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蝴蝶的君王

 

它选择在群峰上飞行,以便把巨大斑斓的翅膀铺开

它的国土是无尽的花园

 

它选择这样死亡用巨大斑斓的翅膀轻覆整个春天的疆域

使众蝴蝶斑斓而已杳然无迹   
 

 

 

雨滴

雨滴

有足够的时间

完成它的舞蹈

——这一秒

 

个人资料
词穷境
词穷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421
  • 关注人气:2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三春晖,原名许志华。71年生。浙江杭州人。教师一枚。诗歌爱好者。
xuzhihuasch@sina.cn

本博诗歌皆原创作品。
诗语

1、简、深、浓。用简洁、浅淡、准确、形象的语言容纳深浓的情感和健康向上的时代精神,并直抵事物的幽情。

2、诗歌是,犁开灵魂的田。

3、诗歌也是“眼睛”,看世间万物,用她的慧眼,悲伤的看,出神的看,安静地看,呆呆的看。闭着眼睛看。诗歌,或许如同梦呓…。

4、一首诗存在于不可复制的独特

5、激情的写作,站在在时代艺术成就的群峰;谦卑的写作,做流纳的水,努力突破自身的限度。

6、写作自足,自有快意。不必考虑读者,或考虑时间为你的读者。

7、在某种混沌状态,你感觉自己是个原始人。诗是狩猎的投枪和石块。

8、诗有综合之美,有极致之美。至刚至柔是情性两端。哲思与感觉是思想两端。体式之小与容纳之大是体用两端。

9、去世俗化,去浅表化。直取诗核

10、静笃,然后让诗意荡涤。

11、诗草在野火中死,在春天重生

12、诗歌的温度取决于生命之盐的浓度。

13、诗歌是良言美语的召唤。

14诗或来自泉眼,或来自伤口 

15。诗是信,发自人间。

16,在天地这座大寺院里小声说话。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01-20 22:41)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歌

 

 后院雪  组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9 13:47)

   在我老家,若你向谁问起朱金火这个人,估计很少有人知道。但你若提起“老朱铜匠”,虽然年轻人可能未必知晓,但上了年纪的乡里乡亲,十有八九都知道。若时光可以倒回去二三十年,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这么说:在袁浦地界生活了一辈子的勤俭节约的人们,大大小小每户人家都曾或多或少和这位勤劳善良和有着一身好手艺的铜匠师傅打过交道。

 

    老朱铜匠是袁浦本地方圆几十里内唯一也是最后的一位铜匠。关于老朱铜匠,我母亲是这么对我说的:“侬小辰光,屋里苦迈!锅子破掉呔,茶壶破掉呔,就要老朱铜匠来补一记。老朱铜匠等等不来,等等不来,哈伊(那里)格人就缠骨唠叨。都等着要用格迈!……”

 

    经母亲这么绘声绘色的一说,我眼前立刻出现这样一幅场景画面:个子矮矮的铜匠师傅挑着一副担走村串巷,一边走一边大声吆喝:“修铜罐,补镬子,洋锅子套底”。要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8 16:46)

 

 

    八月,开阔的钱塘江水静静流淌。烈日炎炎的下午,出城的汽车驶入风光秀丽的钱塘江畔,过赤通浦排涝站,沿着北塘由西往东,过老渡口,江岸边出现大片高高的芦苇地,细看,中间夹杂着一小片一小片抽穗的高粱。

    我要寻访的烧酒师傅就在这里,在三江合流以U字形华丽转身成为之江的那一片突出的半月形沙洲上,叫做东江咀的地方。

    他叫李锡校,年轻时做过生产队长,也是那位陆续在村后的江里救起十六个人的老英雄。我去拜访他的时候,他没有住在儿女们新盖的楼房里。前来引路的女儿告诉我,爸爸实在放心不下摆满酒的酒坊,也想一个人静一静,这几日就一个人住在酒坊里。老伴刚去世不久,他本人还患有痛风,尽管行动不便,他喜欢时不时去田里转转,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有一个离不开舍不去的朋友就是酒。

    当我坐到他对面的时候,立刻闻到一阵清醇甘冽的酒香。我找来找去,最后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做老师的好,也就是有个寒暑假。还好有个暑假,当杭城进入烧烤模式的时候,我可以窝在家里闭门不出。白天能不出就不出,夜晚也少出,如果是吃了晚饭还要出去,那一定是看在夜宵美食和朋友的份上。

       蒸笼一样的夜晚,一出门走在马路上便满身臭汗。和这满身臭汗最相宜的碰头的场所,大概就是街头巷尾人气爆棚的大排档。沿街马路有加座的座位,如果没有风,恐怕还是吃不消坐的,但也不是没有人在外面吃,也有人喜欢露天里那种痛快出汗,吃香喝辣的味道。

       吃大排档最好是三四人,人少,位置好找。坐下来,各人领走各人的啤酒,一半冰,一半不冰,左手一瓶冰的右手一瓶不冰的兑着喝。菜是普罗大众的,冷菜无非花生米、拍黄瓜、白切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10日中午到华诚的家乡常山。下午一干稻友在五联村“稻田大学”插秧,晚上在长丰水库渔家乐一条街吃鱼,住宿则在水库对岸的何家乡溪东村。

    在渔家乐灌了不少酒,到溪东村时人还是醉的。带着醉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8 16:27)

  

 

    如果我没有记错,第一次见张小末是在诗人李郁葱的诗集《浮世绘》的新书发布会后。晚间,郁葱请我们几个在钟书阁旁一家临江的饭店吃饭,张小末出现的时候已经很晚,她坐下来不久,饭局就散了。

    第二次见面移到江的北岸,市民中心,喜迎G20的“西湖诗话”诗歌朗诵会现场。同为获奖作者的我们一起参加了颁奖的彩排,后来一起在中心的食堂里吃了便餐。彼此不熟,也没说几句话。那天晚上,晚会还没有结束,她就有事先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2 17:21)

         

                        

 

    那一晚,人在原则诗群“乱礁洋”创作基地,宁波市象山县涂茨镇大岭后村。我和利忠,像两个不良少年,从气氛融融的沪象两地“乱礁洋”诗会现场(村文化礼堂)悄悄溜走,沿着一条未知的小路,信步走出大岭后村,走向公路下方那一片被农历十四的月光照耀着的朦胧的海。

    那是夜宿大岭后村的第一晚,实际上,那天下午我们已经看过大海。我们开车去了附近两座小山头之间的一片海滩,退潮后的海滩上有一处高高的伸向大海的观景台。视野里浮着两座岛山,一座像龟,一座似长蛇。沿着海滩漫步,有人在石块下翻小蟹,有人捡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末上午带孩子到家门口的运河博物馆去转转。见内厅入口通道那面宽阔的墙上换了一幅廿几米长,二三米宽的油画长卷。水陆码头桅樯林立,河上舟楫往来穿梭;沿岸工厂、商铺云集;街道、码头和拱桥上人头攒动,市井人家白墙黑瓦的房屋鳞次栉比……,真实地再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林》2017年第4期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