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失落的天堂
失落的天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4,737
  • 关注人气:2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8-12-30 07:17)
标签:

情感

 
 
----我说,那是黑暗中的一朵花。
 
始终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放下那只笔吧...
 
你看,比如现在冬阳西斜,窗户上映出玻璃的影子,遥远的鸟已开始在房顶上安睡。
 
一个人走过楼道,有一阵光从半开的窗户流过来,从我的身上流过,可以感觉到暖,宛如一个笔尖,开始在行走的瞬间雕刻。

打开收音机,打开音乐,那支老歌,渐渐围拢着我。迅速散去的,是一滴雨水落在窗台上,象一片雪。
 
四季的影子从房间的这端移到那端,空白处有许多匹马在奔跑。我迟疑着,看着脚边的茶花一朵朵浮上来,直至淹没我的呼吸。
 
梦里的河流,我想了许多年。
 
许多年你都没有放下我。
 
小时候用过的一种蜡烛,燃烧以后会有淡淡的味道升起,象墙上那些抹不去的影子。我们在暗处,观察那朵燃烧的花。有时它象只温热的小手,轻轻抚过脸庞,脸庞就发出光芒;有时它象根细细的针,抵达最近的一颗心脏,疼了,我们就会低下头来,相互祈祷。
 
祈祷一首诗,在黑暗降临的时候,火一样温暖。
 
喜欢一个声音有理由吗?有时喜欢把音乐称之为深渊,而我就是那只甘愿堕入其中的梅花鹿。穿越森林,遇到属于自己的陷阱。
 
当音符抚摸耳膜的时候,身体好象也会沉下去,慢慢的摇晃,慢慢的渴望拉起手与它共舞。这时候已经把我的悲伤俘获,伏在它的怀里,我正安静的睡去。
 
静谧的时光牵过我的手。
 
愿意把时间分成许多格,象午后穿过阴凉的楼道,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象傍晚看窗外行走的风景,坐在一段音乐的怀里...
 
愿意那一刻我是安静的,可以聆听到许多声音。一只鸟飞过童年的声音,树叶覆盖着秋天的声音,骨胳在身体里慢慢生长的声音,想起一个人又不得不放下的声音----请你不要和我说话。
 
请你允许我牵静谧的手,在另一个世界跳舞。
 
光阴在此刻都变成声音与图画的碎片,纷纷堆积在一起,象一只只展翅欲飞的小鸟,默不做声,等待着与我告别。
    
我看见了这一年的路有多么漫长。
 
...别了,我的20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8 06:18)
标签:

情感

 

 

随着黎明的到来,远方扇动着翅膀。
象是亘古的呼唤,夜色中我直起了跌撞。
一望无垠会有怎样的希望?
在我眼前飞跑的阳光,又会如何擦拭我的脸庞?

你来了,踮着脚尖,轻盈无比。没有翅膀的精灵总有着迷人的淘气。

长发在风中一点点飘起,也遮住了你自己的眼睛。你嘻笑着,笑嘻嘻。黑色的长发弥漫着奇异耐闻的香味。你把它们随意拿起,却又用它们认真地打扫我的心底。
  

你可知,在那不经意间,年少的我已被你的黑发牢牢系紧?

不知从何时起,我的身体与心灵已被你挥洒成漫空细雨。你得意洋洋,欢欢喜喜。
  

那些冰凉透明有着香味的雨,在每个日子里,都也是这么潇潇地下。你双手撑着栏杆,一滴雨就晶莹地落在你舌尖,你说,真甜。
  
雨是什么,心事便也是什么。雨有多少,心事便有多少。我在你浅浅的笑靥里痴迷,痴迷妄想。时间渐渐溶尽。云是弦,风是指,铮然一拨,满空碧玉。
  

苍天如此多情,人间焉可无情?我微微笑。你的长发与梦幻都若肌肤般在手心悄然滑动。感觉我成了鱼,因那柔软的香气,鱼在水里游,一切真的是宁静。
  
生命之美好宛若阳光的欢喜。鲜活的鱼投下了更为神奇的影子。我坐在小溪旁,脚踩着温暖的鹅卵石。邻家的女孩,一身白裙,头上系着红丝带。没有什么爱与不爱那些奢侈而又麻烦的东西。只也是见她无邪的笑容若潮水一层层漫来。
  

这样的日子怎么会忘记?当那一丝风雨沾满了你的衣襟,我看见我对你所有的真情与实意都若伞一般在你头顶缓缓打开。你却笑着又跳开。你说,雨便就是你。
  
你在雨中行,雨声把你洗得通体彻明,干净洁雅。却在一阵恍然间,你已凌波远去,不见踪迹。只留下一阵歌声似那花瓣在这水面泛起,同样投下曼妙的影。
  

我屏住了呼吸。一直在等你。

 

----你,五彩斑斓地游过我的心底,来到我的笔尖,化作行行清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我在这里,一直在这里。
 
人们经过我的身边,全都用疼惜的眼神看我。可为什么,他们不来牵我的手?
 
只需要一点点的温度,我就能温暖我自己。可是,没有人过来。
 
原来,那些人们都只是路过,正如我留不住他们身上的云彩。
 
----思念只轻轻地一瞥,就记住了我的容颜。
 
坐在它的怀中,快乐会纷飞着四散。可是,它和一颗心相比,不过是一个蒿草丛生的庭院,没有人住也没有人离开。它一味地等待,然后,年久失修。
 
许多平凡的日子都飞走了。
 
思念,你还乘着忧伤的翅膀急匆匆回来,你惦记着我,难道是想在我深藏的梦里,觅到令你欢愉的容颜?
 
可是,我一直孤独地活着。
 
站在最初的路口,在道路上寻找家园,从薄如纸片的日历间企图抵达。我是带发修行的僧侣,身外一切的一切是空,内心的一切却热血沸腾。
 
我看到了一朵盛开的花,等待可以相守的眷恋一起私奔。
 
我知道怎样活着,却不知道如何生活。
 
思念,别对我奢望太多。
 
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
 
除了我的善良,除了我的微笑。
我几乎一无所有。
 
听那些歌声嘤咛着返回内心。
 
我知道该是最后和你说些什么的时候。

可是,我在每一次呼吸的间隙便想你一次。
 
我被困在思念的怀中,任何温柔的挽留都是陷阱。
 
我不说话,我被俘虏的那一刻,爱情是宿命。
 
我的心至今还锁在昨天。
 
多少年来,我一直等待着你。
 
穿过一些阔叶林的影子,雨水们停下脚步,看那些叶片在地上躺下来,不情愿地安眠。
 
这是雨季,这是雨季的现实。
在雨季想象消失殆尽,所有的恐惧都被打开,又被暗夜收藏。
 
早已想好的语言,是一株清晨的树,花瓣被风悠悠地摇着,轻捷地垂下泪水。其实,我就活在这一瞬之间,象这滴带着体温的水,走向泥土。象一个无家可归的音符,从琴弦上逃离,然后躲进你的内心。
 
我曾夜以继日的寻找。

本以为冬天来临的时候,就应该有个女孩,披着夜色走在雪花的馨香,踮起脚尖叩着我的窗棂。那时,我把心放在摊开的手掌之上,掐指算出你远道而来的路程。
 
手掌浸在夜色里。
夜色浸在心里。
心,被我关进漆黑的双瞳。
 
爱情宛若一只夜莺飞来,有时我就是那双翅膀。
不知疲惫地飞着,试图改变它的方向。
 
我的心能够吞下这黑夜,吞下所有的思念,你轻舞的腰姿,毫无羁绊地游走。
 
我快乐着,幸福难以明状。
 
即使我的梦睡了,我让我的眼睛也醒着。
----为你悄悄地守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0 07:19)
标签:

情感

 
 
中午的阳光很暖的映在窗帘上,完全没有冬的痕迹。网上太多的贴子,在感怀,弥漫着愁绪,处处离别,处处在惆怅。
 
突然不知道是什么季节。
 
我不由自主停下来,看着头顶上的云,仿佛时光与时光相互交叠。一些痕迹好象恒古以前就存在了,只是等待着我去经过。而另外一些却日新月异,不断从心里面翻涌出来,它们是我爱过的每一所房子,故事和人。
 
年复一年面对的一扇窗,窗户面对的天空,天空面对的一个城市,都是一样的。走了许多路,其实都在来来回回的走,那些事物如潮水般涌来又退去,唯一不同的,是我越来越疲惫。
 
与黑夜相比,我更依赖声音带给我的安慰。它有时就是一堵亲切而温暖的墙。
 
当午夜梦回,被窗外透进来的微光,画在房上的影子打扰时,你的呼吸就变得异常清晰。我习惯在你的声音里躲藏,它更象一道围护着我的墙,即使在我们相距遥远的梦境里。我转过身去,与你背靠背,蜷缩成的形状,也可以枕着你的呼吸,它拨开了那些梦的碎片。
 
爱情让我们开始微笑。
 
爱情降临的时候,我们都措不急防。那时候窗外的花开了,一个名字就跳进来,你的心柔软了一下,带出一个短暂的微笑,它在以后时光逝去,韶华不再的年月里,美的竟是那样纯真。

喧闹与繁华的街市上,有时候会被横亘在地上的树影抓住目光,它笔直修长,下沉的姿态更趋于缄默。于是所有的声音与影像都漂浮起来,飞散出去,只有阳光下的树影驻留在我心底。
 
世上有许多理由可以制造出来,我就每天给自己一个理由。象那些我万分珍爱的,消逝的文字。
 
它们更多的时候与我相距遥远,是一种会变身的精灵,躲在我必经的路上。我必须小心,更小心的翻开每一块石片,转过每一片树叶的背面,那些清脆的笑声才会飞出来,掠过所有阴郁的河面。我和它们嬉戏,宛如一阵醒来的风。
 
因为我知道,写字的人是幸福的,就象我们正走在,去回来的路上。

请你告诉我。

有时候音乐竟然穿透我的耳朵,飞出去,飞到最远的高楼顶上。它们踩着轻快的节拍,从我的目光里飞出。它们围成一圈儿,在那个楼顶上跳舞。
 
我的目光也被扯成一座桥,拱形的桥。桥上面有它们的羽翼,它们的呼吸,它们经过我面前时,留下的发丝的幽香。音乐象一架旋转的风车,它们就是奔跑跳跃的水。我看见另一个人也踏着舞步跑上去了。天空从未有过的高旷。

有一天是空出来的。
 
时间嘀嘀嗒嗒的落下来,偶尔会打湿我的嘴唇,打湿我手边的一朵花。记忆更象一只小鹿,偶尔踏进清晨的房门,解开负在我身上的绳索。我被感激的泪水覆盖,是空出来的一天。

日子是由平淡与枯燥组成的,还有疼痛无止尽的寂寞。你可以选择接受放弃,只是只有一次选择。
 
而我,愿意度日如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16 07:10)
标签:

情感

 

 

----我的双眼,看不见日出日落,看不见桃红柳绿。可今晚,那璀璨的星光----是你,我至爱的亲人,我抚琴高歌,我聆听你的到来。

 

意念中的欲望终于象曙色微露的天幕中不得已隐退的星星一样淡去时,我开始感觉到爱情仅仅象一剂漂白水,让我泡在其中,并逐渐苍白地显露出自已的本色。
    
很多挣扎着的碎片落下来,自我披散的头发间滑落,顺着倔强的肩膀滑落,然后,在我赤足的周围摇晃着到达。

 

我的行走势必造成足底的疼痛,但我仍坚持着畅然而行。

这种疼痛象从地底下潜生暗长的植物,它迅猛地生长着,并如藤萝一般蔓延到我的全身。 

在一个平淡的下午,我极偶然地,为她敛眉行走的姿态而心动了一瞬。

这个时间段的故事后来被证实是天意。

我的本性下有着过分柔绵的倾向,或者说在过分柔绵的本性下有着暴戾的倾向。但是,他们却很少明白,

而她却不一样。

 

她象熟悉自已的身体一样熟悉着我的躯体里外,以至于最后,我不得不形成一株水生植物,仰赖着如水的她而愉快生活。

所以,我们相亲相爱,而且相仿。

 

我们不提爱情,尽管爱情象一块抹布一样可以擦拭掉情人间来去无踪的大大小小的伤痛和猜疑。这是我心中的爱,在软弱时找到了借口更好地期待。

 

我们在喜悦的时候伤心欲绝,在疼痛的片刻享受到尖锐的幸福。这种幸福的飞翔是奇妙的,我们无法言传的同时,能丝丝入扣地察觉。

夜的波浪是静的。

 

突如其来的刺痛只如石坠大海,海很快舔拭和消化掉了。而我们疼痛和悲哀也象一粒碎石,迅疾地融入到相互的无与伦比的温存里。

 

我们曾是快乐的。

她背脊的弧线如一只刚出水面的优美的豚。

我拥抱她,她的肌肤,她的温度,与她幸福的嗫嚅。

她的眼睛在夜里闪烁,象天幕中疯狂逃亡的一颗星星。

我的手指细长瘦弱白晰洁净。
我的衣领挺拔不苟。
我的音调通常偏低,象春天里慢条斯理长出的树叶。
我的笑声很爽朗,但不惊闹。

你说,什么是忧郁呢?
----忧郁是绝望的先驱。
那你说什么算是绝望呢?
----绝望,绝望之后是极宽大的空虚。
那么...空虚是什么?
----空虚站在心的高处。你忙碌的时候,它俯视你。你清闲时,你和它彼此相望。
你在空虚的时候想什么?
----我想空虚的样子。

 

静寂无声。她睡了。

 

于是,我从躯体里艰难地挣扎出部分灵魂,飘浮到床的上空。

这样面对面的俯瞰,使我陌生于自已。

 

我是谁?谁是我?

灵魂沉下来,落入我的体内----憔悴的夜淡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4 06:59)
标签:

情感

 
 
冬天到了,风依然很轻柔。 

皮肤开始紧绷,嘴唇干裂,一切变得萧索。可是,依然平静寂寥,在这个城市,不会有雪。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长大的,更不知自已是什么时候开始衰老,一切都无从记忆。就象这个突如其来的冬季,不着痕迹也无法挽留,长发变成了短发,安心的收起了曾经飞翔的翅膀安静的过自已的生活。文字开始游走,有了淡漠的神情,渐渐的,便被打磨成了一个深秋的女人。 

常常会在某个夜晚,回想起那个纯真年代。在床铺的上面有一本罗兰小语,就着夜光的文字,寂寞的,伤感的。有潮湿的泪光,还有那个男生,怯怯的微笑,纯净的面孔,在夜里相互贴近的,僻静街角激越的吻,就象印在昨天。那个赤着脚在镜子前转来转去,有着恬美面容的女孩却消散在风中。 

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我的文字出卖了我。可是,我的身体离心灵更加贴近,我愿意那样。 

网路越来越拥挤,开始象这个淡漠的城市,有着同样平凡的脸孔和无法相互靠近的心。一直在写些不知所谓的文字,有时候有人看得懂,有时候会有一些更不知所谓的回贴。我在屏幕的那一端微笑,很失落,因为心灵仍找不到归宿,依然无处可去。 

开始怀念那段年轻过的岁月,莫名其妙的伤感和曾经有过的烦恼。想起那时浸泡着的眸子,想起那个曾经被我爱过的男孩,有着短短的头发和不羁的笑容。在不经意的时候,想起在那个我熟悉的角落,有一段温暖的记忆,就象深秋的一件毛衣。疼痛的感觉渐渐消融,岁月轮回往往会将一些事情变得模糊不清,镀上一层柔和的色彩。有些人在相遇时就注定离别,那是缘份的问题。 
 
生命是一种缘,我始终相信。 
 
曾在亮着的灯下读三毛的书,喜欢开亮房间所有的灯,那样会有温暖的感觉,在冰凉的日子里,我怕冷,我害怕寂寞。 

喜欢三毛散乱任性的文字。
 
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有人争议她的文字的真实性,我觉得很可笑,那有什么所谓。散文和小说,只不过是一种体裁,心灵的载体,真的有那么重要? 
 
一次次的被她感动,一次次地被她带到滚烫的沙漠,那种细腻的爱情一点点渗入肌肤,温暖心脏,让我始终相信爱的存在。 

其实我很容易得到满足。为一次不经意的邂逅,一个温暖的微笑,一个许久没了音讯的电话,一场午夜的电影都会让我快乐不已。多年的生活在我的脸上留下一道抹不去的划痕,在心底却始终有着一处纯真柔软。 
 
----他说,你是那么淡,我请你喝水。 
----好的,我在远方,有机会的话。
   
有机会会见面的,我相信。即使相隔千里。 

淡泊的,给人的感觉是这样。可是,在凡尘俗世中生存,永远无法水一样纯净。只可以,在寒冷的夜,握一杯水,手中感觉的温度,掌心开始温暖,思想便沉淀下来,一切都会归于平淡。我们可以做的,只有袒然面对,思念和忘记,欢乐的和优伤的。 

始终在心里留下一片空地给自已和所挚爱的人,别让它荒芜。 

生命的苍凉和绚丽,是自已的选择。
我希望我自已就是,你眼中那个淡泊的女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1 07:11)
标签:

情感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方向
飞扬 飞扬 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家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冬天的气息越来越浓重,才过五点天空便已渲染成一片橘黄,接着云彩霞光炫烂嫣红,美不胜收,但只一瞬间,便又漆黑一片。让人不禁怀疑刚才的璀璨只是幻觉。

 

很多的世事人情,也都随着季节的改变而改变着,没有人有能力去挽回或改变什么。就如时光留不住,抓不牢,人的聚散无常也是一样吧?

有多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亦或更多?确切的答案我不知晓,因为我的心仍沉在深深的谷底不停的下坠下坠,根本无心思考。

多少个午夜,我试图用无尽泪水湿润心口那一口枯竭的井,却怎样也无法把空洞的心添满。努力想抚平伤害的绉褶,却还是泪水浸湿的枕巾。那熟悉而伤感的节奏让我泪雨纷飞----到底谁才是我等待的人?谁又是等待我的那个人?

有人说很多事情一旦有了空间的隔离,痛似乎会变得轻微。倚在窗边看风吹过,看树叶被吹落的瞬间。叶子是美丽的,美丽伤感。如同我几近破碎的心,在黑暗的角落独自哭泣。

 

偶尔会翻看过去的照片,不同表情,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衣着打扮。那照片上的我是真实的吧?那微笑表情下的我的心情真的愉悦吗?

拥着温暖被子,蜷缩在床的一角。看着窗上一条条的格子,多完美的牢房!那沧海桑田后唯一的华表,供人瞻仰,任人遗忘。

 

路依然遥远漫长,是谁的红头绳在飘荡?太阳还是在每天爬上山冈,你可否寻找到野菊花的芳香?

 

很多人依然一无所有,很多人依然寻找自由,很多人已经忘却幸福,你的灵魂又在世界的哪一边居住?

 

我是一个在雪地上奔跑的孩子,你消失的时候我开始成长,雪人的泪在冬天里闪烁着太阳。

 

于是天晴,风清云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8 07:02)
标签:

情感

 

 

很久以前就知道,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譬如记忆。

 

很多时候,弹指的光阴,已经忘却了很多的东西,只剩下某些不知名的片段,如灰烬,如尘埃,一直在眼前飘零。 

 

很多次,我的记忆都是从黄昏开始,那是梦境开始的时间。很多次,记忆的终结也就在那稀薄的黄昏,在血红的天空下,扬起的风吹落了无数记忆的碎片。 

 

曾经以为你就是我梦的彼岸。在似乎无止境的空白里,你就是那仅有的温暖色彩。可我颤抖的双手,始终穿不过你柔柔的黑发。我迷茫的目光羁绊不了你远去的脚步。闭上眼,回想你离去时的天空,一片凝滞。 

 

莫名地觉得有些什么事情将要发生,有些故事正在等待着我。忽然期待下起一阵大雨,忽然期待白纸上布满色彩缤纷的心情。然而在那个晚上,在窗外街灯的映照下,什么也没发生,我不过是在穿过人群时流离失所,找不到方向。 

 

穿过漫长而曲折的所在,依稀觉得有什么在朝我转身,仔细一看,却只是自己的影子。夜晚依然幽黑,晚风依然清凉。人依然陌生,我依然自己一个。 

 

有一天,忽然觉得黑白照片很漂亮,只有黑与白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没有了色彩,是黑白的天空,黑白的脸庞,黑白的微笑...当黑白变成了生活的底色,或许,只是我们梦境中追寻的,那些遥远而幸福的怀念。 

 

如果有一天,你偶然在茫茫人海看见一个熟悉的眼神。那个人远远的站在风中,痴痴的望着你,嘴边带着浅浅的笑容,只有那眼神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坚定。

   

生涩的微笑在寂静的夜空中盘旋,我端着咖啡,在阑珊的灯火下,一任刺骨的寒风针刺着我苍白的皮肤,冰封着我死寂的心灵。

 

当所有的一切在瞬间化为虚幻的泡影,当曾经的美好走不出黑夜的桎梏。在无法呼吸的痛苦中,我选择了逃避,选择远离你我冬季的童话。冬季,那个冬季,天空染满了哀愁,凝望列车缓缓离站,这个寂寥的城市,离开了这灰色的冬季。

 

枝头已无枯叶残留。迷茫的雪夜,谁在朦胧中把我呼唤?

 

深夜用文字追忆过去的光华,总有些什么是说不尽道不明。

这时候,我在心底倾诉,我用眼睛去微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其实,有些歌,听了没什么感觉,打动不了我。  
 
相见欢,別离苦。相见难,分开却容易。但人为什么会那么喜欢相见?一瞬间的快乐就是永恒,也许吧。  
 
伴随着自己最久的永远只有怀念与回忆。所以,人注定是孤单的,没有谁能陪伴着谁到永远。每个人都是过客,出现在某一段落,或长或短。  
     
最后的相见不知是否为了分別,终于分开了,预定的悲伤却有意外的眼泪,我不知道我也会哭泣,但是,感情太丰富就是一个错误。 
 
听着別人的悲伤,有点麻木。大多数的时候,诉说者不是为了寻求答案,而是为了有人可聆听,不想跟空气说话。其实答案是在自己心中,谁也动摇不了。   
 
“如果没有最后的相见,是不是就永远有期待?”  
“相见真的是为了结束吗?...”  
    
我不知道。感觉有些凌乱。  
人常说时间会改变一切。也许吧。  
 
但我觉得是人心的改变。人心一变,什么都不相同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相聚正是赴宴----他在那里悲哀,而我在回想我自己的从前。一幕幕的。当年,离别的那情景历历在目。  
       
世界是圆的,只要我们还在,终有一天会相遇的。  
我苦笑,不语。  
    
地球不错是圆的,就算我们背道而弛,只要我们还活著,终会有希望再相逢。   
但,那么长的路,那么多的人,如果我们在半途中停了下來,那不是永远不会再相遇吗?  
 
忍不住眼睛竟红了,只是没有泪水。因为我是坚强的人。  
 
我们不说再见。只道珍重。 
我的泪滑落下來...  
      
生命总有一道帘栊,隔绝着那些深深眷恋的人。像一尊塑像,静静听我吹奏快乐与忧伤的旋律,把掌声与悲喜远远地传递。  
隐约记得当中有一个伤感的故事。  
    
错失的人,孤寂的灵魂,虚幻的人生。  
    
人总喜欢可遇不可求的一切,因此失望居多。无法把握的东西常使人怀念,向往,如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你只能远望,虽然永远在那儿。如爱情,谁能把握?而又难以忘怀。 
 
怀念,也许是我们惟一能拥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7 06:57)
标签:

情感空间

分类: 爱沙
 
 
...其实,确有一只掠去的鸟,在记忆里。  
   
那是一场失速的流离,那是一场彷徨的关注,坠落的我已经模糊。  
     
我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时刻----她告诉我那个世界里,花开就有花谢,沙子化成了尘埃。秋天会有被霜蚀了的叶子,很美,从树上飘落,被风遗忘。在高高的天上,伴着云一起流浪的还有日光。  
      
她还教会我一首歌,一首我前世吟唱的歌。  

就像一阵漂泊无依的风,我在这一处和那一处的空气中迷惘。  
      
穿过岁月的迷雾,
寻觅传说中的天堂,
时对时错的一生,
走过与将要走过的路...  
      
是否我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去后悔只一心付出?  
      
是否我执着的坚强就是不能流泪而默默远足?  
      
这世间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风其实就是我。  
         
那么,相逢的时候你是否还留着我思念的长发?  

在一场平静的风雨中,熄灭了,没有留下一片存过的、鲜亮的羽毛。  
      
我是鱼,她是飞鸟。  
      
天地、四季、昼夜...尘世、天堂、传说... 

最后告诉我的,山花和浪花一样美丽,芬芳要留给年华。  
         
我是鱼,长发我一直留着,找寻那位生命的巫婆。 

在每一个月圆的夜里,我会跳出水面,在岩石上唱我的歌,不管那月是银色紫色,不管她看着我是冷漠还是温柔。  
       
我都在微笑的等待...

我知道这条人鱼一定是我,因为我的长发的光泽已胜过了月色。也知道只有我想让那个悲哀的传说结出传奇的果,就算我最终要背叛我的大海。
      
只有我相信那跌拓起伏的波澜是为你唱的颂歌...  
      
只有我知道在那遥远的彼岸有沙、有花、有辉煌的灯火...  
      
只有我坚持追求是美丽的,胜过了所谓的无欲的淡泊... 
      
只有我念念不忘那场人鱼传说。  

那场,只属于我的----人鱼传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我知道那条美丽的人鱼不是我/
就算我剪去了长发也找不道那个生命的巫婆 / 
也知道那个没有成为传奇的故事以及它是怎么沦落为凡俗的传说/
尽管你背叛了你的大海尽管你最后还是失去了真爱/
我还是那么的向往你的精彩,还是那么羡慕你的悲哀.../  

我不知道这空茫的大海里有多少遗骸,偶尔沉没的船只都只是些冰冷的铁块,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前世有没有桑田,虽然我游出了很远,已看不到从前和未来。我做了一个又一个的梦,依然被一次又一次的淹没进现在。我不明白,难道说这片冰冷的大海里,真的没有真爱?!  
 
也许,就那么一张网,一张让我离开这个没有泪水世界的网,我希望来生不再是一条没有体温的鱼,但还是一场无望的忧伤。
 
我捡到一个关于记忆的瓶子,闻到里面的气息----也许是漂流了太久,干冷又阴暗。再一次抬起头,迎面而来的是白花花的阳光,让我,恍若隔世。  
     
依稀中有谁在唱一首曾经打动我的歌,那首歌,让我忘了它的名字。  
   
风轻云淡的日子真好,可以见到天上淡然来去的云,还有那座隐约可见很远的青山。就是它让我做出了远行的打算。  
     
听说那里一粒沙就是一个世界,一朵小花就是一场天堂。不似这里空气般的空旷,不似这里来来往往的拥挤。  
   
那里有你在等我吗?  
     
除了可以随水流转的长发,我什么都没有。那些闪亮的珍珠又不能照亮自己的灵魂,我实在不知道用它们还可以做什么?  
     
在这长久静默的旅程里有很多东西坠着我,让我沉默。那是这个王国的魔法,它使暖的东西失去原有的温度,它把有棱角的东西变的圆滑。  
     
在这里,陌生者之间没有语言,冷冷的眼里只有淡漠。  
     
一次又一次的擦肩,一次又一次的疏远。  
     
所有的都要随波逐流。  

我以温和随流的鳞甲抵御着外界,但内心却始终坚持。  
我在坚持什么呢?  
     
是一场传说?  
   
我会是那条幸运的鱼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