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曹野峰
曹野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57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物以类聚

五妹妹家

异形——小蝶的博客

白鸦

康复——白鸦的博客

周瑟瑟

卡丘主义:周瑟瑟的BLOG

纯玻璃

玻璃瓶里的玻璃

徐慢

徐慢的BLOG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11-11 22:49)
分类: 诗歌

二、张教授
 
地狱——凡尔登,地狱——长平
地狱——奥斯维辛,地狱——南京
神叨叨的张教授来了
现在的时间,过去的时间,也许都存在于未来的时间
而未来的时间,包容于过去的时间
假若全部时间永远存在,全部时间就再也无法挽回
我说:你是哪里摘来的句子
把事情隐匿,乃  神的荣耀
当发生与不当发生的,已经发生与将会发生的
都存在于我们的时间序列当中
“劫”不是一个时间概念
如果你能活得够长,有你的工资表那么长
“劫”,就是时间的概念了
对于玄虚的东西,我们还是少费心思
让我们喘喘气,喝喝茶,出去走走,泡泡桑拿
 
可是,老张只顾胡言乱语:
关于自由意志,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不是早已被设定好的么
前几天,哲学课上,我讲到了这个命题
讲着讲着,讲到了广岛,我失声大哭
话筒也尖啸,学生们先是不知所措
后来也附和我哭,几百人哭声一片
哭得昏天暗地,哭得梨花带雨
过后,我被校长当众夸奖了一番
私下里,他却骂我感情用事
我辩解道:校长啊!我哭,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15 17:00)
分类: 诗歌

    宰牲节

 

午夜,我看电影,看《日本沉没》

听一个哀灵在G弦上跳,仿佛

《君之代》悲凉的调子,又不是

我吐烟圈,作野狼嗥

我在马桶上打盹,满脑子的丁度·帕拉斯

那些西洋的艳鬼,从烟圈里向我吐着舌头

 

我要写一本《佛教正义》

鹅黄的袈裟在我的腋下呼扇着翅膀

总要无愧于伟大的时代

总要全了告密者的人生诡计

 

宰牲节,萨达姆说,真主至大

他对绞索吹气就像阿訇对刀

而我,正躲在“军博”的一角注视弯刀

注视着受降的场面,手指作驳壳枪的姿势

这时,从前的经理打来电话

怀旧开始了,是禁欲年代的一幕

是我正从(图书馆的)一本书上把插图撕下来

书名是《定命论者雅各和他的主人》

那时我多么羡慕(插图上)长工和地主的女儿

激荡在大白天,放浪在谷仓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2 00:0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百望山

 

太行山是条大鱼

百望山是大鱼尾上的尖刺

青鸟从你身侧潜入宫殿

寒雪从你的额头旁覆盖帝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鱼缸

 

鱼缸里两条鱼吃力地吞着水

一个叫也夫的班班鼓着猩猩般的大牙

他说:我不是鱼,影子也不是

我没有钱,不成功

他挺着胸,对鱼缸外的鱼摆POSS

外边的鱼嘻嘻哈哈

鼓着同样的水泡眼

他在墙上玩色彩

每天把一个小偶人吊在绳子上做俯冲的姿势

他说,那不是结绳记事

下午,他在玻璃上画了一堵墙

晚上,他把它打碎了

海容天天对此低声下气

你怎么能在跟我的时候想别人

人鱼的尾巴都要烂掉了

水疱布满了手指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手指会生出珍珠?

肉从裙子里蹦出来

我真的会隔着玻璃去祈望一根鸡吧吗?

从南到北,那东西

我搜集了两千根,只有一半是好的

给苏非买秤,也给我买一对翅膀吧

天使死了,诗可以论斤卖了

 

 

      车间

 

大片的海军蓝布满这个空间

玻璃柜里摆放着阿芙乐尔号,摆放着冬宫

革命是一组模型

眼神忧郁的青年军官眺望着远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6 23:59)
标签:

杂谈

弗朗索瓦·奥朗德

 

奥朗德,奥朗德,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奥朗德,奥朗德,你的布吕尼在被窝里等你

这首诗一定是这样开头的

 

2012年5月6日,法国社会党人弗朗索瓦·奥朗德

战胜了现任总统右翼的尼古拉·萨科齐

当上了法国新一任总统

奥朗德何许人也

法国社会党何许党也

它们难道不是我党的远亲?

 

法国社会党,1902年由几个联盟组成

这些托马斯·莫尔的信徒;犹太人中的世界征服者

以及身无分文的流氓,组成联盟开始实践社会主义

后来联盟几经分裂,还派生出法国共产党

那时的历史读来有趣

教科书上每每都是这些好听的名字

蒲鲁东,巴库宁,第一国际,第二国际

大头目马克思,恩格斯等等,吸着雪茄,品着咖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7 23:06)
分类: 诗歌
 

             寓言

 

寓言是这样讲的。起初  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神说,要有白昼和黑夜

于是,神造了一个大光,一个小光

大光管昼叫太阳,小光管夜叫月亮

神又造万物,造植物,造野兽

神给兽们吃一种叫吗朵的食物

神说,这园子的未来是好的

神累了,于是有了休息日

神的一个盹,是一小劫

 

渐渐地,兽多了起来,吗朵却越来越少

到后来,几乎没有了

一些兽改吃草,一些兽

从跌倒的同类身上尝到了血,吃到了肉

吃草的,发展成吃草的族群叫羔羊

吃肉喝血的族群自称为狼

吃草的长出了蹄子

吃肉的长出了利齿,并在夜晚嚎叫

 

神打了几个盹,回到园子的时候

羊出现了:神啊!你造我们委琐

没有獠牙利爪,肠子又细

狼多好啊,它们吃我们

神啊!你毁灭我们吧,别说你不能

神召唤狼前来:我不是给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7 01:48)
分类: 诗歌

圣人说话总是从寓言开始

一想到此,下午的太阳就躲进了云层

一个更贴切的说法是: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此话一出,太阳又从云层里钻了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9 22:55)
分类: 诗歌
猛灌了三碗孟婆汤
我还是这般清醒
瞪大眼睛,挤过狭窄的门
我不敢发出人声
我知道,我一开口
就会地动山摇
我一说话
必罹杀身之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9 22:35)
分类: 诗歌
企业破产十年后
他请我喝酒
席间,他问:说说
你都干了些什么
让我们在十年的时间里
都奉命监视你
我说:你说的是我吗
我没干什么呀
我一个工人能干什么
要么,是你们弄错了对象
要么,就是你们吃饱了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9 22:28)
分类: 诗歌
他是开大飞机的
他飞多伦多
也飞巴黎
是绝对的白领
在我的新居
他对我说
二哥,如果你受过教育
你就不是今天的
这个样子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