然,三十一号也要数进去
  十月也不会有什么特别
  没有快乐,也没有悲伤
  
  我距离十一月也非常近
  正如刚刚过去的九月——
  一片褐色的树叶
  黯然地飘落在地
  
  没有痛苦
  痛苦已经逃离我。现在
  我生活里只有三件事:上班,写作,牵挂亲人
  第四件,我永远都不再说出
  
  
  
  《十月》木郎
  
  月光洗劫了村庄
  村里的哑巴
  扛着半袋发霉的麦子
  离家出走
  
  十月的麦地
  压弯了岁月的脊背
  我看见时光深处
  居住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
  
  南飞的青鸟
  驮着半个深红的秋季
  消隐在茫茫的暮色中
  黑夜,就这样
  骑在一个黎明与另一个黎明的肩头
  
  承诺是一地散落的月光
  月光里,长年居住着
  一个满头鬓发的老妇人
  
  是谁,看见了
  那个在河边为我洗寿衣的女子
  是谁的目光
  惹落她沉默了半个世纪的晶莹
  
  
  
  《十月》孙苜蓿
  
  从这里开始:刺绣的被单,陶制的茶壶。
  毫无缘由就站立着的衣柜以及一个关闭以久的笼子。
  这是你所热衷的园子。
  你手中的所有物。
  从此刻开始:事实上笼子从未被打开。
  笼子从来打不开。
  事实上你渴望一个更庞大的笼子。
  比你的想象要大——那里的植物全部倒着生长。
  再也不存在落叶。
  叶子集体向上,回归天上的泥土。
  我们的手,始终在捏造更模糊的事实:
  十月,我站在山七镇政府的院子。
  人去楼空的院子。
  掷沙包的游戏还在继续。
  我二十二岁,已被扔到这格子的边缘。
  很容易就越界。
  拍打着铁栅栏或摇晃的自行车。
  当我这双手停止了,声音仍在继续。
  我八岁的铁皮车。八岁的魔术方块。
  八岁时捕捉的一只鸣蝉。
  无不化作更坚韧的铁笼。
  这庞大的秋日——这午后的体制。
  这还在飘零的。扩散的。消逝的所有。
  这正在我的口中飞出的短暂的鸽子。
  当她们困顿之时,就化成心里反叛的刺猬。
  绕着这园子小跑吧,丢掉一身的刺。
  最后的寄存处。
  
  
  画《十月金秋》作者:赵开坤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