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个人资料
uku六尾
uku六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9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4-11-23 02:10)
《一》
工作日一个人喝下午茶,坐下后只顾看手机,却闻到了熟悉的歪果仁味道,用余光目测是拉丁大叔和小哥,大叔在BLABLA和一个戴礼帽的国人大叔谈论,小哥就是个花瓶,呆呆看着没有插话。戴耳机的时候就瞄了一眼,和大叔四目相对,一副精明生意脸,而小哥懵懂傻直却很可爱。外面一共三桌,我在中间,右边是一桌男青年。
三首歌后歪果仁们走了,小哥在我面前停了停,转身望望正在道别的上司,再回头朝隔壁桌望望,整个过程回避我的目光,正当我基三错以为是害羞的时候,隔壁桌响起一个声音“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吃了”。
突然心里好开心:我是病得最轻的惹。

《二》
养成下午茶习惯已经六年了,好像已经离不开经常用歪果仁饱满的肉体来滋润双眼。
当初开始喝咖啡是因为被美国客户相中,我经常帮助长卷发狒狒和金毛壮狼,其实是有私心的,总是不由自主想靠近金狼凸起的肉体。我知道他喜欢大波妹,可谈判的那天我换上低胸T恤,他还是奇怪地盯了几秒,男人精虫上头时从来都不会挑剔。谈判成功后他们就回了趟美国,而我则开始学习他们经常去咖啡店。
在这里叙旧面基交友,也被尾随搭讪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9 00:55)
只有两年时间,却已经神马都记不清惹,物是人非事事休,只知道办公室来了一大群板鸭男,女生们开始激烈讨论相貌。我就故意去倒水,路过会议室,都是些高大的背影显得房间小而拥挤,销售部经理在和唯一的女板鸭交流,其余都看着,心想还好不是我接待。

女生们偷偷说着他们要走了,都躲到最靠近前台的会议室假装做事。我就正大光明站在前台,看看能有多帅。四男一女陆续出来微笑道别,男的都比较高大,两个大胡子,一个小落腮,最高的那个刮得很干净,运动员体格傻直脸,奇怪地多看了我几秒,大概是嗅到了G的气息想着“原来中国也有基佬”吧。

等他们一走,那个新来的女同事终于按耐不住脸红心跳,边扇着手掌边捂着胸口,我们都笑她太年轻,心里却羡慕怀春的岁月。而高冷的我只会说说“也没有很帅”的话,一边沉浸在对傻直充满雄性激素目光的幻想里,一边不停说服自己,基三错基三错。

然后我亲自为四个板鸭男安排了四位漂亮的销售顾问,很不情愿地。有时就会玛丽苏上头地想,那么可爱强壮的未婚男子们,你愿意他们没有子嗣吗,你愿意他们单身不婚一辈子过我这样的生活吗?这个念头苍老又熟悉,青春岁月里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4 01:50)
《一》
毕业后的一段时间,楼主试用过很多公司,最后不合适的原因有很多,但我一直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性取向。
第一份实习的地点在南外滩,办公室直接看见东方明珠黄浦江,第一天就得到重视,经理亲自指导各种事项,第二天来了个同姓的新同事,他们发现认错了人。接下来一个月就坐在角落的办公桌,师傅待我却不错。
可另外一位销售大叔估计是太闲了,午饭的时候调侃我蓝色T恤太粉了,我说男装部买的,他还说服务员一定以为我是女生,我累积的怨气爆发:侬不要搞,好瓦。
师傅帮我说话,缓解了一下气氛,我没料到会发火,就算是娘炮,发脾气的时候还是MEN的。
从此我明白,这样的身份会跟着我一辈子。

《二》
第二个实习的公司需要跑外勤,遥远的外高桥所以老板发了TAXI券,那天我很赶时间,就和司机套近乎希望开快点,没想到他那么健谈。他是痞帅短发大叔,我们聊到了工资,他安慰我说刚毕业不错了。
他说他自己刚结婚,在郊区有所房子,还有XX万存款,他感到知足快乐了。说着说着突然讨论到女朋友,我说没有,他就开始讨论女人,看我没有反应突然问那你喜欢女人吧。我在想是不是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4 02:06)
《一》
男票经常飞来飞去,楼主送机后会找附近的青年旅店住宿,一方面是便宜一方面是有很多歪果仁背包客。曾经看过篇小说,作者路过老洋房问路,进去后没有人,却从细节脑补出主人的故事,可怖又浪漫。楼主一直想写积极乐观的故事,可每次在旅店走廊,咖啡店,休闲区遇到那些陌生的歪果仁,脑补的只有孤独和悲伤。
想想他们终究是异乡客,和他们相识的中国男孩女孩大多不会圆满。楼主认识第一批基友里有一位名媛,他的BF是英国DJ在日本工作,经常在上海出差,在经济上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当年秀幸福的种种至今记忆犹新。

《二》
他是个家境不错的人,但却自诩做过MB,他说只有这样才快乐,不是为了钱,他说出卖给连头发都没几根的老伯时,有一种堕落的快乐,我不知道刘希平的国羽“常三”们怎么想,但我是信任他的。
直到他遇到了K,那夜他和小伙伴们在夜店闹腾,被人群推向K,他说当时很害羞,K大概没有见过害羞的MB就想约他,还留了电话。他们是一周后上床的,从此结束了MB生涯,我想K也是信任他的。
之后K就开着白色宝马天天去学校门口接他,同学们奇怪地看着。现在想想简直就是故事,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31 03:29)
楼主会在咖啡店里收EMAIL写东西什么的,去的固定地方多了就成了熟人,熟悉的服务员还有熟悉的陌生人。那个咖啡店在地铁口,又是全玻璃围墙,很多人来人往互相观看。
那天发现门口有个歪果仁大叔在门口鬼鬼祟祟,一直张望又一直不进来,很奇怪的样子。

他在那里晃真素惹人厌,想进来买咖啡的帅比美眉都不明白他到底进不进去。楼主因为强迫症就多看了几眼,一开始以为找人或者等人很正常,可五分钟以后还这样,我就开始怀疑他的智商。

此大叔长相是个技术宅,像寇森大叔那样(没有那么萌),白白胖胖有小肚子,最另人无语的是,还摆出萌猫偷窥的那种动作,会躲在看不见的地方一会,当我终于松口气以为自己基三错只是普通张望的时候又突然飞快的探出脑袋,大叔,你是有多空惹。

于是楼主的大脑开始理智分析,首先他是个无聊的逗比,自我感觉良好,其次脑子异于常人,以为我大魔都的蓝孩纸都是EASY BOY吗,再次可能因为我坐在对着门的位置,他只能朝我这个方向,最后,难道他认识我?

一想到如果他是尾随我而来的话,简直细思恐极。但从时间上分析,我买好咖啡坐下五分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4 00:53)
《一》
那天接到男票的电话我们已经冷战三个月。
他说他的法国朋友来上海了,要不要吃顿饭,我冷冷地说好吧,挂了电话走在补习班回家的路上,看着DH大学里满满的留学生,怀旧着美好的大学生活。
说不出是否想和好还是挺好奇,就去南京路上最老的发廊整了整头发,拎着万宝龙的电脑包赶了过去。
约在XTD的咖啡店,远远看见他们俩站了起来,然后握手说着Enchante,男票的朋友是栗色头发的眼镜暖男,壮壮的,笑起来很性感,以为我会法语很惊喜的样子。XTD人多得挤出翔,我被他们夹在中间举步维艰,有种被保护的错觉。
天知道我从小到大被锻炼成怎样孤僻的性格,现在失业报了个补习班,动什么别动感情。

《二》
补习班外教老师是个荷兰小伙,传说中的帅出翔,我在电梯口看到紫色衬衫包臀裤在打电话,一猜就是他。
上课质量一般般但大家都是来看脸的,一到提问环节各种女生百花齐放地秀口才,那天就我一个男的,他就很照顾地让我回答,可我只点了一下头完全陷在回忆里。
曾经面基过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3 02:09)
《七》
要打入客户的圈子并不难,朋友的朋友可以织成一张大网,关键是数量并不能改变质量,你是什么角色并不因为认识人多而改变。
有次陪以色列客户去上戏附近喝咖啡,遇到他们国家的某知名导演,看上去很有范儿的多情大叔。我和客户聊天间隙他就好奇地张望,脑补上戏学生潜规则,可我什么都不是。他穿登山服离开时我们对视,说再见时又望望,这样的暧昧刚刚好。
年轻客户则更容易无障碍交流,美国小哥刚来中国,接触半年后就像朋友了,我帮了他超市退货他就请我吃饭,我们坐在石库门前的矮凳上吃韩国年糕,阿姨大妈们奇怪地看着我们,顿生心心相惜的感动。
猜不到结局却以各司其职而终止。

《八》
美国小哥介绍了他的德国室友,室友又介绍了个德国正太,中文很好,聪明且嘴甜。有次去他公寓,遇到西班牙室友,那张花心大萝卜脸离开时诡异地看看我们,好像预测着滚床单似的,我笑着回应ADIOS。
的确德国正太天生滚床单脸,男人女人都喜欢,又十分会装逼讨巧,连我都心生怜爱。他说起加州海边别墅里寄宿一周经历的时候,我脑海里闪现一连串的情节,喘不过气。
当时我们站在落地窗前,东方明珠九点半的阳光洒在他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1 01:48)
《一》
第一次见他还记忆犹新,我穿着男票巴黎带来的帆布立领,通体灰黑,拎的包却是G家款的墨绿红条,戴着黑框。没有刻意打扮,却不知这个巴西人是搞服装的,所以他站起来准备握手的时候看了一眼自己的西裤,大概是怕有褶皱。
他一站起来有一米九七,绷得天衣无缝的定制白衬衫,藏青西裤,身材是后黄金期的厚实,握手温柔有力。
后来熟络以后的某个闲聊空隙,他说他曾经更好,停了停“相信我,我曾经更好”。我当然相信却又不想相信,脑补电影《霸道总裁》喝下咖啡,冷静,他只是客户。

《二》
曾经看过不少为了工作献身的直男忏悔贴,但毕竟还是得到利益,签了大单只当是友情出演。无论动不动感情,前提是要会意。
可我天生就是小心谨慎后知后觉,绝不做挑明的主。有个英国的合作股东秉承腐国的奔放传统,在饭局上点名要我唱歌,劳资就是不买单,用和谐语调威胁道“如果我唱你也唱”,结果我老板介入,让一个很想唱的女生解围。
事后想想自己不领风情,唱HIGH了喝高了潜规则了又怎样?打住,冷静,严格意义上他是自己人,无利可图充满麻烦,除非你真心想换工作了。看看唱歌的女生幸福的模样,本质的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4 02:30)
《五》
我说我要走了,他说他也快了,我问住哪里他说静安寺,我说送你吧,他就开始笑。在我一再坚持下,他放下戒备,我们走向路口招车,拐角走来一个金发小正太。
又是他的熟人,他兴奋地用手撸他的头发,因为刚下了细雨正太像极了出壳的小鸡,湿漉漉的。他们是好久不见的样子,我也微笑打趣,气氛暧昧到腥鲜不散,小正太还是成全我们自己去泡吧了,想想我十六岁的时候就是囚鸟,是一朵花开到荼靡。
金毛狼喝了不少,加上小鸡正太预热,肾上腺素已经开始飙升,外加我娴熟的装冷技术把他撩拨地无法自持,一上的士就开始进入GV状态,把手慢慢滑进我的皮带扣。
上半身我们都保持反光镜里端庄正经的样子,下半身却诚实开明地怒放,他的动作十分优雅,相较于我就是一朵黑暗里的大理花,荼靡之后的盛开,是那样悄无声息。
那是何等的悲哀与快乐,美丽丑陋新世界,
空气里的荷尔蒙香水味。

《六》
这香味让楼主想起了初体验,恪守贞洁了那么多年却在一场无常的逃避里草草终结。这种不健康的基调注定了太多的歧途,性本无罪,有罪的是滥用他的人。
我和金狼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2 01:45)
《一》
那段时间楼主和新男票冷战,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一个人去EDS喝酒,醉生梦死会让人看轻这个世界,人生如雾亦如梦。可偏偏还是遇到男票带了个人,事后知道是他的新加坡朋友,男票就是那种永远不缺人陪伴的人,我还是不够本事像没事一样上去打招呼。楼主避开了他们,在洗手台冲了把脸,以前经常看人这样,现在自己也终于体会,随即便从后门出去了。
第二天去的时候恰逢周六,最热闹的时间段,那日老外格外的多,楼主的桃花运满格,就有了后面的故事,算是第一次正式的出轨。人生就是如此,往往在你不在意的时候柳成荫,所以我经常劝别人,你越是抓住越是没有。
可也许就是因为醉生梦死的日子,让我渐渐领悟活在当下的奥义,进入新一阶段的解脱,反而重新和男票维持一份奇特的平衡。

《二》
像平时一样,大多数老外大叔呈观望状态,直到进来一群男男女女,有两个拉拉模样的小妞比较突出,跳得很开心。有个穿花格子戴宅男眼镜的小哥比较引起我注意,长得还可以就是比较娘比较疯,活脱脱外国版我的好GAY蜜,这样的孩纸比较热情善良。
格子宅似乎喝高了,一圈圈饶着吧台走,人非常多挤得他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