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5-19 16:03)
分类: 日记



      看见很多作家朋友在微信上卖自己的书,想,自己再出新书,也在微信上卖。

     机会就来了。5月份,北岳出版社出的小书,模样可爱地呈现在我面前。因不是自费,手里的书就非常有限,但还是准备行动了。我这个巨无霸大笨,居然成功地在手机上开了个微店,给小书拍了一张照片,放在微店上,只有一本书的小店就算开张了。没有鞭炮声,没有鲜花和掌声。

      来捧场的都是最好的朋友。说实话,收朋友的钱,我很不好意思。但是出于对小书的尊重,还是狠心收下了。开小店,老妈并不知道。有一天,我指着曾经存放小书的地方,对老妈说,书都让我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文随灵动

 



霍女君

王振策

   霍女君,渠阳老城里人,洁之一代美人,火儿笔名更响,二十世纪七○年生人。津门作协合同作家,尝获津门四届,文学星誉。壬午马年,初习小说,各类小说出于《清明》、《延河》、《北方文学》、《天津文学》、《延安文学》等刊物,并见《中篇》等小说选刊选载。出长篇小说《情人像野草一样生长》。今为天津《宝坻报》副刊主笔。

壬辰年,北岳文艺出版社刻,《情人如草之生》简介:青春年少之一变,源于高丽丽一生之命运吻,一场为母主之婚之女时终结。无庸之夫曰水而有持引婚外之妇人之眄之质,其如草之生于高丽丽之周,春风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1 14:46)
标签:

娱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记

短篇小说《本台报道》发2015年《安徽文学》第4期

短篇小说《弟弟去哪了》发2015年《佛山文艺》第6期

短篇小说《我就是你们想象的那个人》发2015年《中国铁道文艺》第6期

短篇小说《放错楼层的自行车》发2015年《当代小说》第6期

短篇小说《大果子的春天》发2015年《芳草小说月报》第7

中篇小说《飞》发2015年《芳草》第五期

中篇小说《左转弯,右转弯》发2015年《星火中短篇小说》第五期

中篇小说《杀杀人,跳跳舞》发2015年《天津文学》第12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评论

     我不是诗人,不懂诗歌,三木子同学命令我写序,我动用了很多脑细胞来想这个问题。后来,终于有了一个还算牵强的结果。前几日三木子同学热烈地喜欢上了一株年轻的玉米,并且以年轻的玉米为题写了一首散文诗,发在群里征求大家的意见,结果我把他喜欢的玉米皮扒下来,将他脑洞里的所思所想裸露出来。好在,三木子同学无论涵养还是品行,都是大众水平线以上的,所以他宽容了我。这下我也给自己惹了麻烦,他发现我依旧保持着不会奉迎说好话的德行,便恶毒地用他的诗歌围攻我。我错误地以为他的诗歌奈何不了我,但很快我发现,他的诗歌暗藏机关,一柄柄小利剑会从机关里发射出来,割伤我的肌肤还不罢休,直抵我的最隐秘最核心的魂魄。于是,我痛了。

     但是在具体地陈述我的痛感之前,请允许我伸出所有的手指,尽量地捂住魂灵的痛点,先说说三木子这个人。我认识这个中年男人太久了,久到好像从我有记忆开始他就存在着了。他的身份是一个比芝麻粒大一些的官员,但是这颗芝麻放在一个不大的地方,足可以有作威作福的资质了。说说官话,打打官腔,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4 22:20)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评论



                                               摄影:霍君

    将近三万字的《会飞的子宫》代价可谓不小,是我用子宫换来的。换言之,我失去了子宫,收获了小说。我不知道它和它能否等价值,于我,它们都是珍贵的,失去也是痛,收获也是痛。

    差不多六七年的时间,我一直在打一场子宫保卫战。我是个害怕不完整的人,为了守住这份完整,不惜付出贫血与巨大疼痛的代价,使出身上仅有的几两气力,挥舞着各种利器投入战斗。我想打败那个看不见的掠夺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8 11:01)
标签:

育儿

分类: 文随灵动

    
                                          转自同学摄影,谢谢
                                              

    典型的窝里横,出了家门就蔫了。先说认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6 10:37)
标签:

育儿

分类: 文随灵动

   

    不更事之时,很是艳慕电影里的某些场景,一只传家的玉镯或者类似玉镯的器物,总是在需要它的时候横空出现,散发出独特的魅力之光彩。现实生活中,也偶有“这是从我老祖宗那传下来的”情节发生,让我眼睛里的那只瓷瓶萌生出万分的神秘。真是让我好不嫉妒,也好不愤懑,为什么我就没有一个家境曾经殷实的祖上呢?那时,我已经知道,传家的宝贝不太可能出自世代贫寒之家,而我的家庭偏偏就是这样,往上追踪五代也不见显赫和辉煌的迹象。

    我把这枚质问的球抛给母亲,剪着齐耳短发的母亲,刚刚从地里劳作回来,正为一家人的午饭忙碌着。她根本无暇顾及我的问题,问得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5 09:34)
分类: 亲情树


   看图说话: 原来一直以为老爸是去理发店剃头的,忽然有一天我听见电推子的呜呜声,冲过去一看, 原来是老妈在给老爸剃头。老妈说,反正是剃光了,也不需要弄个发型啥的,就在家里剃呗,能省好几块钱呢。老妈一定是给老爸剃过好多次了,手里的电推子,身上的塑料布,早就是储备好了的。还有,老妈的技艺可娴熟了,剃完了,老爸头上的沟沟坎坎毫无破损之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1 17:25)
标签:

情感

   

                                                         掌镜:渠阳

     打开邮箱,躺着一封来自《星火》杂志编辑杨剑敏老师的邮件。邮件中,杨老师通知我中篇小说《左转弯,右转弯》发在第五期。这部中篇年初就给了杨老师,时隔不久杨老师来信息,说是稿子通过终审。不过发表的日期要稍稍往后拖一下,双月刊本身周期就慢,中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