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州曲
西州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532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自比一颗光阴的浮尘,渺小而自由。没有目标的生活也许能给我更多机会,折射这尘世中的光阴。
欢迎真诚中肯的评论,欢迎友好交流的留言。不欢迎广告。不欢迎不留名的转载和拿走。
任何事宜,可通过xizhouqu@gmail.com找到我:)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2-03 22:46)
标签:

365

太久没有写过博客了。
但是最近写字的心绪又上来了。
而且特别想找一个已经被遗忘的角落天南地北地和自己聊天。
于是想起了博客。
但是,密码大费了周章才找回来。也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记性,又还能记得多久。
刚才偶然一瞥,发现我的博客已经12岁了。天,12年前,仿佛已经隔了一个世纪。
虽说写博客疯狂的那阵子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虽说和嫣群和草木坊的朋友废寝忘食地交流的日子还恍如昨日,但是真的太久没有写东西了,以至于都忘了为什么那时候自己可以那么喜欢写东西。
在这12年,憨憨长大了,豆豆出生了,自己换了好几个地方,从比利时来到新加坡,又从新加坡回到深圳,换了好几个工作,吃了好多亏,长了好多记性。顺便把皮肤弄黄了,皱纹弄多了,脾气弄大了,就是并没有变得更加富有,也没有变得更加贫穷。
当然,如果相对来看,比起身边都有千万房产的朋友,自己是更贫穷了。
但是,贫穷于我而言,好像也没有太多感觉。物质,从来不是我衡量幸福的标准。
但是,这十二年,幸福吗?自己也很难回答。某个时侯,我觉得是的。某个时侯,又觉得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憨憨,

妈妈已经不想写有多久没有来过这里,给你做下记录。因为新浪贴心地帮我们记录了时间,已经学会了小学二年级数学的你,应该会做这样的加减法,算出大概的天数。那是一个四位数了。

总之,已经太久了。

但这并不见得妈妈没有为你留下记录。只是这记录随着时代的变迁,变为了相片,视频,短短的微博,后来是微信的文字。然后你又有了妹妹豆豆,妈妈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给妹妹写点小小短短的东西,发去自己的邮箱,权当给自己看的流水账。

生活好平淡地又迈入了一个新阶段。时间又好迅速地把我们拖向了新​​旅程 。

今天晚上,我试探性地问你,憨憨,如果有一天我们要离开新加坡回到中国,你会怎么想?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假设句,基本已是既成事实,但是因为你在中国的入学还没有完全定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予憨憨 • 妈妈笔记 (五十三)

孩子,你慢慢来

 

时隔一年多,我再次打开尘封的博客。

憨憨,你应该感谢一个人,一个阿姨,她的名字叫做:龙应台。

 

今天你穿着粉色的芭蕾舞裙,愉快地奔向芭蕾舞教室,教室里站着一位漂亮的老师,她叫Miss Tee。你像只小兔子一样,将自己粉色的水瓶,放到教师角落的小架子上,然后执意把鞋也放在架子底层,而不是放在门外。我给你穿好跳舞的袜子和软底鞋,就轻轻招手,安然出门了。

我知道你在里边会很开心。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学了多少,学得好不好。每次问你,你都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也不肯跳一两个动作给我们看。但我知道你开心就好。

 

但这不是故事美好的开头呵!一个月多月前,我和你的爸爸,还在教室外激烈争吵。他说,你硬说她是害羞,性格问题,那干脆就不要上了!我说,我没说只是百分之百,只是一种推断!他说,你凭什么这样推断?我说,那你又什么更好的办法?除了每次就以放弃告终?他说,我哪里每次了?我说:。。。

 

哦,憨憨,不要笑。这就是大人的奇怪逻辑。当陷入困境,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脚趾头,而非脑袋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5
妈妈笔记(27)
一生的“战斗”——面对倔强而敏感的孩子

在我刚刚和憨憨“打”完一场战斗的时候,我有种强烈的冲动坐下来,重拾我很久没有继续的“予憨憨-妈妈笔记”。

于是,在这个新加坡雨季的潮湿夜里,开着微微的风扇,时而注视着窗外明黄的路灯。我记录下刚才那场战役中自己若干的心理曲折。

今天的一切并不是那么顺利。早晨憨憨像往常一样被爷爷叫醒,然后迷迷糊糊接过奶瓶自己躺着喝。而我忙着刷牙洗脸。等我收拾妥当,她正好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扭着身子,拒绝喝完剩下的六七十毫升牛奶。每天必剩,我都恨不得叫她“必剩客”了。

往常这个时刻,她应该起床了。可是她今天扭扭捏捏不肯起来,说“我还要睡觉”。我说,“昨天晚上你十一点还在说话,妈妈告诉你要赶紧睡觉,明早起不来是自己受苦,你也不听,继续说到十二点。现在就是你受苦的时候。”我说着把她抱起来,洗屁股,换衣服。当然,在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0 以及 2011.08.10
妈妈笔记(26)
哭哭笑笑 流年似水

原本是6月27日坐下来写这篇博客,没想到又有突发事故——但我已经忘了是憨憨不肯睡觉呢还是有其他家务缠身呢——现在的记忆力就是这样不给力,所以,发生了许多有趣和苦恼的事情,在憨憨的身上,但我又全然不记得了。每天的时光就这样匆匆而过,有时候真觉得有些可怕。

宝宝现在完全是个人精儿。说话比走路还快,脑子转弯丝毫不亚于成人,也懂得了很多或“正”或“歪”的道理。我在她面前愈发黔驴技穷,不知道该如何当妈妈。当我昨天晚上又对她发了脾气,把洗完澡光着身子的她,一个人锁在黑暗的房间里以后,我真的快绝望了,拿上钥匙,晚上十点多,出去狂走,不然我怕我又control不了自己的情绪。

其实回头想想没什么,可这样的事情叠加的多了,就有些让人崩溃。昨晚给她洗澡的时候,明明我说话温柔,手上温柔,不知道哪里得罪她,她一定“不要妈妈把手放在这里罗!”“不要妈妈扶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3
予憨憨(25)
你的Terrible Two?我的Terrible Feel

憨憨:

妈妈下班回来有些累。姥姥在给你喂饭,照往常一样交给我,然后她去做饭。我好不容易喂你一口,你含在嘴里,迟迟不吞,妈妈反复说,宝宝,嚼啊!宝宝,吞啊!你慢吞吞答道:我还在吃,我还在吃!

一口饭,你可以这样“还在吃”很久很久,直到二十分钟或者更长。

长大了的你,如果知道这一幕,会不会认为妈妈在说谎?也许你成为妈妈,才会相信,这是真的。

妈妈真的要抓狂,给你看书讲故事,放硬碟规定时间,用“绿妖妖”吓唬你,全都没用,你就是“慢条斯理”地要把一口饭死死含在嘴巴里,仿佛永远都不会吞下去。

妈妈终于发火了。打憨憨的屁股,真的拿绿妖妖来吓唬憨憨到大叫,抢憨憨手上的小白兔——那一刻,妈妈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怕。

可是这还是没有用。妈妈真的毫无办法,问你“吃饱了吗?”你不答,妈妈又问,又问,又问,直到你答“吃饱啦!”妈妈气狠狠地说,“吃饱了我就收完,饿了我不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2
妈妈笔记(25)
无厘头和超逻辑

每天回家看到憨憨,一天的疲惫都瞬间退去。小家伙越来越像个小大人,说出来的话,雷倒人一片。

最近的经典雷人语录是:
姥姥:爷爷排老大,奶奶是老二,姥姥是老三,姥爷是老四,爸爸是小五,妈妈是小六,宝宝是小七。
憨憨:我不是小七,我不是小七!
姥姥:那你是小几罗?
憨憨:我是小三!
我在那一瞬间晕厥过去,不省人事……

带憨憨去厕所尿尿。
妈妈:厕所那个洞洞里有个虫虫,憨憨尿尿把虫虫冲下去。
尿毕。
憨憨:虫虫把水冲下去了!
妈妈:是水把虫虫冲下去了!
憨憨:是水被虫虫冲下去了!

憨憨和姥姥在客厅玩。
姥姥:宝宝只要不吃手就是世界上最乖的宝宝!
憨憨,双手做喇叭状,喊道:现在开始广播!播音员菡亭!小朋友们快来看啊,有个小孩没有在吃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5 23:09)

新加坡话

 

到一个山头唱一个山头的歌,到一个地方讲一个地方的话。适应力超强的中国人,深谙这个道理。

 

从前我在北京打车去机场,司机问我,你坐飞机去哪里啊?我说,去比利时。司机紧接着就问,哦,你会说比利时话吗?然后我就悻悻说,“我不会。比利时人说法语和荷兰语(我怕说比利时人讲弗拉芒语,人家听着更糊涂),我都不会讲。”我不想直接告诉他,hey,老兄,这世界上哪有比利时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2
妈妈笔记(24)
什么?什么?什么?

当憨憨开始“出口成章”的时候,我开始过上了一种“中年不知愁滋味”的生活。
憨憨只要不在睡觉,一定在说话,不是说给别人听,就是说给自己听。她最常与我交流的就是“什么?什么?什么?”

在长沙机场候机,看到窗外的大飞机一架架飞过来又飞过去,憨憨总问:“这是什么飞机罗?”我说,“这是会飞的飞机。”“这是什么会飞的飞机罗?”“这是会飞到大家想去的地方的飞机。”“这是什么飞到大家去的地方的飞机罗?”……

看到机场旁的两个大灯,“这是什么?”“这是灯。”“这是什么灯?”“这是信号灯。”“这是什么信号灯?”……

于是,妈妈学会了说一句话,“妈妈也不知道罗!”,如果我不说这句话,憨憨就会一直不停的“什么”下去。

有时候,偷懒的妈妈也会这样回答:憨憨在厕所尿尿的时候,看到拖把,问“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31
予憨憨(24)
真的又回家了啊!

憨憨:

三月二十五号,周五,妈妈凌晨三点多起床,爸爸破天荒地给妈妈下了一碗面条,不过因为破天荒,所以理所应当地很难吃,猴儿咸。妈妈吃完面条喝了一大杯水才觉得好受一点,真不知道因为日本大地震核泄漏而疯狂买盐的某些人们,是怎么吃得下那么多盐去“抗辐射”的。

吃完这碗让人哭笑不得的爱心面条,妈妈再次上路了。上个月过年回家的疲惫才刚刚散去,妈妈又要折腾几天。不过妈妈这一路上都充满着期待和憧憬。因为,离接你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

从新加坡机场到广州机场,从广州机场到南站地铁,从南站买票到高铁开出,从高铁到站到坐公交车,再到下车走路回家,背着一个大大登山包的妈妈,整整一天,都在想着你再次回到新加坡,穿着短裤短袖,打着赤脚在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