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那些花儿
那些花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9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8-03 00:15)
聚会第一场:
出场人员:孙老师,张大哥,孙冉JJ,Ankai,及吴娟远在中山参与电话会议
活动场地:德国领事馆附近某咖喱小店及附近星巴克
活动主题:吃饭,聊天,喝咖啡。谈话内容涉及出国,感情,大麻,工作,电影,生活方式。向远赴德国的孙老师送别。

聚会第二场:
出场人员:树,燕,媛,园,Ankai,Brenda,亮亮,LG,鱼,及树某小妾同学
活动场地:新天地附近某山东菜馆
活动主题:聊天,分发DVD...内容较X,不便公开。

以上给没机会出席聚会的各位YY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8 11:37)
盘在我这里,绕了一个圈子,请了一顿饭,终于刻好了。
据说效果不是很好,一段一段一截一截的,不过给大家一个纪念罢。

在上海的,大家聚一个会,来发盘啦。暂定下周三8月2日如何?
不在上海的,把你们的通讯地址发到ankaixu@yahoo.com.cn,我尽量把盘寄给大家啦!

唉,谁让我是好人呢! Anka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13 23:07)
真可怕
看张大哥最终辛苦刻出的盘
怎么看怎么像是别人
 
小马阿还是那个小马
晓婷却混阿混
混成了社会人士
导演手记还在开天窗
欠账简直成了一种习惯
焦虑也成了一种习惯
不由得要跟小燕小树喊个话:我果然是记得的呢,并且真的是很想写的呢,呢、呢、呢、呢、呢、呢……
 
等着我啊
 
你们的和睦
还有你们
所有的人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29 09:21)
今天晚上就要聚餐了,据说大家回去吃火锅。但就毛姐姐发的短信来看仿佛人不是非常齐。我有一篇论文没有写完,今天是deadline,怪我自己平时不努力啊,今天需要拼命赶论文……
 
这几天是毕业的时候了。零号楼旁边竖起了一块大大的牌子写着所有毕业的本科生的名字。我在上面找,安恺,大猫,小树,等等等等,多少个熟悉的名字写在上面,意味着多少人就此离开。
 
最近毕业的气氛很浓。每天晚上都有人跑到五号楼底下来喊几几几我爱你,每天晚上都有好几个班的毕业生刚吃完饭或者准备去唱歌的从五号楼下走过。我想,也许这里面会有我认识的人。也许他们也会在五号楼下抒发感情。
 
每次听见有人喊,五号楼,我爱你。我就冲着楼下大喊:“太没创意了!喊点别的!”
 
这几天时而会想起下学期的事情。下学期我就会搬南区了。小园园也会去南区。离得比较远,不利于我们进一步发展jq。不过谁谁谁说过,距离不是问题,身高不是差距,啥啥不是啥啥。到时候据说会有车来帮忙搬东西。我还要买一堆什么电风扇啊台灯啊一类的东西。估计三年之内就不会搬了。同学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姐妹们,我是小马。从来没有来发过言,基本上是技术原因!在本部住着上网不方便嘛:)
 
(字调大一些大家看着清楚)
 
今天跑去配了隐形眼镜,想起来演出的时候一直声称要去配隐形,觉得现在配都晚了……没关系,明年我会带着隐形演的:)
 
昨天坐火车来宁波。火车上旁边的陌生女孩子睡着了,自然而然的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好感动。我觉得好自然,好温柔,好平静。我没有动,哪怕左肩酸痛,我怕惊醒她。无事可做我决定开始回忆我的剧本。于是我开始默念自己的台词——为了连贯就把小树的台词也念了出来。
 
那天我哭了,哭得很厉害。
 
在火车上我不知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仿佛这个剧本我从来没有读过,仿佛它不是我写出来的。眼泪不停的流。mp3里重复播放着the walk。我在音乐中念着台词,哭。像傻子一样。
 
大概从小到大,没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懒猫某终于开始动笔了,不为别的,就当,只为亲爱的chenyuan姐姐饯行。

 

坐在电脑前面的时候,细细想,想着所谓写东西无非是从心里面挖一点东西出来然后交托手指的动作;可是现在似乎不行啊,至少我做不到在我脑子里心里那么多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声音                                

 

   小小叮嘱我们一定要去看这部话剧,她说剧本很棒,当然我想更重要的是她在剧中出演了其中的一个角色,及其投入。作为女性,作为女性主义者,作为朋友,去看这部西方女性主义的经典剧作,责无旁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牢不可摧的感觉:每个女人,都是一部惊悚片。还不确定每个男人是不是一部黑色喜剧,但我真的、深深的感觉:每个女人,都是一部惊悚片。就像《香草天空》里,卡麦隆·迪亚兹载着对她一响贪欢而后又弃如敝覆的汤姆·克鲁斯,全速冲出公路桥、冲破桥栏、正面坠毁在钢筋水泥地上。殉情,兼谋杀。
   《香草天空》后,我就开始像男人害怕碰见鬼魅如天使的女人一样,害怕自己。因为几乎周遭所有女人都验证了具有迪亚兹一般的疯狂基因——偏执、无理性、歇斯底里、永不消停拒绝安抚。
 

    去S大看今年的《阴道独白》时,我没意味到它是这样柔软的。2004年曾经看过比较忠于英文原著的第一场《阴道独白》演出,实在太有震慑作用。一个外国女人高低吟哦、声调错杂的演绎各种叫床,那场景恐怕此生不得复见。Aggressive,震撼之余,咄咄逼人的女权主义其实像女博士一样并不受人待见。
 
    2006年5月28日晚6点许,坐在S大某阶梯教室的座位上待场,7点要演出的女人们在舞台上进进出出穿梭、预备。几乎每个人都盛装打扮:连身裙、高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02 21:31)
我的花儿们
                                             wujuan
    还记得我们之前一次次开心的讨论吗,互相敞开心扉,谈论着从未谈论过的话题。还记得我们为了写同性恋的剧本,专门去了max club,那时我和小树还跳了一段舞,她傻傻的做些机器人的动作;还记得我们讨论同性恋的时候,一气呵成就成了剧本了,还记得我们在办公室黑灯瞎火的呻吟,估计孙大哥high得晚上无法睡觉了;还记得……,这么多美好的记忆都忘了吗,我没有,我一直都记得,在内心深处。
    我不想再就你们讨论的话题再说什么,但是,我真的,由始至终没有怪过谁,我也不认为,谁必须为一些事情负责,我只是希望问题解决。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但是我们应该是一群团结,坚强的女人,因为我们认识自己的阴道。阴道独白是我三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通告天下
从上大回来到现在。
确切地说,是看到eva的文章到现在,我一直疲累不堪,说不出话。
看到大家都在用力地说,反复地说,我更加精疲力尽。可是我真的有太多话要说,几乎变成我的魔症,一阵一阵地神经过敏。
事出有因。
倒不是说发生了多严重的事。而在于,外部也好内部也好,紧张,非理性的种种气氛已经蔓延得越发急促起来。我的焦虑在于——对这个纯净美好的集体将要如何维持的担忧。
你们也许不完全清楚,而我也无法大声疾呼。但是,的确,上面给了我们许多许多超出我们承受范围的压力,而姐妹们也开始骚动。一切都比之前更困难了。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在检讨,并且又多少在为自己开脱。
但是,对又如何,错又如何。想明白了如何,没想明白又如何。自己清楚如何,自己不清楚又如何。
事实证明,气氛早就变得晦涩了。并且,一步一步地浓重。
然而,这些并不表示我们要归咎于某个人,或某些人,非要揪出什么害群之马或老鼠屎。我痛恨这样的标签。这么武断而不负责任。但事实上,并没有人带着这样的意愿大肆讨论整件事。所以我们仍然应该并且可以心平气和。
我太能了解,自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