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卢小布
卢小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0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博客中的文章均为原创,谢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_^
      
滴滴嗒嗒的屋檐
朴素悠长的小巷
薄雾氤氲的河畔
光影交错的江面
细雨轻风中傍晚的山林
暮雨洗净的树叶间橘红的路灯
 ......
 
 
博文
(2009-06-09 00:22)
标签:

杂谈

上一篇博客写在08年春天

如今又是09年春天了

我知道这个开头很俗气,啊又是一年过去了,秋天等不到春天,夏天等不到冬天,就象我等不到斯德哥尔摩来的挂号信,也等不到又聪明又黑的总统签发的内阁任命书

 

这一年过起来真是又快又糟糕

 

有几个月,过冬的鸟儿在我的头顶不断飞过

它们拖着鼻涕向南然后又他妈回来,一路散布禽流感

 

有几个月,一根烧火棍子在大江南北传来传去

路线精确别致,围观者众

 

我只是一路游荡

 

多数时候散步

不散步的时候使用交通工具

 

汽车,最后一排,五个人挤一块儿

火车,动车组,二等座,两三个人挤,一等座,跟正装人士挤

步行,和成百上千人挤

飞机,呃,我永远不会坐这个

 

极少的时候我也不动弹

可就算不动也是日行八万里

 

除了游荡我也想干点正事

 

比如我是多么想到奥运开幕式上踩地球啊

喘着粗气作轻盈状

他妈的踩地球真是个技术活,

我想如果可以的话踩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些年的批赵运动中初看此人的诗,居然没来由的喜欢,但羞于启齿。

刚读了首,决定公开表态。

因为这首真的很好。

      

 

 廊坊不可能独自春暖花开

 

        石家庄在下雪
    是鹅毛大雪
    像是宰了一群鹅
    拔了好多鹅毛
    也不装进袋子里
    像是羽绒服破了
    也不缝上
    
    北京也在下雪
    不是鹅毛大雪
    是白沙粒
    有些像白砂糖
    有些像碘盐
    
    廊坊夹在石家庄和北京之间
    廊坊什么雪也不下
    看不到鹅毛
    也看不到白砂糖和碘盐
    廊坊只管阴着天
    像一个女人吊着脸
    说话尖酸、刻薄
    还冷飕飕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7 06:04)
标签:

杂谈

 
昨天和几个弟兄无聊,花两小时鼓捣了个视频短片,其间我有笑场。
我没露脸,提供剧本+道具+导演摄像制作
我只是想表示,我不是一个乏味的人。
http://www.56.com/u29/v_MzI5NjMxNDY.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1 14:29)
标签:

杂谈

没事儿过来收拾一下,居然发现俺是16666位访客,
 
一路路路路~~~~游荡
 
我结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08 00:03)
 
 
从计数器说开去
 
 
写博客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
 
在这些日子里,我去装了好一阵孙子。那阵子,我猥琐卑微诚惶诚恐,理智与情感在内心深处交战不止,我是如此饥不择食慌不择路,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同情自己。
 
如今希望落空,化作一串长长的水漂。我才发现已经差不多把博客忘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7 22:06)
 
 
汽车人 变形
 
 

  汽车人,变形。”

   我对着隔壁的亮亮大喊,然后口中念道:“七七可可。”亮亮会用大舌头腔调说:“机器狗,变形。”然后装作抛出一个什么玩意儿,目光还追随着跑向远方。

   变形金刚,酷酷的家伙们。

  擎天柱是个货柜车,胸口的大面挡风玻璃帅呆了,脑袋上还有两个尖尖的天线。

   威震天是一把枪,这个外形可真尴尬,不好玩。

   音波(是叫这个么)扔出来的磁带都可以变化成小机器人,厉害。

   高举双手就是飞行,朝别人握拳就是发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3 12:13)
 
火车慢慢开
 
 
   我国纵横交错四仰八叉的铁路网上,我频繁活动的沪宁线是最繁忙的区间之一,货车客车临客卧轨自杀的都多,大白蛆的开行频率也比别的区间高.
   大白蛆技术引自东瀛,遗传基因所致,这厮也长得一副尖嘴猴腮的猥琐样儿,尤其是屁股上也长着一张脸.蛆哥静若处子的时候不多,都是动如脱裤,说干就干.
   始发站是蛆哥不多的处子表演,白花花的身子静卧在冰冷的铁轨上,跟个人体模特似的.一到点儿,就在顶上伸出个细脖子铁杆,上吊似的搭上电缆线,便是火花飞溅的场面.然后连自己也被惊着了,撒腿就跑,边跑边喊,中途到大城市了也是喘口气就走,真是从不为谁停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边高考,一边拉肚
 

   天给表弟发了条消息,读大学不如放牛,烤完算球。

   其实并不需要我来减压,表弟这帮90一代,早就在资本故事中浸淫,不把大学当独木桥了,况且扩招下的高考有如此高的录取比例,随意挥洒,考完放假。

   与这些孩子们不同,我们及我们的父辈,把高考当作扭转人生的唯一机会,那些年月,我的故乡流传着许多高考传奇。

   母亲有个学生,家中贫苦,兄弟姐妹无数,均是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长辈念其是小儿子,给予读书机会,此人玩命发奋,终考入师范,当上国家教师,其姊妹兄弟至今仍为农民,温饱线上下。真是九死一生。

   父亲高中毕业留校教中学物理,父亲的物理很糟糕,比班上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1 17:26)
  六月一日
 
   请注意标题,流氓们莫要断错句。
 
   蜗居的小区里有所小学,所以当我这会儿百无聊赖地站在窗口,晚风正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
   六月一日是儿童们的节,儿童们在今天都可以扮儿童样儿,或者说,大人们要看他们扮儿童样儿。都很快乐很满足。
   节日真是个好东西,它们可以细分人群,全国人民对号入座,轮流狂欢。
   妇女、青年、儿童、劳动者甚至艾滋病都有自己的节日,而我,一个不劳而获的老男青年(请原谅我没有青年时代,儿童之后我就直接变老青年了),艾滋病也不眷顾我,到这些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0 23:35)
 
那些博客窜子们
 
     浪作的很,在每个BLOG首页上都搞了访客记录,我心里不大舒服。因为兄弟我的BLOG一向冷清。
    冷清不是啥坏事儿,躲进小楼成一桶,我自个儿乐意。可经新浪这么一折腾,俺那可怜兮兮的几个访客还非要揭出真实身份,鉴于俺的BLOG仅向十余人公布过地址,这照妖镜(请原谅这个不恰当的比方)照出来的必定是几个熟面孔,这简直就是往俺伤口洒盐嘛。
    但通过查看记录,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妖精们(再次原谅^_^)每个都很陌生,他们个个身影飘忽,自何处而来无从知晓。(烦请心地纯良敦厚的筒子将您来本BLOG的具体路线留言告诉兄弟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