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乐驴心驿
乐驴心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437
  • 关注人气:3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一头老犟驴。
      走走——看山川河流、历史遗迹、风土人情,体验别样的人生;停停——写点滴感想、瞬息顿悟、逝水流年,让余生充实而快乐。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8月初,天气很热,人就倦怠,突然觉得应该往北走一走——全国许多人来我的城市避暑,而我却想去更清凉的地方。于是,临时纠集起同伴,说走就走。
    除了北极村和满洲里两个目的地,事先没有计划路线,同行的朋友一家首次自驾游,弟弟弟媳又什么都听我的,那就咋走都行。我们一行七人两车先黑河—呼玛—北极村,再漠河—根河—额尔古纳—满洲里,回程则阿尔山—乌兰浩特—长春,三千多公里连赶路带游玩,用了半个月时间。
    对于我和先生来说,一路途经的地方都比较熟,基本没啥新奇的景观,大兜风而已。实际上,跨越三省,路都不算难走,享受了凉爽,还当了回向导,挺有意思。而且,不再单车前进,就要考虑后车是否跟得上,两辆车分别在哪里加油(汽油型号不同、耗油量不同),每天行进速度是否合适,哪里吃饭,哪里住宿,预定宾馆,介绍旅游景点、当地特色……总之,不再是自己走哪儿算哪儿,考虑和计划的就多了,这对老化了的大脑也是新的开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月24号是我父亲去世十周年的日子,我的心无比伤痛。写下这段文字纪念他,也袒露自己。
    父亲1926年农历6月22日出生于吉林省吉林市,1944年参加革命,1983年离休,2007年结束了他多舛的人生。除了母亲,我可能是最了解他的人,但我却在很多问题上无法理解他。
    我老家在清代时的河北渔业重镇宁河县北塘庄(今为天津塘沽区北塘镇,俗称“总渔港”),祖辈靠出租几条渔船度日,吃不饱也饿不死。爷爷13岁时随乡亲下关东来到船厂(今吉林市),在这里惨淡经营小生意,也在这里生根散叶。因为父亲是家里的第一个男孩子,得到的父母恩宠自然就多些,所以他能在13岁时只身来到伪满国都新京(今长春市)求学——读“国高”(国民高等学校)商科。
    由于不满学校里日籍军事、政治教官和高年资日本学生的侵略者行径,他和一些深感民族压迫之痛的爱国学生一起阅读进步书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建军九十周年系列活动,尤其是朱日和大阅兵,燃爆了全国人民的激情和血性。
    有这样一支听党指挥的现代化强大军队,是国家之幸、人民之福!
    经常自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我等老人们,尽管不能沙场效命,却仍觉自己还有三分薄力,壮心未已……

                     密州出猎       苏轼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次,遇见WX老弟,他说要去KL湖看看。噢,离开后我也一直没回去过——十四年了。
    以后的几天,总是想着这件事,甚至梦中还见到了那地方的罗马石柱与荷兰风车,我还和那群知己、和学生们在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森林覆盖率达85%的地方,满眼都是绿色,好像身在神话王国。
    选个大晴天,沿着五营森林公园的木栈道走进那片原始红松林,边呼吸着每立方米几万个负氧离子的空气,做个彻底放松的森林浴,边依次经过刘少奇主席乘坐过的蒸汽机车、连战先生走过的小路、高大挺拔的红松树王、水声悦耳的响水溪,不知不觉地心静神凝。还有倒映着树林与碧空的天赐湖,让我想起少年时喜欢的那些俄罗斯油画……
    真喜欢那种踩着厚厚暄软的腐殖层,在密不透风的松林里漫步的感觉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进入六月,天儿越来越热,于是决定钻进小兴安岭“林都”——黑龙江省伊春市(夏季最高气温23度)避暑,去看最纯正的“东北绿”,吸最新鲜的空气,吃原汁原味的山林菜,裹着棉被睡到自然醒……
    路上,绥化之前都熟,基本乏善可陈,唯两件事能啰嗦一下:
    经呼兰,再次与萧红的母亲河零距离接触,每每到这里都有感慨,此刻电影《黄金时代》不像故事片而像纪录片的一些桥段浮现在眼前,更觉得勇敢真诚的萧红太缺乏向生活妥协的智慧和技巧。本就生存艰难,还遭人鄙视和垢骂,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几天看好友“振文的博客”时,那篇《夏吟·白玉兰》让我想起了几十年前,北方夏天总有卖玉兰花的妇人提着篮子游走在大街小巷,她们的吆喝悠远绵长,她们走过的地方空气里有缕缕香味儿。妈妈买来几朵放在我的衣服口袋里,美得我不时掏出花朵来嗅嗅,整日觉得自己仿佛沾了仙气。而现在,没有人卖玉兰花了,妈妈也走了很久……不觉间,心酸至极,久已干涸的眼眶里泪水涟涟。
    
    那次,与“会思想的羔羊”在网上谈起朋友李的死亡。他写到:“你说想到李,觉得自己的每一天都是赚的……的确,这样想一想会找到心理平衡。但从另一方面看,是李太亏了(他比我还年轻),没想到老天爷是这样安排的。”我又是一恸!是啊,他太年轻了!那么好的人!那么突然的离去!他实在“太亏了”!想想我们如亲姐弟般的情谊、他爽朗的大笑和滑雪的身姿,真切地感到了生活的残酷,心里痛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在这时候,说自己读纸质文艺书都不大好意思,好像多矫情似的,更何况读诗!可最近读了些,觉得有的真不错——入眼且入心。
    那就不管什么,静静地体会。

    万物生

    杨树们,挥舞小臂一样的枝条,轻轻作别
    舍不得啊,大地太重,生命太轻,众生太美
    舍不得啊,这辽阔的野风,风里的阳光,阳光里灌浆的稻穗
    你的微笑,加重了我的悲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生命的溪流越来越细窄,在一个小小的转弯处就可能干涸、消失的时候,我们承认了现实。
    不再渴望狂飙突起的奔腾,不再奢求永远幸福地流淌……
    只希望用最后的水滴浸润滋养过自己的那片河床。

    真正从心里懂得花会败、树会死、故人会离去,是一件挺残酷的事。
    可是,我们终将无可奈何地面对这些,接受这些。
    调整好心态,准备自己也平静地移居天国。

    那天去爬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十二日

    结束疗养,十一点回到家里。一路多云,不热不晒刚刚好。
    中午开始下雨,温度降低(全天最高气温14度),感觉很冷,而且疲劳——老了经不起折腾,才不到三百公里,就累成这样。
    早早打开电褥子,早早庄生梦蝶去也。

          二十三日

    半天一夜的雨终于停了,但还是挺冷——小满节气了,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