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蝴蝶的君王

 

它选择在群峰上飞行,以便把巨大斑斓的翅膀铺开

它的国土是无尽的花园

 

它选择这样死亡用巨大斑斓的翅膀轻覆整个春天的疆域

使众蝴蝶斑斓而已杳然无迹   
 

 

 

雨滴

雨滴

有足够的时间

完成它的舞蹈

——这一秒

 

个人资料
许志华的小叔房
许志华的小叔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129
  • 关注人气: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三春晖,原名许志华。71年生。浙江杭州人。教师一枚。诗歌爱好者。
xuzhihuasch@sina.cn

本博诗歌皆原创作品。
诗语

1、简、深、浓。用简洁、浅淡、准确、形象的语言容纳深浓的情感和健康向上的时代精神,并直抵事物的幽情。

2、诗歌是,犁开灵魂的田。

3、诗歌也是“眼睛”,看世间万物,用她的慧眼,悲伤的看,出神的看,安静地看,呆呆的看。闭着眼睛看。诗歌,或许如同梦呓…。

4、一首诗存在于不可复制的独特

5、激情的写作,站在在时代艺术成就的群峰;谦卑的写作,做流纳的水,努力突破自身的限度。

6、写作自足,自有快意。不必考虑读者,或考虑时间为你的读者。

7、在某种混沌状态,你感觉自己是个原始人。诗是狩猎的投枪和石块。

8、诗有综合之美,有极致之美。至刚至柔是情性两端。哲思与感觉是思想两端。体式之小与容纳之大是体用两端。

9、去世俗化,去浅表化。直取诗核

10、静笃,然后让诗意荡涤。

11、诗草在野火中死,在春天重生

12、诗歌的温度取决于生命之盐的浓度。

13、诗歌是良言美语的召唤。

14诗或来自泉眼,或来自伤口 

15。诗是信,发自人间。

16,在天地这座大寺院里小声说话。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8-07-16 13:49)
        盛夏下午的四点来钟,莽太阳还在头上,天还很热,赤膊穿短裤的孩子头戴一只搪瓷脸盆出门,和邻家孩子相约去富春江里摸黄蚬。

      富春江就在小叔房村村南,高高的南塘下方。说起来,整个夏天,是富春江和小村离得最近的时候。当房子热得快要散架,狗热得有气无力地趴在树荫下吐舌头,宽阔的富春江凉得像敞开的冷柜。在热得将要中暑的时候,想想这近在咫尺的流动的冷柜,连沸腾的蝉声也会变得冷凉起来。在江里摸黄蚬的孩子,就像插在冰冻格里的一支支小小的赤豆棒冰。只不过,他们模糊的五官轮廓,他们潜下去时浮出水面打水的双脚,以及那水花四溅的嬉闹的声音,在强烈的日光里也不可避免的融化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6 11:50)

留下的泉与井

 

 

2008的调查统计数据,杭州城内的百岁古井仅剩78口。过去的三四十年间,伴随自来水接入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以及如火如荼的城市化建设,曾经星罗棋布的泉井在一口一口悄悄的“失踪”,失踪在鳞次栉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5 22:01)

 

                        留下的泉和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人都说西湖美。“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如果孤山是戴在西湖头上的一顶美丽的凤冠,那么掩映在孤山绿翠间的“西泠印社”就是这顶凤冠上最耀眼的明珠。被列为全国文保单位的西泠印社,不仅是一座美轮美奂的园林,同时也是群贤集聚,群星璀璨的“天下第一名社”,是中国乃至世界金石篆刻艺术的圣地。时光荏苒,从国力疲弱,风雨飘摇,篆刻艺术走向衰微的的晚清,到国家走向繁荣昌盛,金石艺术鼎盛的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西泠印社已经走过了一百多年的历程:在危机中酝酿,在梦想中创建,在曲折中前进,在机遇中发展,在劫难中浮沉,在光明中走向复兴。百年西泠,真真正正,是一部值得大书特书的文人结社的传奇。

       陈博君,笔名真柏,是杭州本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5 19:38)

    阴雨连绵的天气,每座老房子都在渗水的天气,寂寞清寒的夜里,延延罗延出记忆的缝隙。延延罗在雨声和鼾声里不停的延呀延呀,或从潮湿的地面延起,花一整夜的时间延上那只让主妇劳碌了一生的百味丛生的老灶台,或从烟熏黑的霉迹斑斑的墙皮往下延,延入贴墙挂着的一方用旧的砧板。雄鸡鸣了,天开始放亮了。斜风细雨飘进慢慢亮起来的厨房里的木格窗,延延罗不顾可能的危险,继续安静的,心无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5 11:20)



      乍暖还寒的春夜,一树不眠的白玉兰在静下来的城市街头笃定地盛放。这是你夜夜路过的平淡无奇的街头,从前夜夜熟视无睹匆匆过,这一晚确实有点不同,你只是多看了一眼,你只是走进花香四五步、就觉得这城和这人少说有一个已醉了。


      另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在城市的另一头与友人小酌后回家,在新城区高楼林立的偶然大街上,等一辆迟迟不来的出租车,突然闻到风中飘来略感甜腻的结香的味道。环顾周围,料花香的主人藏在高楼大厦背后某处,那花香转过了几个弯,曲折传递到我面前,这平日过于甜腻的花,在等车的那种无聊时刻,把一个半醉的油腻男子感动得眼底荡漾。


       整夜整夜不眠的盛放,盲目的不管不顾的盛放,和着倒走的秒针一直孤独的盛放下去,这是一朵花无畏的盛放的样子。今夜,当我在灯下回忆开在夜里的那些美好的花儿,我就遇见了这样喜欢的文字:“花在夜间是不眠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可我仿佛才明白过来。凌晨四点凝视海棠花,更觉得它美极了。它盛放,含有一种哀伤的美。”川端康成《花未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4 19:50)

            

             老坎磐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2 00:10)

   

   车似过山车,在多有拱桥的杨公堤上一会儿冲上,一会儿冲下。青与白两种好颜色,在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上攀爬跳跃,一些梧桐树的根部,还有一些残留的积雪。

     立春已过,戊戌年春节将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披着银甲的春雨从乌黑的檐瓦上争先恐后地往下跳,春雨是千军万马下屋檐,势不可挡。长屋檐下的泥地发生了激烈的战事,雨点子和泥点子混战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朝朝暮暮,暮暮朝朝,这是天和地之间发生的一场盛大的爱情。


       酥软的泥地一天天凹下去,渐渐有了一条河的身姿和肚量,就成了光屁股孩子一般的雨点们的乐园。雨点笨拙地扑进浅浅的浑水里,露出白牙齿一笑,是一景,雨点像技艺高超的跳水运动员跃入盈满的清水里,轻盈地压住水花,是一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2 12:36)


 

下午,回小叔房去

到母亲稀疏的白发里去躲一躲

因为愁闷的时间象纳鞋底的大针一样

从里外两面不停地追赶我

在愁闷的白昼追到加倍愁闷的黑夜以前

到穿过每个人的江水的两侧去找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