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ose
Ros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445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postcard

Pearl's Parlor

 

 

 

 

 

 

 

plant

 

 

 

 

 

 

 

 

 

 

 

 

 

 

 

 

 

 

 

 

 

 

 

 

 

 

 

 

 

 

 

 

 

 

 

 

 

 

 

 

 

 

 

postcard

 

 SALE

 

 

 

 

 

 

Early German Made Postcard With Mother And Kittens Circa 1910

 

 

 

 

 

 

 

 

SALE Easter Post Card w/ Rabbit, Bright Egg and Baby

 

 

 

 

 

Antique M&B German 'Elizabethan Lady' Postcard 1912.

 

 

 

 

 

Antique Art Nouveau 'Chrysanthemum Lady' Signed UB Postcard.

 

 

paintings

John William Godward: In Realms Of Fancy

 

 

 

 

 

 

 

John William Godward: The Time Of Roses

 

 

 

 

 

 

 

John William Godward: Tender Thoughts

 

 

 

 

 

 

 

 

John William Godward: Chloris, A Summer Rose

 

 

 

 

 

 

 

 

John William Godward: The Love Letter 2

 

 

 

 

 

 

 

postcardchildren

Post Card of Children from Germany w/ Foreign Stamp 1911

 

 

 

 

 

 

 

 

Embossed Vintage Postcard of Young Girl with Flowers - Germany

 

 

 

 

 

 

 

 

 

 

Charming Signed Little Girl with Cup and Ball English Postcard 1919.

 

 

 

 

 

 

Wonderful Dutch Girl Vienne Postcard 1910

 

 

 

 

 

JohnWilliamGod~
 
 
John William Godward: Idleness II
 
 
 
 
 
 
 
John William Godward: A Congenial Task
 
 
 
 
 
 
 
John William Godward: Summer Flowers
 
 
 
 
 
 
 
 
 
John William Godward: A Grecian Girl
 
 
 
 
 
 
 
 
 
John William Godward: Flabellifera
 
 
 
 
 
 
 
 
John William Godward: Golden Hours
 
 
 
 
 
 
 
 
 
 
John William Godward: Contemplation
 
 
 
 
 
 
 
 
 
John William Godward: Head of a Girl
 
 
 
博文
(2015-08-25 10:41)
分类: 散文

一只花朵憔悴的模样,发生了什么?

一只花朵憔悴的模样,因失了水分?今夏润泽。

一只花朵无奈中在花瓶中萎缩,我日日给她换水,难道……

一只花朵每天迎着明媚的阳光,却失却了根的土壤;我每天给她剪掉斜几分。阳光、明媚的厚重阳光。淋满她那饱满的羽翼。叶子每天垂耷一回。我不能保证她每天吸收丰富的营养,唯有给她多一些清洁水分。花,每天换着姿势地摆设,从不同角度我能看到她的美。第一眼从房门、客厅的角度;我正对着她;进入卧室时的那一瞬。噢!天哪……多么美丽妖娆的形姿。我就是想着,生活中也有那么多的美。

 

一只憔悴的花朵,随我进来时,前途未卜。是蒙着头的,我只能从那裸露的尖尖角,猜想里面的新鲜度,将她挑出来。花朵要大而正。就这样捡一枚、两枚三枚。

回家都把她们剥出来,小心翼翼地;剪适当的长短、依着花瓶;把外面陈旧的花瓣剥去。将花瓶内侧洗干净。放去适量的水、尽量多。花瓶依着姿样、按着你的兴趣。然后提着放在客厅的台子上,小小地欣赏与周围的景观。就像我布置建造的园林。一种自满感油然而生……

 

与其说让花一次次地开、不如说看她憔悴地凋零;由于屋内热,夏季甚是。每天剪一些枯枝,再换一换角度与姿势。三天、五天的也就渐渐败去。三日是常景。凋谢的花儿倘若姿色好,把她剪短了放在矮的杯子里就在那梳妆台上,倒也别致精心。再两三天的光景便去了……

花朵憔悴的模样,但她曾经辉煌过;倘人也是这样经历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诗

曾几何时向往大自然的梦在心中藏,小的时候迷迷蒙蒙。走在大自然里呼吸着清新空气,心中舒然、向往,是一种美妙的心象。蓝蓝的天、底子厚实的土地还有秋之果实的傲慢,无不带着大自然亲切的笑脸。一年四季萦绕在我的身边,不似父母却如兄弟姐妹。

小的时候,在树林子里漫步,看着那高傲的阳光——普照,心里充满着无限敬畏;心里如阳光一样灌满,那明丽的天际高翔。就那晴转阴一舞尔的翻转,就像神话传说;霎那间洞察世间的变化。

一片叶子的落下带着秋风的抚耀,眷顾儿中被吹得疯狂;大自然美美地像静态的一幅画,出落得上中下纵横顺畅。她以流动的速度静享着人间,她以无比的寂静在梦想……

曾几何时大自然的梦在游离,一忽而飞向了那梦之边界。夏季,即使那炙热的风流,也改变不了我对她初衷的梦想。那光之彩像明丽、艳丽,流动着人世间最美丽的光影。那热嘟嘟的温度呵!都让我几乎放弃了对她的追求与梦想。

冬季不施予任何绿色,唯有松柏那么傲然挺立;那树枝筋骨一样的色泽,让我们如同置身幽灵谷。也只有冬季与之相匹配。那像魔鬼一样的风速、那像魔鬼一样的出没,笼罩了整个冬季的风姿。在那一整冬里都盼望着艳阳,盼望着那雪茸茸的风花……

春季是大自然微微苏醒的舒影,一切透在希望中挺拔,希望着偶然一个魔术变化,能拯救冬死去的灵魂,能带来妖娆与茜丽。如黎明的一颗心在企盼。尽管风还在吹、在吹醒花香;尽管气流还很冷清,但已带着春季的清泉在荡漾。一切万象更新的喜悦从天而降。

大自然——明暗之躯;大自然——色彩之宾客;大自然——不期而至的梦想。从我们降生的那一天起便让你亲临。伴随着你一生的荣耀,像戏剧一般笼罩,不管你愿不愿意,一切风满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3 09:34)
分类: 散文诗

且问梅花何时开?冬天,你的身影会在耳边响起,那是迎接春天的一身洗礼。美美地看着你的各色姿样,在寒风中摇曳、妩媚;艳煞了那冬季里的凄凉,冷艳着与风雪同霜。那是多么美美地赞扬!

冬日里,人且哆哆嗦嗦,借着暖阳好好的伸个懒腰,而你以冷艳助长。轻轻的风儿吹过,无比冷;你看她挺枝挺的愈发扬!冬日里明丽的皇后……

且问梅花何时开?冬天,春天即将来到的时刻;你不要急着以为春来临,还有梅花之景到来。你想不到她傲之雪的风采,顶着风雪傲然挺立。美美地以她的独貌绽开。冰雪莲花怒放的仙子。与冬日争一般冷。比冬楚俏。看着寒天暗日唯有艳阳——媚;她在寒天碧日里翱翔,出尽了风貌!踏着冬日里的雪“沙沙”各种颜色交汇,舞动着春之霓裳,苍雾茫茫。

且问梅花何时开放?开是必然。

 

夏日炎炎,暑气盛。当我们吃着各种应季未应季的水果时,猛然觉得她们就是开在夏季里的梅;如今,季节不那么分明了,各季也有四季的模样;稀罕之物渐少。非时差,是人更挑。

轻轻地游荡在集市的各个角落,琳琅满目的商品尽知。但内心里最渴求的一种希望是什么?会不会因时代的变迁,而变得特别的微小。而梅不,寒了再开;心中理想期然绽放,不吝时差的温与暖,心中弥弥温润。就像指引着我们度过冬季的灯,不要被渺茫所黯淡——外面是凄寒、心中所暖。只因春会慢慢来:花灭、枝繁,引着四季奔流不息、风景不断……

 

那是心中的梅永远盛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当未知数承载着希望,轻轻地吹起起床的号角;

假如有一天黎明在午响起,有一个懒猫会慢慢地睁开双眼,真的,这一刻有多么美妙!

时钟慢慢地滴答,河水缓缓地流……

 

小鸟赶着钟声的步调,在窗口望着明丽;她在看我是否在沉睡中苏醒。我不敢肯定:昨夜的嘈扰,是否阻挡了我的沉静。但风儿轻轻,夜色浑浑。

 

当未知数承载着希望,我多希望黎明快快远离;夜漫长。

我们踏着钟声的翅膀,歇息在谁的身旁?不要怪那调皮的夜狗——白天的和谐、狗的爱宠;不要责骂在夜色中流离的猫,这是她们活动的群种。

深夜,一切在苍茫中徘徊;而我的心灵在谁处流浪?

 

当未知数承载着希望,不要唤起晨起的号角,各睡各的午觉。轻轻地任梦在长河中翻滚,扰起清清浪浪,此时睡的正香!

黎明,且请慢慢游离,轻轻地拨起发际的浪;那长长的睫毛不曾打扰。甜甜中皱着轻眉,气流舒畅。不要打搅了她的呼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3 09:56)
标签:

晨曦

鸟儿

分类: 诗与歌

遥远一丛云翻卷着蓝天,格外的湛。

轻轻的一阵风,便唤醒我的梦。

轻柔的阳光、湛蓝的天际……

 

看见一只麻雀,盯在地上啄食,

衔着肉:犹豫不决;

面前有包子皮,再返过来一回。

车算不上马龙。

 

晨起就这么静!一切的落脚都为了一个倾听,

各种声音静悄悄中晨雾;

别以为你在尘世间疯狂,

别以为一切动的都了不起。

静静地想一想,静主观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一丛蔷薇花开在阳光下,特别迷你的宝石朵。我看到几枝打着朵、几枝已经盛放着几尽憔悴。多么美的质地让人流连!

一丛蔷薇花开在阳光下,我闻了闻凑近鼻子,怎么一点香味都没有?她们是真实的花——我渴盼的,也有娇艳芬芳的花朵,可怎么就没有花本身的味道,貌似绢花一般?

噢!那阳光是从窗户外透过来的,而她们怎么齐刷刷地长在花瓶里?没有了根系……噢,她们是水栽植物。她们怯生生地生在白色瓷瓶里,水在她们的膝处。

我每每走临这儿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她们的存在,总是一些玫瑰与康乃馨。这一丛单薄的蔷薇,秀丽而挺拔。那缎子一样的颜色呵,诱人!我买过她,总也养不滋润,只看她可可惜惜的凋零……

一丛蔷薇花美美地挺立在那里,一种无助的高傲;一种任由花匠的裁员、一种无可奈何的寄居、一种微小的呻吟。只落得她什么时候到买主手中,倒可换一个环境,兹一份特别的期待。

小小生灵,本大自然同根;而她是为人类而生存灌木,尽讨着欢颜为人类而服务;从此失却了泥土,道貌岸然于水中。能有几分存活,倒也是她的福分。水中几日便是一个星期罢了。

想起与她相识并结伴的那几日,生活中是水润着的;她们是生鲜而活色着的;生活斑斓而缤纷。每日只消换换水、剪剪枝。微微绽起的花瓣——怒放。

望着眼前花瓶中的这丛蔷薇,静等着路人观放;懂得者买回家去细品,美好生活粗细相揉,有彩芬。不懂得者买些粗花则以。生活的日子是因花而新鲜绽放,情感在此间收合。任时光催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0 09:45)
分类: 散文

一枚黄色叶子疏地停在汽车后备箱上,长长的叶柄、细细;黄颜色而小巧的叶片,就这么静静地停泊着。我看到她,正朝前走……

一枚黄黄的叶片在雨过后。是下雨的时候借助风力吹过,扑簌簌她的同伴落满了地,而她正因了个巧字落在了车上。

谁都不会关注大千世界的微小,谁都只顾着走,一门心思。她静悄悄地,雨下的时候,她还在树上。因纷扰嘈杂落入人间的视线,而有些孤力无助吗?她静静地听车声。

这辆车被雨水洗刷的分外的明清:湿漉漉地,只有叶子这么反差地明净,那么清亮,一眼就滑入到我的视野。那么皎洁的明黄!大自然那么仪态端庄的宁!急急的雨线,急急的人们的行走,一枚微小算什么。

她在聆听着什么?永远保持着倾斜的身子骨;一场雨改变了她的命运。她将永远失就母亲。是一种巧合还是机缘?赖以生长的根系再不能让她风华正茂,她由一个系统转为了一个点。人生在雨季落了个圆满。雨,静静不停地侵袭,洗刷着她的颜面和胳膊,她像活标本一样静固。那么怡然自得地倾听。或许不知道生命将有一个婉转,就在一个夏季停止了飞旋。从此,她再也不能看得更高、落得热闹……

这枚黄色叶子就这么与我不期相遇,我也在静静漂泊;一如她一样在雨中静静地行走。我有个终点:有家、有期待、有避雨时分。享受着人间的丝丝温暖。但我也有孤零无助的时刻,就像面前的你。是人类的一场风和雨将我造化。我比你温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诗

亲一颗阳光粒子的温柔,当雨露还在静静地睡眠;

亲一颗阳光粒子的温柔,你想过吗?一株草不会逃脱;

亲一颗阳光粒子的温柔,当大雨来临、阳光停歇,我们吸吮着负氧离子的清新;

亲一颗阳光粒子的温柔,我正站在一株荷叶旁:清香!满荷塘盛满阳光的笑柔,那样逼近、水润!我相信鼻息的气息,是一切敏感物质的集成。香这一池塘的体!阳光重奏着和谐的乐章,看似浪漫迷柔的眼!情景对话着莲蓬与荷,花以一种柔放抒芬:和谐的乐队,轻音乐的奏响……

亲一颗阳光粒子的温柔,是雨成就了一番茂盛。无间隙的凯旋、那清香释放着跳跃式的奔放,只要有一点点缝隙,向天空弥漫。唤醒了我对遥远的一份虔诚。不解的人笑我痴。

亲一颗阳光粒子的温柔,大地为她敬仰;一尘不染的风貌,你想不到是谁轻轻流过,滋润那饱满、硕大的荷叶、那轻歌曼舞的花朵,在风中柔声放歌。我爱这被夏滋润的田园、我爱这无意捕捉的风。

亲一颗阳光粒子的温柔,浅尝一颗迷离的心!任世间无数的话语轻轻眷恋;雨季伴夏、阳光儿透风——闪亮;一切世间的美好——润泽。那是爱生长的地方!

亲一颗阳光粒子的温柔,通体透亮;任时间漫漫地晃过。我们无从答复;我们的思想任天际边——流,不论我们的形状,天地皆容。就任思想的领域飞:与荷花与丛林与溪水:高高低低、平平阔阔。读了万卷书就像荷叶一样轻浮,虽不能在水上游生,但思想的意识形态——贯通。人类与自然皆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8 10:19)
分类: 散文

一棵垂柳那么枝繁叶茂的时候,许多人阅历;那是晴好无云的午后,那么多人团团围在桌前、临着海。借着丝丝阴凉中的海面,垂柳依依……

那棵垂柳很大,我们抱过,粗粗地看不见彼此的面容,我们欢快地在树下奔跑。垂柳依依,依畔着水面;未到盛夏,午后炎炎。大家伙儿围坐在桌子前——小憩;有的喝着咖啡与冷饮。姿势悠闲地脚垂在围栏上。

许多年的过往,我看着这棵树:修长的枝芽翩翩起舞,那样悠长的轻轻一掠,荡去了夏轻浮;将一抹悠闲云上帆帆。抹蓝色的天!乘着午后的风凉,不要错过了美好时光!

有那么一天天空飘起了大雨,那风呵!将尘埃卷曲;海面上的船被急救打捞,上来的人儿个个如阿拉伯难民,裹着个头巾飞快上岸……但是我不曾想:时光那么飞转。一棵树倒塌在屋檐之上,碎落的瓦块纷纷落地。我看着这棵树的位置,惊叹:这就是我曾经流连的忘返。根断了一部分,全部重量支撑在屋檐之上,让人惊慌、恐惧。原来美丽的风景失去了平衡,一时间我觉得大自然歪了。那么多的椅子和桌子失去了呵护,大暴惊天,没有了流畅的平衡美!看那海面远去的风光尽入眼底,失却了朦胧与诗意……

一场雨,一场带着风波的雨,就这样像海潮一样席卷着岸边;我们没有考虑到她的存在。而自然不及迅雷掩耳之势突袭。让我失去了最美好的风光。天地之前搭雀了一堵不完整的桥!那可怜的风华正茂呵!瞬间杀却,一切过往的美好突然停,电影呵!竟给了这么一个结局。

雨小了,但还在下,下的是对这个故事心情的解读,和一丝丝不如意。旧风光不在,新的又何为?大自然有许多搞不懂的究竟,不必究、暂且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4 10:12)
分类: 散文诗

甜是我曾经的一个记忆一瞬间,她是一抹温馨的符号:橙色。是无数花香制的蜜酿,是神秘小岛捕捉的芬芳,一直伴随着我。

甜是对某一事物的解读,随着阅历的增长,饱满度愈强;甜,是立体的芬芳……

甜是立体的,却凝固在空气的粒子里,不断地飘摇、升腾;助长心中的风帆,那么一点一点地让我们浅尝。或许一辈子只能收获甜度的一小部分。

甜也在寻找记忆中的珍藏……只是有的时候我们不能放眼前方;其实甜呵!她也在苦中酝酿。

甜是我们生命当中娇艳的花,也能让我们非常疯狂,我们沉浸在其中不知方向。甜呵!比苦辣还致命。

甜,有人一辈子都尝不到她的片断,沉浸在苦海不能自拔;一种大爱的信仰将她引领,又从苦中寻得了乐趣。小小的一个轻浪也能将甜打乱。

甜,她就是亲朋好友一样,一时间是一种新生的动力,拨开云雾都能见晴天,心中盛满一种饱满的力量。甜,就是我的知音。

甜协同我的生命阅历,一同见证着我的风向,漂泊不定、瞬间的理想;甜混合着我的人生滋味,有时逆向、有时苍茫;但一种冥冥之中的悟性总会将我引航,不管角落里有多荆棘、天空的蓝是注定的方向。我爱我心中甜的滋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与自然






我们与大自然的关系亲密无间当我们出生的那一天起,大自然就在幼小心灵里产生了萌芽,从这一刻起,大自然的呼与吸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们——行为、头脑。大自然带给我们欢愉,带来视觉享受

 

    
图片播放器
lovecross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kitchen
 
 
 
 
 
 
 
 
 
 
 
 
 
 
 
 
 
 
 
 
 
 
 
 
 
 
 
 
 
 
 
 
 
 
 
 
 
 
 
 
 
 
 
 
 
 
 
 
 
 
 
 
 
 
 
 
 
 
 
 
 
 
 
 
 
 
 
 
 
 
 
 
 
 
 
 
 
 
 
 
 
 
 
 
 
 
 
 
 
 
 
 
Gallery

etsy

still life

cafepress

paintings

DreamGalery

paintings  /watercolors

Kennebeck...

paintings

NorthGallery

Oil Paintings

Paintings

F...L ...S...C

Etsy

paintings

LILIBERNARD.COM

ORIGINAL OIL PAINTINGS

RhondaGauthier

Painting Our World

TheEscape...

paintings

LarryC.Kitchen

oil paintings

SMALLSTILLLIFE

PAINTINGS IN OIL

ArtHitGallery

paintings

MaryFaustine

paintings

MarkYoung

Oil Paintings

EileenSeitz's

Art Gallery

ArtHitGallery

paintings

Gallery

Paintings

PaulRobinson

paintings

Ivankelly

Gallery

AhhArt

Gallery

W.E.Morris

Canadian

Landscape

Latest Oil Paintings

AngelArt

paintings

RussianArtGallery

watercolor painting

AgnesBugeraGallery

watercolors oil

Hubickart

paintings

TheDreamGallery

painting watercolors

Jean-Louis

watercolours

RubyLane

gallery

FineArtGallery

watercolor

VeneziaArt

painting

Gavinart

Painting

TonyMininno

painting

MaryFaustine

Fine Art

Michael-arts

painting

DavidMueller

painting

NewZealand

Painting

FineArt

landscape

FineArt

painting

Artmam

gallery

Stevesimon

paintings

BelgraviaGallery

oil painting

DonnaSchaffer

oil painting

DixieGalapon

painting

RubyLane

painting

WillowGallery

Fine Art

D.VanBaalenArt

Paintings 

ArtGallery

painting

painting

animal

1artclub

painting

DavidFarm

Fine Art Painting

JohnBennett

fine paintings

7paintings

painting

NewOldMaster

paintings

ABBRESCIA

FINE ART

FineOilPainting

by Amy Roy

TheGardenofEden

Art Gallery

Gallery

Fine Art

ArtPostGallery

Oil Paintings

FineArt

Julis Swartz

OilPaintings

Donna Schaffer

Painting

Helen Vaughn

oilpaintings

Don Huber

ArtGallery

painting

MyBestCanvas

OriginalPaintingsShop

TatyanaKalyn

painting

turnerbennett

modernoilpaintings

thecanongallery

MordernBritishPainting

artgallery

worldwide

Art

painting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