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青
水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2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新闻大意是上海资深党员徐素珍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将79万元存单及价值73万民宅作为党费上交上海市闵行区区委组织部,同时披露了老人平时做善事的先进事迹。

 

这种高人在受过红色洗礼的资深党员群体中不鲜见。世人穷人很多,尤其是中国的穷人更多,需要救济的何止成千上万,但是党委组织部还需要高人救济吗?我很愤慨,老革命善举的对象是不是搞错了,是表忠心还是回报党?组织部不能说富得流油,但至少是“不差钱”,还需要回报吗?组织部拿着特别党费用于何种目的,有人审计吗?据我所知,目前团费的用处多是搞搞活动,周六就看到某国企的数个团支部在西湖边的某餐厅庆祝,据传经费来源可怜巴巴的团费还有公司的拨款。回顾一下我们的大学团委,集体活动也多是如此,无非是瞻仰一下革命先烈,但瞻仰归瞻仰,除了挖空心思诌一篇“感人肺腑”的心得,也未见得个人的觉悟有何长进。当然集体活动不是坏事。

 

我在想老革命要是把钱用于资助贫困大学生,150万至少可以资助三百人一年的学费。而组织部的水很深,即使党费不被挪用,也多是作为“文山会海”的经费,即使无甚危害,也未见得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哎,真为老革命的特别党费惋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7 12:5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日志

两年之后,还是回到了杭州,一座留下许多故事的城市。

只是物是人非,何处寻找破碎的记忆。

芦花如雪,江风无力,吹不走年少的忧愁。

极目远望,江东大桥一片白茫,一如我此刻的心情。

9.27重游菜园旧地,江东大桥已通车———————水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8 10:06)
分类: 转载文章
 在公司内部论坛看到一篇诉苦文章,深受感动,自己也曾经历过。特转载,以示世人,莫要错过缘分,人有几个七年,人有几次缘分,来吧,拿出男人的勇气。
 

《七年前在暑期里邂逅了她,七年后,你在哪里》

 

七年前,那时我还是学生,那年放暑假我决定去打暑期工,一来可以长见识,二来赚点零花钱。也刚好,番禺祈福新村俱乐部大量招暑期工,这样我进了一个部门当服务员,而她就是我的领班,比我还小一两岁。她很可爱,每天都是笑着的,她跟每个人都很好,都聊得来,一点都没有领导的架子,但我们很听她按排的。我也是开朗的,所以我们俩每天都开玩笑的,一天的工作是从笑声开始又是从笑声下班的,可以说那一个月是到目前为止我打工生涯中最最快乐的一个月。一开始由于她跟每个人都很好,我也把她当哥们了,根本就对她没感觉,对一些肢体上的小动作也没在意,例如括脸、打头、搂腰、打手之类的。

 

就在暑假最后一个星期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不知在说什么了,我就用手指括了一下她的脸,而这时令我意外的是她竟然含情脉脉的望着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7 14:58)
分类: 随笔日志
公元两千零七年七月十七日,和周学妹相识两个月。五月十七日,第一次见面。随即于六月十七日离别。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七月十七日,宋学长于顺德发文,隆重纪念小浣熊和咪宝宝之间的六月之恋。人生多少无奈,但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公司四五天了,还没开始实质性工作,公司的效率实在是低。第一天办理入住手续,第二天体检,第三天安排岗位,即来顺德工厂财务部报到,美的的组织好复杂啊,原以为本事业部就一个财务部,谁知道分得这么细。
 
四号开始上班,说是上班,其实暂无事可做。财务部安排我来车间办公室做成本监控。起先听王部的这个安排,脑子一下子如五雷轰顶全懵了,成本监控是啥东西,起先还以为是进车间监督生产线。来了才知,原来是进总装厂车间二楼的办公室,大约有几十个管理人员,不得不感叹美的之大。办公室里可谓龙蛇混杂,厂长、副厂长、杂七杂八的作业长、还有就是偶这样的杂役。不过相对于生产线上的工人,我们的命运要好很多,办公室的空调吹得都有点冷了,那生产线上的电焊工还直冒汗,旁边是一大堆冰块。
 
下午随阿秀(偶的师傅,广东人都是阿什么的称呼人,偶自称小宋,以免阿青阿青叫得肉麻)去各个总装厂部装厂稽查物料损耗情况,即是成本监控的一项重要内容。最大的感受就是做中国的工人好辛苦。美的还好,普通工人也有一千多,作业期间还有中场休息,午间有点心,貌似偶读初中时候的夜宵,蛋糕加牛奶再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日志
昨天下午到顺德北窖,在美的海岸花园暂住.环境比想象得好多了,花园式的环境,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房间内破旧,跟一懒虫一起住.好的是,房内有空调,估计美的空调没卖掉,自己员工消化了,哈哈.原以为岭南蚊子很多,挂起蚊帐竟然也安安稳稳地睡了一夜没被蚊子抬去,适应能力比猪还强,哈哈.
 
昨天早上到广州,没遇到传说中的抢伙,不过老表在下午坐黑车回广州的路上被割开裤裆,财物无失,庆幸.广州的公交车好牛啊,跟大巴差不多,坐着真舒服,杭州在这点上得学习一下.在广州吃早餐,拉肠,第一次见,面粉做成大肠的样子,中间夹些肉,沾着酱油吃,貌似味道不错.还有稀饭单独煮的,象烧铁板饭一样,味道也很怪.牌子挂的是广西佬的.
 
广州小吃还没怎么尝过.顺德是是美食之乡,吃的不要太多,多是路上摆得摊子,不太敢吃.顺德水果极便宜,两元一斤荔枝撑死你,还有很多怪胎水果.才来两天,但感觉新鲜极了,北窖也不是很乡下,就是工厂多,感觉如工厂集中营.
 
在北窖街上没看到美女,真的,以此类推,顺德也好不到哪去.李小龙已死连雕象都不留下.去超市,被呼作靓仔,略略惊了一下,恍如置身港片,醒来才知已到'蛮'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7 09:22)
停电两日,饱受折磨。出来读书十来年,忽然发现回到故乡有点不习惯,于生活上很不适应。小地方,事事不方便,霞关马站适合老年人住住,稍微有点本事的都该出去打天下,几次鼓动家人走出去,均以失败告终,上一代的人终究与我们隔膜得很,和长辈说话有时候觉得很累,不如静静地读书上网。
 

在家里闲得慌,也许生来贱骨头,就是喜欢劳动,只有在忙碌的日子才找得到充实的感觉,渴望赚钱赚得多多的。7月1号下广州,2号上班,8月随即放大假12天,去宁波看看,当然主要是看看咪咪小朋友,顺带看看思亲。在家的日子,一日三省,有时候觉得自己的路子都走错了打算错了,牺牲的东西太多,但想想年轻还是要有点哥伦布同志的冒险精神,我是希望到处看看,不想腻在一个地方,可多愁善感的咪咪呢,放心不下她,还是决定快快回来,咪咪是我家。浪子远行,到底还是要归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4 19:48)
标签:

小周

女人

分类: 浮生碎影
 

此生只有两个女人为我流过泪,儿时是是母亲,幼年时,我是家里的大病号,常常高烧至昏迷不醒,娇弱的母亲每日背着我去镇上打针,一来一去十里路还要渡船,那浩瀚的海水呀不知道藏了多少母亲的恩情。如今是小周。母亲的泪眼没有记忆,然小周的泪竟是这样毫无准备地在我面前滚滚滑落。小周在我怀中哭过两次,我这样一个猖狂十足的书生对着她的眼泪慌得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觉得,于她,心里有愧。

 

小周与我相识不到半月,男女相悦的故事真说不清,缘分似乎从天而降,来得容易常让我有种幻觉感。那日在钱塘江的绿堤上抱着她看落日衔山,我说,我们像是老夫老妻,幸福得惬意,小周扭过头去无言以对,等我掰过她的脸,那泪水已倾涌而出,只听她呜咽一声:我舍不得你。这一声压过了浩浩荡荡的钱塘江水,摧枯拉朽般扫荡光我的傲气、锐气和霸气,小周的情义如山如海,原本征服者的喜悦荡然无存,空留下无尽的忏悔、内疚和自责。日之夕矣,羊牛下来,若干月后,一个对着钱塘江,一个对着珠江。

 

因临近毕业,前日吃了散伙宴,喝得烂醉如泥回宿舍,小周泡了杯浓茶赶来为我解酒。那晚,像个小孩,泥在她怀里,小周又一次“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0 08:15)

姑父在百度开了博http://hi.baidu.com/xiayijun/blog,拜托我宣传宣传。其实,不用他说,我也要写。我是打心眼里佩服他,他会的玩意,我一点也不会。

 

家族里的长辈都说,姑妈这辈子有福,嫁了这么好的老公,无论是财气运气还是贵气,在马站地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第二个。

 

姑父少年时,不喜欢读书,课堂里一日也坐不住,和今日的小夏如出一辄。除了打架,他就爱学画。夏家是有艺术传统的,准确的说混口饭吃的民间工艺,民间工艺胜在磅礴大气输在不够细腻,如果再深入考究,即是文化修养的问题。姑父富余的是天才,缺乏的是素养,要是他多读几年书,那真不得了。我有时会提一提老一辈的国画家来打击一下他的“嚣张气焰”,姑父总很不服气,什么徐悲鸿的马啊齐白石的虾啊在他眼里也是不过尔尔,只是不屑一顾,那玩意在农村是赚不了钱的。我也见过他的奔马他的裸美人,苦于外行,讲不出个一二三来。

 

姑父辍学后,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匠人作师傅,学的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9 18:24)
偶下午写得这么好的文章都被删,而且这次被删的很彻底,回收站里都找不到。上一篇章诒和的被删了,在回收站里还能找到。不知道这次是不是骂了新浪博管的原因,他们来报仇了。新浪越来越下流了。
 
按道理来说,这么多的博客,每天成千上万的文章,他们不可能逐一审查啊,怎么会看到我的文章啊。很疑惑,请懂技术的朋友们解答。是不是有人在举报我的博客啊?我好怕怕哦。
 
千晴的评论也被删了,看她写那么长的评论也辛苦啊,竟被删得无影无踪,没为她保存精彩评论,心里有愧。下次,谁评论写得棒的,偶独自保存,删了,偶再贴上。决定和新浪做个毛捉老鼠的游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