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周末打完球,酣畅淋漓,照例随大外甥的车回我姐家吃饭。席间,陪大外甥媳妇小酌一杯客家米酒,清凉甜爽,满血复活。热烈饭毕,我姐收拾开餐桌,大外甥泡上一壶茶,大家就地围坐一起,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我姐说到早上又遇老乡了,就是那个深更半夜把母亲气走,在长途汽车站露宿差点被警察遣送的老乡。问起他母亲的近况,原来老人家得了抑郁症,正在老家吃药治疗呢。丈夫有家暴,儿女又不孝,怎能不抑郁?其实她早就抑郁了,寻死觅活,只是农村不知道有这种精神疾病,反怪她吃饱了没事想太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通常来说,日本作家我只
三岛由纪夫。他的文字如夏花之绚丽,富有生命力之美。他对事物(环境)与情感的极致描写,从来都是不惜笔墨和篇幅,绝非平淡,尤其是对男性身体美学的呈现与形容,充满了想象力与诱惑性,如爱的潮骚,一页一页的荷尔蒙,散发着浓烈的青春气味,读起来相当刺激,并且过瘾。

       不过,最近我却鬼使神差一连了几本夏目漱石的小说。不愧为是日本国民大作家,其文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论清明节的重要性,据老人家说,去世的人与在世的人平时阴阳相隔,各忙各的,只有清明节,天堂与人间同步,全国统一放假,他们才得空从坟墓里出来见亲人,逾期不候,恕不接见。这就像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寻梦环游记》中所说的,只有亡灵节这一天,从冥界通往人世的万寿花瓣大桥的海关才会开启,其他时间,亡魂都不能出境,生死两茫茫,再怎么思量难忘,也是
“重壤永幽隔”。

       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赶在清明节这天回去扫墓,才能确保与先人短暂相聚,烧祭的东西才有人签收,而不是灰飞烟灭。否则鞭炮声声,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欧洲小国比较少出品令世界影坛关注的作品,在不多的优秀作品中,又通常与二战有关,因为集中营与犹太人问题,就是他们国家灾难深重的历史,比如
2015年横扫颁奖季并最终获得第88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匈牙利电影《索尔之子》。

       而这部反映当代人际与情感关系的影片《肉与灵》,则以简洁的剧情、明丽的画面、委婉的叙事,再加一点奇妙的想象,堪称匈牙利的“小清新”,并获得了2017年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以及第90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提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歌手
2018》终于落下帷幕只能有惊无奇来概括,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即使没猜到过程,也能猜到结果——Jessie J众望所归,以近半数的得票率成为节目史上第一位外国“歌王”。人家已创纪录地五夺当期第一,再不把总决赛的冠军给她,别说中国观众了,连英国人民都会怀疑有内幕。别忘了,今年是中英文化交流年,娱乐也要顺应国际形势,综艺节目亦需“政治正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段时间,行业整风,公司业务不忙,员工都去忙生孩子了。在响应国家二胎政策方面,我们的员工行动最
积极,而且卓有成效,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基本上实现儿女双全,简直心想事成,人生美满。最近,接二连三有男生到我们部门请陪产假,春风得意马蹄疾,就差没给全公司每人发一枚红鸡蛋同喜了。

       与此同时,隔三差五有人来申请办理人事调动手续,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是落户本市。没办法,生了孩子,就得教育,子女上学问题,一直是为人父母的头等大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知不觉,《歌手
2018》最后一期常规赛和突围赛都结束了,三位首发歌手Jessie J、汪峰和张韶涵直接晋级,四位补位与踢馆歌手腾格尔、华晨宇、李泉、霍尊冲出重围,一起杀进总决赛。本季《歌手》唯一的悬念似乎就剩“谁是歌王”了——这还是悬念吗?人家创纪录地五夺当期第一,名符其实的国际天后,难道还不如你们家里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

       因此,《歌手2018》总决赛最大的悬念,应该是帮唱嘉宾——我可不是指国内歌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被动人生,尽管心头悬着一把刀,但我依然能忍再忍。工作上,我为奴好几年,忍气吞声,给老板当小秘。生活中,众所周知,我都等了几十个春秋,百忍成钢,忍成
圣(剩)斗士——换成别人,恐怕早就着急上火,忍不住青春寂寞,只好向亲戚投降,被婚姻招安,低眉垂目,黑灯瞎火找一个人将就了。

       如果说爱情尚可以用“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尽管说春天不是读书天,但是一年之计在于春,朋友圈中还是会有人发出缴约,邀请你加入某个读书计划,完成一年读多少本书的任务。我就奇了怪了,读书是论数量的么?那一本《红楼梦》与一本琼瑶小说能否等量齐观?为数量而读书,囫囵吞枣,吃下多少本书,拉出来的还是废纸,不可能是墨水。

       无独有偶,最近某款“专属致敬成功”的手机,也打着领读者计划的公益广告,请出多位功成名就的企业家作为总裁读书会的领读者,为推动全民阅读而发声。以总裁召(号)集(令)全员阅读,我对这种自上而下的推动效果表示怀疑——您总不能把阅读设定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可惜咱家没有一座“牡丹亭”,身边也没有一个善解人意又极具鼓动性的丫环春香,终日宅在深闺里,任姹紫嫣红开遍,尚不知春归处。等到大家在微信上晒尽春光,我才隔窗兀自伤春: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还好,咱家有一个摄影师呀!我大外甥本着一双发现美的专业眼光,总是知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绝不会错过四时风景,甚至不走寻常路,无限风光就在人迹罕至处。总之,哪里有美景,他就会扛着相机奔赴哪里。我搭上他的顺风车,就当和春天约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