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晓晖二胡
马晓晖二胡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006
  • 关注人气: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公告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文化

马晓晖的二胡之梦与二胡之路 


 
文:马荣斌 (马晓晖父亲)

     一个成功人士的出现,绝非偶然。是要具备一定条件的,其中既包括他(她)外在的环境条件,也包括他(她)自身就具有的天赋和性格特点。
     马晓晖出生于唐山铁道学院(原唐山交大)大学校园里,我和她母亲尽管都是理工科教授,却非常喜爱音乐与艺术。其母从小就能歌善舞,我对乐器更情有独钟。每逢周末或节假日,家里便充满了艺术与音乐的氛围。显然这对晓晖有很大的影像。她3-4岁时就喜欢唱歌、跳舞和画画。一次我们带她去唐山警备区大礼堂观看演出,开演是战士观众高唱革命歌曲。晓晖正在观众席中,突然从母亲怀里站起来,回头面对观众双手给大家打起拍子来,战士们见此情景,唱的更起劲。当她打累了停下来,回到母亲怀抱时,大家亦都停下来了,整个剧场的气氛十分活跃与温暖。



    大约在晓晖6岁时,我因公外出。这时的晓晖想摸碰家中的几件乐器。小提琴她夹不住,手风琴太重,她背不起来,最后只好把二胡拿起来玩了,还模仿大人的动作,不断地拉着。当我出差回家,见此情景,很受感动。于是她对我讲,想学二胡。我当即认真地说:“好啊,爸爸来教你。”就这样,晓晖与二胡开始了不解之缘,并且进步很快。她还经常搬个小板凳,到门外校园广场内上自拉自唱,可爱极了。。。经常引来许多叔叔阿姨和学生门的围观与称赞。



     之后,学校从唐山全部迁到四川峨眉山,并更名为西南交通大学。为此学校要在室外电影院举办一场大型文艺演出。当时的团委书记孙继龙正式邀请晓晖届时上台表演,并从校文艺工作室借了一把较好的二胡,还请电影院办公室的朱光宗老师(曾是中央文工团二胡独奏演员)收晓晖为徒。当时晓晖6岁半左右,她首次登台表演时,我拉着她的手和拿着一个小板凳走上了有千人观众的舞台,但由于登小板凳坐靠椅时,不慎摔倒在舞台上。她站起来哭着跑回了后台,这时全场一片愕然。我也劝她今天就算了吧。她擦干眼泪沉默了一会儿,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 ,马上提起二胡又冲上了舞台,自拉自唱了“北风吹”、“我爱北京天安门”等曲子。她从容而自信的热情表演,当即引起全场雷鸣般地掌声,晓晖第一次的演出成功了。





     其后,母亲领其赴天津、北京求师学艺。其中,塘沽文工团的王利、中央音乐学院的安如历都给了晓晖一定的指导与帮助。最后还是回到了成都,找到了四川音乐学院民乐系舒昭教授,正规的学起了二胡。

     期间,我们除了认真陪练,安排时间外,还经常讲述做人的道理,晓晖又是三个姐妹的老大,要为妹妹做好榜样。人生很短暂,但人生必须有自己的目标、自己的理想。不能碌碌无为,无论目标有多远,理想有多高,只要认准了,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总会不断的接近它,最终才有可能梦想成真。这个过程虽然艰苦,要付出很多,但得到的却是磨练后的成功与过程中的幸福。她母亲又以我的经历激励她。我13岁时就失去父亲,被寄养在外婆家,为了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一生奋斗。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初中和高中,通过高考,报考了理想的专业和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大学教授,经过刻苦努力,很快晋升为讲师、副教授、教授,并创建了西南交大遥感学科和专业,编写的教材为全国通用。由于科研成果突出,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专家,终生享受国务院发放的政府特殊津贴。晓晖在我们父母言传身教的影像下,进步很快,不但学习好,一直担任班长与文体委员,二胡进步更快,  全家十分高兴。
1976年,“文革”结束了,国家进入正常发展阶段,这时我们又一次正式与晓晖沟通,能否把二胡作为业余爱好,然后走父母理工科之路。晓晖稍加思考,然后从容而坚定地回答:“不,我就是要学二胡。”看到孩子这么坚决,我们当即高兴地说:“爸妈将全力支持你。”



     1978年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校长何占豪教授带队来成都招生。原本想招两名琵琶考生,结果从二胡考生大海中招走了马晓晖,通知她不但被录取了,还要作为新生代表,参加新生音乐会。在北京开会的我,急匆匆赶到成都火车站,我们把她送上硬座车厢,并交给列车员。在上海站是何占豪教授把她接到上音附中的。临行前,我们又对她讲,我们不是音乐世家,你能考入上音,这是你的缘分,要珍惜。 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学习、再学习。你开始独立生活了,要戒骄戒躁,要尊敬老师,团结同学,女孩子可以活泼,但不能轻浮,矜持而不古板,热情而不轻狂,对人对事要有涵养与教养,也要成为班级里的好榜样。。。 是上海音乐学院培养了你,更要感谢你的恩师王乙教授啊。是上海这块沃土养育了你,你要把毕生的精力贡献给民族文化与音乐事业,贡献给上海,贡献给祖国。






1987年晓晖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考入上海民族乐团。在乐团领导、前辈的培养与自己的努力下,很快就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二胡演奏员,独奏演员,二胡声部首席,再经努力与考核,成为了上海民族乐团的乐团首席。进入民乐团后,由于工作需要,晓晖不仅担任演奏工作,还长期担任乐团的主持人工作,接触面广泛了,对中西乐器与中西音乐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所以想把“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思想贯穿到演奏中,更想把二胡推出国门,走向世界。第一次与世界对话的唱片是一家德国公司录制的“二胡与钢琴”的音乐对话,乐曲是中西方经典作品,且重新改编过。由于二胡的特殊音色和晓晖的独特音色与演奏方式,听起来十分谐和悦耳,很成功。这更增加了她“二胡与世界对话”的信心。



2003年晓晖首次发起《二胡与世界握手与对话》全球性巡演(其中包括:采风,与大师对话及大师班讲座等),遍及了欧、美、亚、非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十余年来在全球举办了千余场的个人独奏音乐会及讲学,深受海外观众的热情欢迎与喜爱。她频频亮相于世界各大音乐节、音乐厅,并与著名音乐家、乐团合作,同时又在各大高等学府进行大师班讲座与赏析音乐会。如:德国石荷洲艺术节,美国卡内基音乐厅,维也纳金色大厅,德国贝多芬音乐厅,德国柏林爱乐室内乐团,法国国家交响乐团,日本NHK交响乐团,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等。著名指挥家马泽尔、祖宾•梅塔、大为•斯特恩、谭盾、陈佐煌等都非常推崇晓晖的艺术功力与艺术修养。2007年她又首创了“音乐与心理,二胡音乐融化心灵”系列赏析音乐会,旨在透过音乐传递人性的“真,爱,美”。2011年晓晖又一次首创尝试《二胡与美国乡村音乐对话》的系列演出及赏析活动。
为此晓晖获得了很多荣誉称号,如“20世纪杰出人物”、“国际文化使者”、“国际杰出女性”等。由于她谦逊好学,热情豪爽,待人诚恳,人格魅力加深了她音乐的亲和力和感染力。她手中的二胡倾倒了世界各国的乐迷,是一位有使命感的音乐家。



世界著名石荷州音乐节艺术总监评价说:“马晓晖是中国音乐的文化使者,她让世界看到了她手中二胡两根弦间的宇宙,让观众走进了中国,了解了二胡的魅力。她的演奏光彩夺目,融化心灵。。。她更是一位充满创造力与勇气的演奏家。。。”
我为我的大女儿晓晖而骄傲,也希望更多的父母珍惜与帮助孩子们树立健康的理想,让他们美好的梦想展翅翱翔。
                               马荣斌(2013年12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人生格言:
  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和平彼此联络,用爱心互相宽容。



马晓晖,1983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师从教育家、演奏家王乙教授。1987毕业后供职于上海民族乐团。现为国家一级演员,上海市政协委员、联合国东方艺术中心上海委员、上海市海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2012年上海市统一战线先进个人,2012年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曾任2007年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爱心大使”、2010年上海世博会申博文化大使。她的演奏音色纯美,韵味浓郁,具有十分强烈的感染力。作为当代中国二胡音乐创新的积极参与者及实践者,2003年首次发起“二胡与世界握手”全球巡演;2007年首创“音乐与心理——二胡音乐融化心灵”系列赏析音乐会,为民族音乐走向世界作出了杰出贡献。被英国剑桥中心和美国传记研究院授予“20世纪杰出人物”、“国际文化使者”、“国际杰出女性”等荣誉称号。
  其代表作品有:《悲歌》、《兰花花叙事曲》、《成吉思汗》、《天山牧羊女》、《莫愁女》、《霸王别姬》、《再见我的父亲》等。创作及改编了大量中外作品,如:《琴韵》、《弦之炼》、《巴赫——天空、创意曲、奏鸣曲》、《克莱斯勒——爱的悲哀》、《智慧女人》、《自由探戈》等。2000年,在荣获奥斯卡原创音乐大奖、由李安导演的电影《卧虎藏龙》中,与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合作演奏的主题音乐而蜚声海内外。

马晓晖:带着二胡与世界握手



  2013年1月27日,上海音乐厅座无虚席。当晚,著名二胡演奏家马晓晖在这里举行个人独奏音乐会。“这是一场迟到的音乐会,却是我‘重生’后的第一次正式演出,我感谢每一位为此守候了一个季度的观众。”说到“重生”,马晓晖十分感慨。
  原来,4个月前——2012年8月,应德国石荷州国际艺术节邀请,马晓晖到汉堡演出。事出偶然,一天夜晚,她在走出剧院的石子路上不慎摔倒,她下意识地用右手撑地,除软组织挫伤外,右手小指多节粉碎性骨折。德国医生诊断后说,就算恢复,恐怕也很难再拉琴。这让马晓晖惊呆了,“二胡是我的生命,请无论如何给我最稳妥的挽救!”她恳求医生帮忙。德方医生被马晓晖对音乐的执著所打动。在精细的手术中,德国医生采用最先进的指外定位法,硬是把碎骨一节一节地严丝合缝固定上。
  消息传到上海,当音乐厅方面告知观众9月的演出被迫取消时,不少观众当即表示“我们可以等,等到她能再次回到舞台演出”。听到观众这些话,马晓晖感动之极。为尽快恢复,她一回到上海,就奔赴华山医院骨科及康复科进行后续治疗。她得到了华山医院医生们的悉心治疗与理疗,同时她每天坚持用各种轻揉按摩来维护伤外区域的功能,分秒必争,一天也没敢懈怠。真情不负有心人,四个月的康复大见成效。当她再次练琴,却惊讶地发现,不但右手功能恢复,且断成几截的小指竟然灵活度更甚从前。这一“重生”让她喜出望外。
  迟来的音乐会,使马晓晖和观众分外激动。那天,马晓晖将最优美的曲调奉献给观众,从中国传统经典作品《二泉映月》、《夜深沉》到西方古典作品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俄罗斯作曲家居伊•塞扎尔•安东诺威其的作品《丝绸之路——东方》,从充满中国民俗风情的《天山牧羊女》,到南美探戈大师皮亚佐拉的作品《再见我的父亲》等等,还有马晓晖的原创作品《琴韵》和《弦之炼》。马晓晖手中的二胡与钢琴、大提琴、吉他、打击乐及人声一一碰撞,“我要把15年来,用中国的这两根弦游走世界,碰撞各国不同音乐文化的古典与现代、民族与时尚元素的点滴心得,与观众分享。”
  “这是‘世界级’的音乐会!”观众们被激动了。“重生”的马晓晖又一次让观众如痴如醉。
  时隔一月,马晓晖飞到了欧洲。2月27日晚,1200个位子座无虚席的维也纳雷姆特剧院沉浸在“天上月圆,人间团圆”喜庆气氛中,上海侨办在此地举行“元宵”慰问演出。马晓晖拉响了获奥斯卡原创音乐奖的华彩乐章——电影《卧虎藏龙》里与马友友大提琴对话的那段二胡曲,曲终,她用英语流利地介绍起二胡的历史。接着,在故乡飘来的紫竹调中马晓晖将沪剧名家茅善玉迎上了舞台,两人联袂将演出推向高潮,台下的侨胞们情不自禁地同声哼起那首情深意长的思乡曲。在异国他乡倾听佳音,无疑是种幸福。华侨们欣赏之余啧啧称道。
  而英国《牛津时报》却这样写道。“听马晓晖的演奏犹如一种没有歌词的女中音般的歌声,它的音响超脱于文化和国界之上,使马晓晖的天赋和她那生气盎然的音乐才能得以像阳光一般地在我们眼前熠熠闪耀。”“霸气外露”、“雌雄同体”、“非同寻常”,这些简单的词汇似乎已无法用来描述马晓晖那绕梁飞舞的弦音。
  近年来,马晓晖为推广中国民乐成为最忙使者,她让音乐时尚化,让中国的二胡更有世界性。那个声名远扬的“二胡与世界对话”全球巡演,无疑是个创举。为实施这一宏大计划,马晓晖奔走于世界各国。自2003年开始,她用只有两根弦的二胡巡演全球,不论在西欧、北美、或是非洲,不论是演奏耳熟能详的阿炳及刘天华的中国民乐经典,还是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巴托克的《罗马尼亚民间舞曲》、法国名曲《我的道路》,或轻盈柔和、或洒脱自如、或婉转醉人。
  日前,我专程来到上海西区的寓所里访问了她。坐在我眼前的美女,十分亮丽。很有特点的刘海,弯弯的弧度,那么婀娜,有点风情,又有点甜美。她大方地拿出照片,打开博客,在一页页色彩,一篇篇传奇中,分享她带着中国的二胡神游五洲,给世界带来的尽情欢乐。

琴声悠悠,与二胡结伴是个缘

  马晓晖,祖籍东北,爷爷是满族,但她生于唐山,长于峨嵋山,13岁后求学于上海,毕业后又留在上海,自此成了“上海人”。
   “我的父母,是理工科大学的教授。我出生在唐山铁道学院校园内,典型的校园子弟。虽然我的爸爸妈妈从事的是理工科,但是他们对音乐的热爱、对文艺的推崇,真的是达到了‘发烧友’的级别。从小我脑子里就有这样一幅画面:我爸爸指挥,我妈妈跳舞;我爸爸拉手风琴,我妈妈唱歌;我爸爸拉二胡,我妈妈在一旁打节拍……父母对音乐的推崇、对艺术的尊重、他们对文艺热烈和激情的基因传递给了我。”
  谈起童年,马晓晖不忘热爱文艺的家人对她深深的熏陶:“我家里有三样乐器:一把小提琴,一架手风琴,还有一把二胡。我首先选择的就是美丽而浪漫的小提琴,那时候我只有6岁。当时不像现在,小提琴还分为幼儿小提琴、少年小提琴,当时只有成人小提琴。我拉了几个星期之后,小脖子拉歪了,驾驭不了它,我爸爸好像也教不了我,于是就放弃了。接着,我盯上了手风琴。手风琴的声音就像一支乐队,好丰富。我看爸爸拉手风琴,妈妈跳舞,那种感觉真好,所以,趁父母上班的时候,我就把手风琴端在腿上,拉啊拉啊,小腰也要拉断了,结果,我也放弃了。怎么办呢?没东西玩了。我以不屑的眼光看了看二胡,那好,就拉二胡吧。就这样,我是求其次,和二胡结伴成长了。‘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诚如禅诗所言,或许这当初的选择,就是一种缘分。”
  马晓晖6岁时,她父母所在的唐山铁道学院南迁到了四川峨眉山脚下,改名为西南交通大学。她在那里上了子弟小学。6岁半时,她竟登上了上千人的校园舞台,一曲《北风吹》迎来掌声的同时,更使她信心倍增,自此她越发苦练。13岁,著名作曲家、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作者之一的何占豪去四川招生,在几千名的考生中,独具慧眼,把她招入到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就此,马晓晖与她心爱的二胡开始了她人生的音乐篇章。“所以我应该算是上海人了吧,也算是北人南迁,反正够多元的了。可能正是这种多元因素的作用,使得我对多元文化拥有一种开放的心态。”马晓晖毫不讳言谈着她的“移民感”。
  说到这里,马晓晖首次披露她年少时还有另外的一个梦。原来,她从小爱好语文,又偏于语言。当她听着电影《叶赛尼亚》、《魂断蓝桥》、《佐罗》等一部部译制片里“外国人讲着中国话”时,她着迷了,迷得甚至将来想当配音演员。但当她报考艺术学校时,最终还是屈从了父母的意见,选择了上海音乐学院附中。马晓晖笑着说,所以我学音乐,还是深受父母的影响,否则今天我或许成了李梓、刘广宁的学生了呢。
  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到后来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本科,9年来,她一直从师王乙教授。在求学生涯中,马晓晖续写着与二胡的不了情缘。进上海音乐学院时,她18岁。除专业学习与必修课以外,她还在学校里担任播音员和节目主持人。然而一走在校园里,就经常有人问,你是拉大提琴的?你是弹钢琴的?或猜问,是声乐系的吗?还是吹长笛的?马晓晖都摇摇头。“那你到底是哪个系的?”当马晓晖说,是民乐系的,而且是拉二胡时。“啊?”对方当即传来那个“非常伤自尊”的眼神。这使马晓晖心里很愤怒,很委屈。但就是这个眼神,猛地使她精神为之一振:我拉二胡,有什么让人瞧不起的?我就是爱二胡。马晓晖回想说,正是这一刺激更是激励,我当时暗下决心:我不仅要让二胡在中国有广阔天地,还要让它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我要让二胡因为我而变得高贵,变得浪漫,变得美丽,变得灿烂,变得温暖,充满爱意,充满四季。
  1987年,马晓晖毕业了,她考入上海民族乐团当了一名专业演奏员及主持人,从此开始了她的二胡演艺生涯。或许是受二胡简约品格的影响,乐如其人,“我比较喜欢自然和健康的生活方式,这是二胡带给我的。”马晓晖坦言她的做人之道。的确,她为人低调,若隐若现:隐时无声无息,现时光彩夺目;每当登台,就如出水芙蓉,让人难以忘怀;而当退下台去,又平静如水,甚至没有涟漪。多年来,从演奏员到独奏、到首席,从一级演员到享誉世界的二胡艺术家。马晓晖掌控着自己的辉煌人生,可谓从容不迫,又优雅自如,她享受的是艺术,又享受着生命。

与钢琴对话,二胡不失为皇后




  一个早晨,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
  一个女孩偶然操起了两根弦的胡琴。
  从此,他们两相依偎,共历沧桑。
  人间的悲欢离合和大自然的山川景色尽在弦中。
  人与琴交相辉映,情与曲不断升华。
  在憧憬、呐喊与跳动中迸发出一曲心灵深处的奏鸣。
    
这是马晓辉创作二胡曲《弦之炼》时为其所写的介绍,她用诗一般的语言,记录了她结缘二胡,与二胡共历炼,同呼吸的人生命运。
  1988年,作曲家何占豪在香港举办作品音乐会,马晓晖应邀用二胡演奏他的作品《莫愁女》,一曲刚完,掌声雷动。乐评家司徒敏清在港报上以“琴韵令人醉”为题给予极高的评价。要知道,这是对一个刚从院校毕业,才在舞台崭露头角的演员的褒奖。不用说,初露尖尖角的马晓晖有多高兴,更感恩何占豪老师的提携。但欣喜之余,她开始变得冷静与反思,“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她知道,艺术贵在精益求精,拉二胡,不只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拉好二胡,不只是技艺的问题,还有更重要的情感倾注,这是音乐的特性所决定的。把一件事情做好,就可以滴水穿石,奏出音乐的海洋与生活的多彩乐章!
  马晓晖的演出越来越多,从上海到各地,从港澳台又演到了国外,并有了与“洋乐”交流的机会,她的演艺与日共进,艺术创造力不断涌动,慢慢她竟大胆地要向他国音乐发出“对话”的邀请。
  与众不同的是,马晓晖是带着愉悦和探索的心情去和他国音乐碰撞的,而此时她变得更智慧,更思索。她在想,“二胡是从中东在盛唐时期传到中国来的。虽然它只有两跟弦,但它所表达的情感,特别是人类灵魂深处的丰富情感真的是难以想象的。如果我们中国的音乐演奏注入一份西方音乐审美与演奏的舒展、通透和高贵及优雅,而西方音乐再多注入一份我们中国音乐的灵性、色彩和迷人,那么东西方作品与演奏的对话,将会绽放出奇妙的光芒,给乐迷们带来更多的惊喜与快乐!”
  她的思索不是空想,机会果真给了有准备之人。
  1996年10月,马晓晖在上海音乐厅演出,拉的是一首由河南豫剧改编的《河南小曲》。这首作品的演奏方式,除了借鉴小提琴左手揉弦的方式以外,还加入了大幅度的压弦、弓法,还综合了很多其他方式。优美且充满民族风格的琴声,激起了正在台下观看的德国钢琴家蒂姆•欧文斯的强烈的反响。晓晖手中的二胡与音符,让欧文斯先生佩服与陶醉,待演出一结束,便马上找到马晓晖,说要与马晓晖合作,并邀请她去德国,进行一场《二胡与钢琴,中西对话音乐会》。
钢琴被誉为西方音乐的“乐器之王”,而在马晓晖的眼中,二胡该是“民族器乐之后”,那么,进行这样的“对话”,应该是“门当户对”。于是,两人决定邀请著名作曲家杨立青为之新创作两首作品,以更好地实验这样的合作。杨教授很快写就,一首是《听松》,那是根据华彦钧,即阿炳原作改编。另外一首就是新疆风格的《葡萄熟了》。在排练《葡萄熟了》的时候,因为新疆乐曲风格中既有东方又有西方的韵味,节奏感是比较好掌握的。可是当排练到《听松》的时候,那就困难了,马晓晖得一句一句向这位德国钢琴家解释,那种一会儿实一会儿虚的气息,那种紧打慢唱的感觉,那种弓弦中的“书法”气息等,在9天、几十次沟通磨合后,两人终于达到了默契,中西乐结合的合奏就算初获成就了。
  一个多月后,两人在德国汉诺威的首场沙龙音乐会一炮打响,德国观众被中国民乐深深打动。这次演出,也使马晓晖对二胡重新认识:“过去我只知道我很爱它,知道它很美,但是找不到恰当的语言来形容它的内在美。那天西方的听众对我说,二胡这件乐器太有灵性了,很像你们中国人,外表很低调,但内在充满了张力和智慧,风情万种。”马晓晖笑了,西方人说的真精辟,说到点子上了呀!
  每年春天,在华盛顿故居,都有一次音乐盛会——“美国总统们的音乐之旅”音乐会。2007年,马晓辉作为唯一的特邀中国音乐家,演奏了其中一位总统最喜欢的一首美国著名爵士曲目《智慧女人》。一开始,她问大家:“你们认识我手中的乐器吗?请举手。”华盛顿600名政界要人,没有一个人举手。她感到好失望。但当她演奏完第一曲时,台下观众被二胡深深吸引了,连呼返场。她又演奏了一首奥地利名曲《爱的悲哀》,观众再呼返场。她又一口气演奏了《空山鸟语》等几首作品,此时观众欲罢不能了。她再问:“你们现在认识了二胡吗?”所有人都举起了手。她又问:“你们喜欢二胡吗?”观众全场起立,以雷鸣般的热烈掌声回答了她。
  “二胡是中国民乐的皇后,钢琴是西方乐器的皇帝,两者的结合怎会不放出异彩?自此,一个庞大的“二胡与世界对话”的全球巡演计划应运而生,马晓辉信心百倍,她要带着二胡演遍世界。就这样,一场大规模的世界巡演开始了。她与德国、美国、波兰、意大利、瑞典、日本、墨西哥等钢琴家合作,与交响乐团,艺术大师,民间艺术家合作,10年来在世界各地的演出,讲学和大师班讲座超过了1000余场。她用自己的执著及信念证明:二胡是可以被世界接受的,二胡的世界多彩又鲜活。
  
美好声音,应与世界共享




  世人对二胡的认识,不少还停留在瞎子阿炳的印象——悲凉的、沧桑的,是一种由男性来演奏的乐器。没有听过马晓晖演奏二胡的人,会觉得她的成长经历和气质去学二胡这样一件乐器是很件不可思议的事。然而马晓晖完全会让你改变看法:在某种程度上,有的时候,有的曲目二胡可能更适合由女性来展现,因为它是那么细腻、婉约、有张力、很多元,适应力很强,它的声音本身就是一种中国女性魅力的象征。
  “作为一个女性,有一个善良的心、一个高贵的品格、一个豁达的心胸,有内涵和细腻的情感……这些都非常重要。”走遍世界各地,马晓辉阅历无数,看人无数,她说,其实世界上的美女实在是太多了,每个女人都很美丽,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最重要的是完善自己。做一个有自己特点的,有不可替代的特性的女性。这取决于一个好的个性,一个宽广的胸怀,一个锐利的判断力,一个细腻和温良的心。同时,也要能够体会到男性的心情。”
  十余年来,马晓辉带着二胡神游世界,传扬中国的文化,将自己的生命的轨迹与二胡紧紧连结起来。她与二胡相互辉映,已不再是人与物的关系,她们彼此透过对方表达自己,向世人传播那不需言表的丰富心灵。
   “我最喜欢的是大提琴,在它面前,二胡太女人、太清纯迷人了,就像一个迷人的东方女性。然后我还喜欢二胡和长笛的搭档,就像天与地的对话,长笛很空灵,而二胡很人性。还有二胡和钢琴,在钢琴面前,二胡就像一个东方小天使,如果把钢琴比作建筑物,那二胡就是主人。再就是很重要的二胡与交响乐的对话,在交响乐团的配合之下,我觉得我和二胡的出场就像出水芙蓉一样。”真是出于这样的理念,几乎所有听到过它声音的人都会觉得非常的震撼。它直射人心灵的深处,直射最脆弱的地方,把寒冷的心灵温暖起来,让人感动,让人流泪,甚至让人每一丝毛孔都张开。
  在马晓晖的代表作中,两个极负盛名,一是为电影《卧虎藏龙》的音乐伴奏,随着它问鼎奥斯卡音乐奖而为世界所熟悉;另一首就是她献给恩师而自创的处女作《琴韵》,同样随着老师那把古琴故事而声名远扬。
  这是2000年,李安导演的电影《卧虎藏龙》,其音乐由著名作曲家谭盾担纲。剧组在请到世界级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后,还要有一位“二胡”与之合作。此时,马晓晖已是上海民族乐团的二胡首席,而国内外对她的赞誉声,李安和谭盾也早有所闻。所以,选择由马晓晖独奏和合奏的提案一拍就合。
  马晓晖说,对著名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她早有合作的念头,没想到李安导演的电影给了她机会。在绅士般的大提琴面前,她的二胡就像一个清纯迷人的东方女性。他们将一对男女深深相爱相知相恋却不能相聚在一起的故事,在浪漫、伤怀而又充满侠义的英雄情怀中,演绎得如泣如诉、如痴如醉。马晓辉挑战了将二胡从一个传统中国乐器向一个被世界舞台所承认的经典乐器的转变,谭盾抑制不住对这位年轻演奏家称赞道:“晓辉用自己虔诚的信念和高超的技艺证明了二胡的音乐是有力量的音乐,更可以熔化心灵,为世界带来美丽和爱意。”
  电影《卧虎藏龙》不仅摘取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还荣获了当年大大小小共几十个奖项。“尤其是,它成为了我的一张名片,成了我的美国通行证。”马晓晖补充说。
  在不少音乐会演出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马晓晖还会拿出一把旧旧的二胡,演奏那首《琴韵》。原来,这把旧琴却是马晓晖恩师王乙先生的传家宝。那是上世纪40年代,王乙在一个寄卖店里看到了这把古琴,当时化了5元大洋买下了它。这或许是战争乱世,有人迫不得已才卖掉了这把琴。因为,作为二胡演奏家和教育家,王乙知道这是把好琴,特别是它的空灵感,演奏起悲曲,有寻常难有的声响。如《二泉映月》,难能有其它琴演奏出来的一种韵味。当马晓晖还是当学生时,有回到老师家里上课,王乙先生忍不住拿出来“显宝”,让学生们打开眼界,惊叹不已。
  毕业后,马晓晖开始演出,想到老师的宝琴,就去借用。王乙虽然有点不舍,但还是借给了学生,不过每次都要提醒:小心,不能搞坏,借后一定要归还。马晓晖遵守诺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几年中竟借用了50多次。后来,年事过高的王乙先生住进了医院。临终前,他要爱人叫来了马晓晖,将这把琴赠送给马晓晖,并说:“晓晖啊,你已经长大成材了,作为老师是最高兴的事。我已经想过了,这把琴只有跟着你,才能更现出它是‘宝贝’!”马晓晖接过古琴,拉着恩师的手,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为纪念老师,她含泪创作了《琴韵》。每当她诉说着这段故事,再用这把难得的琴演绎,《琴韵》已不是一般乐曲,那岂止是师生的情谊,那是情与心的颂歌。


美丽约定,爱心大师的特殊学生

  作为一位中国民乐推广的积极宣传者和实践者,马晓晖先后来到几十所中外高等学府讲学,其中包括美国圣母大学、密西根大学,太平洋音乐学院(APU)、加拿大伦敦大学、贝勒大学、印第安纳大学等,还有台湾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等。多年来,她的“马迷”和学生不断,而其中,最为她上心和称赞的就是上海浦东新区辅读学校学生、世界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领袖乔美丽,说起这位“爱徒”,马晓晖喜形于色。
  2007年10月,这是夏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举行的日子,乔美丽在马晓晖和匡信卿两位二胡老师的指导下奏响了电影《音乐之声》中的一段乐曲,为特奥会献上了她的《哆来咪》。虽然乐曲音准不算特别到位,音色的流畅也还有待提高,但在马晓晖看来,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因为对于一个弱智孩子,能有这样的水平,真的已属不易。
  由于外表和正常人没有太大不同,人们不会相信乔美丽的智商低于40。当她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父母不愿意承认她在智力上有缺陷,把她送进了一所普通小学,但是差别很快显现出来:她不会写字,不会做算术,阿拉伯数字只能写到2,到了3,任她怎么急怎么哭,就是写不出来。这样逼迫着乔美丽的父母不得不带她去做智商测试,结果出来了,于是她只能被转到辅读学校。然而,倔强的乔美丽没有失去信心,而非常努力,在特殊儿童中脱颖而出,被选为2007年夏季特奥会的领袖。
  2006年11月,乔美丽以“特奥领袖”的身份出访美国,并参加了当地举办的一次特奥宣传活动。吃饭时,她阴差阳错地坐到了“特奥爱心大使”马晓晖的身边。“我突然发现乔美丽的手非常美丽。”马晓晖笑着回忆说,“我问她愿不愿意学二胡?”乔美丽一听就高兴地说:“我想学乐器!我要拉一首曲子,献给特奥!”“那我教,你学拉。”就这样,马晓晖与这位弱智儿童作出了“美丽约定”。
  回上海后,马晓晖真的给乔美丽送去了二胡。乔美丽被马老师的真情实意所打动,也真的开始学起来。父母用电子琴培养她的乐感,乔美丽一个音一个音地学起来。可二胡实在是很难学的一个乐器,内旋、外旋……这些最基本的演奏要领弄得她痛苦不堪,不知道练了多少遍,还是很难搞清楚。常常是这周学会的技巧,下周练习时又全部“还给了老师”,让马晓晖和匡信卿老师时常在惊喜和失望之间游走。乔美丽也承认,自己不止一次想要放弃,但想到自己说过的话怎么能不算数,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我代表着所有运动员。所以我不会放弃。我相信,只要肯下功夫,肯定能学成。”马晓晖从她眼神里看到了小姑娘的真诚和坚持,“这一点也让我们执著起来,一定把她教会。”
  “在那遥远的东方,有个小姑娘,她的名字叫‘美丽’,她的微笑感染着世界。那一天她对我说,你知不知道,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孩,温情爱心充满着我的世界。我们有了个‘美丽的约定’,献上我们感恩的心声,她要奏响手中的乐器,唱出她对人们的热爱。”这是马晓晖有感而发为乔美丽写的小诗,她特别喜欢乔美丽纯真的笑容和真诚的心,当她收下这个“特殊”徒弟后,就相信她一定会成功。
  乔美丽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短短只有两三分钟的曲子,却让全场所有人激动不已而掌声不断。虽然演奏难称完美,但这却是一首洋溢着真情的和谐之歌。当天,马晓晖紧紧地抱住了乔美丽。

爱者无疆,二胡与世界握手新主题



  二胡是由中东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1500年之前它受到了多元文化的熏陶和洗礼。在中国有一个胡琴家族,有30多种乐器,二胡是其中比较常见的一种。弦乐器传到西方就成为了小提琴,因此很多西方人称二胡为“中国的小提琴”。马晓晖告诉我,二胡只有两根弦,一根弦像天,一根弦像地;一根弦像我们的逻辑,一根弦像我们的情感;一根弦像你,一根弦像我;一根弦是东方,一根弦是西方。这个弓就像“道”,是天地之间的牵连,是东西方文化间的桥梁。
  “很多人听我拉二胡,都曾掉过眼泪。有人说,二胡是个悲凉的乐器,听了就要掉泪。我说掉泪不仅仅是因为悲伤,感动了也会掉泪。比如,你陷入爱河、感受幸福的时候,也可能会掉泪。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对二胡的定位就是要把二胡的亲和力表现给世界。”
  不论在德国贝多芬音乐厅、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还是在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过去几年里,“马不停蹄”的马晓晖一直边演出边“试验”,除与钢琴外,让二胡跟爵士乐,跟中外民族乐器,比如伊朗的手鼓、爱尔兰的笛子、国内的绛州鼓乐等碰撞、对话。二胡,这位民乐王后,已尽显她的珍贵和光彩。
  在音乐中,由于各地各个国家的文化差异,因之它的表现方式也各不相同。但是作为人,对真善美的渴望和追求是一样的。马晓晖为之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用二胡音乐,从情感、爱意上去感动这个世界。”
  “二胡与世界握手”全球巡演计划实施至今已经10多年,如果说,前七年,“琴者无疆”,马晓晖游走五洲,普洒二胡的乐种;那近年来,她却以“爱者无疆”,为二胡融入世界找到了新主题。
  2006年4月,在美国加州的一场演出中,当马晓晖演奏那首《琴韵》时,观众席上美国著名心理学专家提姆•凯利博士泪流面颊,演出结束后,他在后台找到马晓晖,希望与她合作,专家说,他想用音乐来治疗人类心灵的创伤。而这正是马晓晖正在探索的课题,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仅仅准备半年,一个名为“音乐与心理——二胡音乐对人类心灵建设的特殊奉献及功效”讲学赏析音乐会在美国亚洲博物馆举行。这样独特的音乐会给无数观众的心灵带去了安宁和快乐而受到欢迎。在以后巡回的二十几场同样音乐会中,每回在最后赏析的互动环节中,幸福得热泪盈眶的观众们自发地上台纷纷表示,一定会以美好与积极的心态来面对丰富的人生。马晓晖为之感动,她深深感到,音乐是有力量,在对人类心灵建设中它焕发出来的能量且又是那么的美丽。
  就这样,“二胡与世界握手”的全球巡回演出以更新的主题进行。这已经不仅仅是商业演出,马晓晖要用二胡把中国人的气质,中国人的灵魂带给世界:“我将倾注更多的爱心和深情,把我的人生感悟和绿色意识融入到我的琴声中,希望能带给人们更温馨、更高远的艺术境界。”
  2008年4月,作为贝勒大学访问学者,马晓晖赴美国进行大师班讲座及系列讲学。一位阿根廷籍的著名教授及作曲家卡卢斯•卡隆每场都到场,在听完最后一场音乐会后,他含泪告诉马晓辉:“二胡的音色太震撼了,你的演奏太有征服力了。”当天他激动得彻夜未眠,连夜为她改编创作了阿根廷著名作曲家皮亚左拉的作品《再见我的父亲》。当马晓晖收到这份美丽的乐谱时,她惊呆了,激动得热泪盈眶。没多久,在2008年“卡内基赈灾义演音乐会”上,她将这首乐曲献给了在中国四川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孩子们。
  爱者无疆,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里,挪威馆、日本馆、瑞典馆、爱尔兰馆、澳大利亚馆、城市探索馆以及非洲广场、世博文化中心等,成为马晓晖“二胡与世界对话”的绝佳舞台。这里奏响的是融合世界的音乐之声。
  2011年3月,国际妇女节期间,马晓辉和美国心理学博士提摩•凯利来到上海普陀区,向长三角地区的各界妇女代表举办“音乐与心理——音乐熔化心灵”讲座音乐会。
  2011年5月上海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办的协和文化创意中心在协和双语学校揭幕,马晓晖以市政协委员的身份应邀走进校园,为中小学生开讲艺术赏析必修课。
2011年8月,马晓晖应秘鲁文化部及秘鲁天主教大学孔子学院邀请,在秘鲁天主教大学举办讲学音乐会,将“二胡与世界握手”的爱的诗篇,传入高等学府
2013年10月7日,当我在修改这篇拙作时,正在美国演出的马晓晖给我发来信息说,“这里是过了半夜三点多了,明天一早出发去美国乡村音乐之都——纳什维尔,9日在当地音乐学院进行第一场中国民乐独奏会《传奇二胡,中西对话》”,她将与冬不拉、大提琴,钢琴,打击乐等合奏,再现二胡的风采。
……
  爱的篇章远远没有写完,马晓晖为实现自己的梦,马不停蹄:
“弦乐这件东西,发展到欧洲变成小提琴,发展到中国,就变成二胡。我常常想,为什么小提琴是属于世界的,二胡就不可以属于世界?我想,现在虽然很多人说二胡是中国的乐器,可是过了十年二十年、或者五十年一百年,它也是属于世界的了。”我仿佛看到马晓晖明亮的眼睛透射出的期待和信心。是啊,二胡音乐就像一部大concerto(协奏曲),有引子、有过门、有主题乐章、有即兴华彩、还有美丽的尾声。我们相信,不用到结束,“二胡就属于世界的了”,因为马晓晖立足上海,背靠中国,放眼世界,在美好的音乐之路上永不停步,她将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之中国梦与自己的梦紧紧结合在了一起。
                                                                 马信芳

(原载上海女性成才丛书《吉祥的牡丹》,上海大学出版社,2014年3月第1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床单都有五线谱

    缘份,在不知不觉中结成。

    8年前,一位美国朋友虔诚地向我推荐说:“晓晖,你的二胡音乐之旅一定要包括美国的纳什维尔啊,那可是音乐之都啊!”当时,我只听说那是美国乡村音乐的发源地,并没有太在意。在我心里,美国纽约、加州、华盛顿、波士顿、芝加哥等地才是最活跃的艺术文化中心,多年来采风与访问,那些“大地方”总是我的首选。

    2011年,为上海世博会的演出忙完,我背上二胡,继续“二胡与世界握手”全球巡演、采风及讲学的旅程。当时的想法是与更多国外音乐“深度碰撞”,第一站,我就想到了美国乡村音乐,纳什维尔忽地跃入了视线。

    那是夏天,一下飞机,我就被美国中部田纳西州的首府纳什维尔给“抓”住了。好朴素的机场!没有一幅商业广告,却用大幅吉他照片及乡村音乐巨星的照片装点得绝不平庸,喇叭里播放着乡村音乐,还有歌手现场表演。下榻地是市中心有“音乐创意酒店”之称的一家特色宾馆,一进房间,迎接我的是印着五线谱花纹的床上用品,高音谱号造型的沙发与抱枕,房间内几乎所有细部装饰全与音乐有关。哦,我的天,我感觉我掉入了音乐的漩涡。

    放下行李,迫不及待对招待方说,我想马上出去走走。“市中心很小,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看完。”果然如他们所说,纳什维尔市中心就那么几条街道,在中国只能算一个镇。刚有点茫然,就看到了“风景”——远望电台门口,一把巨大的吉他高悬在空中。定睛再看,街边商店都用吉他造型来做店名或装饰广告,街道中心还看见逼真的“猫王”雕塑在向我招手。走进乐器店,店员信手拿出各种弹拨乐器,熟练弹奏,津津乐道于每件乐器的特点。细聊后得知,他的第二份工作竟然是职业乐手。在另一家唱片店要求推荐唱片,店员则连带阐述起自己对不同时期乡村音乐的看法。

    后来知道,纳什维尔市区只有区区60万人,却有40万音乐人。在美国有这样的说法——如果好莱坞是美国的“影视基地”,那么纳什维尔就是“音乐基地”。这里的每个家庭里,母亲和男孩都有自己的吉他,全市有100多家顶级录音棚、许多出色音乐人和大量的家庭录音室。电影明星与音乐巨星经常住在纳什维尔,但他们可以像普通人一样自由活动,不会出现被包围索要签名的情形。


 

自告奋勇报名上台

    夜幕降临,纳什维尔市中心醒来了。斑斓的灯光与吉他声歌交相呼应,每走三五步,就会听到不同曲子,空气中都弥漫着旋律与节奏,颇有“酒不醉人,音符已醉人”之感。我第一次坐在了纳什维尔最有名的“蓝鸟咖啡沙龙”里,30余年来,许多乡村音乐巨星在这里被发现,由于主办方与赞助商是美国词作者音乐协会,这里门票饮料非常便宜。每晚,4到6个音乐人围坐着轮流演奏演唱,观众围坐在身后,好似一个大家庭在过节。

    回到酒店,但见大堂里挤满了人,咖啡厅正在举办沙龙音乐会。看见几组乐手在大堂捧着吉他边弹边唱,似候场又像是选秀一样认真,便问大堂经理这些是什么人。原来,这些都是即将要表演的嘉宾,水准专业而表演免费,就算这样,还要通过严格的审核及预约报名才可以参加演出。

    “我可以报名表演吗?”我脱口而出。

    一行人吃惊地看着我。“你,在这里报名?拜托,你是专业演奏家,又不是没有表演机会。这次‘握手’行程里,有更好更大的舞台正等着你呢!”

    “我想感受一下这久违了的氛围,再说,这也是一种采风呀。”

    总算一边倒地附和了我。

    显然,上台名额非常金贵。大堂经理跟沙龙经理人商谈了好一会儿,我获准进去找他。一进门,台上台下的氛围就震住了我。两男两女组合采取的是典型的乡村音乐轮流演奏演唱的方式,主持人的声音则从观众座位的最后一排发出,循声找去,看见一位戴着大牛仔帽、约70岁左右的男士。他就是沙龙经理人兼主持人。主持间歇,他低声对我说:“你在《卧虎藏龙》中独奏过?你的乐器叫什么?”

    “我的乐器叫二胡。我在做一个中西音乐对话的项目,也住在这里。但一个星期以后,我就离开纳什维尔了。”

    “这情形很特殊,我晚上得回家上网搜一下你的资料,明天下午答复你。”他说。

    第二天下午,允许登台的通知来了,不过晚上8点要我带着乐器,提前让经理人见识一下。

    见到二胡之后,经理人连连点头。“以前我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乐器。今天破例允许你插队,在最黄金的时段表演,你将会与一组四位乡村歌手共同演奏。请记住,你每一轮只能演奏5分钟左右,可以表演两轮。”



                         

“采风”采到知音

    那晚,我打扮得颇有点“民族风”,扎了两个小辫子,穿中式绣花蓝衬衫、牛仔裤,和下午新买的牛仔靴,21点准时报到。

    经理人向观众介绍说:“今天有个特别节目,有位来自日本的小姑娘,将给大家带来惊喜,请掌声欢迎……”

    “天哪,又把我的国籍忘了,还说我是‘小姑娘’。”我在台下嘟囔着,心有不甘。

    话筒在手里,我的第一句是:“我来自上海,我是中国人。”台下一阵窃窃私语。

    开始用英文简介手中的二胡,讲了点它的历史小贴士,打了个比方,“在中国,它好比‘两根弦的小提琴’。”观众面露好奇。当我演奏自己改编的《草原赛马》时,全场沸腾了。最后几声用二胡模拟的马的嘶鸣声,几乎被淹没在欢呼声中。

    舞台上下情形似乎有点失控。之前多少有点严厉的经理人激动地冲到台前,向观众再一次大声推介了我与二胡,并破例邀请我打破5分钟限制,再演奏一曲。

    我会意地点点头。二胡经典名曲《空山鸟语》响起,它用充满灵性、极具东方意境的音符,把不大的剧场空间“撑”开,释放出阵阵鸟语花香。曲终,全场观众“疯”了,欢呼声与掌声交相呼应。

    那天,我又演奏了好几轮。最后,和同台的乡村音乐组合们即兴互动演奏。

    美国人被小小二胡的声音给震撼了。演出刚结束,牛仔帽经理人一脸真诚地对我说:“姑娘,千万不要放弃你的演奏!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坚守到底,不要在乎金钱,不要在乎名利,只想着最纯粹的音乐和美丽的音符。它会给你带来祝福,这可是你人生最大的礼物啊!”话音未落,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眼中泪光点点。我不断地点着头,也感动不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她手中的二胡游走世界:不为混搭而混搭,追求真正的力量

 

马晓晖新搭档:美国乡村音乐

 

2013年12月16日   08:08-文化·连载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诸葛漪/王奇伟

 

 

 


马晓晖在田林社区新年音乐会上演出。
李俊杰 摄


  本报记者  诸葛漪  通讯员  王奇伟

    二胡、夏威夷吉他、民谣吉他、古典吉他,风马牛不相及的各国乐器激起一阵阵掌声,二胡演奏家马晓晖近日再度走进社区,和老搭档美国吉他演奏家布莱恩·克拉克等四人合作演绎 “中国二胡与美国乡村音乐跨界对话”。在这场徐汇区田林社区新年音乐会上,马晓晖带来自己上月创作的《爱是永不止息》和《生命的你》两支新曲,同时还表演了《回家》、《天使歌声》等。

走进社区,让音乐接地气

    走遍世界各地顶尖音乐厅,回到上海,却选择进社区演出。马晓晖说,“用二胡做免费机票,我像个吉普赛女郎,走遍了世界。我去过顶级音乐厅,也在国外敬老院、幼儿园演出过。对我来说,观众都是一样的。”

    13岁从四川到上海求学,马晓晖没有学小提琴,而是选择了平民乐器二胡。在她眼中,二胡在所有乐器中与人的声音最接近。在上海音乐厅的一次演出后,马晓晖和几个国外音乐家聊天,大家对她演奏的河南小曲很欣赏。她由此萌发二胡与钢琴对话的念头。

    1996年至2003年,马晓晖游走世界的第一个七年“琴者无疆”,她与德国、美国、波兰、意大利、瑞典、日本、墨西哥等国钢琴家合作,在世界各地演出了近500场。有前辈提醒她不要忘记传统,她回答:“我本身就是中国制造,怎么会忘记国粹?”

    2003年到2010年,第二个七年“行者无疆”,马晓晖首创“二胡与世界握手——二胡传奇”全球个人巡回演出,同样达到数百场。2010年至今,马晓晖用“接地气”概括新的音乐尝试:“试过了二胡与钢琴、交响乐、管风琴等高雅乐器合作,我想探索更加纯粹的传统民族乐器。不仅仅是跨界混搭,还要做出真正有力量的原创、让全世界接受的音乐语汇。”为了“接地气”,田林社区新年音乐会上有了集吟诵、演唱、夏威夷吉他与二胡为一体的《生命的你》。演出次日,在徐汇图书馆,马晓晖遇到了一位被《生命的你》深深触动的女孩,“她告诉我,《生命的你》教会她用一天活出一生的能量。”

混搭吉他,让二胡更诗意

    在世界各地演出讲学近二十年,马晓晖对自己的音乐探索有了更加丰富的理解,各民族的乐器混搭绝非追求眼球效应,“比如,二胡与夏威夷吉他可以对话,与独弦琴就不可以。”她计划做十二组跨界对话音乐,比如二胡与西班牙弗拉明戈。“接天接地”是马晓晖的目标,“音乐不能盲目追求曲高和寡,我不想等到一百年以后才有人懂我的作品。”第三个七年,她率先选择吉他领衔的美国乡村音乐,“中国观众相对比较熟悉它,我也让苦涩悲凉的二胡变得缠绵浪漫、充满诗意。”

    在社区演出,有时连观众座位也要临时从会议室搬椅子。马晓晖说,“硬件设施真是简单到极点,但是团队里的老外反而非常推崇,美国没有政府支持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他们觉得中国很人性化。”马晓晖觉得,进社区就像为观众开启了小小的世界之窗,“我原来做的是走出去,现在是走来走去,把文化碰撞的成果带回来。”

    演出结束了,灯熄幕闭,观众不愿离去,非要马晓晖拉一首《二泉映月》才肯散场。明年马年,马晓晖计划改编二胡名曲《赛马》,“我要马不停蹄多多在社区演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上海国际艺术节特别推荐: 国际著名二胡演奏家马晓晖演出推介会

时间:2013年10月19日,13:55-14:15

地点:上海浦西洲际酒店B1,珍珠厅4(恒丰路500号)



 

 

马晓晖

马晓晖,国家一级演员,国际著名音乐家,上海民族乐团二胡独奏家。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师从王乙教授。上海市政协委员、联合国东方艺术中心上海委员、上海市海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上海大剧院艺术课堂艺术顾问,美国数所大学的访问学者、客座教授,上海晓晖艺术中心艺术总监(江桥),上海马晓辉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2007年特奥会“爱心大使”、2010年世博会“申博文化大使”,2010年“海派旗袍文化大使”, 2012年获颁《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奖,2012年上海市统一战线先进个人,2012年上海市三八红旗手.

 

2003年马晓晖首次发起《二胡与世界握手与对话》全球性巡演(其中包括:采风,与大师对话及大师班讲座等),遍及了欧、美、亚、非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十余年来在全球举办了千余场的个人独奏音乐会及讲学,深受海外观众的热情欢迎与喜爱。2007年她又首创了“音乐与心理,二胡音乐融化心灵”系列赏析音乐会,旨在透过音乐传递人性的“真,爱,美”。马晓晖更是积极参与各种文化活动,并获得许多奖项及荣誉称号,如“宝钢杯高雅艺术表演奖”、“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优秀表演奖”、获得美国肯尼迪中心千年舞台“年度最受欢迎的十场音乐会”之一,1999年、2012年三度在著名的德国石荷州国际音乐节中举办专场音乐会,获得音乐节艺术总监,观众及各大媒体的喜爱和高度评价。在“奥斯卡原创音乐奖”的电影《卧虎藏龙》中与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一起担任大提琴与二胡激情音乐对话;被英国剑桥中心和美国传记研究院授予“20世纪杰出人物”、“国际文化使者”、“国际杰出女性”等荣誉称号,马晓晖的琴声悠远深刻、富有灵性具有深厚的亲和力、影响力,她用手中的二胡征服了观众,倾倒了世界的无数乐迷,是一位极富创造力与勇气的艺术家,为民族音乐走向世界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部分最新乐评

“二胡演奏家马晓晖,她就好似一缕晨曦的阳光为二胡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这个只有两根弦,却发出了让人震撼和不可思议的音响世界,把二胡丰富的表现力、抒情性、感染力和多变的美妙音色表达的淋漓尽致。这把小小的二胡,在马晓晖的手里可真是千变万化,从她的琴声里你可以闻到花的清香,你可以听到心灵的倾诉,你可以感受到万马奔腾的壮观场面,你可以看到丰富而美妙的各种画面。。。”

 

“。。。自1997年开始马晓晖手持二胡,以音乐的形式游走在世界各个角落。在她手上的这把二胡就像一名艺术的传播者、一位文化的引导者,将二胡这能触及人类灵魂深处的优美旋律带往欧美亚非乐迷的耳畔,同时她又敢于在迥然相异的不同风格领域中选择自己的曲目,丰富了二胡的声响效果和表现力。她是一位令人尊敬的中国艺术家,她更是一位有使命感的艺术家,我们可以感受到她和她的二胡在传播着中国的文化。。。”

——德国石荷洲国际艺术节,2012年7月,《Kieler日报》报道


与著名指挥家马泽里先生及夫人,在马泽里先生的“华盛顿--山庄剧院”演出后,深获马泽里先生的鼓励!



2008年,在美国卡内基Well音乐厅举办《二胡与世界握手--情系中国,汶川赈灾义演音乐会》后,与观众互动中。。。

《法国普拉德音乐节》演出,二胡与杰出独奏家们的碰撞与音乐对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Shanghai International Music Festival

Chinese Erhu Virtuoso Ma Xiaohui’ Presentation

Time:1:55pm -2:15pm Oct. 2013

Address/Tel: in Pearl Room 4 at Inter Continental Shanghai Puxi,

500 Heng Feng Road, Shanghai 200070, P.R. China, 0086(0) 21 52539999.

 





 

 

One of China’s few first-class traditional artists who has embraced an international career, renowned Erhu virtuoso Ma Xiaohui speaks with the world through her Erhu (Chinese 2-string violin).

 

Ma Xiaohui graduated from the Shanghai Conservatory of Music, and served many years as Concert Master for the Shanghai Traditional Orchestra. She is artistic advisor for the Shanghai Grand Theatre, Culture Director for the Shanghai Overseas Exchange Association, and Director of the Shanghai Ma Xiaohui Art Center.

 

Ma Xiaohui originated “Erhu Holding Hands with the World” in 2003 – a unique multicultural musical phenomenon that has thrilled audiences around the world. In 2008, she performed “Ehru Holding Hands” in Carnegie Weill Recital Hall – a performance that was “rapturously received” according to the local NYC media. Ma Xiaohui is the only Chinese artist who has performed and lectured thousands of times in famous orchestras, concert halls, festivals and universities around the world.

 

Ma Xiaohui has served as Love Ambassador for the 2007 Special Olympics, Cultural Ambassador for 2010 Shanghai Expo. She has received many honors and awards, such as being selected to play for 21 presidents during the 2001 APEC in Shanghai, and receiving the Kennedy Center “Best Performance” award. She has twice received the “Shanghai Outstanding Artist” award.

 

Ma Xiaohui is perhaps best recognized for her famous duet with cellist Yo-Yo Ma on the Oscar-winning soundtrack for the film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She has worked with well-known conductors and composers such as Zubin Mehta, Lorin Maazel, Tan Dun and Zuohaung Chen. Ma Xiaohui has performed in such venues as the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Ensemble, the French International Orchestra, the Bern Beethoven House, the Vienna Golden Hall, Columbia University and the Schleswig-Holstein Music Festival.

 

The Oxford Times Weekend wrote: “…Ma Xiaohui drew a kind of alto human voice bereft of words, but given song. It sounds so culture-free and universal, that Ma Xiaohui’s gift, and vibrant musicality, shone out on us like light...”

 

Ma Xiaohui says that her desire is to spread peace and harmony throughout the world through the spirit and beauty of her Erhu music – one soul at a time.

 

Related Links:
Ma Xiaohui’s web site, www.maxiaohui.com, includes many audio clips. You can also check out Ma Xiaohui on NPR's All Things Considered, on YouTube, on Wikipedi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上图讲座· 都市文化系列                                                    2013-9资料

 

                                                               艺术•梦专题之一

 

                            “中秋圆梦,上海行”

                                       ——马晓晖对话美国乡村音乐

 


主讲嘉宾: 马晓晖   著名二胡演奏家

特邀嘉宾:

 布莱恩•克拉克  美国纳什维尔著名音乐制作人、作曲家

 提姆·凯利     美国著名心理学教授                     

讲座时间: 2013年9月14日(周六)下午2:00

讲座地点: 上海图书馆正门四楼多功能厅

 



 


艺术•梦:

记得苏格拉底在他的《理想国》中曾说过:“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理想而奋斗”。我们从不怀疑,梦想只要经过奋斗,就可能变成现实。哪怕没有成功,我们也不后悔,因为我们至少奋斗、努力过。

有梦就有动力、有梦就要坚持、有梦就能出彩。乘着梦想的翅膀,都市文化系列讲座2013年第四季度特别推出“艺术•梦”专题,陆续邀请国际上获重要奖项的演奏家、摄影家们做客上图讲座,谈谈他们对艺术梦想的追求与探索、付出与收获,呈现他们的“追梦之路”。

 

中秋献礼文化赏析讲座:著名二胡演奏家马晓晖将携手来自美国纳什维尔的著名音乐制作人、作曲家、吉他演奏家布莱恩•克拉克博士,著名心理学家提姆•凯利博士,青年音乐人陈泰来、钢琴演奏家翁佩华等音乐伙伴们,与您分享来自美国乡村音乐发源地-纳什维尔的采风音乐成果。这是马晓晖女士的又一次创新与探索,带领我们认识美国乡村音乐,比较中国民间、传统音乐与美国乡村音乐的异同。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获得多次格莱美奖提名的布莱恩•克拉克博士首次访问中国,进行文化交流与采风活动。

 

 

嘉宾介绍:

马晓晖:国家一级演员、国际著名音乐家、上海市政协委员、联合国东方艺术中心上海委员、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2012年上海市统一战线先进个人,2012年上海市三八红旗手。2003年马晓晖首次发起《二胡与世界握手》全球性巡演,遍及了欧、美、亚、非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深受海外观众的热情欢迎与喜爱。2007年又首创了“音乐与心理,二胡音乐融化心灵”系列赏析音乐会。马晓晖用手中的二胡征服了观众,倾倒了世界的无数乐迷,为民族音乐走向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被英国剑桥中心和美国传记研究院授予“20世纪杰出人物”、“国际文化使者”、“国际杰出女性”等荣誉称号。

 

布莱恩•克拉克博士:目前在美国贝尔蒙特大学(Belmont University)音乐学院和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音乐学院教授歌曲创作、作曲、爵士和声、民族音乐学和美国歌曲音乐史。来自德州的他获得了南加州大学音乐学士和音乐艺术博士学位及德州大学音乐硕士学位。他曾获得多次格莱美奖提名,也获得过多项重要奖项,如:Unisong国际歌曲创作比赛、Billboard全球歌曲创作比赛、MOVA国际歌曲创作比赛等。同时,布莱恩•克拉克博士曾是风靡全球的电视节目如”America’s Top Next Model”和“Project Runway”首席作曲家之一。除了登上多个音乐的杂志封面外,他也是Guitar Player Magazine(全球发行最广的吉他杂志)的定期专栏作家,“歌手与作曲家联盟基金会”的联合创办人和会长,更是Rainfeather Records唱片公司的董事长,以“音乐的力量让世界更美好”为其使命。

 

提姆•凯利博士:美国著名心理学教授,现任上海德西临床门诊心理医生与行为健康领域总监。曾在海内外著名大学任教并举办大师班讲座。近几年,凯利博士手持吉他,协同国际知名二胡演奏家马晓晖共同开始研究跨文化音乐心理,并首创了“二胡音乐与心理—音乐融化心灵”赏析音乐会,至今已举办了30余场,在海内外受到了广泛的好评。

 

上海图书馆讲座中心  2013.9.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世界音乐之都”传出中国歌声

四海同春艺术团访欧活动划上圆满句号

2013年2月27日   03:03-综合新闻·科教卫新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查志华

茅善玉(左)与马晓晖联袂合演沪剧、民乐紫竹调。
曹波 摄

  本报维也纳2月25日专电 (特派记者 查志华)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当地时间2月25日,元宵节翌日,“文化中国·四海同春”艺术团,在1200个座位全部满座的维也纳雷姆特剧院为还沉浸在“天上月圆,人间团圆”喜庆气氛中的奥地利侨胞,举行了访欧慰侨的最后一场精彩演出,为此次访欧四国活动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奥地利目前总共居住着3万华人侨胞,其中2万人生活在被誉为空气中都漂浮着音符的“世界音乐之都”维也纳。能在全世界音乐人向往的圣地,为当地有着很高鉴赏力的华人侨胞和奥地利观众演出,双重的动力,使今晚的演出得到了超水平的发挥。演员们的语言天分,也为在这座四分之一人口来自别的国家的多种语言荟萃之都,更好地传播中国的文化艺术锦上添花。

    担任此次节目的主持人、上海广播电视台的王优嘉中英文俱佳,掌控全场气氛的能力很强。马晓晖在演奏完电影《卧虎藏龙》里与马友友大提琴对话的那段荣获奥斯卡原创音乐奖的华彩乐章后,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介绍起二胡的历史。青年女高音歌唱家吴睿睿用德语向大家“告白”——自己第一个奖项就是7年前在维也纳获得的,并用德语演唱了奥地利著名音乐家约翰·施特劳斯的不朽名作《春之声圆舞曲》。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迟黎明,一段意大利语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睡》,让在场的听众极为过瘾。

    今晚的演出还充溢着台上台下的互动之美。当故乡飘来的紫竹调从茅善玉与马晓晖的联袂出演中响起时,台下的侨胞情不自禁地轻轻哼起这首百听不厌的思乡曲。有“中国魔女”美誉的女魔术师严荷芝,当场邀请观众合演节目。三秒钟观众身上的唐装“飞”向被绑得严严实实的魔术师的绳结里面,引得人们纷纷探解其中的奥秘。演过1000多场几乎从不失手的年轻姑娘莫雨婷,今晚又完美地完成了带有她个人独特印记的顶技——在支点最小的鼻梁上顶起4层26只玻璃杯。奥地利观众纷纷用相机拍摄下的是国粹京剧、著名青衣赵群的《贵妃醉酒》,说这是他们听过的最好听的“中国咏叹调”。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活动总导演朱继承带领下,在慰侨演出中戏份很重,平均年龄23岁的上海歌舞团年轻舞蹈家们,在舞蹈《茶山情歌》、《夜深沉》、《野斑马》、《秀色》中的出色发挥。侨胞们纷纷表示,崭新的民族舞蹈给了他们耳目一新的体验和美好的回忆。

    艺术团由上海市侨办主任徐力率领。奥地利总统外事顾问弗洛伊登舒斯、维也纳新城市市长米勒、中国驻奥地利大使赵彬出席并观看了今晚的演出。奥地利驻华商务参赞看了演出后,用一句熟捻的京片子说:“精彩得盖了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马晓晖二胡独奏音乐会 用两根弦诉说心声

 

2013年01月28日16:25  新民晚报
 
 
 
  

  马晓晖在演奏 记者郭新洋摄

  昨晚,二胡演奏家马晓晖亮相上海音乐厅主演“在路上”独奏音乐会。虽然因去年摔断手指,不得不延期演出,她却在这台“迟到”的音乐会上,赢得了听众的热捧。演出结束后,马晓晖对记者说:“听众的热情让我更加坚定信心,我不仅要当二胡艺术的传承人,还要成为扩展二胡内涵的开拓者。”

  分享感悟

  马晓晖把这台音乐会定名为“在路上”,意为15年前在上海音乐厅上演首次独奏音乐会后,云游四方,虽然在国外举办了上千次独奏会和讲座,也经常在本市与国内各地登台表演,却总与被她视为“音乐之家”的上海音乐厅擦肩而过。所以,她想通过这台独奏音乐会,用二胡与听众分享“在路上”的人生感悟和音乐积累。第一首《欢乐相聚》,由她根据埃及民歌改编。跌宕的音符把听众带到了远方,异域风情鲜明的旋律里,二胡温馨地诉说游子的心声。经常被小提琴手演奏的巴赫《G弦的咏叹》,总是以浓浓的思念之情感动听众,二胡与大提琴的联手,又为这首乐曲增添了千回百转的柔情。

  对话世界

  当年,马晓晖背着二胡只身到德国参加音乐节,本以为二胡只是众多音乐家聚会时的色彩点缀,想不到却成为各国同行争相对话的“明星”,她不由心生把二胡融入世界音乐潮流的想法。尽管两根弦的二胡存在表达上的局限,却以贴近人声的表现力,每每在异国的音乐会上营造独特的精彩。在路上行走的她,与钢琴、小提琴、爵士乐队、摇滚乐队合作,渐渐地不再感到孤独。昨晚,她与一批上海年轻乐手演奏根据匈牙利作曲家巴托克乐曲改编的《六首罗马尼亚民间舞曲》、根据美国流行歌曲改编的《我的道路》、根据阿根廷手风琴大师皮亚佐拉作品改编的《再见我的父亲》、根据英国民谣改编的《绿袖子》,以及法国歌曲《可爱的花》等,都是她15年来的旅途积累。在乐声中,二胡显得色彩斑斓,风情万种。

  拓展内涵

  用马晓晖的话说:“在路上不停地行走,不仅是与世界的对话,还是很受各国听众欢迎的艺术传播。”与外国听众和同行的交流,她经常呈现民族音乐宝库里的经典,有时觉得还不够,又苦苦思索修饰改编。昨晚,她用高胡演奏的《妃子吟》,是她根据京剧《霸王别姬》和《大唐贵妃》的音乐剪裁而成;《草原赛马》又融入了内蒙古长调与新疆乐曲的悠远和激荡。马晓晖觉得,二胡本是外来乐器,在中国被改造成了传统乐种,在这个文化多元融合的时代,二胡艺术不仅要传承,还应该不断拓展内涵,才能充满生命力。资深记者杨建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