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叶琛
叶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546
  • 关注人气:8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这里

叶琛,1986年10月出生,浙江庆元人。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散文》《江南》等期刊,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散文集《在雨中叙事》入选浙江省青年作家“新荷文丛”扶持项目,著有诗集《彼年》。获浙江省新荷人才潜力作家奖、浙江省文学期刊创作成果奖等。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浙江丽水。

邮箱:yechen1003@163.com

Q:9771552

出版作品

书名:在雨中叙事
出版:浙江文艺出版社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5)第056617号
版次:2015年4月第一版
邮购网站:当当网、京东商城、卓越、天猫、淘宝、中国图书网、浙江博库书城、蔚蓝网等等。
 
书名:彼年
出版:中国对外翻译出版社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3)第180056号
邮购网站: 当当网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豆荚

叶琛
 
给我以妄想的是它开裂的空隙
那寂静强烈的原野气息
在黄昏里,不止一次
叙述着成熟的经历:缓慢、丰饶与残缺
 
为了获得更多自由
它顺从物种的命运,在泥地里
应用生命的开始
并收紧一颗种子光滑如水的春天
 
如今,它回馈我金色光泽
这些增殖内心的抚慰,像是找到了
回家的路
 
我们站在了一起
用一次爆裂相互挤压着。土屋的一角
余辉正裹挟一粒轻尘
从后窗进来
那么准确地找到我们堆放多年的孤独 

 

      (原载《诗刊》2016年第9期)

 

一场雪的怀念

 

暮色渐生之时山山皆是雪

 

世事败于眷恋
一次枯萎,缓慢地张开又闭合
雪不过道出事实,那转瞬即逝的
并非生恨之物

 

白,已结成果实
大雪所及之处
我用喜欢的生活拱卫。心地朴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4 09:33)

 

日子多像一只罐子啊
庭院深邃而围墙高耸。这热情的建筑
是最真实的依靠。在深渊和彼岸之间
一阵迷路的雨
成了通连的小桥。而我
像是走在罐子内部的人,用顺从
收紧命运的包围
并说出心中的事物:抽屉、梯子
朴实无华的梦,好像也成为
被苦苦等待的事情。我何以抵抗呢?
这些在罐壁深入的雨水呀。这么多
无限向下攀升的泪

 

2017.6.13 丽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3 20:00)

你的美
 
在你确定了
你的美丽之时,我就垮掉了
多么朴素的给予啊
 
你说,我们的一生
都将捧给树荫下的寂静
你说,无非是下雨
使甜甜的西瓜发生红色的事情
——噢,多么纯澈
 
当夜被黑暗一点一点擦亮
一种月亮升起在树梢的静悄悄
让我感到
美和孤寂
也可以相拥生长

 

2017.6.13 丽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3 15:45)

细细地听

 

听,花朵附近
梦被什么折弯了。傍晚从一条曲线经过
我并没有留意
归鸟划过天际的孤独。郊外
我松脱得像一个张开的野栗
被弃于狭长的偏角时光

 

我意识到
城墟之上,容易碰伤的
何止你我。于是我便轻轻坐了下来
侧耳倾听——临近黑暗的负重
挤碎一颗晚露之时
一片寂静
仿佛也在你我之间相互寻找

  

2017.6.12 丽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9 08:40)

孤独的样子

 

雨落下来
屋顶上,一片碎碎的、斜斜的
拍打声,竟让我产生了悲意
雨停后,花就开满庭院
余晖陷入花脊
借助这一样一个片刻
我在自己的内部走了很远的路

 

六月

 

在深处忍着的
也没有要伸开的意思。我承认
柔弱,在更多时候
缓解了据理力争的那种悲苦。这是在六月
一切都那么日常
我从野地里摘来的,不具名的花
也因瓶子的漏水
而开始枯萎
安然重复的六月,雨量多少
并没有影响我对孤独的判断

 

2017.6.9 丽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午  

飘窗外边
一株月季顺从季节,发出午后干燥的低音
一个人的一无所知
忽然被夏天的门廊察觉

这些阳台上晾晒的衣服
交出原有的潮湿、重量,沉迷于虚无冥想

宽广的蓝掠过大地
包围了此时租所和租所里面
全部的生活迹象
有时候,这些痕迹是短暂的
也有的时候,它们的消逝像是时光的买卖

我还是毫无保留地往下爱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应许之地
  
  在一个地方住下来的同时,这个地方的一切事物也将在你体内稳稳地住下来。我以一个介入者的身份,证实了寒水湾所发生的这种可能:黄昏褪去,黑渐渐漫了上来,瞬间,辽阔与祥和的荒芜植遍村庄的角角落落——风中摇摆不定的树,溪流里清瘦的水鱼,泥墙边汲水的瓦罐和一只落网的小困兽,它们一一在我毫无防备的身体里就位,悲凉而温暖。
  在月下,沿溪而行,我试图在蜿蜒中触摸寒水湾朴素的静。雨水刚过,一畦等待新翻的土地在水边展示着它的慷慨与自由,但它又始终保持着大地该有的隐秘和陌生。月光下,它尽管朦胧的形态,一下子在我的臆想思维中清楚起来,长宽适宜地种着应有之物,或花生、或土豆,花开果熟,在短暂的一生里规规矩矩完成宿命。我忽然为我的发现而感到兴奋,甚至以为这就是我发现世界的另一种方式。此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7 16:31)
宁静的时光里

推开窗户,用目光接近
我暗自为那一朵风中的花担忧起来
细细的花茎托起的色彩太微弱了
我甚至有些惊慌:如果下一阵雨
飘零碾泥或许就是它唯一的退守
而现在,我撤回这种想法
意念改变的这一刻,仿佛一场灾难被瞬间熄灭
身处绝境的命运也由此改写
没什么可以阻挡我的愿望
接下来,该去看看柳絮飘飞的对岸了
那些草木悄悄谈话的表情多饱满。它们倾身
在宁静的时光里,不躲藏,也不告别
只是顺应风的磨触。这多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7 10:18)
黄昏落下

细尾鸟停在低矮的柏树上
这世上的一无所有
显得那么干净
三月了,浅草也长出来了

风诞生了飘摇
而雨丝生成的绸线,断断续续搜寻着
大地上生长的苦楝
在家乡的山腰上
你不说话的白昼和夜晚,缝合成
你永远的祖国
 
岁月弥新,田地又被春天新翻了一遍
苔藓开始潮湿,黄昏落下
像是一个人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1 19:29)
太阳下山之时
 
太阳下山之时,我走在下班的路上
忽然有什么让我感到犹豫
于是驻足,找到一个避开楼宇看得见山的缺口
我想大声呐喊
但没有发出声音
我听到过路人的交谈
说到婚姻、房子、车祸赔偿款时
我们各行其道,成为彼此相互消失的事物
而此时
华灯开始使用它们的夜晚
 
 
一个日常的傍晚

从窗台望去
田野和远山显得尤为空旷
这种寂静里流出来的感觉,轻盈、自由
仿佛停在花瓣上的一阵微风

春天了,泽地的水芹多么得意
它们并不在意秩序,一无所知地生长
它们偶尔的摇晃
惊扰着漫漫黄昏

——多么日常的景色呵
只是恰好被我轻轻触见。好像多余的事物
忽然被提及

2017.2.21 丽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