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鱼儿
小鱼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31,279
  • 关注人气:2,8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

我把头仰起来。

尽量地仰起来。

潮湿的海风穿过我黑色的长发,带来海水淡淡的咸腥气味。星星正在闪耀。很大颗。细碎的光流淌过面颊,抚摸我伸长的脖颈。身体很烫,睁开眼睛看到的净是点点的乱梦星光。

我忽然有些迷惑。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何年。

“后来呢?”有个声音在耳旁响起。

“后来呢?”她又问。

我迷迷蒙蒙地转头,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后来呢?她怎样了?你倒是快说呀!”她着急起来,拿胳膊肘一个劲儿地捅我。

我终于从一片乱梦之中惊醒,用力眨了眨眼,定睛看了看面前的这张脸孔。

“哦,简儿。”我说。

“废话!当然是我啦!在问你话呢,也不理人!”简儿瞪眼。

我笑笑,低头去喝啤酒,却发现手中的罐子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清空。我把它倒转过来,晃了晃,一下扔出去老远。

“她后来怎么样了?快说!”

我侧脸看她:“你问谁?”

“叮当!”

“哦,”我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后来她回到家里,发现已经人去楼空,连地上的血迹都不见了——白宇就像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般,永远地消失了。”

“那她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叮当是一个不喜欢说太多话的人。尤其是说自己的故事。她常常说,我的故事,倒出来可以填满一片海。

没有人知道,叮当其实是个不信教的教徒。

从六岁那年工地突然掉落的一大块钢架砸落在父亲头顶开始,她便在奶奶那里学会了向上帝祈祷。慈祥的奶奶喜欢把头发在脑后盘成一个紧紧的髻。岁月的折磨在她美丽的脸上留下了一些隐忍的伤口。然而她终是安静。

她总是笑着对叮当招手:来!囡囡,来!我们要向上帝祈祷。

小叮当偏头看看奶奶,祈祷什么?

祈祷我们生活得安稳而健康。

 

有时候,他们也忏悔。

坐在小镇年久失修的教堂里。木椅与墙壁的霉味直钻进鼻孔。

稀疏的光线穿过布满铁锈的窗栏洒在潮冷的地面上,有时是斜条的,有时则干脆糊成一片。

年幼的叮当偷偷拉拉奶奶的衣角。

奶奶说,嘘!别说话。我们要向上帝忏悔。

我们为什么要向上帝忏悔?

嘘——因为我们都有罪。

我们有什么罪?

嘘——在上帝面前,人人都有罪!

——在上帝面前,人人都有罪。这是叮当从头到尾的信仰。

所以,大多时候,她不愿意站到上帝面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1

晓峰是真的回来了,被冥冥中主宰的力量带回到我身边。

他的背影就在那里。就在眼前——我在心中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这是真的, 这不是梦!

我站在那里,遥遥望着他的背影。

午后的金色阳光穿过明亮的玻璃墙,在他身上绘出一幅斑驳的树影。头顶的发间有一块明晃晃的白。凝结着的是一些老去的时光——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苍凉而温暖。

我忽然间就湿了眼睛。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无助和茫然。

时光仿佛一个巨大的摩天轮。所有过去现在的片断都被丢进吱嗄作响的转轮里,碾得粉碎。而我只是个跟命运玩游戏的小孩,要在一堆塔罗牌里随意抽出一张来揭示我的未来。

只是,会抽出哪一张——没有人知道。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走向他。

下午的Starbucks里人流稀少,晓峰正凝神注视着窗外,那是我所不熟悉的男人的眼神。倔强、孤独、无言、像一块被岩石磨花了,失去棱角的水晶。那些我见到过的鲜明的不羁、快乐、甚或是忧伤,通通不见了——这块钝重的水晶,它的内里有些什么?还依旧明亮着么?

晓峰霍地转回头来,正迎上我苍白的脸——钝重的晶石在一瞬间沉入水底,浮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3-16 02:42)
标签:

文化

在成长中追寻与追问

早年蒙白烨老师不弃,为我首部长篇小说《上海,不哭》,写下评论文章《在追寻与追问中成长》。啼声初试,即获嘉许。于晚辈而言,无上荣光。今假恩师旧文之题,以应质疑之声,恳请海涵!

写作诚然是最易对抗孤独的职业。一个人。四面墙。一杆笔。早年提及“作家”一词,如面圣贤——清高,自守。两耳不闻窗外事。只寻书中黄金屋。作家的生活也被世俗理所应当判定为:孤芳自赏、敝帚自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1

天渐渐亮起来了。临街的大门里隐隐透出来青石板路的微光。那漾在水里的微光,郁郁的青上面又镀了一层银。沿街渐渐有脚步走动的声音。啪嗒,啪嗒的,是胶鞋踩在漉湿的路面上的声音。偶尔踩到一个较大的水坑,便是重重的“啪”地一声。

我悄悄探出头去。屋外的空气格外地好,那些悬浮的尘屑都夹杂着雨滴落到了地面上。水洗过的天空一扫之前的阴霾,泛出了淡淡的青白,仿佛是沾染了路面的光。

整个沿街埠头,像是一个水晶瓶子澄明而通透。偶尔有几声清脆的鸟叫,也似不忍搅醒了这个清宁的梦,只是“吱吱”几声,便迅速掩了口。

街面上却没有人。那些零零落落的脚步声仿佛只是一场幻觉。正在恍惚之际,耳边却突然刮过“吱嘎”一声。我惊跳转头。恰迎上隔壁赵奶奶肥胖的身影。

赵奶奶又“吱嘎”一声带上大门,吃力地扭转身来。一滴冰凉的雨水顺着屋檐滴落,正中她的眼睛。赵奶奶陡地一惊,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半步,闭了下眼睛。

“啊,炎炎啊——”她一边用手掌揩眼睛,一边望着我说,“刚下完雨,你这是在这儿干吗哪?”

“我……”我咬着嘴唇嗫嚅着,偷眼瞄她脸上的表情。

赵奶奶是个善良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1

上海的地铁是个好地方。通透,明亮,洁净。人气丰盈。

列车隆隆开过的时候,会带来一排暖黄色的灯火。扑面的风,掀起人的头发和衣角泼剌剌向后张扬开去,有一种即将飞起来的幸福的错觉。摊开手掌,看着那穿过指间的浩浩荡荡的风。犹如享受一场逝去的丰盛年华。

 

我从挤得昏天黑地的地铁车厢里探出头来。像一团破败的柳絮浮在水面,随着翻腾的人浪一阵跌宕翻滚。

我昏了头。四下寻望。仿佛失落了所有方向。时间、地点、人物,那些浮动在眼前的岁月经年。而我呢?我是谁?我要去哪儿?

“小妹妹,你在找什么?”一张黝黑皮色的脸蹭地一下窜到我面前。鸡窝头,嘴唇肥厚,胡渣像纵生的野草布了满脸。一副圆形黑框眼镜,在距离我鼻尖不到三寸的地方反射出一片阴鸷的白光。

“啊——!”我突然尖叫,跳起来一阵狂奔。

周围路人纷纷侧目。

疯子!疯子!他们一定认为他们看到了一个疯子!

而我呢?我看到了一群疯子!!

 

2

赶到广告公司的时间是六点零五分。比约定的时间晚了5分钟。

迎接我的是一个烫了个爆炸式粟米头的女孩儿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1

我从机舱的窗户中再一次俯瞰这座城市。湛蓝的海。红艳的阳。纯白悠然的云朵。还有那被海水映蓝了的清澈天空。这座充塞着丰富色彩的热带城市,像一只工笔描绘的瓷瓶。每一笔,都光鲜得似要泼出来,却是用灼灼的火烧制在瓶身上,再也不能褪淡下来。

我叹了口气将头靠回座椅,飞机疾速下降的晕眩让我倍感不适。邻座的女士好心地问我是否需要帮助,因为我的脸色看起来很糟,苍白无力。我笑笑,摇头说谢谢。

 

我并非不近人情,只是不知道自己的不适究竟源自何处——是受失重的影响?是因为埋葬于这座城市中的回忆?还是由于,独自旅行的孤独……

我下意识地望了望身边的座椅,那位女士微笑的眼神似乎是某种确诊——我确实只是患了某种恍惚的病症,以为自己总能看到一些不会再看到的人。

我不得不再度对着她惨白着脸笑了笑。

 

一下飞机,手机就接二连三地塞进来一堆短信,那持久的叮哩叮当的提示声吵得旁人对我纷纷侧目。我不好意思地侧过脸,低垂下头去翻看短信。

清一色是方——拨过我电话后的信息提示,还有他自己发的短信。

你在哪儿?

打了你很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目录

一、 缘起:不是天使

二、 渴望幸福的人

三、 封印解除

四、 门前的河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