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比邻
滕比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027
  • 关注人气:4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我
80后,贵姓易。五行缺火,名字至少有10亿人不认识。个子不高,所以著作等身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人比黄瓜瘦,因此招来无数女人的羡慕忌妒恨。偶尔自恋,亦常自卑,不爱说话。典型的喜欢胡思乱想的家伙,简称“思想家”。闲来无事喜欢笑笑别人,也让别人笑笑自己;骂骂别人,也让别人骂骂自己。
图片播放器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0-13 12:45)
标签:

三体

红楼梦

分类: 说正经的

今年读了不少闲书,大部分都是小说。这些小说都是声名显赫的名著,很多人在上中学甚至更小的年纪就已经读过。很惭愧,我活到这把年纪才看。每念及此,总无法原谅自己这些年的不堪。最近看了两本都很伟大的小说,看完之后很想写点什么,算不上书评,仅仅只是个人的一点随感。


我想谈的两本书是《三体》和《红楼梦》。这两本书其实没有任何可比性,之所以放在一起谈,完全只是因为我最近刚好先后看完了这两本书而已。当然,把他们放在一起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两本书都给了我极为强烈的震撼。


回想起来,《三体》竟然是我完整看过的第一部三部曲小说。如果在中学时代,你问我高尔基的自传体三部曲是哪些,我会条件反射地回答你:《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如果你再问我巴金的激流三部曲,我也能毫不含糊地回答:《家》、《春》、《秋》。但是可笑之极的是,以上这些我对答如流的所谓三部曲我其实连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云南这个地方给我留下的印象一直都不错,我很喜欢。之前曾经两次去云南度假,始终感觉意犹未尽,于是这一次我依然把难得的假期给了云南。前两次去云南都是以丽江为中心,第三次云南之行我选择了同样热门得近乎俗气的大理,原谅我就是个俗人。
 
我以前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偏见和误会,一度固执地以为如果已经去过丽江的话没有必要再去大理,自认为大理古城貌似没什么好玩的。作为一枚伪文艺青年(如果我还不算老的话),提起大理,以前总觉得无非就是那著名的四个字——风花雪月。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文艺青年们不管有没有实际去过大理,想必都对这段风花雪月的注解耳熟能详。
 
事实证明我错了,我承认以前对大理的确存在偏见和误会,或者说我以前根本就不了解大理。虽然大理古城确实真的没什么好玩的,但大理整体上依然相当值得推荐。相信我,如果你掌握了大理正确的打开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垦丁

台湾

恒春

分类: 边走边看

      之前我并不了解垦丁,对垦丁这个地名甚至都有些陌生。我对垦丁的所有认知几乎都来自于一部电影——《海角七号》。只知道垦丁靠海,海滩很美,台湾本地人平常也很喜欢去垦丁度假,闲着闷了就去吹吹太平洋的风。我们去垦丁那两天刚好是台湾二二八法定假日(不知道台湾二二八事件是怎么回事的朋友可以问度娘),不少台湾本地人趁着假期也纷纷驱车赶往垦丁度假,从高雄去垦丁一路上交通都很繁忙。

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两年不爱写游记了,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没去多少地方,没什么好写;二是越来越懒,不愿意挤时间去记录生活中的点滴美好。任由自己在奔向无趣中年大叔的道路上加速前进,蓦然回首,意识到该踩踩刹车,不要那么着急变成一个老怪物。还是应该记录点什么,保持写字的兴趣爱好。不求有意义,但求有意思。要永远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不然活着就太没劲了。

所以我决定朝花夕拾,整理记忆,大致记录下年初的台湾之行。如果兴致够高,说不定我还会心血来潮记录下两年前的马来西亚之行。当然这是后话,今天还是先说说台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4 23:22)
标签:

台湾

自由行

      柴静自费拍摄的雾霾深度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在大陆引爆舆论的时候,我休假在台湾。恰巧高雄捷运(台湾人管地铁叫捷运)有一站叫美丽岛,而美丽岛站最著名的就是它地下穿堂层中心圆区的“光之穹顶”,的确美轮美奂,据说美丽岛站曾因此被评为全世界最美的15座地铁站之一。站在美丽岛捷运站美丽的穹顶之下,一边欣赏眼前的美景,一边使用台湾不限流量的手机卡关注大陆这边热得发烫的《穹顶之下》纪录片,内心忽然感觉阵阵失落。Under The Dome,大陆人民和台湾同胞生活在同一穹顶之下吗?好像不是。可能台湾同胞并不知道柴静是谁,也不知道大陆人民热议的《穹顶之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隔着一湾海峡,两边的距离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在台湾的几天,去了高雄、垦丁、花莲、台北几个地方。以前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旅行,通常都会很好奇很兴奋,但这次台湾之行有点奇怪,心里竟然一直有种淡淡的失落感。产生这种失落并不是因为台湾风景不够美,也不是因为它城市建设不够新。而是作为一个大陆人,我总会不自觉地把台湾和大陆各方面做对比,对比的结果让我感到失落。大家同根同源,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8 14:55)
分类: 说正经的

前些年,总习惯在年终岁尾为自己总结过去一年来的工作和生活,因为生怕自己又虚度一年光阴,生怕自己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因此前些年做年终总结就像必须完成某种神圣仪式一样,只有仪式完成了自己才能够心安理得,不畏将来,不念过去。这两年因为懒惰,没能坚持像完成仪式一样去完成年终总结。每每自省,觉得以前的习惯不能丢。年终总结还是要有的,这个总结不是为了做做样子给别人看,而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所以我还是打算总结一下过去的2014年,尽管这篇总结可能来得有点晚。

2014年,本人年满32岁。在这一年的上半年,我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和一个姑娘领证结婚。尽管早已年过三十,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但时常觉得自己依然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子。最近疯狂地喜欢听李宗盛大哥的那首《山丘》,一直反复单曲循环。大哥在《山丘》里唱道:“也许我们从未成熟,还没能晓得,就快要老了,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这歌词简直写到我心里去了。据说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4 22:51)
分类: 说正经的


2000.9-2004.6,我在这里度过了4年时光。

 

人生如果以十年为单位计算,实在短暂得让人恐惧,人这一辈子能有几个十年?不过对于任何个体而言,十年的时光都不能算短。十年,足够发生太多事情。比如你当年苦追的女神可能如今已嫁作人妇,晋升为孩子他妈;而你当年暗恋的男神如今也已沦为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除了把别人肚子搞大以外,顺带也把自己的肚子搞得更大。

十年前,我们从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相聚在一起,相信那时候大家心里都埋藏着一个共同的朴素愿望:将来一定要留在北京!十年后,为了生计我们又重新散落到天南海北五湖四海,有些同学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很多时候,再见也就意味着再也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07 15:0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说正经的

过年高中同学小聚,大家身材外貌保持得都不错,没多大变化,不过每个人的生活状态差异很大。有人准备生娃,有人已为人父母;有人忙着生二胎,有人一步到位生了双胞胎羡煞旁人;有人准备结婚,有人却已经离婚,还有人仍在苦苦追寻一个相爱的人来告别单身。一转眼高中毕业已14年,时间都去哪儿了?老同学,无论咱们身在何方,无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大家都保重,苟富贵,勿相忘!

 

送走2013,迎来2014,这一年间身边的人发生了很多事,有欢喜,有悲伤。于我个人,这一年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我终于搬进了位于武汉城乡结合部的新家,30多岁的男人总算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小窝,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交房租了。自从2004年开始,工作10年来我一直在为京汉两地各种高矮胖瘦男男女女形形色色的房东辛苦打工,如今终于可以专心致志地做一枚只用为银行打工的苦逼房奴了!银行,你好!房东,再见!

 

2013年特别忙,忙工作,忙装修,天天感觉跟打仗一般,忙得都没时间在博客里发发闷骚。房子装修前前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几天在京东上买了个三脚架,比较满意,轻便,关键是很便宜。买回来一直没怎么用,今天天气不错,一时兴起,傍晚拿出去试了试拍夜景,效果还行。说来惭愧,今天还是我第一次尝试用相机的M档拍照片,挺有乐趣,以后还要多研究。
 
武汉估计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工地,以“满城挖”闻名天下,白天的武汉经不起细看,到处都在大兴土木,很多地方都破破烂烂。不过这个城市的夜景还是不错的,特别是汉口沿江一带,夜色笼罩下的江城完全甩掉了乡土屌丝气息,摇身一变国际大都市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1 22:0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说正经的

2012年博客明显比往年写得少了,可能是自己变得更懒了,也可能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欲望都没有年轻时那般强烈,包括表达欲。年纪大了,经常会感觉很多话介于“说出来矫情”和“不说憋得难受”两者之间,慢慢也就懒得说了。不过有时间我还是愿意写点什么,记录点滴生活,要不然总会觉得日子很无趣。

这一年我度过了常被人拿来说事的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