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谁在麦假的太阳下拾穗
谁在霾假的黑暗里捡到五分钱
谁在暑假里溺水而死
谁在寒假里溜冰摔伤
谁在病假里发现孤独的自己
谁在例假里遇到别人的爱情
谁给谁写信谁忽然想起
谁收到了谁的信谁早已忘记
谁在真假里活到困顿的中年
谁在虚假里写下矛盾的自传
谁在麦假的太阳下拾穗
谁在霾假的黑暗里捡到五分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里有一位自杀者由于苦恼而发的议论。不用说,这人是唯物主义者。 

……说真的:这大自然有什么权利把我生到这世界上来,它这样做基于自己的哪些永恒法则?我生而有知,也意识到这个大自然:它有什么权利未经我的允许就把我生成一个有意识的人呢?既然我有意识,因此也就有痛苦,但是我不想痛苦——因为我凭什么要同意接受这痛苦呢?大自然通过我的意识向我宣告,存在着某种总的和谐。于是人的意识便从这一宣告中造出了若干宗教。大自然告诉我,虽然我心里很清楚,我不能也永远不会参与到这总的和谐中去,而且也根本不可能了解它究竟是什么——但是我仍旧必须服从这一宣告,必须逆来顺受,为了总的和谐而接受这痛苦,同意活下去。但是如果让我自觉选择,那么,不用说,我宁愿仅仅在我存在的那一瞬间是幸福的,至于这整体及其和谐云云,在我消灭以后,与我毫不相干——在我去世之后,这整体及其和谐是否仍旧存在于这世上,还是与我一起立刻同时消灭,在我都一样。再说,我凭什么要操心在我去世之后它是否还依旧存留——这倒是个问题?还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2 19:08)
标签:

杂谈


 

春天不责备

 

在春天

说些美好的话

想些美好的事

见些美好的人

吃点美好的食物

比如心灵鸡汤

哦多好,这汤一喝下,我将口吐锦绣

雨水节,莫负这场轻雪

在春天,在美好国

你要是本分公民,你就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6 11:16)
标签:

杂谈

你还写诗吗?

 

你还写诗吗?

问到这个,我不知怎么回答

心爱的姑娘,最好是永远不了解一个老恶棍的柔情

就是瞎跟着跑,在平安大道,在尘土飞杨的酒馆

然后碟中唱道,那把枪,那把枪,我用不着那玩意儿

那里没有他们说的实用阶梯

但是去哪儿,总得去一些地方,有人去寺院,有醉鬼请我

去他们村儿小桥边那理发馆儿打炮:

你去不去去不去,我请客,小姐是我们村儿的,便宜

老板是你们村儿的

我怕碰上同学,没准儿就是同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16 20:33)

轻浮的玩笑坚定了某种决心。我们回避着,有时又按捺不住,一种
伴随着倦意的怀旧
其实是不是该早就如此了,隔着餐桌的微笑,还没有决定某种惯性的亲密
但已不能忍受,需要某种借口
一颗被收摘完的果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