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棵
王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789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王某

 本博客已弃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感兴趣者请到此地一游:http://book.360buy.com/10850633.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04 21:52)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家之主

王棵

首发于《人民文学》2011年12期

《中篇小说选刊》2012年2期转载

收录于人民文学杂志社朱零主编的《新浪潮小说》一书



 

相关资料:

 

  王棵的《一家之主》写了一个带有悲剧色彩的家庭故事:宏玉是家中长女,有一双孪生弟弟。父亲因事故早逝,母亲是一个懦弱的家庭妇女。她以十几岁的年龄,担当起了一家的重任。母亲再嫁后,继父踏实顾家,一家人还算和乐。当宏玉羽翼渐丰,就开始排斥继父,最终将他赶出家门。宏玉精明能干,事业有成,理所当然成了“一家之主”。而宏玉的独断和强势越来越令母亲和弟弟们感到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高原反应》/刊于《山花》2009年第10期/收入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最适合中学生阅读”年选/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14c4620100g73h.html

《默诵》/刊于《山花》2009年第4期/收入人民文学出版社年选/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14c4620100cy8j.html

《暴风刮过铁幕》/刊于《江南》2009年第6期/收入凤凰传媒年选/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14c4620100g73f.html

感谢编辑。特别感谢《山花》。兹存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1 18:55)
标签:

杂谈

单说冒臣,权当抛砖引玉

王棵

拟刊于《小说选刊》2009年11期

 

    在生活中,最让我觉得幸福的事,是独自待在家里。独处能让我感到安全,而安全感是幸福感的根基。现代人内心的灵敏度太高了,知识、唾手可得的即时讯息、对体面生活的更多要求,诸如此类的东西升级了人们内心的结构,使之更为精微和准确,一丝小风,就能令它们波澜四起,而一人之波必将波挑他人之波,于是人心之间风生水起。我害怕把自己扔到一堆高灵敏度的接收器加释放器上,作为一个与人为善的人,我怕自己的言行伤及他人,但也畏惧被他人的言行所伤,为此我只能尽量避免接收或释放。我想做一个安定生活的人。但自我屏蔽和隔离真的能带来内心的安定吗?现代人七情六欲里的每一项都被强化了。诉说的欲求怎么办?被关注的欲求用什么去对付?等等,当它们因为你对生活的屏蔽而失去释放的机会时,你该如此处置它们?安抚你这颗砰砰乱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王棵《默诵》

  记住那些死去的、受伤的与幸存的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的尘埃虽然已经落定,然而地震留下的阴影似乎从此留在幸存者的心里,有关灾后心理问题以及导致的悲剧与心理疗救问题,在新闻中已屡有报道。王棵的《默诵》(《山花》2009年第7期)却以独特的视角再次让我们思考这个沉重的话题。小说中的“我”是一位曾奔赴灾区前线救助灾民的战士,两个月后,他回到灾区的家乡小镇休假,开始被越来越可怕的噩梦、失眠与恐惧困扰,可是几乎没有人留意和理解这位坚强奋勇的英雄心底的虚弱:医生只能为他治疗外伤;母亲无力地为他烧香拜佛。即便是与他有着同样经历的战友棍子,似乎也不能理解他,依然没心没肺地看废弃的水泥厂爆破。几近崩溃的“我”最后找到了治疗失眠与噩梦的方法:在心中默诵自己在灾区两个月来记下的所有人的名字——死去的、受伤的与安然无恙的。然而,棍子却突然自杀了。除了一个坍塌的水泥厂外,小说没有提到这场地震对这个小镇的破坏和对人们带来的伤害,但从医生、母亲以及一些片言只语中,我们依然能感觉到地震在这个小镇留下的伤害与阴影。面对无数生命的突然消失,人们该如何面对生与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另有一个镜头,可惜无法求证

/王棵

 

     《安乐摸》里有两套故事体系,一套由冒臣与庄瀚财、茹晴三人的命运合成,一套对应为冒臣与他的房东阿龙之间的空洞交往,前一套体系是一团紧密合抱的因果大战,后一套是一场具体而微的心灵大战上方、外部广阔的天空,前者位于后者的中心,宛如拥有丰沛气体的天空正中的一个黑屉子,为有志于天空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09-02 00:49)
标签:

文化

《忽见祥云》的来由

文/王棵

 

2006年春节,我写了个叫《随他去吧》的中篇。这是“李筱清”这个人物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笔下。小说次年发表在《十月》第1期上。这个小说与我以往发表的小说相比读者要多许多,原因嘛,是因为我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在某一本发行量超过十万的文学期刊上发表过小说。来自读者的声音中,有一种让我挺得意的——这个作家把女人写得那么深入,可他竟然是个军人哎,而且,而且他还是个男的。很有些作家穿越工夫特别厉害,穿越时间、空间、个人经验。性别之间的穿越,对他们来说是小儿科。比方说当代的苏童和毕飞宇。福楼拜那支善于雕琢的笔下的包法利夫人,更是令我等后来者叹服。我不知道这些前辈籍小说之手去展示异性读解技能过程中、获得赞许后,到底会是怎样的心态,是否曾在某个瞬间甚至长时间因此觉得自己是个特来劲的人,反正,我在穿越动作结束后听到掌声时是没办法不窃喜的。人一窃喜就会冲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07-05 22:38)
标签:

杂谈

 

规避

王棵

刊于《作家》2009年第7期

 

 

司汤达是个对自己有信心的人,他说:“我将在一九○○年前后成名。”他真正的成名时间与他自己所预言的时间误差没超过十年。我认为大多数作家成名前或多或少都曾作过在写作事业上功成名就的设想,只不过一般人都把这种设想埋在心底,尔后,比如,在交情没到一定份上的时候,多数人都选择不向你承认他写作的一部分动力来自于功成名就的诱惑,他们会义正辞严的告诉你:我写作,只是因为我爱写作,诸如此类——这样说既体面又保险。我得承认,我热衷于写作的一个原因,是缘于成为一个大作家的绚丽向往。但我却不打算拷贝司汤达的句型,向别人坦陈这一心迹,这不是审慎,而仅仅是因为:别人说过的话,就不要再去说。语词是作家赢取别人尊重的重要利器,把别人嘴里流出来的唾液接过来再吐出去,那只是体力活,不是智力游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1 00:05)
标签:

杂谈

 潮伤

王棵

刊于《芒种》2009年第3期    

 

    一次远眺打开了忧虑的筏门。李吉说,他看到了一片森林。

    我看到的,却是一座城池。一座扭动的城池。扭到酣时,它变成了一片昂首阔步的山峦。再过一会儿,它不是没有可能变成李吉所说的森林。可不管我们看到了什么,那终归是些想象物而已。我们都清楚,真正流淌在我们眼前的,无非是漫天的云霞;换个矫情的说法:那不过是光与影的一场盛大联欢。

我们并排站在瞭望台上。这是天气晴好的黄昏,天空中热闹非凡。在海上,我们的视线多数时候是被冷落的,这样受宠的时候并不常有。李吉有些激动,他不断告诉我那些晚霞又把他的想象带到了何处。我尽可能佯装欣喜附和他。后来李吉的声音颤抖起来。军医!你猜我刚才差点儿干什么?

    我狐疑地转过头去,看到他脸上被某种未知之事惊吓住的表情。那表情使他看起来特别短路。嗯!我说的就是短路。如果你和我一样总是生活在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