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亚平
周亚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8,466
  • 关注人气:2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周亚平艺术简历

   早年供职于北京交响乐团。八十年代制作了崔建、刘欢、毛阿敏等艺人的早期专辑。1988年制作的迟志强专辑掀起了“囚歌”风暴并成为那个年代的标志性事件。九十年代制作销量过百万的专辑有:毛阿敏李娜的《渴望》、王志文江珊的《再过一把瘾》、尹相杰于文华的《纤夫组曲》、刁寒的《花好月圆》、含笑的《飞天》。2000年推红“彝人制造”组合;2004年制作的《两只蝴蝶》创造了彩铃下载量过亿次的纪录;2005年推出的《你是我的玫瑰花》继续复制了《两只蝴蝶》的商业传奇。其后推出的畅销专辑有《白狐》《遇上你是我的缘》《让泪化作相思雨》。2006年荣获财经类媒体授予的“风云CEO”大奖;2008年荣获中国金唱片奖“音乐人”大奖;2010年在吉隆坡荣获海外国际商业机构颁发的“2009年度亚太文化产业杰出人物奖”。

周亚平其人

   这小子是一个鼓捣了半辈子音乐的人,是个永远忙的四脚朝天的人,是个挣多少钱也享不了福的人,是个命中注定吃苦受累的人,是个老是从零开始的人,是个最烦装逼的人,是个嫉恶如仇的人,是个喜欢谁就喜欢到昏死过去的人,是个天塌下来也混不凜的人,是个有时傻逼有时又不傻逼的人,是个知道错了立马改正的人,是个严格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是个永远敬畏真理的人,是个毕生追求民主自由的人,是个内心永远长不大的人~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儿童电视连续剧《小龙人》是80后儿时最难忘的记忆,主题歌《我是一条小青龙》更是脍炙人口,成为经典的儿童歌曲,而当时还未满六岁的主题歌的演唱者周雨歌也成为那个时代炙手可热的小童星,她当年那稚嫩可爱的童声曾经唱哭了导演,成为80后们小时候的最爱,也是80后儿时的小偶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特色的“延伸管理”是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的异化

——针对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二稿中60条、70条的法律意见——

                                              周亚平    

    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一稿中最让著作权人无法接受的60条和70条在我们翘首以盼的第二稿中并没有被删除,只是缩小了延伸管理的范围,设置了延伸管理仅为“1、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已经发表的文字、音乐、美术或者摄影作品;2、自助点歌经营者通过自助点歌系统向公众传播已经发表的音乐或者视听作品。”这两个具体权项,尽管如此,著作权人被代表的后果仍然十分严重。

 

【中国不具备推行延伸管理的条件】

    延伸管理的立法动因在理论上我理解为:“为加速解决著作权人自己无法行使的权利实现海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著作权法》(修订草案)涉及音乐行业

    条款的分析与建议

     (本意见参考了张家松律师的部分观点和北京律协对59、69条的部分有价值的意见,特此感谢)

     

    一、关于第16

    《草案》第十六条:如当事人无相反书面约定,视听作品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制片者使用剧本、音乐等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各位唱片界同仁:
    我们对修改草案最关注的是46条、48条、60条、70条。这几天来,大家对46条、48条已经充分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46条设计上最大的缺陷是强制性的法定许可强奸了著作权人的意志,同时与之相配套的48条又过度的扩张了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和其领导下的利益部门(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功能,在著作权人最后获酬时失去了议价和直接获酬的可能,从而使著作权人的权利受到了双重扫荡。
    但是,即使46条、48条按照权利人的意志改过来了,我们是不是就高枕无忧了呢?不是,绝对不是!因为更严重的问题还在后面:(修改草案)中表面看起来漫不经心的60条和70条是隐藏在草案中的深水炸弹,它会把前面所有的条款覆盖,一旦它引爆,将会把你的权利炸得干干净净!
    我们先来看看这两个法条是怎么规定的吧:         
    '第六十条  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取得权利人授权并能在全国范围代表权利人利益的,可以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代表权利人行使著作权或相关权,权利人书面声明不得集体管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各位唱片界同仁: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是整个著作权立法体系中的基础性法律,是调整因创作和使用作品而产生的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和。因此,这是关系到咱们音乐行业繁荣和我等从业人员切身利益的根本大法。这次公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征求意见稿较现行的著作权法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在个别法条中存在着严重侵害音乐著作权人的利益,以及具有逻辑关系的法条之间发生冲突的情况。为了维护以唱片公司为代表的音乐产业的整体利益,我们呼吁立法机关就存在的问题对修改草案进行必要的调整。

  鉴于篇幅有限,本文仅对行业最为关注、争议最大的第46条进行讨论。

  我们先来看看修改草案第46条的规定:

  第四十六条、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其他录音制作者可以依照本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条件,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其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

  由于第46条提到了依照第48条规定的条件,所以我们把第48条也列出来:

  第四十八条  根据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和第四十七条的规定,不经著作权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我们公司和一个已经解约的女歌手和一个要解约的女歌手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解约的女歌手说我把“西单女孩”这四个字注册商标了,而这四个字是专属于她的;而另一个要解约的女歌手说我对她网上流传的绯闻未作澄清,影响了她的声誉,总之经纪公司是跟各种不同的艺人在打交道,总免不了遇到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

    关于我们注册“西单女孩”这四个字的商标问题,因为我在各类媒体中已多次谈过此事,所以不想在这里再继续讨论了,再往深里说就涉及到诉讼的技术策略了,各自按照法律程序行使自己的民事权利吧。

    实际上媒体曾多次问我为什么跟那位女歌手解约,我一直没有透露半点口风,直到我看前几天那位女歌手在采访中痛斥本人在解约中的做法,我觉得我应该披露一些解约的真实内幕算是一种回应吧。

    关于跟那位女歌手解约的事情发生的很突然,表面上看解约的导火索是在我约她前来跟导演研究歌曲“漂流瓶”MV拍摄方案的同时,要求她签署的一份确认书而遭到她男友的断然拒绝。该确认书的基本内容是要艺人确认在不涉及到变更艺人任何财务利益的前提下,我们把我们和艺人合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国的时候,有一个大腕姓“吕”名“布”字“奉先”。

    这哥们业务不错,基本上属于一线,早年签约在荆州刺史丁原丁建阳的麾下,拜其为干爹。这干爹对吕布也不薄,依为股肱。

    可吕布见利忘义,被更有钱有势的一个老板董卓以给吕布一匹日行千里的赤兔马、一千两黄金、数十颗明珠、一条玉带等优厚的待遇说动了心,他便杀了前干爹丁原,取其首级献与董卓,自此便又签约董卓麾下,拜董卓为他第二个干爹。使董卓如虎添翼,一时无双。

    这时,竞争对手司徒王允很不舒服,于是设了一个美人计,安排女明星貂蝉勾搭这爷俩。在凤仪亭干爹董卓看见自己包的二奶貂蝉居然跟自己的签约大腕在一起鬼混,遂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拔出戟来掷向吕布。从此这爷俩反目,吕布干脆就又把这个干爹给杀了。

    后来,吕布参加了白门楼的一场选秀。主办方曹操赢了,把吕布擒获。这吕布为了活命就忽悠曹操:你把我签了吧,我要是成了你的签约大腕,那天下岂不都是咱们的了。这曹操觉得也是啊,就转过头来问他当时的顾问刘备:玄德意下如何?这刘玄德也不顾吕大腕怎么给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经过了涉毒事件之后,我又见到我的笑弟了。

   

    我跟笑是二十多年的兄弟,也见证了他人生的大起大落、坎坎坷坷。

    含笑并不像传说中的萎靡,依然是很阳光、健康,这让我很欣慰。

   

    (含笑、含笑妈妈和他妻子高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85年的某一天,我去民族学院找歌手吴晓梅商量录音的事情,我们俩一起经过了民族学院的食堂,当时民院附中的同学们正在里面搞一个联欢活动,我从开着的门里听见了疑似刘文正的声音,那是一个小男孩在唱刘文正的《迟到》,出于职业的习惯,我驻足不走了。吴晓梅看出我很喜欢他,跟我说:“他是附中的学生,叫含笑,专业是竹笛,我认识他。”

    就这样含笑被我带到了录音棚里。

    含笑当时只有15岁,长的黑黝黝的,特可爱。

    那天是他第一次到录音棚,对一切都觉得很新鲜,很兴奋。我让他试唱了几首刘文正的歌,他唱得很出色,很放得开,完全没有新歌手的拘紧。含笑的声音特冲,像小钢炮一样,又结实又有爆发力,高音没有挡,要多高能唱多高,最重要的是他的声音特别像刘文正,这让我喜出望外,因为在八十年代,刘文正的歌声是很风靡的,含笑当时几乎跟刘文正一样的声线让我看到了他身上蕴藏的商业价值,于是,我当即决定让他明天上午来录《少年犯》等五首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上网后看见远在美国的女儿雨歌没在线,就在她的msn上留个言:“乖宝宝,爸爸祝你六一节快乐!”

    实际上正在读研的女儿已经二十四岁了,完全不是过六一儿童节的年龄了。可是在爸爸的眼里,女儿永远是我当年给她录《小龙人》时聪明伶俐又调皮捣蛋的小丫头的样子,不管她长多大,走多远,女儿永远都是爸爸心中的乖宝宝。

   

    女儿永远是爸爸心中的乖宝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