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蝴蝶的君王

 

它选择在群峰上飞行,以便把巨大斑斓的翅膀铺开

它的国土是无尽的花园

 

它选择这样死亡用巨大斑斓的翅膀轻覆整个春天的疆域

使众蝴蝶斑斓而已杳然无迹   
 

 

 

雨滴

雨滴

有足够的时间

完成它的舞蹈

——这一秒

 

个人资料
后院之雪
后院之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339
  • 关注人气:2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三春晖,原名许志华。71年生。浙江杭州人。教师一枚。诗歌爱好者。
xuzhihuasch@sina.cn

本博诗歌皆原创作品。
诗语

1、简、深、浓。用简洁、浅淡、准确、形象的语言容纳深浓的情感和健康向上的时代精神,并直抵事物的幽情。

2、诗歌是,犁开灵魂的田。

3、诗歌也是“眼睛”,看世间万物,用她的慧眼,悲伤的看,出神的看,安静地看,呆呆的看。闭着眼睛看。诗歌,或许如同梦呓…。

4、一首诗存在于不可复制的独特

5、激情的写作,站在在时代艺术成就的群峰;谦卑的写作,做流纳的水,努力突破自身的限度。

6、写作自足,自有快意。不必考虑读者,或考虑时间为你的读者。

7、在某种混沌状态,你感觉自己是个原始人。诗是狩猎的投枪和石块。

8、诗有综合之美,有极致之美。至刚至柔是情性两端。哲思与感觉是思想两端。体式之小与容纳之大是体用两端。

9、去世俗化,去浅表化。直取诗核

10、静笃,然后让诗意荡涤。

11、诗草在野火中死,在春天重生

12、诗歌的温度取决于生命之盐的浓度。

13、诗歌是良言美语的召唤。

14诗或来自泉眼,或来自伤口 

15。诗是信,发自人间。

16,在天地这座大寺院里小声说话。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01-20 22:41)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歌

 

 后院雪  组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2 13:24)

十月的一天,我去所在集团学校的一个经常跑的校区。差不多要走的时候,发现教学楼拐角处有一棵挂了几个小小的青桔子的桔树。这棵一人高的桔树在种满了香樟和桂花的校园里,平时一点也不惹人注意,就像一个迷藏躲得很好的孩子,若不是结了藏不住的桔子,即便我每天从那里走过,估计都不会和它在拐角处相遇。那天下午,我的目光聚焦在一只深青色小小的青桔子上,如凝望一颗青色的星星。那一刻,似乎生了无数小小雀斑的紧实的桔皮散发出一种美丽的光芒。那一瞬间,我的感性的味蕾未经大脑的同意,开始用五分之二的唾涎思想。

 

有时候,吃惯了熟的甜的桔子,人会想念曾经尝过的一只青桔子的味道。青桔子酸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友谊渡在我舅舅的记忆里曾是一片可泊小船的滩湾。上世纪70年代末,陆续投下许多石方,修了一个斜入深水的船埠,八十年代初投入使用,是王永生做村支书的时期所建。友谊渡边西侧,建有一个抽取饮用水的小水泵站,与对岸五丰村渡口用于灌溉农田的打水机埠遥遥相望,打水机埠是葛宝田书记时期修的。五丰村渡口的围塘下就是当年小叔房人和老坎人以一条水渠作为分界的农田。早些年,在五丰村渡口定址以后没有修埠以前,从老坎渡出发的木头船就载着本村村民和对岸有田的袁浦人吱嘎吱嘎的斜渡过去。

 

       友谊渡在老坎渡东面,在吴家渡西面,差不多就在相隔三四里的吴家渡和老坎渡之间的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出生的时候,小叔房已有老坎渡,但还没有友谊渡。老坎渡是我外公外婆和我母亲我舅舅也就是上两代人常过的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午去老坎上访摆渡三十多年的李法泉。吃过午饭,妈妈带我去找家住塘路下第一间的早年曾在老坎渡撑船的袁长法。

 

      袁长法这个人我有印象,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在友谊渡拆卸废旧汽车,头脑活络的他是村里最早做废铁生意的人。时隔多年,我记得盛夏里渡口的杨树下切割废铁时的火花四溅。我也记得春天里从他家的大院里探出身来的一簇簇李花杏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8 22:36)
    
      朋友圈里都在发桂花的照片。小区里拍的,公园里拍的,校园里拍的,茶室拍的,湖畔拍的,山顶拍的,等等。朋友们都在派发或淡或浓,静悠悠的、沁人心脾的桂花香,早晨的,午后的,黄昏的,雨中的……  

    有一种专属于杭州人的节日福利叫做:满城桂花香。这城里有许许多多的共享单车,但满眼皆是就嫌多。这城里有许许多多多却永远不嫌多的桂花树,十步之内,熏香了你的骨髓。一步不走,就给你开启一扇芳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6 13:16)

     大概是2006年8月的暑假期间,我女儿刚满月不久,丈母娘每天到我家来照顾孩子。我在家里差不多是个“多余”的人,除了买菜烧饭,其余时间,就在QQ上一天到晚玩打扑克。玩了可能不止半个月,玩厌了,听从朋友老傅的建议,去新浪注册了一个博客。

 

        那时候博客是个新鲜的玩意。因为早年接触过诗歌,对网络诗歌发生了很大的兴趣。就加入了很多诗歌博客圈。受了网络诗歌的影响,天资愚钝的居然开始兴致勃勃的捉摸起诗来,每天读,每天写。回头去看,当时写的诗都几乎不能看,但是我很入迷,是那种无人指点的自娱自乐的入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矮个子的老边立在办公桌前,卷发斑白,牙齿稀疏。老边的左手摊开着,他的掌中静卧着一只伴了他三十多年的铜口哨。口哨表面可以看到一只展翅的蝴蝶,生了铜锈的翅膀有斑斓的色彩,口哨的扁扁的吹嘴要比别的地方润泽光亮。

 

   老边叫边立长。在做体育老师之前的八零年代初,他出演过好几部功夫片,比如在《少林寺》中演一个英俊的反派武将,那时人们送他一个外号叫“独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08:3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