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南梅
江南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7,479
  • 关注人气:12,6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人生至此

人生至此,锣鼓声渐歇,

对镜缷妆后,

悲喜瞋痴,不再记得别人的故事。

也不吟风,也不弄月,

独角戏的前生是一枚叶子,

就像白云不懂季节,它只要一潭静水,

舞给自己看。

 

人生至此,尘衣已然半旧,

喝隔夜的茶,在老树下趺坐,

若有人来,

问路,或打探过往尘事,

就不语,只拈一朵花,

对他微笑。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11-21 16:0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信》

你的梅花早已抵达

我的雪,却迟迟未下

还是给你写封信吧

七八行诗句,三五个标点

风作信使

红叶为笺

你愿意读就读

不愿意读

就点火烧了

我能给你的温暖

只是几行诗句的温暖

一张短笺的温暖

而我,已经倾尽所有

《冬夜》

冬夜漫漫

听雨是最好的消遣

灯光一温暖

雨声就愈发的冷寂了

书,总是读着读着就走了神

音乐的节拍,也一支比一支缓慢

两只家狗

不时冲晩归的邻居吼几声

然后入窝鼾睡

窗外,雨顾自纤纤舞蹈

在黑暗中自怜

等天晴了

应该去郊外走走

告诉原野上沉睡的亲人:

我很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0 16:16)
标签:

杂谈

文化

分类: 诗歌

立冬后的第一场寒风

终于到了

白围巾蓝围巾,依次登场

文化广场的咖啡馆

灯光有些温暖

年轻的情侣

隔着袅袅升腾的热气

正窃窃私语


我假装是一个过客

在街头东张西望

对着了然于胸的景物

行新奇的注目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G弦上的咏叹调》兼致巴赫

我确信,这深蓝的夜

是湖,是海,

是波浪轻轻安慰一只

茫茫中靠不了岸的小船

是万千飞鸟

陪伴整座森林沉默

是旅行者在异乡的狂欢节

跳起了故乡的舞蹈

如此深邃的忧伤和孤独啊

拥有的人有福了

露珠辉咉了星光

忏悔的人

刚刚低下头

就被神,戴上了桂冠

多好

众酒之外的这杯咖啡

华灯之上的这粒烛光

喋喋不休中的这唯一的标点

老巴赫啊

把你的G弦借给我吧

红尘是一首重金属摇滚

我要在自己的世界

活成一曲,深情的慢板

注:《G弦上的咏叹调》是德国作曲家巴赫的著名作品。据传在一次宫庭舞会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兼致塔雷嘉

天色已晚,风渐渐吹散了夕阳

塔雷加

是转回身来的时候了

在苍茫中迷路

这是一件,比诗意更孤单的事

爱上你背影的人

将比你的凭吊,走得更深更远

塔雷加

把你西班牙的忧伤

弹得再淡一点再淡一点吧

或许也可以向摩尔人,挥帽稍稍致意

你看

制造宫殿的,从来都不会成为主人

被侵略者荒芜的,时间又将它交给了春草

格拉那达是上帝制造的文盲

不识兴衰荣辱

它只须像一把沉默的吉他

自会有勇敢的手指将它的万语千言

一一表达

让我踮起脚跟你握一握手吧

当然,你弯下腰给我一个拥抱更好

塔雷加

今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7 09:4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当年一别各天涯,行尽秋江看落花。

偶梦音书劳旧雁,常嗟浊世系桴槎。

新词渐惯尘心老,薄病还输石径斜。

又到苍苍飞白露,茫茫无处寄蒹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旧体诗词

秋深不觉晓风凉,雁字高天过玉霜。

欲寄梅花还雪晚,无人吹笛到西塘。

山寺幽深不问年,梵音袅袅却尘烟。

忽然落木惊明月,又引离歌访旧弦。

一别音尘杳似无,故人何处卖明珠。

山深应识梅花客,秋色逢君十分殊。

2017.10于天台竹园精舍

注:友人梁少膺是书家亦是画家,10月伊始,与家人上其居所梅花山馆拜访,之后他前往江西山中写生,我则择道天台菩提院小住。山寺寂静,聊作小诗遣兴。

题图为少膺君书法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4 14:2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一 精舍夜雨

竹园精舍的雨

淅淅瀝瀝下了整整一夜

山上的落叶不时飘落下來

轻叩我的木窗

这類似翻书的聲音

比寂靜更靜

像佛堂里的木魚

一敲,整顆心便無話了

二 晨景

早起耕作的农人

把田里的枯梗杂草拢到一起

准备点火焚燒

不远處,三五只雞走來走去

在田里覓食

值了一夜班的土狗

顯然已經累了

此刻正趴在石板路上打盹

幾朵野花

顧自在山脚開著

薄霧籠罩,竟看不出年齡

万物和祥

一只不知名的鳥兒

突然嗚叫着掠過頭頂

它的聲音很莽撞

我看見云彩被打破

陽光一下子七七八八

漏了下來

三 山寺听雨想起阳明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5 19:31)
标签:

杂谈

文化

分类: 散文
         那时候她还小,五六岁的样子,母亲带着她去小镇看父亲。

        几十里的乡间泥土路,她在夏日白花花的太阳下走得跌跌撞撞,头晕目眩。

        终于不耐烦起来,跺着脚哭哭啼啼地冲母亲喊,走不动了!渴死了!

        母亲满脸生计无着的哀愁,双眼盯着地面,也不说话,只是拖着她一步一步往前走。

        然后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方荷塘,微风中,无数碧绿的莲叶轻轻摇晃,还有一些粉色的花朵夹在其间,供几只蜻蜓落脚歇息。

        母亲走过去,弯腰摘下一张硕大的莲叶,擎在她头上,说,不热了,我们走。她顺从地跟在母亲身侧,没走几步,又回过头去看荷塘。母亲以为她嘴馋了,道,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病了那一场后,她就开始节制咖啡了。

      每次散步到文化广场,走过一家家咖啡屋,她都会停下来,在门口站一会,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喝一杯,美式或者意式浓缩想都不要想,就拿铁,摩卡,或者卡布基诺什么的好了。

      很多时候,她还是走开了,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当初的本钱可以来一场豪赌。

      当年是怎么喝来着?一进办公室,先泡杯雀巢,再开电脑,然后边喝边工作,不知不觉,一杯见底了,赶紧再泡一杯,不到收工下班,杯子是不能空着的,一个班上下来,大概会有七到八杯的样子。这期间,如果不想去食堂吃那难吃的工作餐,她会点外卖,专找有咖啡售卖的那种店。待外卖送到,她先捧出大大的咖啡杯,用力吸那股浓香,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1.荒废了很久,眼 睛,耳朵,指间的语言,夜晚的梦,还有越开越瘦的露台上的月季……

       总有一些东西是光阴无法替你照看的,像水流过寂静山间,并不在乎一棵树的悲喜与得失,它只是路过,淡漠得连影子都不想留。

      飞奔的白驹从来不肯驮上一片落叶,于是这世界八面来风,于是这世界到处都是飞舞着的追赶光阴的叶子。

 

     2.赖声川的《宝岛一村》没有想象的好,拖沓,线头放得多放得长,后来就有点渐渐收不拢的无力感。四个多小时的剧,依我看,至少可以减掉一个半小时。

      比如在陆奶奶身上掉了那么多包袱,最终却没有交代,也没有解开她是什么人这个谜;比如大牛和大毛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相逢时,大牛居然拖着个拉杆箱,最奇葩的是他的大儿子也同时出现跑了一分钟的龙套;比如那个如芸和姓吴的突然就出现了一场感情戏,最后却又不知下文……

      大题材,小叙事,角度和手法当然是没得批的,问题在于,料太多,回旋空间又大,于是编剧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