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班比的自言自语
班比的自言自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7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8-11 14:38)
标签:

杂谈

我回来了,带着一份关于自己与上海的日记。

 

出发前纷纷扰扰,吵吵闹闹了好一阵子,七上八下的心情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画面像随时可以带到至站在移民厅办理签证时的焦虑与恼人的等待心情,一下子,再下个情节,我已经坐在家中对着久违的电脑敲敲打打,日子快得惊人!

 

离家的日子其实不长,日子的长短很大程度取决于当下的心情,正如初到上海,尽管住在大学内最豪华的宿舍(豪华到有私人浴室,有浴缸那类) ,可心里却惦记着家里的狗窝,觉得时间过得像乌龟般缓慢移动,郁闷得发慌。而今人在大马,心多少还留在上海,那些碎片遗失在小笼包店铺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0 17:35)
标签:

娱乐

最近,活得很不知干嘛……又是生活不顺利?想想也不见得顺到哪里去。在周刊读到“青年危机”一词,英文叫Quarter-life Crisis,感觉灵光一闪,上网搜寻相关资料,硬是要把自己近来不知所谓的生活套上一个“名份”。看了当选“青年危机”的要求与条件,自己也并非十分符合,Google Search再键入“忧郁证”一词,看到“拥有自杀倾向”的条件,看来我还是选择当青年危机候选人比较适合。

想怎样咧?也不想怎样……青年危机其中一项条件,来自工作……嗯……就是来自我那薪水不专业的专业。

兵马俑说我最近的草蜢专访写得不错,怎么我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我问他看我写的专访有没有很腻的感觉,他睁着向来无辜的大眼睛说:“不会啊!”看来我应该庆幸我拥有一位既善良又充满爱心的读者,忠实读者,可以这么说吗?可以啦,我觉得你是就是。

专访要怎么写才好看呢?这句话近年来我一直在问人也问自己,只有油尽灯枯的人才会出现此问题,我承认的。

香港漫画家小克在设定专栏题目时,取了两个名字,一,情绪失控,二,伪科学见证,最后主编选了“伪科学见证”,觉得这名比较“冷静”,结果专栏一开始,就完全失控。其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02 22:31)
标签:

杂谈

最近生病,对,就是生病了。我认为一定是被传染,过程是这样,原本喉咙干干头晕晕,好好睡一觉多喝水吃吃维他命C肯定会没事,身体状况接近完全没事时,坐上一部病人的车,这位病人虽未到病入膏肓的地步,就单纯地咳嗽也咳得全心全意,下车之后的第二天,我就彻底地病了。

 

“我病了,你传染给我的。”我在MSN告诉咳嗽的男人。

“现在是赖我啦你?”咳嗽的男人回复。

 

最近去书展买了一堆书,生病又几乎天天加班,回到家翻了两页书,马上累得读不下去,身体抱恙的那几天,突然闪过Ella曾在媒体前崩溃大哭的画面,她说人被钱赚,工作压得她喘不过气。我多羡慕她的崩溃,她崩溃的同时已经赚了很多钱,我若是要崩溃,都不知自己赚到了什么,朋友说:“能者多劳呀!”最初听到还会“假假否认真真笑”(这句话也是我最近的伟大发明,用途相当广泛,简单来说就是被赞了之后心里默许,嘴巴还要假假说:没有啦没有啦,脸上的笑却是真心的认为。)而现在听到“能者多劳”时, 我脑袋就会浮现一些想使坏的念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02 14:32)
标签:

杂谈

曹格是“熬过来”的歌手,在台湾等待发片时,那个“什么都不是”的曹格,连栖身之所都没有,睡在公司的录音室,被人呼来唤去,生活潦倒不堪。
 
一曲《Superwoman》让他的星途峰回路转,从此一路精彩,人也变得自信了,跟以前腼腆自卑的曹格比较起来,简直像瘦身广告中的“Before”和“After”。

撇开曹格的歌唱实力不谈,以本地歌手在海外的曝光率而论,在“适者生存”的娱乐圈,他活得很灿烂。我说在台湾能让狗仔队跟拍,或许也是一种“成就”,说明了你有被报道的价值。

“我常被人说在炒新闻,是记者先来问我的,怎么写我炒新闻呢?我说了,你不写,那么新闻就不成立嘛!那……记者来问,我为什么不能回答呢?我找不到不回答的理由。”

有人说:一个人会红不一定有道理;一个人不红必定有原因。各位亲爱的“Before”,曹格绝对值得参考。
 

本地歌手有本事站在武吉加里尔体育馆开唱的屈指可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2 17:47)
标签:

娱乐

话说在N个月前,为了遵守A2每隔3、4个月举办一次聚会的规矩,TV殿士基在半推半就下,担任最新一次A2聚会的主办人,尽管做事效率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外,我们真心地希望,A2聚会的优良传统不会就此断送在他手中……

来,让我们一起回顾殿士基同学为聚会所付出的努力,请看VCR……(没有?自行想像啦……)

这是大家骂了很久之后,殿士基同学发给大家的第一封Email。

aiyooooo~~!!!!!u all ahh...sent to the email i no read many billion years lah~~!!! haizz....
still i so worry abt the next gathering scared u all bz election so dun1 kacau u all mah.......so now u all free jor lah harr all big reporter.....so is in May?? May i oso fre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某天阅读某人的部落格,我发现了某人“因工意外”,接了上司的警告信,情绪超级低落到一种想要丢辞职信的地步, 于是身为同学兼朋友的我,二话不说拿起手机,打了以下这封简讯:

“材女,你还好吗?感觉你最近有点不好哦……工作上的过失我也犯过,我也是走过来了呀!不要被自己打败,加油吧射手,我们没有那么不堪一击哦!”

于是,我认为好心真的会被雷劈!这个情绪低落又不知好歹的家伙,没有回复我的简讯也就算了,不止在自己的部落格踩我两脚,还进来我的地盘放火!以下是她在自己的部落格回复我的“好意”:

“還有阿靚小姐,我有收到你難得“正面”的鼓勵短訊,謝謝你啦,也請放心我沒有這麼不堪一擊,不過啊,要鼓勵人的話,訊頭是不是應稱呼我“才女”或“美 女”,這樣看了會比較有士氣(也可能以為你發神經),畢竟“材女”(還是棺材的材)還真的不具備鼓勵的成份啦!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5 22:54)
标签:

杂谈

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封这样的来信……
 

金靓:

 

你好,我是在台灣讀書的馬來西亞學生,目前正在寫碩士論文,題目是有關華文報記者的自我認知。我在台灣政治大學新聞所就讀,指導老師是朱立老師,朱老師之前是香港浸會大學傳播學院院長,在香港退休後,到台灣繼續研究工作。我跟著老師學習論文研究,對馬來西亞華文報記者感興趣,因此,希望能夠徵求馬來西亞華文報記者受訪,以作為論文寫作的資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0 16:19)
标签:

娱乐

5月6日特别换了假期去参加ntv7《一掷千金》的录影,陪我们“睿智”的程珈琪上电视做慈善,我、材女嗅吠还有Yuki“非常荣幸”地受邀当她的“军师”,指使她上天堂、下地狱……

平时大家贵人事忙,这次的录影也算是小小的同学聚会,除了我们一堆女人,连制作单位的协调人晓盈也是以前新闻系的同学,我们一班DJR大多都“学以致用”,造成媒体线上很多“自己人”,也是乐事一件。未开始录影,制作单位要求“军师”们先填一份问卷,大概是给主持人当参考资料的,3个女人边填边笑,尽写些有的没的,还没开始录影已经吵到爆,举例:她(珈琪)做过什么令你感动的事?我就写了:请我们来参加录影,她在有需要时想起我们,因为她说她有素质的朋友没几个。感动到……呵呵呵。

上镜免不了要被化浓妆,向来一厢情愿认为自己“天生丽质”的嗅吠,生平第一次化大浓妆,她强调自己“从清纯少女”被化成“天山老妖”,让她实在不敢见人,录影完毕,她第一时间冲进厕所狂卸妆,我说嗅吠这人没有平时没有化妆经验也就算了,连卸妆要用卸妆水这点常识也没有,于是拿卫生纸自行乱擦一番,黑色睫毛膏晕散开来,眼周变成一团黑,把自己卸成熊猫,何苦呢?而我被弄了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周杰伦说话口齿不清,接触过他几次,发现也没想像中难听得懂,小强说我早有练习的对像,因为长期跟一班同样说话含糊的家伙混在一起,咿咿嗡嗡的,大家互相明白就好,也不会计较,最多搞错了大笑一场。小强自己就是个用鼻音说话的人,跟他说话等于跟一只蜜蜂交流,嗡嗡作响,咿咿哦哦。

前阵子二姐来,她声音属于朦胧类型,但也不至于让听者一样朦胧,只是提起那位跟她在行动党政治演讲约会又站到距离人家5个人鬼死酱远学长的名字“杨高汉”(大概是这样写),我却听成“杨桃汉”,之后她又提起时,我又听成“牙膏汉”,杨桃、牙膏,傻傻分不清楚,我怀疑自己那时连听觉也开始变差。

我知道自己说话有口齿不清的毛病,最近好像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导致白痴对话接二连三。

白痴对话(一)

话说农历新年期间,参加八度空间捞生宴拿了个装柑的潮州篮回来。

阿靖:大姐,这个什么来的?

我说:提亲用的潮州篮

阿靖:吓?提亲用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7 11:04)
标签:

杂谈

今早,家人在我制造的一声巨响中惊醒!身手敏捷的我,从家中的楼梯,像上灯台偷吃油的小老鼠,叽哩咕噜滚下来。

 

睁开眼睛后,走下28个梯阶到厨房去煲开水,然后刷牙洗脸,平时懒得折被今天突然良心发现,于是爬回房间去,顺便跟还在赖床的妹妹哈拉几下,就在要下楼准备洗澡时,发现二楼楼梯口着一支看起来相当不顺眼的扫把,那是两天前屋友搬家时忘了带走的物品,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把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