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从安
苏从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356
  • 关注人气:1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自由作者: 苏从安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
发表文章:代表作《何处惹尘埃》《白衣少年与岁月有染》《清》系类等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7篇)
国外 (0篇)
TA.

 

他,不喜与外人道。
仅此,山水不相逢。
如果可以,请与我一起,温柔的推翻这个世界。
我是苏从安。
你是谁?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sucongan?wvr=5&
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206232/

QQ:133388101

博文
标签:

杂谈

导演:丹尼·鲍尔
本片描述了苏格兰爱丁堡一群吸毒青年垃圾式的生活现状。马克•瑞登(伊云•麦葵格饰)是一个十足的颓废青年,和一群狐朋狗友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他们坑蒙拐骗、吸毒,共同养着一个父不详的婴儿,荒唐、堕落。某次吸毒的意外,婴儿死了,对马克带来很大的震撼;马克和好友土豆抢劫被抓,土豆坐牢,马克勒令戒毒。戒毒成功的马克成为房地产经济,开始过正常人的生活。然而,马克并没有摆脱过去的阴影,以
 1996年,是1996年英国导演丹尼·博伊尔(Danny Boyle)的一套改篇自欧文·威尔士(Irvine Welsh)同名小说的黑色幽默电影,讲述了爱丁堡四个最没用青年的瘾君子生活。


(我决定不选择人生,没有理由有了海洛因,誰还需要理由?)


故事轮廓简单明了,这部电影却在上映时就影响了一代中国人,电影中四位年轻人聚集在一起,他们除了聊聊电影音乐恶作剧,就剩下把对生活的悲惨堆在汤匙里,用胆汁溶解后,注射在发脓的血管里。这是记录了一个疯狂世界的电影,电影里所有的人都狂躁不安,除非你平躺地上,两脚一蹬,像汤米那样,那么恭喜你,你已经解脱了。



我们从小就懂得的道理,做事要有规矩,要这么做,要那么做。这样做是不对的,那样做是社会不允许的。每个城市都像是一台不会停止的机器,不停的制造出各种被社会需要的零件。于是每个现代国家都会会更新换代自己的零件,去保持机器的正常运转。世界不会毁灭,机器就一直将运转下去。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出现许多半成品、残缺品、假冒伪劣甚至废品,这是任何主流社会所不能容忍的,他们会被继续塞进零件制造机进行改善。可是,总有人顽固不化,总是不能变成成品零件,那么等待他的不是被遗弃,就是在经理无数次历练之后低头屈服,最后化成世界上的一颗尘埃。

 

马克·瑞登后来屈服了,他无法抵抗来自父母来自社会给他的精神暗示,他“背叛”了他的那些“朋友”,带着叛徒与不忠的烙印,走入了光明世界。

影片从一开始就讲的是选择,马克自己的选择,他为了海洛因,放弃了选择生活,选择对于生活的理由,电影开始讲述他在戒毒所里的万千乱象,里面的人都在吸毒,老板给他们提供合成毒品,供给他们注射,他们都没有戒毒成功,他们都没有去想为什么戒毒失败,他们从一开始就在想”嘿,我就是一个坏种,从骨子里坏掉的那群人就是我们。“ 他们没有钱就去偷,去抢,去养老院变卖家具,去偷偷的药方自己配药。

后来,马克的朋友汤米执意要享受这场盛宴,从而染上毒品无法自拔,最后直到永远的离开,这才让马克对于未来有了思考,他被父母关在房间,开始了自己戒毒的辛苦历程,他脑海里闪现出在监狱里的朋友史派德,还有贝格比对他戒毒失败的论证,还有病男死去的孩子,以及他在火山酒吧里认识的学生妹戴安给他的警告,但是他没有放弃自己心里想的东西,但奇迹般的,马克戒了,在那个封闭令人窒息的小房间里,毒品,没有父亲的婴儿,那个白痴般的朋友,在向他逼近,他抓狂,他歇斯底里,没有用,这些丑恶的东西逼着他必须做个选择!是毒还是不毒?是继续颓废还是迎接阳光?是生存还是毁灭?幸运的是,伊万选择生存,他老老实实的去证券公司上班,他选择活着。

 

      也许你曾经想改变世界,改变所有你不认可的东西,但是人生苦短,人们生来不是为了改变社会,而是为了活着,像一个人,只是一个人一样活着。就像那个和马克发生一夜情的那个女郎一样,马克并不能改变她什么,她晚上是夜店女郎,白天又是学生妹,尺度把握的游刃有余,当然我们不该像她那样生活,但我想说的是,你该懂得如何生存,不要像愤青一样不要命,不要像市井那样平庸低俗,可以接受平凡,但要拒绝平庸,我们更不能像崇尚暴力的贝格比一样,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你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爆发,值得一提的是可怜的史派德,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却因为结交朋友他被送进看守所,或许我们生变都有这样的故事发生,但是后来,他们都选择生活。
    关于猜火车,你说它是文艺片,简直就是胡扯,马克钻进的马桶是我见过最恶心的马桶。

你说它是cult片,就因为做个爱,吸吸毒,打一架的情节?我们上期讲的《落水狗》才是cult片好吗?

  你说他是鸡汤电影,会让你重新选择生活,其实只是给你冷了一下结局好吗?

  选择生活,选择工作,选择事业,选择家庭,选他妈的大电视机,选洗衣机,汽车,CD播放机,电动开罐器,选择健康,低胆固醇,牙医保险,选择低利息贷款,选择房子,选择朋友,选择休闲服和搭配的行李箱,选择分期付款,三件式的西装,用他妈一系列的布料,选DIY,星期天早上还怀疑自己干啥,选择坐着,看着令头脑麻木,让心灵破碎的猜谜节目,嘴里塞满他妈的垃圾食物,最后整个人腐烂到底,在悲惨的家里生一堆自私的混蛋小孩,烦死自己,不过是难堪罢了,选择你的未来,选择生活,但我干嘛要做这样的事?我选择不选择人生,我选别的,理由呢?没有理由,有海洛因,还需要什么理由?

运用豆瓣里的一句话:“没有人能永远活在十八岁,只有在十八岁死去的人才能拥有。”

《猜火车》真正意义上是没法去分类的,它调侃英国出名的湖水像肮脏的厕所一样泛滥着浑水,湖底还留着古时候的青铜宝剑;它调侃人们总是在选择之间犹豫不决,不能为自己的生活做出选择,它调侃了太多太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5年夏。8月5日。

   距离上一次想要写点什么,已经间隔了整整一年时间。心中总是会想起各种各样的声音说,嘿,哥们。别写了,洗洗睡吧。于是一次次述说的欲望就这样由冬至夏被淡然搁置,锁在床头柜里,藏在衣物的夹层之间。更像是曾经以为会刻骨铭心的记忆如今早已遗忘,之后告诉自己忘记就忘记,放下就放下吧。

   最近回家的路上,总是会听到许多昆虫的声音,是一种记忆里柔软的零星片段。蝉响、蛐鸣、似乎路上的流浪狗也不再撕野的吠哮。但似乎却忘记了此时正身处凌晨的空巷,路边只有违停的车,偶尔会遇见同样晚归的夜游人,哪里会有所谓的虫鸣?

   开始按照不同的要求写字,褒奖的、批评的、强颜欢笑的。于是似乎有了所谓的经验和模式,却不知道看见的人会不会一如既往的喜欢。突然觉得每个人都活在一种潜在的规则下,一日三餐、工作、休息、恋爱、结婚生子、生老病死。在此之外,“他们”会告诉你红灯停绿灯行,也会告诉你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当然有时候“他们”或许会出错,但承受结果的往往是我们。

   身边的圈子开始一点点的变大,当然了,也有很多穷凶极恶的人。我不知道如何与他们相处,所以每每只能报以微笑,之后的事是微笑也能换来友好的拥抱。

   有一只小猴子自己跑去了多伦多,好久没上树了。赵磊唱也唱过“你在多伦多,而我在中国,日子过的有些远。”然后便有着15小时的时差,这意味着会有午后时间的晚安,凌晨的下午茶,清晨的河面烟花。最后连自己也分不清,时间是快一点还是慢了一点。

    好吧,今天的时间到此为止吧。写到这里手机已经被老板们无情轰炸了,要不要一样回他们一句,嘿哥们,洗洗睡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一个人伤心,那么吃饭喝水睡觉听歌,都可以成为难过的理由。

年龄越大越没有了分别的勇气,亲人爱人工作居住地,总是想方设法求个安稳,盼个长久。

年少时总是想着这座城市定于别处不同,有久等我的爱人与未曾发掘的梦。可等到一个人真切生活在此,就会发觉每日围绕的无非衣食住行。更让人无力的,是时常有夜语言无法说给梦中人听。

如今时常觉得很多压力无法承受,波折不断无力铺平。想要咬牙坚持往往最后抵不过权衡利益。又不舍得将愤恨落魄的样子给心爱的人看,所以每个夜晚就显得有些难熬。

如此下去的意义似乎是个唯心循环,日复一日的为了将来,可什么时候才算得上将来。日后会有怎样的风顺来为今日买单。

抱有一起走下去的决心,努力做个踏实值得信赖的人,有所责有所担当。可依旧无法做到尽善尽美。开始否定自己的一切,继而恨上这个世界。

爱的人都容易满足,被爱的人都很幸福,如果真能如此,我宁愿你只做个幸福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师父常说,在江湖上混,要注意识别傻逼和大傻逼,傻逼无害,主要以组织武林大会,写武学秘笈,喝酒,寻找断肠草,嘴对嘴喂药,手摁背上输送内力,以及练不知名武功走火入魔为主要生活方式。

大傻逼就不一样了,大傻逼喜欢比武,喜欢挑事儿,喜欢说能不能接我一招,阁下好身手,呵呵我岂是贪生怕死之辈,领教了,杀我者乃。

大傻逼的梦想是武林至尊,扰乱社会和谐,这些人如何分辨,直接关系到你的生理寿命。

我问师父,你是哪一种。

师父拉屎去了。

2

有关如何分辨武林傻逼与大傻逼,师父的意思是,看杀气,大傻逼有杀气,杀气就是要杀人的气,有这种气的人,一般比较厉害,但一般武林人士遵纪守法,多不会有。

师父说,你看不出杀气不要紧,你记住哪些人,杀气比较旺,绕着走就行。

师父将武林里的杀气旺盛的人,主要分为五种。

最底层的第五种,文盲。战力一星半。

比如我们村西北边的刘老三,一柄五虎九环刀,五个虎头,九个环环,哐啷作响,刀刃如风,中者无不皮开肉绽,毙命当场。

师父说,江湖规矩,没文化的杀气旺,因为读书少,想得多,脑子笨,想不通,就容易动火。你看那些但凡使大环刀,宣花斧,狼牙棍的,基本都属于这一类,但此类人,虽斗狠,然不济,多不能成事,因为智商是硬伤,太高深的武学,学不会。

刘老三就属于此,口头禅是哎呦我就不信了,壮士留步,我乃XXXX,你爷爷我,草你妈。

刘老三的武林定位是这样,少室山决战,距离萧峰1.5公里,外围扛旗子的在往后数三排,左起第四个,跟着口令大喊:“杀呀,杀呀!”

对付这种人,用一些比较复杂的武功对付,他们基本都看不懂。

杀气虽重,但不足为惧。

师父说当年用一招就把刘老三打成癫痫。

“哪一招?”

“没那么简单。”

“能有多复杂?”

“我这招就叫这名字,没那么简单。”

“师父,你病了。”

3

杀气往上数第四种,孤儿。战力三星。

师父说,你注意看,那些死了爹娘的,杀气都比较旺盛,你定要小心,这些人死了爹娘,没人管,搂不住,觉得天底下都是仇人,他们从小缺少九年义务教育,目无王法,心理扭曲。

比如我师父曾经的对手逍遥杨,这种人开打以前,喜欢说告慰双亲,我要替我爹报仇,还我娘亲,诸如此类。

当然在武林世界里,这些人到最后都会发现原来少林寺隐居在厢房和方丈出双入对的老和尚才是自己离散多年的爹。

他们的娘一般都破相了隐居在某个谷底靠着卖仙草活得还挺滋润。

这都是外话。

对付这种人,师父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教了我一招,曾经力克逍遥杨。

师父说这招叫“常回家看看”。

世上的孤儿,还无人能敌。

我夸师父剑招高明,就是名字太恶。

4

杀气往上数第三种,失恋单身汉。战力三星半。

江湖上能和孤儿不相上下的就是失恋的单身汉了。

从反面上说江湖上一般练男女双剑的,武功都不强,属于打包一波带走,除了杨过,但杨少侠厉害是因为他是个残疾人,当然下一章会说到。

能比死了爹娘还可怕的,就只有死马子了,师父信誓旦旦的说。

师父认为,主要分为老年单身汉和青年单身汉,男女不限。

老年单身汉更厉害,是因为失恋这东西,是一门持久功,失恋得越久,杀气越旺盛。

老年单身汉厉害的另一个原因是,年纪一大把了,晚上无处发泄,又没孩子烦心三聚氰胺,就只能靠练功打发时间了。

尤其要注意一些年纪偏大,姿色不减的单身老女人,这些女人一般都能移山填海,怨气和饥渴双叠加,坐地吸土,江湖上一度有人怀疑任我行是女扮男装,就是因为他太能吸了。

如何分辨一个女人是童颜有术的大杀器还是普通的娇羞女子,师父传授,前者的一大特点就是喜欢说以下名人名句,它们包括:

臭男人,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过儿,李秋水,贱人,呵呵。

我们山下的李春芳熟读四书五经春秋孟子,父母健在,家庭和睦,师父说,这厮也不好惹。

“你遇见了,什么也别想,必是苦战。”

师父总结说,江湖第一规矩,不要和失恋的人战斗,在任何一本武侠小说里,绝情,都是狠招,绝情的人,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女朋友,整日里与山川大海为伍,既不能吃,又不能爽,练武之人讲究气运丹田,小腹满胀,长此以往不得发泄,影响肾脾,神经焦虑,容易动气,杀气自然旺。

李春芳父母双全,智商优越,一把钻云凤尾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师父说,只有一招能险胜,只叫他恰似雨后屋檐听曲,故人傍晚别离。

“这次又叫什么?”

“别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什么J8玩意儿!”

5

杀气往上数第二种,残疾人。战力五星。

师父说,江湖三大忌,蒙古,金国,残疾人。

武侠里,残疾人基本都杀气旺盛,战力破表,要知道武林人士主要靠打架斗殴寻衅滋事解决温饱问题,一个残疾人若能立足,必然有过人之处。

残疾人最喜欢说,算了,残疾人一般不说话,说话的残疾人都死得早,一般喜欢说老夫如何如何,真正厉害的残疾人,都说问世间情为何物。

杨过的厉害就在于他既是失恋狂又是残疾人。

外话不表。

当然,师父说,残疾是分部位的,脑残不提,若是手残脚残,可为中上,他们主要出现在武林大会,正邪决斗的前排位置,代表正义或者邪恶一方的亲朋好友,在主角与反派决斗之前,被派上场露两手,口头禅是让我来会会你,呵呵小兄弟你可知我为何而残,不要小瞧了老夫,你挑错人了。

在上一等是眼残口鼻残,就是瞎子和聋哑人,任何我所见过的武学故事里,这些残疾人都是不能招惹的,轻者隔空取物,重者宇宙和谐,这些人就不怎么说话了,主要用哼哼,呵呵,嘿嘿来表示自己的神秘莫测。

但以上这些,仍可一战,唯有一个地方残了,那必是高高手无疑。

屌残。

太监,是武林人士的噩梦,上下五千年,例数武侠绘本,民间传说,混武林的太监,就没有弱的。

王公公,海公公,李公公,哪个不是一等一的高手,化骨绵掌这种大规模杀伤性内功,都是太监玩的,太监自己练功,还喜欢自创武功,为了报复社会,往往秘笈开篇都要自切命根,其实很多武学不需要弄得这么反人类,但是太监就是这样。

我没有的,你也不能有。

当年我师父与宫里来的慈公公过招,临近败阵,使出绝招。

我问师父,这招名字是不是很恶心。

“不是恶心,是写意。”

“叫什么?”

“我终于失去了你。”

话说当日慈公公猛然一惊,胯下一紧,眼中似有无穷泪滴翻卷。

“别!”慈公公摆手。

“慈公公,晚了!”

师父后招要至,慈公公两掌平推,竟是后跃丈远,安稳着地。

“年轻人,我疼。”

一声叹息,慈公公拂袖走了。

6

杀气往上数第一层,以下内容因为朝廷政策原因无法显示。战力无限,无穷,永远牛逼。

我承认这批人在大多数武侠传奇里不太光彩,他们的口头禅是来人啊;给我抓起来;你竟然敢伤朝廷命官;统统押下去;给我把戚秦氏带上来;哈哈哈好说好说;黄师傅,这个狮头一定能打败洋人。

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些人才是最不能惹的一群人,天下之大,打谁别打了朝廷的脸。

论杀气,无人能敌。

论挑事儿,这伙人最爱生事儿。

在武侠世界里,朝廷不是个好词儿,师父说,你凡见着官府模样,不要恋战,速速逃跑。

师父问我,若是有一天,你非要战,你用哪招?

“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

师父夸我长大了。

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整理几日他人的询问与自言自语,算是当做自我安慰。  

 十年前喜欢我的姑娘问我,关于你喜欢和喜欢你,如今你怎么看?先抛开让我面临抉择的前提,简而言之。你喜欢的,累。喜欢你的,难。 

 异国朋友说,梦到初恋,醒来便受到留言。我说,你看,这是上天对你的眷顾。用平和得以相处,总好过老死不相往来,且行且珍惜。  

 深夜回家。我问他,什么样的感情不易受到伤害。他醉酒坐在路边,向我要了支烟说。分为两种:第一,十里之内,他人不得近身。刀枪棍棒,爱恨情仇,与你无关。这是一种孤老的活法。第二,十年生死,相看无厌。这是命,求不来,也舍不去。说完便吐了一地。  

 高速路上,副驾问我。投胎?我摇头。赶死?我给了个中指。作为一个散片他当然不懂,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个人,也会让你急着去见,去爱。 

 微信陌生人信息“你真神秘”。我喝着胡辣汤吃着干饼,把手机拿给同事看,同事说了句傻逼然后把饼掰走一半。我问他说我还是说信息?他说,你不吃把另一半也给我。 

 字典上解释爱:1.对人或事有深挚的感情 2.喜好 3.容易 4.重视而加以保护 5吝惜。我拿着字典去问我喜欢的姑娘,爱到底是动词还是形容词。她说,形容词,就像我爱你,但不能在一起。

  2014.5.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4年,锤子和学姐成婚,给我发请柬。请柬快递到家,我扫一眼,扔桌上。

过不到两分钟,锤子的电话打过来。

请柬收到了吧?他笑嘻嘻地问我。

什么请柬?我反问。

锤子愣了愣。结婚请柬啊。

哦,没收到。我说。

电话里锤子沉默了几秒。我设置了签收提醒。你已经签收了。

我在心里骂居然还他妈有这么贴心的快递服务,一边继续装。送错地方了吧?没签收啊。

锤子无视我的话。19号,记着来。

山长水远,不去。

……我给你出打车钱。锤子说。

没钱包红包。我随口说。我已经饿了一天了。你知道我昨天吃的什么吗?上星期剩的米饭。

……不用你包红包。锤子说。

那我还好意思腆着脸去?我哀嚎。

滚!锤子的忍耐终于到了限度。别来!你丫千万别来!来了我打死你!

电话挂了。

我等了一会儿,给锤子发了条短信:真不用我包红包?

锤子很快回复:大宽说他包两千,你看着办。

我摔了手机。

过了一会儿,我又默默捡起手机,回复:恭喜啊,锤子。

说真的。

锤子喜欢学姐的事,最早只有我和大宽两个人知道。

学姐长得不算美艳绝伦,瘦,用大宽的评价就是从上到下一马平川,但是锤子喜欢。大学入学的时候,所有的社团都在宿舍楼下一水儿排开了阵仗,敲锣打鼓招新,招数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有妹子的出妹子,有帅哥的出帅哥,什么都没有的,就挂个牌子说参加该社团可以加学分,照样门庭若市。我和大宽是纯为了看妹子,拖着两条板凳转了一圈,看见哪个社团桌子围的人多,把板凳一放,站在上头往是非中心看,看够了走。后来不过瘾,挑好看的妹子,如法炮制,再看一遍。

转到第三圈,我忽然想起什么。锤子呢?我问大宽。

我们俩站在板凳上扫视全场。

那儿呢!大宽忽然说。

我顺着大宽指的方向看,瞬间胃跌进了肠子。锤子正趴在一个冷冷清清的桌子前头,弯腰填表格。桌子旁边竖着一个丑到混蛋的海报板——散文社。

我和大宽面面相觑,然后大宽问了一个很有水平的问题。

“散文是什么?”

锤子参加了学姐的社团。锤子说学姐很温柔,锤子说学姐很有才,锤子说学姐的文章很美。锤子说学姐其实长得挺不错属于耐看型,锤子说学姐其实哪儿都好连不好的地方都很好。

我和大宽戴上耳机打游戏,不理他。

实在憋不住了去上厕所,就听到锤子在一边念叨,我要追学姐。

打那以后锤子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都向我们报告新进度。学姐没有男朋友、单身一年半,学姐学习很认真、虽然成绩一般,学姐一个人发起了散文社、从光杆司令到现在十个固定社员,学姐觉得锤子的文章写得不错、经常找他说话……

后来大宽听得实在不耐烦,问锤子,你表白了么?

锤子还在给我们说散文社加上他一共三个男的、其他两位一个斜眼一个丑逼毫无竞争力,听到这话先是一愣。

没。锤子低声说。

我们都不说话。锤子吭哧了一会儿,挤出一句,我想找合适的机会。

大宽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这就是小年轻,没谈过恋爱。锤子不在的时候,大宽点评。

表白要什么合适的机会?喜欢了就喜欢了,不说,别人永远不知道。大宽说。除非一开始就不想让人知道。

我点点头。

其实就是没胆子,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大宽说。

我点点头。

这点儿勇气都没有,怎么追得到姑娘?大宽又说。还要什么爱情?

我又点点头。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你谈过恋爱么,大宽?我问。

大宽傻在座位上。

没。他说,然后理直气壮地反问我,你谈过?

我说我也没。

然后我们俩抱头痛哭。

大一临近期末,有一天锤子突然问我,你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好餐厅么?

我一愣。什么样的餐厅算好餐厅?

锤子说,往贵了说。

你要干嘛?我反问他。

请学姐吃饭。锤子说。

你想当副社长?我有点儿意外。期末前都是各大社团预备更新换代的时候,竞争极其惨烈,据说很多社团的社长这一个星期都不用准备伙食费。但我真的没想到,散文社这种社团还需要这个?这种社团也要贿赂的话,其他社团就只能潜规则了。

锤子摇头,说,学姐说刚忙完活动回来,还没吃饭,我想请她吃顿饭。

这么隆重,你想趁机表白?我问。

锤子想了想,又摇头。我觉得吃饭的时候不合适……

这时候大宽推门冲进来,双眼放光,谁?刚才谁说要请客吃饭?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宽已经握住了锤子的手。合适合适!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说吧,吃什么?早说啊你,这星期没钱吃饭,饿死老子了……

最后我们出现在校门口的烧烤摊。我们四个人,三个男的,加学姐。

学姐吃得莫名其妙,锤子吃得一脸郁闷,我来回打量他们的神色顾不上吃,只有大宽横撕鸡翅竖啃板筋,吃得眉飞色舞。四个人挤在一张小桌子上,谁也不说话。

今天……学姐小心翼翼地开口。

老板,加十个羊肉!大宽一嗓子喊出来。学姐把嘴闭上了。

你们的活动……锤子小心翼翼地开口。

老板,羊肉多放辣!大宽又一嗓子喊出来。锤子把嘴闭上了。

我在心里狂念大宽你个傻逼,念了好几百遍,同时不停地踩他脚,大宽好像毫无知觉一样只管埋头大吃。锤子看他的眼神,几乎随时要和他拼命。我赶紧攥住桌上所有吃剩的签子,放在锤子拿不到的地方。

吃了二十分钟,大宽突然站起来。

吃饱了,他说。我们先走,你们慢慢吃。还有,他看着学姐,指指锤子,锤子喜欢你,自己不敢说,我们是来给他壮胆的。

说完他迈步起身。我们三个都陷入了震惊。震惊之余,我忽然想到,等等,“我们先走”?“我们”是什么意思?

没等反应过来,大宽已经拉住我的胳膊,一路把我拖离现场。

我还一口没吃啊!我一边挣扎一边喊。

大宽不理我。我伸着脖子朝烧烤摊那边看,看到锤子低着头坐在桌边,对面学姐手背托腮,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两个小时后,锤子回来,进门就说他和学姐在一起了。

我和大宽都很高兴。这是好事。

唯一的代价是大宽脚肿了,缺课一周。

锤子和学姐过了两年的大学恋爱生活。

第四年,学姐毕业,在另一所学校读研。和锤子还是天天见面,腻得不行。

第五年锤子毕业,考研失败,在一家小公司上班,赚可怜巴巴的钱,租的房子离学姐隔着四条环路,经常加班。两人不再天天见面。

第六年,学姐研究生毕业。锤子离职,打算回老家。

她怎么办?我和大宽问锤子。学姐是本地人。

等我牛逼了,回来娶她。锤子说。

操,那得等多久。大宽说。

锤子沉默,过一会儿才说,我想了很长时间,我在这里混着,很难给她最好的生活。

你回老家就能给她最好的生活?大宽冷笑。

锤子不说话。

你就是没胆子,逃避现实。大宽说。当年你不敢表白,现在你不敢担当,以后一有事儿你就挖个坑躲起来算了,当一辈子怂逼。

我要静一静,好好想想。锤子说。

去你麻痹的。大宽骂。

我们不欢而散。

锤子坚持要走,学姐哭着劝他,劝不住。

锤子说要回老家开公司,一年,最多两年,就可以赚到娶学姐的钱。

在西安不能开公司?学姐问。

成本太高了。锤子说。

你可以不开公司的,学姐说,留下工作不好吗?我们不急着结婚。

我不喜欢西安。锤子说。

你说过你挺喜欢西安的。学姐说。

我想给你最好的生活。锤子说。

你在这儿,每天都是最好的生活。学姐坚持说。

锤子不说话。

锤子还是走了。学姐去车站送他,哭成泪人。

我在一边看着,心里五味杂陈。大宽干脆就没来,扬言要和锤子绝交。

最后当然也没有绝交,只是少了联系。锤子一回去就是一年,从最开始的意气风发到逐渐面对现实。我们三个的QQ群里,他说话越来越少。我零星地得知一些他的消息。他公司开得并不顺,人也变得冲动急躁。我和大宽给他打电话,都劝他回来。

锤子不耐烦地把电话挂断了。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异地是爱情杀手,尤其是看不到希望的异地。

学姐和锤子保持着一天一个电话,通话时间同样由长变短。经常两个人对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学姐在一家公司上班,工作忙碌,时间一长,她自己似乎也看开了。有时候和她吃饭。起初学姐每次都会哭。到后来再也不哭,冷静地可怕。

就这样吧。学姐说。

我和大宽都有预感。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这两个人的感情算是完了。

直到有一天,学姐给我打电话,说她准备辞职。

去哪儿?我正在QQ上死缠烂打让大宽管我一星期的饭,随口问。

去锤子老家。学姐说。

我脑子里嗡一声。

锤子知道吗?我问。

知道。电话里,学姐的声音有点儿闷。他让我再想想。

那你再想想。我也劝她。

不想了。学姐说。

这样没有意义。学姐又说。

我和她说见面聊,迅速挂断电话出门,QQ里,大宽还在跟我哭穷,说他昨天吃的上星期剩的米饭。

和学姐约在一家餐厅。学姐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还是头一次看到那样的她,眼神坚定,里头写满了决绝。

我只能吓唬她,你知道吗,我有一个朋友,女的,大学毕业两地分居,心一横就追随男朋友去了男方老家。

后来呢?学姐问我。

后来被甩了。我回答。自己在陌生的城市打拼,那个辛苦啊……

学姐不说话。

我还有一个朋友,也是女的。我接着说。和男朋友异地了一年,心一横争取了工作调动,也去了男方老家,男的特别感动,发誓说年内结婚。

后来呢?学姐问我。

后来被甩了。我回答。扔了行李,哭着坐火车回来的,那个惨啊……

学姐不说话。

我又有一个朋友……我继续说。

学姐“咣”一声手拍在餐厅桌子上。我赶紧闭上嘴。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学姐说。

但是我还是要去。学姐又说。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学姐半天没出声,愣愣地看着桌子一角,眼圈泛红。其实我挺害怕的,她说,我知道,我在这边有家人、有工作、有朋友,去了那儿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所有人都在劝我,女孩子不应该这么主动,应该让锤子过来。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分那么清楚?有些事难道不是应该想做就去做的么?

我听着,不说话。

我还是要去。她像复读机一样念叨,我还是要去。我不是一定要锤子给我一个家庭或者什么,就算他最后不娶我,我也不在乎。我只是想对得起自己。

我爱了他七年。学姐一边说一边哭,我不想放弃。为什么你们都不支持我啊?我只是想知道什么是爱情。我想知道很多人说不相信爱情,究竟是因为爱情变质了,还是人变质了。我想知道,我们天天都在说爱呀爱呀,到真正面对爱情的时候,我能拿出多大的勇气。

如果是你,你怎么办?她问我。

我想说我他妈怎么知道怎么办,但最后什么也没说。我偷偷把手机从裤子口袋拿出来,关掉录音,把这段音频发在我、大宽和锤子都在的QQ群里。

半小时后我到家,QQ群里只有一句语音。

大宽神经病一样狂吼:锤子,麻痹的你还是不是人?!

锤子没说话,头像是灰色的。

我忍不住给他打电话,打了三次,没人接。

学姐准备辞职那天,我和大宽去她家找她。

学姐已经收拾好行李,门口孤零零一个拉杆箱。她打算提着箱子去辞职,离职手续办完,当天晚上坐火车去锤子老家。

锤子去接你?我呆呆地问。

不用他接。学姐说。我在那边有朋友,先借住在她那儿。

她往拉杆箱里装了最后一件东西,抬头看看我和大宽。

不用担心,我做好了所有准备。她说。

大宽开口想说什么。

别劝我。学姐说。谁劝我也没用。

要是我劝你呢?一个声音说。

锤子从门口慢慢走进来。我和大宽假装吃惊,轮番大呼小叫。

学姐直愣愣看着锤子。

别走了。锤子对学姐说。

我来了。锤子又说。

锤子到西安已经两天,临行前只告诉了我和大宽,特意叮嘱不能让学姐知道。

学姐面无表情地继续看着他。你不开公司了?她问。

锤子摇头。在西安开。

你不是不喜欢这儿么?学姐又问。

锤子先点头,然后摇头。这儿有你。他说。

你不担心将来不能给我最好的生活了?学姐接着问。

锤子接着摇头。

我想好了。锤子说。两个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我现在不能承诺什么,但我会在这里拼命,给你最好的生活。

最好的。生活。我和大宽和音。

我们结婚吧。锤子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个钻戒,单膝跪地。

学姐的表情高深莫测。我们拿什么结婚?她问。

你要什么?锤子问。

我要车子。

他有车子。大宽说,掏出一串车钥匙。大宽的车。

我要房子。

他有房子……租的。我说,掏出一串房门钥匙。这房子还是锤子到西安前一天,我和大宽帮他租的,房租垫付。说好三个月内还清,要是还不清,就杀了他。

我不住租的房子。学姐说。

我……锤子语塞。

学姐仍旧面无表情,却忽然上前抱住了锤子。

没关系,我有房子。学姐说。

锤子眼圈红了。

我和大宽在一边恨得咬牙切齿。

——妈的,有房子了不起啊!

锤子最后也没要我的红包。

他开了家小公司,接外包业务,过了一年,慢慢也走上了正轨。学姐帮他打理公司的杂事,据说两人最忙的时候一星期不睡觉。

又过一年,两人结婚。

我和大宽去参加婚礼。大宽这个混蛋,喊着说要包两千,后来吭吭哧哧掏出一个皱皱巴巴的信封,里头薄薄一张纸,写着两个大字:“两千”。

我默默地把红包藏在上衣口袋里。也是个信封,里头两张纸,每张写两个大字:“一千”。

锤子说算了不用包了,一年前的房租我还没还,算了算,正好四千。

我和大宽一人夹住他一条胳膊,叫嚣着让他还钱。

我昨天吃的上星期剩的米饭!大宽怒吼。

再后来我们喝酒,醉得一塌糊涂。

婚礼上,锤子给学姐念了一段话:

我想知道什么是爱情。

我想知道很多人说不相信爱情,究竟是因为爱情变质了,还是人变质了。

我想知道,我们天天都在说爱呀爱呀,到真正面对爱情的时候,能拿出多大的勇气。

我的勇气,够吗?锤子问学姐。

学姐哭得一塌糊涂。我们在底下哭得一塌糊涂。

大宽哭得最响。我骂他神经病,大宽哭着说操,老子二十六了,还没谈过恋爱。

然后我想起来,我爱的姑娘也不爱我。

我们继续抱头痛哭。

散场后,锤子开车送我和大宽回酒店。学姐坐在副驾驶,笑脸盈盈。

恭喜你,锤子。我第二次和他说。

谢谢你们。锤子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9 00:22)
标签:

杂谈

有人问我,如果看不到确定的未来,还要不要付出。

我只能说,并不是每一种付出都是在追寻结果。有时在付出的路上,能够收获的,是清楚的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或者不想要的,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宝贵的结果。命运会厚待温柔多情的人,好过冷漠的一颗心。

有人问我,是不是应该为了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

我只能说,有时候你不是爱上了一个人,你只是爱上了一种生活,你希望幻想中的生活里,有这样一个人。所以不管留在哪个城市,这种生活总会存在心里,而那个人也许换了不同姓名。与其说你为了一个人,不如说是为了自我的一种私心。牺牲总是听起来伟大,但谁又能无所求呢。若是看到了自己所求的,也就能平静的离开,饮鸩止渴也甘之如饴。

有人问我,是不是该等待。

我只能说,等待是爱情里最美的一种姿态。但这种美好是等待的每一天里,你都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温暖。如果只是静止成为一种单调而重复的生活,那就辜负了等待的意义,而变成了另一种私心,一种等待被救赎的懒惰,懒惰的人从来不会有幻想中的丰富而安然的生活。

有人问我,孤独的时刻应该怎么度过。

我只能说,如果没有人可以帮你,那么你能做的,就是尽力去帮助其它的人。这世界奇妙的很,我们总是收到偶然中来自他人的帮助,而给予者往往比接受者更强大。变成一个给予多过接受的人,当你变成某种意义的强大,孤独就不再是一种煎熬。

有人问我,为什么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我只能说,我们生来不是为了要满足某个人,不是为了某个甲乙丙丁的心情而存在。我们来到这个世上一定有更深的意义,就算最终是碌碌无为的一生,也一定有一个闪光的时刻,看到隐藏在其中的一些启示。也许某些人的出现会短暂的控制了你的心,不过在漫长的人生里,这些也只是短暂的一个片段。

不管你问我什么,不管我说了什么,除了能让你略感平静,其实没有别的意义。 一个人是什么样子,他或她很久以前就是那个样子,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没有人会一夜改变,所有结果是一个又一个自我选择的叠加。

而话语是最卑微的事,改变不了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8 21:01)
标签:

杂谈

有人问我,如果看不到确定的未来,还要不要付出。

我只能说,并不是每一种付出都是在追寻结果。有时在付出的路上,能够收获的,是清楚的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或者不想要的,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宝贵的结果。命运会厚待温柔多情的人,好过冷漠的一颗心。

有人问我,是不是应该为了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

我只能说,有时候你不是爱上了一个人,你只是爱上了一种生活,你希望幻想中的生活里,有这样一个人。所以不管留在哪个城市,这种生活总会存在心里,而那个人也许换了不同姓名。与其说你为了一个人,不如说是为了自我的一种私心。牺牲总是听起来伟大,但谁又能无所求呢。若是看到了自己所求的,也就能平静的离开,饮鸩止渴也甘之如饴。

有人问我,是不是该等待。

我只能说,等待是爱情里最美的一种姿态。但这种美好是等待的每一天里,你都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温暖。如果只是静止成为一种单调而重复的生活,那就辜负了等待的意义,而变成了另一种私心,一种等待被救赎的懒惰,懒惰的人从来不会有幻想中的丰富而安然的生活。

有人问我,孤独的时刻应该怎么度过。

我只能说,如果没有人可以帮你,那么你能做的,就是尽力去帮助其它的人。这世界奇妙的很,我们总是收到偶然中来自他人的帮助,而给予者往往比接受者更强大。变成一个给予多过接受的人,当你变成某种意义的强大,孤独就不再是一种煎熬。

有人问我,为什么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我只能说,我们生来不是为了要满足某个人,不是为了某个甲乙丙丁的心情而存在。我们来到这个世上一定有更深的意义,就算最终是碌碌无为的一生,也一定有一个闪光的时刻,看到隐藏在其中的一些启示。也许某些人的出现会短暂的控制了你的心,不过在漫长的人生里,这些也只是短暂的一个片段。

不管你问我什么,不管我说了什么,除了能让你略感平静,其实没有别的意义。 一个人是什么样子,他或她很久以前就是那个样子,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没有人会一夜改变,所有结果是一个又一个自我选择的叠加。

而话语是最卑微的事,改变不了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5 22:14)
标签:

杂谈

一切深厚的东西,都来自于最微小的积累。感情尤甚。迫不及待的去确定、去试探,永远是年轻人最常犯的错误。无休止的撒娇、承诺,各种并不浪漫的浪漫,或许只是想让对方关注自己多一点,再多一点。

无论是谁,听到美好的情话都会满心憧憬,内心澎湃。可是大家都忘记了,一个容易承诺的人往往是最不容易恪守承诺的人,所以,当他说:我爱你,我永远爱你。大可以想想,你们在一起多久,发生了哪些特别的事,你们是否对彼此如此的不可替代。我爱你。真的什么都不代表。永远不要想着,用这句话去约束甚至护佑两人的感情,这三个字的重量,或许你和他,都不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